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叶橙】四次苏沐橙想要告白,然而都失败了

*   @ 鰆鱼 点的沐沐泡老叶!……虽然我感觉我写得离题千万里。

架空,希望喜欢( • ̀ω•́ )✧

(话说我为什么@不到啊?!!感觉了Lofter对我的恶意了…)


四次苏沐橙想要告白,然而都失败了

叶修x苏沐橙

 

01.

苏沐橙站在教室里,愁眉苦脸。

一旁的楚云秀凑到她身边,好奇地问道:“沐沐,你抽到什么题目?”还没等苏沐橙回答,她就自顾自地把手中的纸条展开来,一目十行扫过去:“哎呀,我居然要变成猫。”

放在平常,苏沐橙一定会好好嘲笑她一番。但此时此刻,她更宁愿自己去变成猫。

她长叹一口气,然后把自己的纸条递给楚云秀。

楚云秀打开纸条,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她仔仔细细又看了一遍。她最后再认认真真看了一遍。

楚云秀语重心长地说道:“沐沐,我早就和你说,不要把失声剂掺到黄少天的甜点里,你看,报应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苏沐橙震惊了。

苏沐橙指责道:“那件事明明是你先提议的!”

楚云秀长叹一口气:“现在甩锅给我有用吗?就算有用我也不能帮你完成任务啊!”她拍了拍苏沐橙肩膀,“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苏沐橙扭头就走。

 

魔法考试一年一次,考核内容简单粗暴,就是从被施了防作弊法术的箱子里抽出一张纸条,在一个月内完成纸条上的任务就可以。纸条上的内容则是由历届学生集思广益而来,无奇不有,大到把月亮的颜色变成彩虹色,小到替图书馆整理书籍。有幸运儿一连七年都是茶杯变蟾蜍,顺利毕业;也有倒霉蛋至今还在苦修炼金术,第二十次尝试制作根本不存在的长生不老药。总而言之,千言万语汇成两个字——

——看脸。

苏沐橙前四年一路顺遂,仙女棒变大变小变漂亮,考试内容简单得天怒人怨,眼看毕业这件事手到擒来,谁料在第五年横生枝节,竟然抽到“向出考场遇到的第一个人告白”这一看明显就是真心话大冒险的内容,饶是早已有所心理准备的她,此刻也只想仰天大笑出门去,欲语泪先流。

偏偏楚云秀看热闹不嫌事大:“要不要我叫小周过来在门口等你?还是你要黄少?其实喻文州也可以啊!”

苏沐橙瞪她一眼:“行行好,您就别来添乱了好吗?”

楚云秀说:“这不是熟人好下手嘛——哎,沐沐,你走慢点!”

苏沐橙才不愿意被那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知道自己的考试内容——这准会成为一整年的笑料。她懒得理楚云秀的馊主意,把纸条一抽,就往出口的方向走去。

横竖都是一死,大不了五百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苏沐橙雄赳赳气昂昂,带着一副英勇就义的神情,一鼓作气打开梨花木门。

叶修刚好路过,顺口问了句:“今天是你们五年生考试?你抽到了什么?”

苏沐橙缓缓关闭大门。

苏沐橙转头,凄凄惨惨看向楚云秀:“现在叫小周过来还来得及吗?黄少也行啊!”

楚云秀看着在牛皮纸上浮现出的魔法印记,略带同情地摇了摇头:“迟了。”

 

02.

苏沐橙躺在寝室的床上,心力憔悴。

楚云秀一边翻阅着从图书馆里借来的《猫咪品种大全》,一边带着些许幸灾乐祸说道:“跟你说找熟人,你不要,结果就遇到了比熟人更熟人的——你觉得橘猫怎么样?”

“一个月之后你怕是会胖十斤——我怎么知道叶修会从那边经过啊!”苏沐橙当真是欲哭无泪,“早知道是叶修的话,我就、就、就——”

“你就当场表演一个七百二十度回旋踢是吗?”楚云秀又翻过一页,“那英短如何?”

