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叶橙】谷雨

*小料《狐不语》里收录的文章

顺序分别是谷雨 人间 菖蒲 芒种 渔火 大雪

剩下的会陆续放出来~

谷雨

 叶修x苏沐橙

 

苏沐橙慢吞吞走在小道上。

小道很窄,仅供一人独行。很久无人经过这儿,远远看去便和杂草融为一体,不仔细瞧一瞧,还分辨不出该往哪儿走去。偶有看到几朵不知名的野花,随着风摇曳,倒别有几番风采。

苏沐橙拐了个弯。忽而草丛簌簌,冒出两只红狐狸来,拦在小道中间,直勾勾盯着她。

苏沐橙也不慌,只说道:“我只是去村里看看,落灯前就回来。”她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要和哥哥说。”

她的语调很认真,好像狐狸真的能听明白她说的话。

狐狸低低叫了两声,转身消失在远处。

 

走了半晌,苏沐橙终于走到山脚下的村落。村落不大,但自有一番热闹气象,生气勃勃。她来过许多次,到学堂的路已经是轻车熟路。

学堂临河,门口有栽着几株柳树。恰是初春时节,风一吹,柳絮纷飞。苏沐橙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又慌忙捂住嘴,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

窗户下有块石头。苏沐橙蹑手蹑脚走过去,试了试高度,然后小心翼翼踩在石头上。学堂原来是座破庙,木门掉了漆,墙壁露出灰黑的底色,桌椅大多是缺胳膊少腿,难有几副好的。屋顶很久没有修葺,明亮的阳光落在从或大或小的窟窿里落到地上,光里面稀稀落落坐着十来个孩子,正聚精会神听着先生讲话。

苏沐橙也盯着那位先生。先生姓叶,一身青布长衫,手里握着卷书,看上去有几分儒雅书生的气质。但他的书不是三书五经那些迂腐的东西,却是街边十文一本的传奇小说,被他带到学堂上来宣讲。他讲故事也不是照本宣科,而是抑扬顿挫,偶尔还穿插几句自己的点评,有时还觉得作者写得太糟,自己杜撰了一个新故事出来,倒是十分有趣。苏沐橙偶然路过听了一回,便入了迷,此后日日来听,从未缺席,倒比学堂里的那些孩子还要认真。

上回讲的是龙女报恩的故事,可惜故事有点长,讲到最后缺了个结尾,说是留待下回再续,听得苏沐橙心里痒痒,今早便迫不及待下了山,心里还担忧赶不上开课时候。幸而时间算得准,叶先生正续着上回的故事。她听得津津有味,到最后龙女得偿所愿时,还在心中暗暗叫了声好。

叶先生讲完这个故事,休息片刻,喝口茶润了润嗓子,瞧着天色尚早,还未到下课时候,便又翻了几页书,寻了个新故事开始讲。

这故事的主角换了位狐女。苏沐橙初时还觉得有几分意思,可听到后头狐女见到猎犬被吓出原型时,忍不住道:“这怎么可能——”

她正愤慨着,一时脱口而出,硬生生打断先生说到一半的故事。学堂里的目光一瞬间便从先生身上转到趴在窗口的她。叶先生倒也不气恼,笑眯眯地问道:“怎么不可能?”

苏沐橙脸上臊得慌,连忙摇摇头,从石头上跳了下去,飞也似地跑远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蹑手蹑脚走回学堂旁,还谨慎地换了个位置,生怕再被人注意到。可惜叶先生早已讲完故事,此时正随便念着几句《论语》,教那些学生们回家各抄五遍,少抄一遍,下堂课就没故事听。

苏沐橙生生错过大半个故事,特别后悔,一会儿怪自己说话怎么就没经过脑子,一会儿怪那狐女沉不住气,被区区一只猎狗就吓出了原型,真是丢了狐狸一族的脸。怪来怪去,就是不怪叶先生挑了这故事来讲。

她正靠着窗台自怨自艾,没注意到学堂已经下课。叶先生同学生挥手作别,夹了书走到窗台附近,问她道:“又跑了回来,是要听故事?”

