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莲涉水兮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不要转载。
 

《【全职高手/叶橙】酒与风暴与诗》

*去年和UU聊天的时候讲的梗,当时说要写下来,结果就写了个开头……今天翻出来,赶快整理一下,赶个生贺的尾巴!
*西幻paro,稍微有点长,写得也很慢……

酒与风暴与诗
叶修x苏沐橙

-密林-


他穿行于静谧之中。

油灯黯淡的光芒仅仅映照出不过一指的距离,剩下一切皆被浓重的黑雾所笼罩,蔓延至无人可知的黑暗。当他暂做休息时,能听到溪水穿过的微弱声响,缓慢到难以捕捉,但带来的只有枯枝败叶腐朽的气息,令人作呕。极少有人踏足于此,更无人知道这片密林有多大、里面究竟居住着什么生物。偶有好奇心旺盛的旅者们着迷于那些诡谲的传说,不顾劝阻走入幽暗深处,从此再也没有人看见过他们,唯有被沼泽掩盖住的白骨,证明他们曾经来过。

即使是整个王国里最负盛名的冒险家,在谈论到这片密林时,仍是带着几分敬畏。金币固然可爱,不过也要有机会去挥霍。但偶尔也会有被高额赏金冲昏头脑的人——借住于酒馆的术士就是其中之一。

“并不需要你进入密林深处,”魏琛用金丝楠木烟斗轻敲吧台,烟叶的味道弥漫在周围,使他的面目有些模糊不清,“只要在外围走一圈,找到几株蘑菇孢子就可以了。”

“蘑菇孢子?要这个做什么?”叶修皱着眉头问道。

“好像是某种迷幻剂的制作原料——黑市上一盎司二十八个金币呢。”魏琛说,“据说还需要蜘蛛的胆汁,听着就让人反胃。”

“你为什么自己不去?”

“我?”他狡黠地眨了眨眼睛,“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弱小又无助的普通术士,你怎么舍得让我踏进密林?”还没等叶修反驳,术士又对他比了个手势:“报酬二八分,我二你八,大头归你。另外地图装备我提供,冒险者协会的那群人由我去打交道,杂活我干,你只要出个力就行,买卖划算,干不了吃亏干不了上当。”

即使知道魏琛打着让他出苦力的算盘,但这个条件很难不让他心动。离开王城、四处漂泊已有数月,为数不多的积蓄将要见底,而他又不适合抛头露面去冒险者协会接受雇佣——毕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到被通缉全国的待遇。

囊中羞涩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他则未曾说出口。王城里的占星师曾说他的血液里流淌着冒险的因子,天生就该是个冒险家。那时他不过一笑了之,可如今悠闲太久,乍听此言,难免有几分蠢蠢欲动。

大约今晚劣酒的味道过于浓烈。在酒精的刺激下,鬼使神差的,他答应了术士的要求。

魏琛露出一个计划得逞的笑容。他从袖子里摸出一张破旧的羊皮纸,又从吧台后找出个小包裹:“我夜观天象,发现今夜星象灿烂,适合出行。择日不如撞日,你就现在出发吧。”术士还对他还抛了个飞吻——这个动作由一位胡子拉碴的大叔做出来,叫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叶修做了一个咒骂的口型。付完两个铜币的酒钱,他抬步离开酒馆。术士慢悠悠的声音紧随其后:“诸神保佑,今夜可是你的幸运日。”

随手斩断小径前端横生的藤蔓,叶修在心中长叹一声,悔不该当初相信术士的鬼话连篇。

那张地图大概在百年前绘成后就再也没有更新过。甫踏入密林,他就迷失在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树木之中。指南针胡乱旋转,平日里引以为豪的方向感此刻变成一团浆糊,而茂密的树冠与黑雾遮掩住一切亮光,更枉论借用星辰指引方向。

唯一能够令人庆幸的,就是他未曾直面遇到任何黑暗生物。间或能听到一些窸窸窣窣的声响,有什么从树冠、从灌木中爬行而去。起初他紧绷神经,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但很快,他发现这些生物并不会为他而停留——它们似乎为更有趣的事物所吸引,争先恐后涌向密林的某一处。

怀表里的分针已经走完一圈半,不要说找到蘑菇孢子,能不能走出密林还是一个未知数,而简陋的装备显然并不能够让他长期待在此处。犹豫再三,他选择随着密林生物们汇集的方向前进。死马当作活马医。他自嘲地想到。

那些行动的声响更加密集了。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感受到一个巨大的生物擦肩而过。阴邪的气息稍纵即逝,可已足够让人感到毛孔悚然。叶修站在原地,花了好一会儿才平复心情,继续前行。

