【全职高手/叶橙】芒种

*吃人嘴短,只好把这个段子补全了…

给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朋友摸的鱼。

延续人间菖蒲里狐狸沐沐和山神叶修的设定,时间轴大概在这之间。

 

芒种

叶修x苏沐橙

 

“叶修。”

这声音在篱笆外响起时。叶修正坐在院子里的槐树下,脸上盖着一本话本。傍晚刚下过雨,雨势来得快去得也快,余下几缕微风,伴着槐树的树荫,倒减去几分暑热,闲适得很,叫人很容易就会睡着。

声音的主人见他无甚反应,便绕过篱笆跑了过来,愤愤地掀开他脸上的话本子。她刚要伸手揪他的脸,就看到他眨了眨眼睛,伸手拢住她想作怪的手:“光天化日,做什么呢?”话虽是这么说,面上却笑吟吟的,也不见得生了气。

苏沐橙恶作剧被他抓了个正着,心里有几分难为情,但还是强词夺理说:“我、我是看你脸上落了只虫子,想替你赶走。”

叶修“哦——”了一声,却不再说话,只盯着苏沐橙瞧,直看得对方心虚地低下头,他才施施然松开手,好整以暇地问道:“不是在外头玩吗,怎么又跑回来了?”

苏沐橙这才想起本意,顿时挺直腰杆,理直气壮地朝他一伸手:“我要买栗子糕!”

叶修说:“多大的人了,还喜欢这些东西,天天吃也不怕腻。”话是这么说,仍是从袖口里摸出几吊钱放在她的手心。

放在平日,苏沐橙必定会同他争辩一番,不过此刻她惦记着栗子糕,才宽宏大量不同叶修计较,转身便往院外跑去。

只是不知何时,她的头上竖起两只尖尖的狐狸耳朵,显出主人的几分欢喜。

叶修不禁笑道:“心思真是好猜。”

 

到底是不能让她这个模样就跑出去。叶修心思一动,信手捏了个诀,替她掩去狐狸耳朵。小狐狸道行尚浅,自是察觉不出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仍是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叶修瞧着她的背影,轻笑一声,复又把话本盖在脸上,不多时便在梦中同周公相会去了。

只是还未过一刻,狐狸姑娘又跑回来了:“叶修叶修叶修!”她跑得急,就连发髻散出几缕发丝都未曾注意到。叶修半眯着眼,瞧见她的怀里抱着个毛绒绒的小东西,便问道:“不是要去买栗子糕?怎的买了这玩意回来?”

苏沐橙不满道:“才不是买的,是路边捡的。”她小心翼翼地凑近,给叶修看怀里的小家伙。叶修定睛看去,尖耳朵蓬尾巴,一双黑眼睛滴溜溜地转,可不就是一只小狐狸?只是它的前腿鲜血淋漓,看上去像是被什么利器伤了似的。

“我在山腰上寻着的,”苏沐橙同他解释道,“好像落进猎人的陷阱里了,我瞧着可怜,便把它带回来了。”她软了声,巴巴瞧着叶修,“叶修,我能先留着这只小狐狸吗?”

叶修盯着小狐狸瞧了半晌,才说道:“你倒是胆大,随随便便就跑到林子里去,里面的东西都敢带回来。”

苏沐橙只当他是对自己私自跑到林子不满,撇撇嘴道:“我自幼便住……便对这山林熟得很,晓得分寸。”

叶修说:“那就好。”

便是默许了苏沐橙的提议。

 

虽是夏日,山间夜晚还是有些凉意。苏沐橙替小狐狸处理完前腿的伤势,怕它晚上着了凉,便从柜子里翻出叶修的一件旧袍子,在背风处替小狐狸搭了个窝。又熬了米糊,一点一点喂小狐狸吃下去。忙碌了一晚上,小狐狸的精神终于比先前好了许多,它懒懒叫唤几声,舔舔苏沐橙的手背,舒适地闭上眼,这才叫苏沐橙放下心来。

苏沐橙哄了小狐狸睡觉,回头才想起还有个叶修。回头去瞧叶修,发现他坐在桌前,还在看着下午那本话本子,面色无甚变化,好像这屋里多了一只小狐狸对他没有什么影响。但苏沐橙眼尖,瞧得仔细,看到他同一刻前看的还是同一页,心里便有了几分计较。

她先捡了狐狸回来,不知为何心中有几分理亏,便也不当面同叶修提起,只慢吞吞地挪到叶修身边,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仰起头同他道:“叶修,讲个故事呗。”

叶修不为所动:“你这时候才想起我来。”

苏沐橙装傻道:“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叶修睨了墙角的小狐狸一眼:“那只小狐狸真的就那么可爱吗?”这话说得有几分哀怨,怕是他今日从话本子上看来,趁此机会现学现用了。

苏沐橙一面觉得好笑,一面莫名觉得心虚,不由得解释道:“它受了伤,我总得顾着它——看那模样,我怎么忍心放着不管?”又觑了叶修一眼,道:“前些日子我去山下,村头的阿婆教我做了绿豆糕,明日得了闲便做给你吃,怎么样?”

