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

【霹雳布袋戏/莫泷】临春

*……有私设。

 

 

临春

莫召奴x良峰秀泷

 

 

“……九十八,九十九,一百。”

话音刚落,良峰秀泷已然收好木剑,迈着轻快的步子走了过来。良峰贞义坐在廊下,双手交叠,微笑着看向她。

“要喝茶吗?”良峰贞义问道。他从身侧的茶盘取过一杯茶递给她。少女道了谢,把茶杯捧在手中,小口小口啜着茶。她的动作优雅,同之前练习剑术时的大开大合截然不同,此时的她俨然是一位贵族小姐。但出人意料的是,这两种大相径庭的特质在她身上以一种奇异的方式融合在一起,竟叫人不觉得突兀。

“你的剑术越来越好了。”良峰贞义说道。他虽身体羸弱,不适合习剑,但对剑道仍有几分了解。更何况他每日坐在廊下看秀泷练剑,对她的进步更是落在眼里。

良峰秀泷将茶饮尽,把杯子放回茶盘里,才慢吞吞地回答道:“和师父比,还差得远呢。”

这话惹得良峰贞义忍不住笑了:“倘若能够比得上柳生大人,怕是剑圣的名号就要换人了。”

这句话让良峰秀泷露出以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来。

过了好一会儿,良峰贞义才说道:“很少有女子会去习武。但若是习了武,以后嫁到夫家去,倒不怕被人欺负去了。”

即使这话说得百转千回,但良峰秀泷仍是听出了弦外之音。与她同龄的贵族小姐们都定了亲,她自然也不能例外。那这些日子她也听到些许风声,只是未曾想到,良峰贞义会在这时候提起,一时竟有几分无措,只好装作对远处那棵树兴趣浓厚,一句话也不应答。

“你不问问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良峰贞义很少能瞧见她这种模样,难免起了几分逗弄的心思,“你总该问问的。”

良峰秀泷终于把视线收回来:“兄长见过那位公子了吗?”还未等良峰贞义回答,她便自言自语应道:“既然如此,那他一定是极好的。”

良峰贞义同她玩笑道:“倘若——倘若他不好呢?而父亲却又不得不同意——”

良峰秀泷摇摇头。她下意识地摩挲着腰间的木剑:“那吃亏的总不会是我。”她微微地笑了,“就像兄长说的,我的剑术越来越好了。”

 

幸而花座家的公子暂时还不知道这段对话,而他也确确实实是个极好的人。他一身衫袖洁白,唯有领口处用蓝色丝线绣着繁复的纹样。他的手里惯于拿着一把纸扇,上面是什么图案?良峰秀泷有些记不清了。尽管她已见过许多次。

花座召奴站在廊前,瞧见她来,便迎了上去。他们一同踏在小径上。偶有些许横生出来的树木的枝桠挡住去路,他便上前几步,替她把树枝拨开。良峰秀泷同他道谢。她算得上是高个子了,但花座召奴比她还要高些。所以说话的时候,她要微微仰起头,叫人很容易看清她娟秀光丽的面容。

“这是樱树吗?”他指着那棵树,忽然问道。

良峰秀泷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我并不知道。”她坦白说道,“我未曾注意过它的样子——它开花的样子。或许它是其他什么树也说不定。”

花座召奴轻轻一抖手腕,折扇半掩住他精致的容颜,露出的半张脸中,能看到那双黑色眸子里噙着几分笑意。不知是不是错觉,良峰秀泷总觉得耳畔传来几声低笑。但她并不生气,只是问道:“一定要是樱树吗?”

“不。”他说道,“不一定要是樱树——但如果是樱树的话,当然最好了。”

良峰秀泷露出了一个困惑的表情,她不能理解他话里的含义。花座召奴却未有更多的解释,他收起扇子,继续朝前走去。身后的少女犹豫半晌,最终还是把这个问题抛之脑后,匆匆跟上他的步伐。

 

花座召奴想起第一次见到良峰秀泷。

这件事良峰秀泷并不知晓。那是他前来拜访良峰家、并将要离开的时候。良峰贞义引他从回廊穿过,在拐角的时候忽然停下脚步,对他说道:“那是我的小妹。”

他抬眼望去。少女正穿过庭院,她并未注意到他们。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花座召奴仍是注意到她轻盈的步伐。她一身短装,腰间配着一把木剑,大约是为了活动方便,长发在脑后被扎成一束。同那些总是穿着繁重裙装、躲在帘幕后的贵族小姐们不一样,她身上有一种朝气蓬勃、勇往直前的气质,仿佛无论前方有多少艰难险阻,她都能够一往直前,不会畏惧。

“小妹的性子过于活泼了些。”良峰贞义似有若无地提了一句。

而他只是微笑着。“这样就很好。”他说给良峰贞义、也是说给自己。

曾经对于花座召奴而言,他未来的妻子无论是谁都可以。但唯有此刻,当他看着良峰秀泷穿过庭院,身影逐渐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他的嘴角忍不住上扬起来。

花座召奴第一次真心实意地觉得,倘若那个人是良峰秀泷的话,那就再好不过。

 

他们穿过小径。

“我听说你的剑术很高明。”他看向她腰间的剑,“你喜欢剑吗?”

“当然是喜欢的。不喜欢我就不会去练剑了。”良峰秀泷笑了一笑,“再说,练剑总有一些意料不到的好处。”

这句话勾起了他的好奇心。在再三的追问下,她终于松了口,同他讲起那个午后与兄长的闲谈。听到最后一句,他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来我差一点就要领教你的剑术了。”

“这不一定。”良峰秀泷摇摇头,又瞥了一眼他的扇子。花座召奴从未在她面前表现出自己会武学,但习武之人的吐息、脚步和一些细微之处的习惯是改不了的,这让她很容易就发现真相。

他唇边的笑意更浓。“不会的,”他说道,“就算有朝一日你拿剑对着我,我也不会还手。”他对着她眨了眨眼睛,带着几分狡黠的意味,“再说,你是剑圣大人的得意弟子,说不定我打不过你呢。”

过了几秒,他们一同笑起来。

 

临走时,良峰秀泷将他送至门前。

她忍不住问道:“你还会来吗?”

这个问题实在不聪明。但从良峰秀泷的口中问出,便多出几分少有的可爱感觉。花座召奴转向她,微笑着说:“会的。”

 

他说的并没错,再度上门拜访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那是第一树初樱绽放的时候。

良峰秀泷得知他前来,匆匆忙忙便赶来了。她大概刚刚练完剑,额上还有一层薄薄的细汗。她也察觉到自己装扮的不妥,慌忙让他稍等片刻,待自己进屋整理一番再出来迎客。

“没关系,”他轻轻一笑,“我只是来送给你一件东西。”

他拿出一枝樱花。翠绿的嫩叶,衬着一朵朵开得热烈又鲜艳的樱花。“我一看到它,就想到了你。因此请花神割爱,让我剪下一枝。”

良峰秀泷愣愣看着那枝樱花。

“你不喜欢吗?”

她摇了摇头。然后她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接过那枝花,而后同他道谢。

“从没有人给我送过花。”她低声说着。花座召奴注意到,她白皙的脸微微红了起来。这是他从未见到过的。

“我很喜欢。”她这样说道。

 

 

Fin.

 

评论(4)
热度(32)
  1. 余花烂衣间 转载了此文字
    QAQQQQ

“我开不出春天的花。”

不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