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叶橙】月华

*之前群里雪临点的民国paro!(我这金鱼脑应该没记错)

文题无关,毕竟我已经丧失了起名的能力,是一条废鱼了…


月华

叶修x苏沐橙

 

冬日里太阳早早就落了山,还未到六点,街头的汽灯就已亮起来了。远远走来,影子在昏黄的灯光被拉得很长很长,待走到灯下时,又变成了短短一截,害羞似的蜷在脚底下。叶修站在灯下,等了好一会儿,才看见昏暗的车站里,三三两两走出人来。

苏沐橙是极好认的。她半张脸埋在大衣领子里,脚下踩着小靴子,一手提着棕色小皮箱,一手拎着把小洋伞。伞还是去年生日时叶修送她的,做工精致,白色的蕾丝细细缀在伞边,好看得紧。苏沐橙喜欢这把伞喜欢得紧,就连在这时候也没忘记带上。

姑娘眼尖,远远就瞧见他,提着嗓子喊了一声“叶修哥”,可动作仍是慢吞吞的,好似非要等着他先动作。叶修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去,替她拎过箱子。

“坐车吗?”

“不要,火车轰隆轰隆响了一路,现在我头还晕着呢。”

叶修随她,同她在路边走着。先前他原本打好腹稿,心想等到见面,无论如何都要好好训她几句,可一转头,瞥见她笑眯眯的模样,心中一软,千言万语也只得吞进肚子里,只干巴巴道:“你一个人跑北平来,你哥哥知道了,指不定现在多担心你呢。”

苏沐橙却不甚在意:“这不是有你在吗?”她伸手揽过叶修的胳膊,露出个讨好的笑容来:“叶修哥,你可千万别和我哥哥说我在这。”他们恰好走到灯下,借着黯淡的光,苏沐橙一双瞳仁发亮,掺着几分狐狸似的狡黠。

这样的表情叶修见过许多次,多半是苏小姐在脑中打着小算盘,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事。但偏偏他就吃这套,刚刚还想着回宅子里打电话同苏沐秋说一声,此刻却觉得小姑娘大约是有苦衷的——他只把苏沐橙往好处想,其余的坏东西,全都沾不上边。

苏沐橙确实是有苦衷的。她虚虚挽着叶修的胳膊,絮絮叨叨同他讲着。“哥哥他啊,天天在嘴上说着什么‘民主’啊、‘自由’啊,等到他当家,搞得还不是专制主义那一套。”她撅起嘴,不满地说道,“前些日子,我同他说想去北平的学校念书,他忽然就生气了,偏不让我去,说是北平乱得很——可我听秀秀说,北平有趣得紧呢!”

叶修插话道:“这有趣,恐怕同你的有趣差了有十万八千里远。”

苏沐橙才不理他说什么,只继续说道:“管它有趣不有趣,秀秀他们都能在这儿,我怎么就不行了?”她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不满,“后来我偷听他打电话,好像要把我送到家附近的女子学校念书。那里的先生凶巴巴的,谁愿意去!可我看哥哥一幅打定主意的样子,只好赶快跑来北平,”她抿抿嘴唇,自作聪明地加上一句:“跑来北平找你了!”

叶修心里听得熨帖,但嘴上还是为苏沐秋说着好话:“他是怕北平太远,顾不了你。”

苏沐橙理所当然地说:“这不是还有你吗?”

叶修有心逗她:“你就这么信我?我同你一不沾亲二不带故,回头把你卖了,北平你人生地不熟的,找谁哭去?”

苏沐橙仰头看他:“叶修哥,你舍不得的。”她语气太过于理所当然,尾音黏黏腻腻,带出几分自己未察觉的调情意味来。就连叶修也被吓了一跳,忍不住多看她几眼,不知是不是想看出点同往日的不同来。可看得再怎么仔细,也只能看出她正处于少女时代的尾巴,一张脸正朝着未来美人的方向发展,怪不得苏沐秋不肯让她北上,十有八九是怕她年少无知,懵懵懂懂被哪个毛头小伙骗了去。

他的目光太认真,连苏沐橙都有所察觉:“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她问道。

叶修慌忙收回视线,随口胡诌道:“你脸上的粉掉了。”

苏沐橙慌了神,急急忙忙在大衣口袋里翻出小镜子照着,认认真真看了半晌,疑惑说道:“我看不出来啊。”

叶修才说道:“我诓你的。”

苏沐橙气得跺了跺地:“你这人,怎么这样呀!”

