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叶橙】命中注定我爱你

*文题无关!

@将离 GN的点梗!虽然我感觉自己完全没写出来那个梗(开始暴哭  


命中注定我爱你

叶修x苏沐橙

 

01.

出门时天色阴沉沉的,果不其然,半途下起大雨。叶修没带伞,一下车就被淋了个透心凉。他三步并作两步,慌慌忙忙跑进咖啡馆,神色好不狼狈。

幸而对方不在意,只装作没看见,问他是要拿铁还是摩卡。叶修本想说气泡水就好,但转念一想这样不够成熟,话到舌尖硬生生转了个弯,装模作样地说道:“黑咖啡,不加糖。”

黑咖啡很快就被端到桌上,叶修抿了一口,果真一颗糖都没加,苦得舌根都发涩,内心百转千回,面上却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只可惜这表情无人欣赏,对面那人正专心致志地看着咖啡上的拉花,连个眼神都吝惜给他。

两人都未曾开口,一个盯着咖啡,另一个则把目光落在桌上的花瓶里。花瓶里插着三朵玫瑰,刚洒了水,鲜艳欲滴。音乐也合适,琴声悠悠,叫人很容易放松下来。气氛渲染得好,很适合做一些事情——比如相亲。

确实是在相亲。但谁也没说话,空气里的每一个原子都写着“尴尬”这两个大字。

叶修面上不动声色,肚子里肠子都悔青了:我怎么就答应了叶秋来相亲呢?他心想道,荣耀新出的武器真的就那么好吗?的确很好,假若时光倒转回三个小时前,他仍旧会屈服在金钱之下,乖乖来替叶秋赴约。

只是内心百转千回,面上功夫仍要做足。他努力回想临行前叶秋对他的耳提面命,可惜此时脑内如乱麻,好半天才挤出三个字:“……楚小姐?”

楚小姐仍旧盯着拉花发呆。他又唤了两声,这才得到一个略显无措的神情来。她愣了半晌,轻轻应了一个“嗯”字,大约是想着礼尚往来,也慢吞吞吐出四个字:“叶……叶秋先生?”

讲完这些,又是无话可说。两人面面相觑半天,不知是谁先笑出声来。僵硬的气氛被打破,接下来说什么都容易。楚小姐终于对咖啡拉花失去兴趣,两手一摊,坦白从宽:“我这儿要求一小时,你呢?”

叶修说:“只多不少。”

两个人达成协定,两个小时就是极限,之后各奔东西,江湖不见。叶修松口气,竟忘了开头的不知所措,只觉得这样的相亲看起来横竖都是自己赚了,多来几次也无所谓。楚小姐是否与他抱着相同的想法还不可而知。她从包里拿出手机,指尖轻点几下,跳出个游戏界面。叶修眼尖,看出这是时下最流行的竞速游戏。

她朝叶修笑了一笑:“介意吗?”

叶修自然不会介意。楚小姐低头玩得认真,偏偏时运不济,同一关卡折戟数次,体力眼看就要见底。叶修瞧了半晌,忍不住说道:“这儿应该要这样——”

楚小姐讶异看他一眼:“你也玩这个?”

叶修谦虚说道:“略知一二。”

游戏使人亲密。对着坐的两个人,很快肩并肩坐在一起,盯着小屏幕。楚小姐玩得认真,叶修不多时就兴致缺缺,既然不想看屏幕,那便只好看楚小姐,看她微微蹙起的眉头,无意识咬着的下嘴唇,以及她笑起来时,脸上的两个小小梨涡。

不知为何,叶修越看越觉得好看。直到楚小姐抬头看向他,软着嗓子同他说话的时候,他的心忽然轻轻一颤,像是被什么触动了一般,莫名觉得欢喜,还觉得有几分甜腻。意识到如此心思,叶修吓了一跳:我是怎么了?

这样的场景,或许可称之为一见钟情。但显然叶修并不明白。他只是在心中想着:幸好今日是我来。

 

时间一到,两个人一前一后往门口走去。雨势小了许多,不必担心淋成落汤鸡的烦恼。楚小姐撑开伞,刚迈出一步,就听得后面有人唤住她:“楚小姐!”

