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叶橙】渔火

*小料《狐不语》里收录的文章

顺序分别是谷雨 人间 菖蒲 芒种 渔火 大雪

渔火

叶修x苏沐橙

 

傍晚的城镇很好看。晚霞落在天的尽头,下面是粼粼的江水,一切都被染上金红色。打渔的渔夫驾着船回来,鲜活的肥鱼在鱼篓里甩着尾巴,而街上的摊点陆续收拾起来,白日里繁华的城镇在此时逐渐归于沉寂。

赶着在城门关闭之前,叶修总算是入了城。城镇坐落在江畔,是交通往来的咽喉要道,这几日官道上车辆来来往往,倒是不好赶路,耽搁些许时辰。

幸而他脚程快,不必在野外风餐露宿。

 

还未走到客栈,便看到有人在门口探头探脑。瞧见叶修走来,便兴奋地朝他挥挥手,三步并作两步从台阶上跳下,笑嘻嘻地挽住他的胳膊。

叶修问道:“今天玩了什么有趣的?”早晨他接到旧友的口信,却是托他去办件事,虽他性子疲惫,奈何欠着人家一个人情,只得不情不愿应下来,一整天倒忙于奔波这件事。苏沐橙前些日子回了趟家,再见叶修时精神便有些恹恹的,没过几日竟是生了病,被拘在屋内好几日,如今得了机会,自然是缠着他要到城里玩一玩。叶修也怕她闷坏性子,便带着她一起来了。

苏沐橙同他不同,日子过得清闲,现在正同他说着今日听了几场说书、又吃了几块桂花糕,听得叶修不禁有些羡慕:“我在外头奔波,你过得却是个舒服日子。”

苏沐橙牙尖嘴利地回道:“又不是我欠人人情。”她同叶修呆久了,把叶修呛人时的语调学了九成九,一时叫叶修啼笑皆非。

只是这人情说来,同苏沐橙还有几分关系。前些日子苏沐橙说是回家,可他掐指一算时间,知道这小狐狸是天劫将至。她平日同叶修在一块,只当自己是个人类,于修行一事也多疲懒,上头虽有个修为高深的狐狸哥哥罩着,但天劫大部分还是要落在她身上,虽说不会伤及性命,但终究还是会损几分内息。

苏沐橙前脚刚回狐狸洞,叶修后脚便去了隔壁山头,从那大小眼药神的药圃里顺了几根灵草回来。苏沐橙后来同他说是得了风寒,他面上是信了,回头他就把那些灵草当作是治风寒的草药,一锅熬了,捏着苏沐橙的鼻子全灌进她肚子里去。药虽苦,但见效快,不过两三日,苏沐橙又是活蹦乱跳的一只好狐狸。

当然,这事他并不打算同苏沐橙说。

此时不过是转个话头,问起苏沐橙今日说书人说了什么故事。苏沐橙不疑有他,绘声绘色同他讲起了如今一位江湖剑客的逸事来——“那剑客样貌俊,武功好,只可惜话太多,叫人烦得很呢!”

 

吃过晚饭,苏沐橙又拉着叶修,给他看了自己买的小玩意。一只大燕子风筝,几个不倒翁,还有一个用软泥捏的小狐狸,模样憨态可掬。至于剩下的银钱,都换了甜糕点心,全入了五脏庙里,寻不得踪迹。

叶修听她说了一会儿话,见到她脸上逐渐显出几分疲累,知是她白日里玩得尽兴,此时不免生出些倦意,便催着她去睡觉。苏沐橙犹不觉得累,只想着还要同他说一会儿话。最后还是叶修同她玩笑,说她“这模样同那饶舌的剑客有几分相像”,这才哄了小姑娘不情不愿睡觉去了。

他把灯芯调低了些,女孩子松开发髻,长发落在肩头上。她乖乖把靴子脱了,滚进床榻里,把被子蒙住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亮闪闪的眼睛:“晚安,叶修。”

他温声回道:“晚安,沐橙。”

 

回到自己房间,奔波一天,却不觉得倦。打开窗的时候,只看到墨一般的夜色笼罩整个城镇。唯有看到一两盏灯笼,随着夜风在屋檐下晃晃荡荡,飘出几点如豆的黯淡微光来。周围静得很,偶尔能听到一些轻微的响动,有时是客栈楼下来了新的客人,有时则是几声刻意压低了嗓子的谈话声。偏就是这些动静,平添出几分生气来。

他已很久未有这种感觉。活了很久,诸事顺遂,再有趣的事情也会逐渐变得平乏无味。幸而——幸而遇到了她,倒有了些始料未及的乐趣,连带着自己身上,也沾染上未曾有过的红尘气息。

思及此处,教他不禁怔了怔。很快,又为自己的发愣感到好笑。

 

后半夜还是去歇息了。一觉睡得安稳,清晨醒来,浑身难得舒爽。披衣出门,见到天空万里无云,今日会是个好天气。

下楼时,伙计还在整理铺面。时间还早,附近只支起一家稀粥摊子,他慢悠悠走过去,从袖里摸了两个铜板,又叫了一碟酱菜。酱菜太咸,让他忍不住皱起眉头。此时便想到苏沐橙埋在屋后树下的两个酱菜坛子,也不知她从哪里学来的菜谱,非要拉着他试一试。两个人忙活一整天,浑身上下都是酱菜味,谁也没脸笑话谁。