“套你身上总有点违和感,”苏沐橙兴致缺缺地应了句,“说实话,我觉得这次考试的意图就是要我死。”

“叶修怎么就让你死了?你和叶修关系不是好到快蜜里调油了吗?我还以为你们早就暗度陈仓了呢——哎,实在不行就和他说这是考试内容,说不定他二话不说马上点头答应——你看,这还促成了一段姻缘。”苏沐橙同叶修关系好早已不是秘密,谁都知道七年级的叶学长对苏沐橙诸多关照,楚云秀还借着苏沐橙的面子借过几回笔记,因而觉得苏沐橙的担心根本不算个事。她闭着眼睛随便翻了一页,“你喜不喜欢暹罗?”

“没感觉,”苏沐橙跳下床,烦躁地走来走去,“就算喜欢他,可是对他说‘我喜欢你’这四个字就很奇怪啊!”

“你看你现在说得不就挺顺口的啊——好好好,不说不说,别瞪我。不过你打算怎么办?补考?说不定会抽到更惨的哦。”楚云秀说,“布偶猫呢?我觉得布偶猫好可爱的。”

“我也觉得很可爱。”苏沐橙随口答道,“不如这样,我告完白马上对叶修施一个遗忘魔法,你觉得如何?”

楚云秀说:“喵。”

苏沐橙回头一看,一只雪白的布偶猫坐在椅子上,一双水灵灵的蓝眼睛对着她眨呀眨。

 

03.

苏沐橙走在长廊上,心如死灰。

与她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她怀中抱着的那只布偶猫,她一会儿甩甩尾巴,一会儿舔舔爪子,偶尔发出几声软糯的喵喵叫,惹得路过的学生们都对她侧目而视。

穿过长廊,再路过危险魔法实验室,就要到了七年级的教室。

怀中的楚云秀突然兴奋,毛绒绒的大尾巴快甩到苏沐橙脸上了。

苏沐橙抬头一看,看到叶修正从教室里出来。

叶修恰好也瞧见她,伸手打了个招呼:“哟,沐橙。”他朝苏沐橙走来,顺口问道:“你什么时候养猫了?还挺可爱的。”

楚云秀自豪地喵了一声,又伸出爪子轻轻挠了挠苏沐橙的手臂。

苏沐橙知道,她是叫自己趁此机会搞定考试内容,早死早超生。

七年级的课程半是选修半是实习,因此主教室大多数时候都是空空荡荡,人烟稀少,实在是作奸犯科,告白约会的好场所。

苏沐橙眼一闭心一横,心想横竖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何必婆婆妈妈。

她忽然大声道:“叶修!”

叶修明显被她这副慷慨就义的语气吓到,下意识回答了一声:“在!”

苏沐橙说:“我有一句话要对你说。”

叶修说:“行啊,你说吧。”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苏沐橙深呼吸一口气,说出面对叶修的第三句话:“既然你觉得这只猫很可爱,那就送你吧!”说完,把猫往叶修怀里一塞,转头就跑。

叶修:???

楚云秀:???

 

04.

苏沐橙坐在食堂里,垂头丧气。

喻文州端着餐盘在她身边坐下,说:“我听说你最近要向叶修告白?”他沉思了片刻,总结道,“即使你是苏沐橙,但还是要说一句勇气可嘉。”

苏沐橙惊得手中的叉子都要掉下来了:“你听谁说的?”

喻文州说:“少天啊。”

苏沐橙怒视黄少天。

黄少天被她看得心慌,连忙摆手说道:“不是我不是我,我是听王大眼说的。”

苏沐橙怒瞪王杰希。

王杰希正襟危坐,盯着餐盘里的布丁:“是云秀告诉我的——我下课的时候碰到叶前辈,他叫我把猫还给你。”

布偶猫从王杰希的书包里蹦出来,对苏沐橙做了一个张牙舞爪的姿势。可惜因为角色定位太可爱,反倒没有什么杀伤力。苏沐橙自知有愧于楚云秀,不好意思同她计较考试题目被泄露的事,只能生硬转了话题,问道:“王杰希,你怎么能听得懂她在说什么?”