叶修也未想到自己行动比大脑还快。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脑内高速运转,只用三秒钟就决定自己接下来该说的话。

“我不是叶秋,”他说,“他今天有点事……我是他的孪生哥哥。我叫叶修。”

楚小姐看上去有点惊讶。但她并未如叶修想象中生气,或者是露出其他一些表情。

她眨了眨眼睛,然后说:“其实楚小姐今天也有点事——所以我被赶鸭子上架。”

叶修张张嘴,想说些什么,可什么都没说出来。

他只听到她说:“我的名字是——”

 

02.

“——我的名字是S-218。”她犹豫了几秒,仿佛接下来的话非常难以启齿:“你就是……忧郁小猫猫?”

说是名字,但更像是个随口起的代号,敷衍得一目了然。但叶修一点也不在意。职业关系,做他们这一行的,很少会用自己的真名,多半会起几个代号。S-218念起来虽说有些拗口,可总比忧郁小猫猫这个代号更容易让人接受。

尽管被人诟病多次,不过叶修对它仍是爱不释手,坚持使用到现在,暂时没有变更打算。

把约会地点放在相亲专用的咖啡厅里,实属魏琛的恶趣味。互相确认搭档身份后,两人一路无话,一前一后回到叶修暂时的落脚点。叶修打开房门,首先映入眼前的是杂乱无章的房间——单身汉气质一览无余。

出门前忘记关闭的电视在絮絮叨叨个没完,用大半时间来播报一场连环杀人案,满屏都是鲜红的马赛克。凶手至今未归,嫌疑犯的狰狞面孔被投射在屏幕里,咋一看不似常人。S小姐顺着他的视线瞥了一眼,很快又把目光收回来,落在地板上横七竖八的行李之中。

叶修听到她嘟囔了一句:“异能刑事案件。”

 

叶修在三天前追踪到异能者的行踪。他就住在隔壁,叶修出门倒垃圾时遇到过几次,瞧见的是一张老好人面孔,戴着一副金丝框眼镜,笑起来温文尔雅,同新闻里的模样判若两人。不过这行做久了,人不可貌相的道理还是懂得。叶修不敢掉以轻心,盯梢三天,半夜三更小心翼翼联系总部:是否可以收网?

魏琛问他:“找到证据没有?能证明是那个异能者吗?”

叶修抓耳挠腮半晌,答:“直觉。”

魏琛气急败坏:“直觉能当饭吃?!”

直觉不能当饭吃,不过能吃的另有其物。异能者的作案频率是十五天到十八天左右,叶修掐指一算,时不我待,可以争取抓个人赃并获。

只是对方的能力有些棘手。叶修深思熟虑半晌,决定稳妥至上:“这次任务我想申请使用‘却邪’。”

电话另一端像是一口烟呛进嗓子里,咳嗽得震天响:“使用‘却邪’?你怕是想搞个大新闻。”

叶修诚恳接受建议,同时问了一句:“如果我不幸意外牺牲,抚恤金能有八位数吗?”

魏琛翻了个远在天涯海角的白眼:“行吧行吧,我调个人过去协助你。”

 

S小姐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开始同叶修长达一周的同居生活。魏琛没说她的能力,叶修也没问——他独来独往惯了,觉得多一个人少一个人于他而言无甚区别。但其他姑且不论,起码房间看起来整洁几分,不再像个垃圾场。而叶修告别了一日三餐都是红烧排骨面的生活——S小姐更偏爱香菇炖鸡面,并且还会在上面铺个煎蛋。

她煎的蛋很好看,金黄金黄的,泛着油光,叫人食欲大开。叶修翻开鸡蛋,下面还有切丁的香肠,算得上是一个意外之喜。他高兴地捞起一束面,说:“你挺擅长做菜的。”

S小姐嘟着嘴把热气吹散,说:“我只会这一道。”

叶修浑不在意:“一招鲜,吃遍天嘛。”

还没吃几口面,门铃叮铃叮铃吵了起来。S小姐离门口近,放下筷子前去开门。好人先生站在门口,带着一副和善的笑容:“我来借把剪刀——你是新住户?我好像没有见过你。”

电视里还在对连环杀人案进行持续追踪。S小姐轮班盯梢多日,但今天还是第一次同好人先生正面相交锋,只觉那镜片下的眼神锐利,好似窥探尽她的一切想法。她一时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手心满是冷汗。

叶修不知何时站到她身侧,一手递过剪刀,一手揽过她的肩膀,笑眯眯道:“她刚搬进来。”

好人先生说:“女朋友?”