酱菜虽咸,粥还尚可,他便打包一份粥回了客栈,又叫小二拿了一碟花生米来,上楼唤了苏沐橙下来。苏沐橙刚醒,睡眼惺忪,只问道:“要回去了吗?”又不情不愿道:“我还想多玩些时候。”

叶修说:“明日再回,今日我带你玩个好玩的。”

苏沐橙眼睛一亮。

 

吃过早饭,他带着苏沐橙往江边的方向走去。到渡口后,他掏出钱袋子,寻了位小舟上的老翁,二人三言两语,不多时,老翁便下了船,拿着钱袋心满意足地走了。

苏沐橙问:“你这是做什么?”

叶修说:“钓鱼。”

说着,便让苏沐橙上了船,自己则是解开缆绳,像模像样撑着竹篙,把小船往江中推去。

苏沐橙是初次上船,看什么都觉得有意思。转头看到叶修撑船,就笑道:“我还不知你是个船夫。”

叶修煞有介事地说道:“这不是什么难事,我昨日路过江边,看老叟弄船,看了半天,不会也得会。”

苏沐橙看他弄船半晌,觉得有趣,又听他说这个容易,便闹着也要试一试,叶修随她去,把竹篙递给她,教她如何摆弄。苏沐橙站在船头折腾半柱香的时间,小船未前行半分,只在原地打着转,十分滑稽,惹得叶修忍不住笑出声来。苏沐橙被他笑得不好意思,把竹篙往叶修怀中一扔:“我不做了!”

叶修笑而摇首:“这等粗活自然还是适合我做。”

可惜他终归不是江上讨生计的,才过片刻,也觉得有些不耐,索性收了竹篙,回身从船舱里拿出个鱼竿,又翻出一顶斗笠,自戴着头上,回身问苏沐橙:“我这身装扮如何?”

苏沐橙瞧上一眼,道:“活像个打渔翁。”

叶修便说:“那你可不就是位渔婆。”

苏沐橙面色一红,啐他一口,道:“胡说什么呢!”

叶修晓得她脸皮薄,就转了话头,说:“我可要钓鱼去了。”

苏沐橙本不愿理他,犹豫半晌,终究还是抵挡不过诱惑,从船舱中跑出来,蹲在他身边看他如何钓鱼。叶修老神在在握着鱼竿,这看上去还真有几分架势。只可惜花架子摆得好,苏沐橙却是一眼就看出不妥:“叶修,你忘记用鱼饵了吧?”

叶修把鱼竿提起来,道:“我正奇怪这鱼怎么不上钩,原是许久未钓鱼,忘记要鱼饵了。”

苏沐橙嗤笑道:“不知道的,怕是以为你要学那姜太公呢。”

叶修安然道:“总有那么一两个愿者上钩的。”

他大约是意有所指,可苏沐橙权当玩笑话听着,只催他赶快垂钓。二人等了一会儿,鱼竿一沉,水波微动,苏沐橙拍手笑道:“鱼来了。”话音刚落,她慌忙捂住自己的嘴,生怕惊散鱼儿。

叶修不答,手腕一动,一只鱼便活蹦乱跳落在船板上,啪嗒啪嗒甩着尾巴。苏沐橙上前,好奇地戳了戳鱼,问道:“这要如何做?”

叶修说:“去鳞,剖肚,或烤或烹,随你喜欢。”

苏沐橙说:“我不会。”

叶修说:“我也不会。”

苏沐橙跺跺脚,道:“那要怎么办?”

叶修笑道:“随你。”

苏沐橙同那只鱼大眼瞪小眼,僵持半晌,她终于拎着鱼尾,把鱼丢回水中:“鱼儿鱼儿,你今日算是好运,遇到了我们,才得了一条生路。以后切记不要贪食,小心丢了卿卿性命。”

叶修说:“原来你是菩萨心肠。我还以为你会把鱼放鱼篓里,等到了渡口拿去换钱。”

苏沐橙被这话提点,恍然大悟道:“你为何不提醒我!”

叶修好笑道:“刚夸你是个菩萨心肠的——”

苏沐橙理直气壮道:“我心肠是菩萨,口舌却是凡人的。你快快钓鱼,拿鱼换了银钱,给我买红豆糕。”

 

到了晌午,日头大了起来,谁也不愿呆在外头,便早早躲进了船舱里,任着这船随波逐流。肚子饿了,但幸好怀里还揣着一小包的甜糕,便一人一块分着吃了。苏沐橙嚷着困,很快就趴在他的腿上睡着了。她睡得很安稳,就如同之前无数个平淡的午后或者夜晚一样。

无风,但船慢慢地停了下来。没有人注意到江上这一叶孤舟。有一两束光线落了进来,他伸手轻轻抚过少女的脊背。

他慢慢闭上眼睛。

fin

评论(11)
热度(238)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