“这什么亏本买卖,怕不是要把命都搭上了。”他忍不住嘟囔一声。越往里走空气越湿润,长靴陷入泥泞的土地之中,每一步都要花费极大的力气,实在难以让人会有好心情。

但很快,他注意到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

——是光。

不知何时,暖黄色的、荧荧的微光,在幽暗的林间似有若无地闪烁着。或许就是这些光芒,将黑暗生物们全都吸引到此处。愈往前,光芒愈加明亮。或许这个比喻并不恰当——但他确实想到了海上的灯塔。

光吸引黑暗生物,然而它们也惧怕着光芒,全都蜷缩在阴影之中,蠢蠢欲动。也正因如此,他才能看清光芒从何而来。

少女半倚在树下,双目紧闭,左胳膊无力垂在一旁。她大概是处于昏迷之中,但即使如此,她的右手仍然紧紧握着一块萤石。正是这块萤石散发出的光芒,在密林中保护着她。

这样的保护只是暂时的。萤石的光芒让黑暗生物感到害怕,但无法对它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很快它们就会认识到这一点,克服了最初的恐惧之后,它们便会一拥而上,将少女撕成碎片。密林里的食物想必不甚美味,没有什么比新鲜的人肉更让它们感到喜悦。

对于叶修而言,在黑暗生物被少女吸引住注意力的时候,是他离开的最好时机。冒险者手册里并没有助人为乐或是见义勇为的建议——它只会告诉你,无论发生什么事,第一要务就是要保住自己的生命。而他确实也是这样做的。他挪动步伐,尽量同来时一样悄然无声。

只是三分钟后,他回到原地。

“我在干什么?”叶修问道,可惜没有人能够回答他。他低低叹了一口气,从怀里摸出一个精致的小圆筒。

那是离开王城前,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机械师送给他的离别礼。“或许有朝一日能够帮上你的忙。”机械师如是说道。不过叶修认为他指的绝不是此时。但他无法挑剔更多了,除非他想和黑暗生物进行一场酣畅淋漓的肉搏。

他摸索着筒身,依次解开上面的暗扣。解完最后一个,他迅速将圆筒丢进阴影之处——几乎是同时,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具有驱邪作用的圣水向四面八方扩散,落在黑暗生物身上发出“嘶嘶”的燃烧的声音。哀鸣与嚎叫响彻整片密林,狰狞与扭曲的面孔自黑暗中浮现。然而叶修并没有时间在意这些——他趁乱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将少女捞起,背在背后。虽然动作略显粗暴,但此时也计较不了这么多了。

他迅速离开此地。在骚动平息,黑暗生物注意到他之前,他争取到了一小段时间。也有被骚动吸引而来的生物,但比它们速度更快的,是战矛划破空气的声音。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呻吟,他不由得放慢步伐。大约是受到颠簸的缘故,少女自昏迷中醒来,干呕几声,强打精神问道:“你是谁?”

“救你的人。”叶修说道,“不过如果出不了这个密林,我们都会死。”

少女没有答话。她紧紧握住手中的萤石,低低吟诵一段出晦涩难懂的文字。萤石在一瞬间绽放出耀眼的光芒。然后她说道:“往东走。”

“东?”

“……你的右边。”

一系列动作耗费尽她最后的力气。她头一歪,复又陷入昏迷之中。萤石自她手中滑落,叶修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它。

“这东西倒像个值钱货。”他苦中作乐地想到。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近,此刻他再也无暇分辨少女话中的真假,身形一晃,往右边而行。

头顶上的树冠渐渐稀疏,黑雾逐渐变淡,黑暗生物们的嘶吼在第一束月光落下来时戛然而止。他踏出密林,将那些声响全都禁锢于身后。回头看去时,只剩下一片同来时相差无几的静谧。

“……真是个鬼地方。”叶修由衷感慨道。

肌肉因为剧烈运动而隐隐作痛,蘑菇孢子也早就被忘到了九霄云外。他找了块平坦的地方,将身后的少女放下。除了不能动弹的左手之外,她的脸上、手臂上都有一些结痂的伤口,但不是什么致命的伤。

清朗的月光落下,映出少女姣好的面容。叶修这才注意到,少女同人类女子有一些不一样——接近于淡金的发色,更加白皙的皮肤,以及尖尖的耳朵,无一不在展示着她的不一般。

有什么硌着他的手心。叶修张开手,萤石在月光下闪闪发光。里面似乎浮现出字迹。他眯着眼睛,好半天才认出那是什么。

正面是大陆通用语,写着“苏沐橙”三个字——叶修猜这应该是少女的名字。反面则是一行古老的文字,应该是名字的另一种书写方式。他无法阅读,但十分确信自己曾在某处看见过相同的语言。

“精灵的文字。”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少女,“毫无疑问,你是一位精灵——一位独自进入密林的精灵。”他自言自语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呢?”


TBC

评论(15)
热度(256)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