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葡萄梗 归档 RSS 搜索 - 导航 深海鲸 UAPP

余花烂衣间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天官赐福/双玄】地师嘴上说着不要

但是身体却很诚实

 

地师嘴上说着不要

贺玄x师青玄

 

在上天庭,地师明仪的人缘算不得好。他总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好像什么事都不上心,更枉论同谁亲近些了。偶有闲暇时,女仙们聚在一起谈天,说起这位地师大人,语气里免不了带着几分遗憾:要是他的脾气再亲善一些,那该多好呀。

风师大人恰巧经过,把后半句一字不落全听进耳里。他扇子一合,在掌心里轻敲两下,疑惑道:“明兄的脾气哪里不好了?”

女仙们吓一跳,转身看到是他,才长舒一口气,笑着说道:“风师大人,你是不清楚地师大人的脾气——”

师青玄说:“我怎么不清楚?明兄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据理力争,也不管对方领情不领情,“我可了解他了!”

他脾性一向好,女仙不怕他,一群人吵吵闹闹,谁也说服不了谁。师青玄被叽叽喳喳的女仙们吵到头疼,忽而眼角瞥见一抹熟悉的黑色,忙挥手唤道:“明兄!明兄!”

那身影顿了一顿。眼尖的女仙认出那是明仪,忙做鸟兽散了。明仪站在原地,并没有过来的意愿,师青玄只好理理袖口,朝他的方向走过去了。

“明兄是来替我解围的吗?”他扇子一展,笑眯眯地问道。

明仪抬头看他一眼,说:“不是。”他身形略高,一袭黑衣,愈发衬得人如冷玉,“我只是回殿途中经过这儿罢了。”

师青玄却不信:“地师殿可不是往这条路走。”

“我想散步,不行吗?”

“行行行,明兄你说什么都行。”师青玄一把挽住他,拖着他朝另一个方向走去,“既然是散步,不如去人间一遭。我上回听说,有一处新开了家酒楼,卖的点心可好吃了……哎明兄,不如我们化女相去吧?”

“不去。”

“明兄,我的好明兄,就当是陪陪我吧,好不好?”

明仪动了两下胳膊,似是要挣脱出来。但不一会儿,他便放弃挣扎,任凭师青玄拉着他走远了。

 

师青玄觉得,再没有比明仪更好说话的人了。

他在上天庭里不是没有交好的朋友,但能陪他化作女相的,只有明仪一个——即使这是在他多番软磨硬泡之下,对方被烦得头昏脑涨,才不得不答应。

“所以,你交友的标准,就是看能不能陪你化作女相吗?”明仪忽然问道。

“明兄此言差矣。”师青玄拿着胭脂,一边在明仪脸上涂涂抹抹,一边还要分心回答他的问题,“朋友,也分三六九等。普通一点的朋友,不过是在通灵阵里一同抢抢功德,关系更近一步,那就是路上遇到能停步闲谈几句自身的近况。至于最好的嘛——”他刻意拉长了尾音,想引得明仪来问,不料对方巍然不动,不上他的套,只好自己接话道,“是能一同上刀山下火海的。”

“那所谓的刀山火海就是化女相吗?”

“明兄若觉得这是,那便是了。”师青玄落完最后一笔,笑眯眯地说道,“明兄看这套妆如何?”

明仪说:“尚可。”话是这么说,但他却连镜子看都未看上一眼。师青玄也不恼,往明仪面前一坐,闭上眼,道:“该明兄为我上妆了。”

半晌,对面却无任何动静。师青玄疑惑道:“明兄,你是不会吗?”

话音刚落,一只手就抚上他的脸颊,掌心冰凉。而后那人的手指在他的眼角轻轻一抹,便听得明仪说道:“好了。”

“好了?”师青玄疑惑道,“明兄,你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

他睁开眼看向镜子,只见得自己眼尾一抹嫣红。他肤色本就偏白,这抹红更显得他艳若桃李。

正发愣间,明仪已起身准备离开。

“再不走,酒家便要关门了。”他说。

师青玄慌忙跟上他。

“明兄,”扇子摊开又合上,师青玄想了想,还是说道,“我今日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不小心被我哥抓到,可否到明兄处避难?”

明仪道:“想都别想。”

 

夜过三更,明仪在地师殿中,正待熄烛,忽听得有人越墙而来,在窗下唤道:“明兄,明兄!”

明仪本不想理睬,但那声音太持之以恒,逼得他不得不开了窗。

师青玄从窗内跳进来,抚着胸口道:“我就知道还是明兄最好了。”他似是想到些什么,又说:“但明兄,你也太不够义气了吧。不就是回天庭时遇见我哥,你怎么跑得比我还快?”

明仪说:“水师大人的脸色差得很,我不欲触霉头。”

“所以你就把霉头留给我了吗……”师青玄嘟囔着说道,“亏我还请你去吃了点心。”

“但你忘带钱,是我替你垫付的。”明仪毫不留情指出这点,“要说请,也是我请。”

“停停停——”师青玄大喊道,“朋友之间,何必算得这么清楚呢。”

他熟门熟路爬上明仪的床:“明兄,你睡外边还是里边?”

明仪说:“你睡地上。”

师青玄哭丧着脸说:“明兄,不必这么薄情吧。”

明仪灭了烛,道:“寝不语。”

师青玄闭上眼,滚到床榻内侧去了。过了一会儿,他似是忍不住,开口道:“明兄,我怕冷,地上那么凉,千万别把我丢道地上去。”

明仪冷冷道:“一定。”

师青玄低低哀嚎一声。明仪却不理睬,只道:“睡了吧。”此后便不再言语。师青玄自己折腾片刻,过一会儿,仍是沉沉睡去了。明仪转头看去,只看到他平静睡容,以及耳畔听到轻浅的呼吸声。

他伸出手,似是想触碰师青玄。

但最终没有落下。

 

师青玄说,明兄是我最好的朋友。

说这话时,若是明仪在场,他一定会看向明仪。一双乌黑的眸子瞧着他,含着三分笑意,叫人不好不承认。

但明仪一次也没有遂他的愿。他要么矢口否认,要么扭头就走。

师青玄也不恼。“明兄就是这个性子,面冷心热。你问我怎么知道?诶,我可是明兄最好的朋友——嗳,明兄,你走慢点,走慢点,等等我呀!” 

 

明兄他啊,回回都说着不要,可无论是陪我下凡间,化女相,还是收留我在地师殿中过上一宿,哪回他没有依着我、哪件事没有允我呢?要我说,做朋友这回事,明兄可是一等一的好。

 

 

“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我想死。”

“你想的倒美。”

 

 

fin.

 

 

我也忘记他们需不需要睡觉了…

就当做剧情需要,睡个觉吧OTZ

 

评论(16)
热度(372)
©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