黄少天凑了过来,滔滔不绝替王杰希解释道:“嗨呀我们王大眼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夜观天象掐指一算就能通晓古今中外,区区一只布偶猫自然不在话下!”

王杰希没有理他,只是冷静地说道:“我上学期选修了猫语课。”

 

黄少天热情洋溢地给苏沐橙出主意:“告白嘛,这个就是讲究胆气。胆气这种东西更好办了,一口酒灌下去,什么刀山火海什么陷阱诡计,全都不怕不怕啦。回头出了什么事,你也可以赖到酒精上嘛,对不对?”

黄少天兴致勃勃地给苏沐橙安排计划:“过几天不是社团聚餐吗,我们把叶修忽悠过来,你在那之前赶快灌两口酒,红的白的都可以,然后等叶修站在你面前,借着酒劲把该说的说完,事情就顺利解决了。”

黄少天手舞足蹈地给苏沐橙描绘美好前景:“等酒劲过去,叶修再问你,你就装作不知道啊,他脸皮再厚,肯定也不好意思对你打破砂锅问到底。你看,这样一来你们之间不尴尬,二来你考试就过了,岂不快哉!”

苏沐橙深思熟虑三秒钟,觉得黄少天说得很有道理。

 

计划进展非常顺利。

黄少天不知从哪里搞了一大堆酒过来,红的白的,82年的28年的,各式各样应有尽有。苏沐橙在此时也发挥了无畏的气势,一杯接着一杯往下灌,灌得自己面红耳赤,头晕脑胀。

喻文州见时机差不多,打了个电话说苏沐橙喝醉酒,叫叶修过来一趟。

聚餐的地点离学院并不远,叶修很快就赶了过来。

一进包间,他就忍不住说道:“……满屋子酒味,你们这是多能喝啊?!”

没人理他。早在他进入包间的时候,其他人早已知趣地离开了,把表演的舞台留给苏沐橙。

而作为主角的苏沐橙则是一口气喝了太多酒,脑袋有些晕晕乎乎的,面前叶修那张平常被人诟病的虚胖脸也有了几分朦胧美。苏沐橙晃晃脑袋,眼睁睁见着眼前的一个叶修变成了三个。

居然有三个叶修?!苏沐橙有些疑惑,但很快就释然了,向一个告白是告白,向三个告白也是告白,就算有十万八千个叶修,难道她还怕了不成?!

酒壮人胆。苏沐橙中气十足地开口:“叶修!”

三个叶修同时伸手扶住她,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喝了多少酒,身上酒气这么重?”又伸手拍了拍苏沐橙的后背,道:“下次不准喝这么多了。”

苏沐橙撇了撇嘴,心想我喝这么多还不是为了你。总之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短短几句话的底稿已经背得滚瓜烂熟,此刻良辰美景,太适合不过。

苏沐橙气沉丹田,开口:

“呕——”

 

05.

苏沐橙吃着胃药,面如死灰。

虽说生活总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但对她而言,未免还是一落千丈,怕是落到了马里亚纳海沟还不够。

黄少天还在做着深刻反思,喻文州见缝插针替他说情,王杰希问她还要不要热水,楚云秀则是趴在她的床头喵呜喵呜叫着。场面一时非常温馨,其乐融融,甚至能体会出几分团结互助的味道。

但苏沐橙已经决定再也不相信这群小伙伴了!

友谊的小船她一个人也能划——至于告白的巨轮,大概就有点难了。

苏沐橙一边捂着胃,一边爬论坛,力图从中汲取广大人民群众的智慧。

沉浸三小时,她恍然大悟。考试题目虽说是表白,但没有说是怎样的表白,委婉一点的表白不也可以嘛。

苏沐橙思考片刻,左手一本《现代魔幻主义基本原理》,右手一本《中国特色魔法主义理论体系概论》,朝着图书馆的方向就冲了过去。

 

虽然叶修搞事、违反校规,每年都让冯校长多掉几根头发,但是苏沐橙知道,叶修是个好学长。

好学长的好,具体表现在考试前帮学妹画一下重点——即使这个“好”至今只有苏沐橙体会过。

叶修坐在她的对面,低着头,用蓝色的荧光笔认认真真替苏沐橙画着考试重点。

苏沐橙单手撑着脸蛋,看着叶修难得一见的认真时刻,不禁心生几分感慨。

叶修恰好抬起头,看到她这模样,忍不住玩笑道:“在发什么呆呢?”