叶修回答得理所当然:“是呀。”

好人先生的视线从他的脸上落到S小姐的身上:“真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变故在一瞬间出现。他高声尖叫起来,面容扭曲,似狼非人,喉咙里挤出的怒吼盖过电视声,窗户都在颤抖。他狠狠朝他们扑过来,叶修护着S小姐,一个漂亮的闪身,躲到沙发后面去。

“你呆在这儿。”叶修说道。他想起那些谋杀案的受害者,无一例外都是漂亮的女孩子。而S小姐,无疑也是个美人——只是叶修一直没有去关注。此时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居然是在如此危急的情况下,未免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只是现在,笑不太适宜,哭也来不得。兽型异能者在力量上具有无可比拟的压制力,更何况这一位像是吃错药了,比寻常兽型异能者还要多上百倍。叶修堪堪躲过两次攻击,房间已经坍塌大半。

他握住胸前晃荡的银色吊坠。吊坠不是十字架,而是长枪的造型。释放语只有短短一句话,但他没有把握要不要在这时候使用——‘却邪’的力量过于蛮横,他还不想方圆十里变为一片废墟。

叶修正在犹豫,眼角的余光瞥到S小姐从沙发后走了出来。她很冷静,前几分钟的慌乱似乎只是叶修的错觉。

“回去!”叶修在飞扬的瓦砾中喊道,“这里很危险!”

S小姐看了他一眼:“我不需要你的保护。”这句话太过于生硬,S小姐觉得有些不妥,又补充道:“我是你的搭档。”

她张开双手,缓缓在空中划开一个半圆。透明的薄墙拔地而起,将整个房间包裹起来。银质的液体在墙中流动,发出莹莹的光。

“给你看一个超牛逼的结界,”她说道,“就算你在里面炸个原子弹也没问题。”

 

03.

画面陡然静止。

叶修手指轻轻一划,画面溯回,从爆炸特效变成下雨天。

身旁穿着白袍的医生笑着说:“这和电影一样,还是一部爱情片,一部科幻片,真有意思。”又问他:“这两段记忆要保留还是要删除?”

叶修犹豫半晌,说:“保留吧。”

医生露出了然的微笑。不多时,一块拇指大小的芯片就交给叶修。“记忆芯片,编号0026,请妥善保管。”

第三新纪元,无论什么都可以与1和0产生关系,就连人类的大脑也不例外。记忆清查五年一次,旨在帮助人们“整理大脑”:悲伤的回忆可以删除,值得铭记的故事能够保留,从而让你的生活更加快乐——这样的说话是否正确姑且不论,但在某些方面确实有用——比如找到五年前丢在厨房角落的钥匙。

叶修回到家,打开抽屉,前五张记忆芯片原封不动,如今再加一张,恰好凑个吉利数字。

每张芯片里保存着不同的记忆。但有趣的是,这些记忆的主角除了叶修,还有个时而天真可爱、时而高挑成熟的姑娘。唯一不变的是,她在这些记忆之中尽职尽责充当着女主角的戏份——换句话说,她穿梭在不同的场景之中。

有时候是在一片陌生的大陆上。她是被龙抓走的公主,他是懒懒散散的骑士,被迫披荆斩棘去恶龙巢穴拯救她;有时候是在枪林弹雨之中,他们背靠背,上演一场硬汉式的浪漫。也有平淡如流水账日记,深夜里两人一同窝在沙发上看电影,共同在空调下分享同一条毛毯。诸如此类的场景,数不胜数。

但令人意外的是,这些从未在叶修的生活中发生过。更令人诧异的是,他甚至连女主角都未遇见过——包括梦里。因此记忆中莫名出现的这个姑娘,更像是凭空冒出来的,叫他有些不知所措。

有关于姑娘的记忆被他妥善保存,偶尔拿出来翻看,在这些乱七八糟的故事之中,有某些时刻,他会突然感到心慌,好像自己一直在等待着什么、但对方却迟迟不来,叫他好不烦躁。这样突如其来的感觉超过他的掌控,无数次他想要将这些记忆删除,临上测试床时又犹豫不决,最后只得作罢。