苏沐橙被吓了一跳,忙不迟迭地跳了起来,额头差点撞到窗棂,幸而叶先生伸手替她挡了一下。苏沐橙红着脸道谢,还不忘说道:“先生讲的故事很有趣,很好听。”

叶先生又笑了笑,说道:“我可不是什么先生。只是这家学堂原来的先生这几日有事,我替他来上几天课罢了,但我什么都不会,只好随便讲些故事。”他想了想,又补充说:“我叫叶修。”

 

叶修是个顶顶好的先生。他讲故事风趣又好玩,更不介意把苏沐橙没听过的故事再说一遍。苏沐橙听完一个又一个,回过神来时,发现太阳快要落到山后头了,村里陆陆续续燃了灯。

她答应在落灯前回去,此时虽恋恋不舍,却也不好食言,只得道:“先生,我要回去了。”

叶修抬头望了一眼天,道:“原来这么迟了。”他把搁在桌上的一应事物用蓝布一包,回头同苏沐橙说道:“晚上不安全,我送你回去吧。”

苏沐橙的脚步顿了一顿:“我家很远的,”她指了指远处的被暮色染出几分深色的山林,“还是不劳烦先生了。”

叶修说:“其实不麻烦的。”

 

他们穿过小径,路过村口的桃花树,又走了大半柱香的时间,把沿河的芦苇地都看了个遍。夜色浓重,有归家的农人看到叶先生,便执意送来一盏油灯。叶修道了谢,有灯火映照的小路终归是明亮了些许。

叶修说:“你家真够远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戏谑。

苏沐橙没有回话,只是低着头闷闷赶路。其实她的家不算远,只是实在不方便叫人看到。她故意磨磨蹭蹭,悄悄绕了远路,又心虚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撇两眼叶修,暗暗揣测他有没有看出来。

叶修却只是问她:“你喜欢看话本?我总见你跑到学堂后头。”

苏沐橙被说得有几分羞赧,偏过头去,并不应话。

叶修又说:“其实我觉得我讲故事挺厉害的,比起教书,说书更适合我一些。”

夜风吹过。芦苇丛簌簌摇晃起来,压过了低低的笑声。

 

绕过一个弯,有人提着灯笼站在路口,似是等人的样子。

苏沐橙的眼力在夜色中也是极好的。她眨眨眼睛,看清那人的模样,轻轻“呀”了一声。

那人也注意到了她的动静,顺着小路走了过来。他的样貌同苏沐橙有几分相像,借着昏暗的灯光,能看到他衣襟的下摆绣着的昙花纹样。

苏沐橙说:“这是我哥哥。”转过头向少年解释道:“这是叶先生——他送我回来的。”

少年自然早就看到叶修。不知为何,他一直偏着头不去看叶修,直到苏沐橙开口,才把视线落到叶修身上。他犹豫片刻,仍是上前行了个礼,道:“舍妹给你添麻烦了。”只是这礼行得别别扭扭,看上去有几分不自在。

叶修倒不介意,只是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说辞:“不麻烦的。”他侧过身,同苏沐橙说道:“我到下个月才走。你如果还要来听故事,我都在学堂里了。”

苏沐橙点点头,又顶着哥哥不虞的脸色朝他挥挥手。

 

“我一不注意,你又跑到山下去了。”苏沐秋一边提着灯笼照路,一边训话,“今天的课业完成了吗?有好好修行吗?”

苏沐橙扁了扁嘴:“我是都做完了才下山的。”

他们朝林深处走去。不知何时,有无数点燃的灯笼浮向前方,蓝色的狐火晃晃悠悠,映出一条青石铺成的小径。

苏沐秋踏级而上,嘴里仍是不停:“你哪里能静得下心修行,就那点三脚猫的修为,只能拿去哄哄小孩子。你看那所谓的叶先生,还不是——”

忽而吹过一阵风,又急又猛,卷着树叶对着苏沐秋劈头盖脸落了下来。饶是苏沐秋,也被这突如其来的风吓了一跳,好不狼狈。

他忍着怒气捏了个诀,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身上的落叶全都处理干净。

苏沐橙仍是问:“是什么?”

苏沐秋说:“是山——”林间想起几声鸟鸣,他像是想到什么,顿了顿,咬牙切齿道:“是山下村子里的一个穷书生罢了。”

苏沐橙不满地说:“书生什么了?他讲故事讲得可好了。”

苏沐秋咬咬牙,道:“故事故事,你就喜欢听故事。”他转过头,看着身后的苏沐橙:“明天再多修行一个时辰,不背完法诀不准出来玩。”

苏沐橙抗议道:“凭什么——”

“就凭你这道行,被人卖了,帮人数钱还不自知。”

 

fin

所以……那个……冒昧问一下…有人……想给快板作者……一个Repo吗……

 

评论(14)
热度(261)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