叶修轻轻笑了一声,没再回话。他就喜欢苏沐橙这模样。明明留洋时念过无数爱情诗歌,收过不少洋小姐含情脉脉的秋波,也替狐朋狗友们当过无数回狗头军师,自诩是半个“恋爱高手”,可对上苏沐橙那双黑宝石似的眼睛时,那些诗歌啊、理论啊,统统消失得一干二净。他就像个莽撞的小子,想方设法要引起对方的注意,幼稚得很。

苏沐橙可不懂他内心这百转千回。走过一个街口,她就忘了这事,注意力全落在墙上贴的电影海报上。海报上是一位浓妆艳抹的女星,勉强算得上动人美丽。苏沐橙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回头同叶修说:“你看过她的电影吗?”

叶修说:“看过的。”

苏沐橙说:“秀秀放假回来时,我同她一齐去了电影院看的——好多人去的。”她又问道:“你觉得她好看吗?”

叶修说:“没你好看。”

苏沐橙嗔道:“胡说八道!明明她更好看。”但语气里还是能听出掩不住的得意来,“你这样叫花言巧语,是骗我的,我才不上当呢。”

这可大大冤枉了叶修,他是真心实意这么觉得的。电影虽看了,但那女星于他印象之中,不过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远不如身边的苏沐橙来得生动可爱。于情于理,他自然觉得苏沐橙更可爱——自然,少不了心中那一点小情愫的加分。

天南海北聊了大半天,苏沐橙才后知后觉关心起另一个问题:“你要带我去哪呀?这条路可不像是去叶家的。”她倒不见得有多害怕。正如她所说的,叶修护着她还来不及,怎么舍得卖了她呢?

“走了一路,终于想起来要问一问了?”叶修停下脚步,替她理了理领子。天气还是有些冷,她的鼻尖都冻得和胡萝卜一样红,“你一个人住旅店,我不放心。若带你回家,这么晚了,解释起来倒也麻烦,况且人多口杂,恐怕你哥哥下一秒就要飞来北平,”这个地方也是他刚刚才想到的,“我在北平还有另一处房子,里面有位老阿嬷照看着,你先在那里住一晚,明天再带你回去。”

苏沐橙好奇道:“是哪栋宅子?”

叶修想了想,道:“去年夏天你来过的那栋。”

苏沐橙笑起来:“嗳呀,原来是那里啊,我晓得了。”

那时候,叶修从旧市场淘了一架破破烂烂的唱片机和一堆唱片回来。这些败家玩意,他不敢往家里带,就连同以前收集来的一些东西,偷偷摸摸藏在了另一栋宅子里。苏沐橙刚好同苏沐秋来北平,觉得有趣,也来看叶修折腾老古董。折腾大半天,唱片机才慢悠悠运作起来,声音沙哑,有几分像是舞厅里的歌女。放到第三张,咚恰恰咚恰恰,是一张华尔兹唱片。两个人原先只打着拍子,打着打着,不知怎么就站在木地板中央,环着腰牵着手,一圈一圈满屋子转。“跟着拍子来——哎,你踩到我脚了。”苏沐橙咯咯笑着,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小皮鞋总是轻轻辗过他的脚尖。

苏沐橙说:“我喜欢你那宅子,有意思,好玩的东西多,院里种的花也好看。”

叶修说:“你若喜欢,以后来北平读书,住那儿也无妨。”

苏沐橙叹了一口气道:“还不知哥哥让不让我来呢。”她打着离家出走的旗号,此时又真心实意地关心起了苏沐秋的想法,矛盾得叫人觉得又可爱又好笑。

叶修安慰她说:“我们一起同你哥哥说,说一次不行,那多说几次,等到他被烦得不行,就会答应了。”

苏沐橙这才喜笑颜开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叶修刚刚答应得轻巧,这时候脑子才回过神来。他倒不是反悔,只是说道:“这好像——”话说半晌,连忙住了嘴。

苏沐橙疑惑道:“像什么?”

叶修忙说:“什么都没有。”

“金屋藏娇”这四个字在他舌尖上滚了一遭,终归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fin.

评论(17)
热度(263)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