他在人世度过九千多个日日夜夜,始终未曾明白她为何出现。是梦吗?但那些记忆太过于鲜活,比梦还要真实,似乎真真切切在世上某个角落存在过。不,不应是这个世界。这里的世界太过于狭小,它只是无数时空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点,很快就会被毁灭,而后消失,成为另一段漂浮的回忆。

混沌被劈开,被斩断,树干上衍生出无数的枝桠。那些游荡的记忆,跨越过无数时光寻找到他,在他不曾知晓的时候,于脑海里某个角落悄悄地生根发芽,只待一朝漫山遍野泛滥成灾。命运女神早已为一切盖棺定论,无论是哪里时空,或荒谬,或平淡,他总能遇见她。

那么在这个世界,也不能例外。或许是下一秒,或许是很久以后。

他总会遇到她的。

 

04.

叶修睁开眼睛,光线刺眼,眼睛难受得快要落泪。

肖时钦看到他这个模样,打趣道:“是不是遇到什么感天动地的场景了?”他一边说话,一边动作麻利地拆卸下头置扫描仪,“话说回来,能让你泪流满面的场景,我还真想不出能有几个。”

叶修说:“其实我也想不出。”

他头上戴的是雷霆组的新捣鼓出来的玩意。据肖时钦所说,扫描仪可以通过扫描人的脑波,通过对他思维的分析,随机在脑中模拟生成几个场景供人体验。听起来很有趣,但还没找到可以实际运用的方面,现在只好大材小用,被内部人员拿成娱乐机器来用。

叶修从实验床上下来,顺手捞过一张椅子坐下。大脑刚经过活跃,现在感觉有些疲累。肖时钦从控制台上抽出一张纸,“顺手替你做了个脑波测试,”他把那张纸推到叶修面前,“仪器显示你经历了三个场景,在每个场景里大脑感受到的兴奋度各不相同,这是很正常的现象。但不正常的是在这里,”他在纸上依次点了三下,“这三个波峰的最高点几乎一模一样,这是在测试中绝无仅有的现象——你看到了什么?”

首先在脑海中浮现出的,是一张模糊的脸庞。叶修皱着眉头,努力想要回想起来,但什么都没有出现。他最后不得不宣告放弃,“我忘了。”他坦白说道,“肖时钦,你这机器不会对脑袋产生什么影响吧?”

肖时钦连忙摆手:“我们这是良心机器!”他说道,“记不清这是正常现象,毕竟刚刚大脑高负荷工作了,有的人第一次测试完还头晕恶心,你这算适应良好了。”他站起身,给叶修倒了一杯茶,“记不清也没事,只是几乎没有出现波峰最高点一样的现象,比较好奇罢了。说不定这是因为你并非常人?”

叶修嘟囔道:“我怎么感觉不出你是在夸我。”他一口气把茶灌进肚子里,然后站起身:“我先回嘉世去了。听说今天来了个新人,陶轩叫我抽空去看一眼。”

肖时钦朝他挥挥手:“下次再来玩啊。”

 

叶修走出雷霆的实验室,微风铺面而来,让他感觉头脑清醒了许多。

不得不说,雷霆开发的这个机器确实很有意思,怪不得楚云秀玩过一次之后就不停怂恿他来试一试。只不过如果要投入到外部,还需要进行一番改造。

叶修百无聊赖地替着雷霆瞎操心,一时忘记看路,居然撞到人了,顿时一阵兵荒马乱,文件档案漫天飞扬。

撞他那人倒不关心这些,急急忙忙扶起他,道:“不好意思啊,我正忙着看路,没注意到前头有人……”声音温温柔柔,听上去是个女孩子。

叶修自知有错,借着对方的力站起来,说道:“没事没事,我也没看路……”视线一扫,后半截话自动消弭在空气之中。

脑海里的模糊脸庞逐渐变得清晰,眉是眉,眼是眼,,恰恰和面前这张脸重合。唯一不同的是,梦中的那个人似乎没穿过嘉世的实验服。

鬼使神差的,叶修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他听到她的声音。全世界只剩下这个声音。

她说:“苏沐橙。”

 

 

Fin.


评论(37)
热度(348)

“我开不出春天的花。”

不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