叶修假装皱起眉毛:“绿豆糕我当然喜欢,不过你那厨艺——”

苏沐橙瞪他一眼:“爱吃不吃!”

 

只是第二日叶修并未如愿吃到绿豆糕。不知是不是因为小狐狸体弱,夜里竟发了烧,缩在墙角哀哀叫了大半夜,好不可怜,苏沐橙心疼它,强撑着哄了大半夜,第二天早上哈欠连天,样子瞧着有些萎靡。叶修催她去休息,偏偏苏沐橙惦记着小狐狸的伤势,要到山下的药馆里替小狐狸抓点草药来,叶修劝不动她,又不放心她一个人,便只好认命陪她到山下去。

临行前,叶修扒拉着角落里小狐狸的尾巴,似笑非笑说道:“你倒是让她这么为你上心。”

小狐狸甩甩尾巴,一副不想理他的模样。

叶修叹了口气:“现在她成日只顾着你,那谁来顾着我呢?”

小狐狸懒洋洋叫唤两声,似是懒得回答他的问题。

门口传来苏沐橙的喊声:“叶修,你准备好了吗?”

叶修应道:“急什么,还早得很呢。”又低了声,自言自语说道:“得想办法让你的病快点好。”说着便起了身,同苏沐橙一同下山去了。

小狐狸低了头,愤愤咬着旧袍子,直咬出个洞才罢休。

 

又过去几日,小狐狸的伤势仍不见好,依旧留在屋里。苏沐橙初时觉得奇怪,后来想着或许是猎人在陷阱里做了什么手脚,让小狐狸伤口难以痊愈,心中不由多出几分怜惜,照顾小狐狸便愈发尽了心力。她一门心思都放在小狐狸身上,难免冷落了叶修。

叶修心中虽不虞,但面上仍不动声色,心中自有打算。只是还未开始实行,苏沐橙便已忧心忡忡找上了他:“叶修,小狐狸的腿伤老不好,你有什么办法?”她倒是真心实意忧心着小狐狸。

叶修便顺水推舟说道:“我这儿倒有个治腿伤的法子,只是先前只在人身上用过,不知能不能用在狐狸身上。”

苏沐橙病急乱投医,央求道:“你试试吧,总归比什么法子都没用得好。”

叶修说:“只是这还得你帮个忙。”他从袖口里摸出几吊铜钱,递给苏沐橙:“你先去山下买几块栗子糕。”

苏沐橙疑道:“……栗子糕?”

叶修道:“我自有妙用。”

 

他瞧着苏沐橙的身影在山道上渐渐走远了,才施施然回身走进院子里,捏了个诀,把气息都遮掩了。屋子里的小狐狸像是察觉到什么,尖着嗓子叫了几声,跃到窗台上,动作伶俐得很,哪里有受了腿伤的模样。

叶修道:“终于不装了吗?”他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小狐狸,“这个术法倒是好,可惜蒙了她,却骗不了我。”

小狐狸听他这么说,愤愤瞪着叶修,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叶修反倒是没看到一样,又说道:“狐狸报恩的把戏挺有趣,只是——”他顿了顿,眼中神情不经意柔和几分:“我家只要一只小狐狸就够了。”

他轻轻一屈指,凛冽的风便直直朝着小狐狸直冲而去。小狐狸一时躲避不及,被气流挟卷着摔下窗台,好不狼狈。

它打了个滚,张牙舞爪地想要朝叶修扑上去。忽而像是想到了什么,动作滞了几分,看上去有些滑稽。

叶修道:“终于知道我是谁了吗?近几年我虽不曾露面,但这片山头终归还是我罩着的。”

小狐狸又叫了两三声,不过这声音低了些许,倒有些胆怯的意思在里面。

叶修懒得瞧他,只说:“瞧在沐橙的面子上,这回我便不同你计较,你自己寻个时候滚了吧。”他抬头望望天,又补充道:“我观天象,觉得明日便是个良辰吉日。”

小狐狸低低唤了几声,似是有些不甘愿,但顾及叶修的身份,又不敢造次,只好不情不愿回到屋内,恹恹趴在角落,连苏沐橙为它做的窝也不进去。

叶修一挥手,解了院里的禁制,剑拔弩张的氛围在微风的吹拂中很快就消散无踪。他站在门口朝远处张望着:“只是买个栗子糕而已,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

 

第二日,苏沐橙一大早醒来,却未如往常一样听见小狐狸的叫声。她屋里四处走了一遭,不见小狐狸的踪影,疑惑道:“小狐狸跑去哪里了?”

叶修懒懒道:“看来是我昨儿治伤的方法有用,它伤一好,就寻了个空跑了。”

苏沐橙听得将信将疑:“你那方法也真是立竿见影。”但她也找不到原因,便也信了叶修的解释。

叶修说:“小狐狸这事算是解决了,现在该轮到我了吧?”

苏沐橙被他这话问得一愣:“你有什么事?”

叶修理所当然道:“绿豆糕啊。”他合上手中的话本,弯了弯眼睛:“答应的事,可不能反悔。”

 

fin.

 

 

评论(23)
热度(255)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