下午,三点,图书馆。

靠窗,微风,两个人。

苏沐橙觉得气氛正好。

她酝酿了三十秒,组织了一下语言,深情款款地开了口:“叶修。”

“嗯?”

“你真好。”

叶修画完最后一页的重点,把书往她面前一推:“我也觉得我特别好。”他拿着笔杆敲了敲苏沐橙的额头:“好好复习,这可是小事情的笔记,特地帮你借过来,不考个第一对得起他吗?”他起身,把书推回到苏沐橙面前:“老冯找我有事,先走一步了。”

“啊?啊。好。”苏沐橙盯着桌上的书,陷入沉思。

这剧情走向是不是有一点不对?

 

06.

苏沐橙趴在桌上,生无可恋。

“我觉得我是要挂科。”苏沐橙对着布偶猫楚云秀说道,“你看,我就没一次成功过。”

楚云秀“喵喵”了两声。苏沐橙猜她是在说“你怂”这两个字。

苏沐橙说:“难道我不想一个直球过去吗?可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她叹了一口,“算了算了,我再试一次,如果还失败的话——”

楚云秀“喵喵喵喵喵喵”了六声。苏沐橙联系上下文,觉得她是在说:“失败了怎么办?”

“那我就……我就……就再接再厉啊!”

楚云秀对她翻了个白眼。

 

话是这么说,但鉴于先前失败次数过多,苏沐橙痛定思痛,决定打好基础。

她挑灯夜战,一口气看完五本青春伤痛小说,追完三部连续剧,笔记写满厚厚三大本。

次日在食堂见到叶修,她还未开口,对方倒先被吓了一跳:“沐橙,你是想把自己变熊猫变失败了吗?”

 

苏沐橙晚上一边做面膜,一边强烈批判这种行为:“他居然说我像熊猫!”她想了想,又不情不愿补充道:“虽然熊猫是很可爱的啦……”

楚云秀喵喵喵了一大串。苏沐橙没选修猫语课,自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只好一个人叹了一口气:“……这个题目怎么就这么难哦。”

 

确实很难。时间一点一滴走到尽头,马上就要到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了。

黄少天已经把图书馆的所有书籍按照A-Z的顺序整理了一遍,王杰希隐形药水的开发已经接近尾声,就连楚云秀的布偶猫生涯也要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苏沐橙的告白还是八字没一撇。

所以也怪不得她一天比一天更消沉,无时无刻不在垂头丧气。

大是她抵颓丧的气场太过于强大,就连在学期末准备毕业的一应事宜、成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叶修也察觉到了不对。

某个课间,叶修成功在五年级的教室门口堵截到了苏沐橙。

“你最近看起来心情很糟糕啊。”他说道,“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

苏沐橙心想,这烦心事还不就是因为你。

当然,这句话是不能和叶修说的。

叶修显然不知道她的腹诽。他从外套口袋里抽出一张请柬:“毕业舞会,来参加吗?”他狡黠地笑了,“说不定会让你心情变得好一些。”

 

07.

苏沐橙穿着银灰色的礼服,头发挽成一个漂亮的发髻。她站在叶修身边,有些局促不安。

有许多人从叶修身边经过,同他打着招呼,有些人认出苏沐橙,对叶修吹了个俏皮的口哨:“这是你今晚的舞伴吗?”

仿佛是为了响应这句话,音乐恰到好处的响了起来。逐渐有人踏入舞池,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叶修看向苏沐橙:“你想来一曲吗?”

“我不会跳舞。”苏沐橙诚实地回答,“我大概会踩到你的脚。”

“没关系。”叶修轻松地说道,“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他朝她伸出手,苏沐橙犹豫了片刻,然后把自己的手搭在他的手心里。叶修的手很温暖,让她感到安心许多。

他们踏入舞池。这是一曲和缓的华尔兹,他们随着节拍轻轻踏步。出人意料的是,她并没有踩到叶修的脚。

一曲终了。乐队稍息片刻,奏起另一首欢快的探戈。 “你还想再来一曲吗?”叶修问道。

苏沐橙摇摇头。

叶修说:“幸好。毕竟我只会跳华尔兹。”

这句话引得苏沐橙忍不住笑出声。叶修牵着她的手走出舞池。大厅里的气氛很热闹,他们转移阵地,来到了阳台。

他们开始聊天。叶修问她最近过得怎么样,又给她讲述了在准备毕业材料中发生的一系列趣事(“小事情差点把他的神奇生物检测仪炸了”,诸如此类。)他很擅长讲故事,苏沐橙咯咯笑着,此时一切的不愉快都被抛之脑后。

包括那该死的考试题目。

 

快乐的时光总是非常短暂,一眨眼,时钟上的时针就被拨到了十二点。

钟声响起的时候,苏沐橙拍着手,对他说道:“毕业快乐。”

叶修眨了眨眼睛。

“我总觉得这件事要在一个这时候做比较有意义。”他自言自语说道。然后他说:“苏沐橙。”

叶修很少连名带姓叫她的名字。

苏沐橙疑惑地抬起头。

一个蜻蜓点水一般的吻落在她的唇上。

 

08.

苏沐橙目瞪口呆。

苏沐橙觉得自己的脸红得像个番茄。

苏沐橙觉得自己要做点什么。

苏沐橙使用了转移魔法。

“BOOM”的一声,一团烟雾冒起,而后苏沐橙在叶修面前消失无踪。

叶修:……

 

转移魔法的范围只到宿舍楼下。苏沐橙拎着裙摆踩着高跟鞋,噔噔噔跑到了寝室里。

楚云秀正瘫在床上看电视,瞧见她这模样,差点没直接一跃而起:“小祖宗,你不是去参加七年级的毕业舞会了吗,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苏沐橙神情恍惚地说道:“我遭遇了人生的危机。”

楚云秀说:“爱卿启奏。”

苏沐橙说:“叶修亲了我。”

楚云秀:“……”

楚云秀说:“你人生的危机就是生怕舍友没有狗粮吃吗?”

苏沐橙说:“我的意思是,你觉得他这个行为代表什么?”

楚云秀觉得苏沐橙此时智商已经四舍五入归于零了:“这代表什么?这还能代表什么??”她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这代表他喜欢你啊!”

苏沐橙浑浑噩噩说道:“我觉得这不科学。他难道不把我当学妹看吗?”

楚云秀说:“我是没见过哪个学长对学妹这么尽心尽力,重点帮画,早饭帮带,出了什么事一个电话随叫随到,”她如数家珍列举一系列叶修作为,论点清晰,论据充分,说得头头是道,叫人不得不信服。最后楚云秀以一句话作为结尾:“再说,我们这是个魔法世界,你讲什么科学。”

苏沐橙坐在窗前沉思。

苏沐橙忽然长舒一口气,捧着脸说道:“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她露出了一个迷之笑容:“叶修真好。”

楚云秀重新瘫回在沙发上,冷漠地回答:“知道你脱团了,抬走,下一个。”

 

09.

苏沐橙沉浸在今晚的甜蜜之中。

她脑子里忽然灵光一现,觉得有哪里不对。

她扑向楚云秀:“你怎么不是猫了啊——!!!!”

楚云秀则是开始深情朗诵诗歌:“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日历翻过崭新的一页,新的一月已经到来——”

苏沐橙说:“所以?”

楚云秀说:“所以,告白的是叶修,不是你。恭喜你,考试尚未成功,补考仍需努力。”

苏沐橙哀嚎一声。

 

10.

苏沐橙悲伤地说:“我居然忘记还有考试题目这回事,我怕不是个傻子……”

楚云秀温柔地摸了摸苏沐橙的脸蛋:“虽然你是傻的,但是叶修喜欢你啊。”

 


Fin.


评论(57)
热度(687)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