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葡萄梗 归档 RSS 搜索 - 导航 深海鲸 UAPP

余花烂衣间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天官赐福/双玄】俗世

*现paro。

絮絮叨叨,不过是俗世里的一些俗事。

 

 

俗世

贺玄x师青玄

 

五点过一刻,有人敲门。贺玄躺在沙发上睡得迷糊,初以为是幻听,直到幻听持续大概有五分钟,他才百般不情愿地起身开门。门口站着个师青玄,神情颇有几分凄楚:“贺兄,我给你打了十三个电话,你没有接,你没有接……《舌尖上的中国》真的就这么好看吗?!”

天地良心,虽然看纪录片是贺玄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但师青玄这回真冤枉他了。贺玄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不知何时调成静音模式,自然无法收到师青玄火急火燎的十三个电话。寒风萧瑟,两个人站在门口面面相觑也不好,贺玄往后退两步:“你先进屋。”

他租的公寓不大,横竖就一个人,能凑合着住就行。师青玄来过几次,此时熟门熟路从鞋柜里翻出拖鞋,又去厨房给自己倒水:“贺兄!你这儿没热水吗?”

贺玄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自己烧。”

师青玄一边接水,一边嘟嘟囔囔说道:“贺兄,你过得也太粗糙了。”

贺玄没理他,往沙发上一坐,问道:“你又和你哥吵架了?”

师青玄说:“我哥就那脾气,同他讲不通,索性让他一个人冷静冷静。”

贺玄说:“那你跑我这儿,不怕你哥脾气更大?”

师青玄装傻充愣,假装听不懂他的话外之意:“贺兄可是我最好的朋友,才不会和我哥说我在这儿。”

贺玄确实不会同师无渡说,但原因倒和这无关。他同师无渡一向不对付,也不知是猴年马月结下的恩怨,反正两人一见面,铁定是针尖对麦芒,天雷勾地火,话里夹枪带棒,冷嘲热讽,谁也不愿给谁好脸色,旁人看着都觉得累,敬而远之,就一个师青玄乐意夹在中间当缓和剂——勾肩搭背亲如一家不能指望,只盼能够互相给点好脸色,不要回回碰面都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不过从目前进展来看,师青玄仍旧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水烧开了。师青玄手里捧着马克杯,权当热水袋用。他环顾四周,最后在贺玄身旁坐下。沙发够大,但他偏往贺玄身边凑。贺玄嫌挤,赶他到另一端:“坐这么近干嘛?”

师青玄振振有词:“两个人,暖和点。

贺玄赶不动他,只好作罢,从沙发垫下摸出遥控器打开电视。画面一出现,居然真的是《舌尖上的中国》。师青玄抬起眼帘看了一眼,抓到他把柄似的,一脸得意洋洋:“我就说贺兄你在看这个。”

贺玄百口莫辩,索性坐实罪名,将错就错看起来。师青玄陪着看了一会儿,刚开始还能煞有介事地评论两句,没过一会儿就上下眼皮打架,哈欠一连打了三四个。大抵两个人靠在一起确实暖和,亦或是纪录片解说的声音过于安详,他最终还是抵不住睡意,头一歪,睡着了。

贺玄感到肩膀一沉。师青玄头发蹭在他的脖子里,有些痒。他侧过头去,盯着师青玄手里摇摇欲坠的杯子好半晌,才慢腾腾地用空闲的另一只手抽出杯子,避免它的英勇献身。沙发扶手上搭着的外套也有了用武之地。贺玄忍不住想,这该算是仁至义尽了,要是感冒,可怪不到自己身上。

他不喜欢师无渡是真,然而对于师无渡这位同胞弟弟,他实在是讨厌不起来。有八百次拒绝的话都打好腹稿,可每回瞧见师青玄的时候,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到了六点,师青玄才慢悠悠醒转。外套差点滑到地上,他眼疾手快捞起,不知触动哪根僵硬多时的骨头,“嗷”了一声,龇牙咧嘴地抱怨道:“贺兄,我脖子痛。”

贺玄揉着肩膀说:“你看着我的肩膀,再说一遍?”

师青玄自知理亏,讷讷笑着,环顾四周想转移话题。电视里的纪录片正巧播到结尾,师青玄便顺口问道:“贺兄,晚饭吃什么?”

“外卖。”贺玄说,“你要留下来吃晚饭?”

他原本只是客气问问,没想到师青玄理所当然地应道:“是啊。反正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贺兄你未免就有点寂寞。”不过他不甚赞同贺玄的晚饭菜单,“不过贺兄还是不要吃外卖了,不健康。”

贺玄问:“那你会做饭吗?反正我不会。”

师青玄说:“我当然会。”他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我上周和谢怜学了一道菜——”

贺玄打个冷颤,迅速拿过手机:“我还是点个外卖吧。”

师青玄忙说:“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贺玄说:“这玩笑不能乱开……不是每个人都是花城。”

师青玄赞同道:“是。花城,非常人也。”

 

其实师青玄所谓的会做饭,不过也就是煮一包方便面的水平。而贺玄过日子多数时候有口吃的就行,不在意它们是否营养健康均衡美味。师青玄翻了翻空荡荡的冰箱,单方面做出决定:“晚上吃火锅吧。”

贺玄说:“随便。”

师青玄便去翻他外套口袋,贺玄见他捣鼓半晌,问:“你在干嘛?”

师青玄说:“找车钥匙——贺兄,你冰箱里啥都没有,我们火锅煮西北风吗?”

贺玄摸了摸裤子口袋,扔了一串车钥匙过去。见师青玄还未走,不禁又问道:“你怎么还在这?”

师青玄说:“贺兄,你就想着让我一个人当苦力?你当个司机也好啊。”

贺玄说:“我给你当司机的时候还少吗——再说,你不是上周刚拿了驾照?”

师青玄说:“你也记得我是上周刚拿的驾照。”他看上去有几分委屈,“我撞坏了不要紧,我怕把贺兄的车给撞坏了。”

贺玄心想你就睁着眼睛说瞎话吧,要是把你撞坏了,你哥还不得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折腾?他对着窗外寒风萧瑟挣扎犹豫三秒钟,还是把外套从师青玄手里抽出:“快点买完回来。”

师青玄笑眯眯:“贺兄真好。”

 

贺玄的车就停在楼下。师青玄一马当先,拉开车门就往副驾驶上坐。副驾驶的归属权可谓是网络世界经久不息的话题,但在贺玄这里完全不算个事。他一向懒得打理人际关系,敢蹭他车的人一只手数都嫌多。花城谢怜两个人喜欢在后座腻歪,贺玄回回眼观鼻鼻观心当做没看到。剩下就一个师青玄,理所当然占据副驾驶,还能从座位下翻出个手枕抱着:“贺兄,你想吃什么?”

贺玄说:“都行。”

师青玄说:“那买点肉,再买点菜,都得挑新鲜的。不过我不吃胡萝卜,味道太奇怪,我哥还非逼我吃,又不是小孩子了……香菜也不要,都是异端。诶,贺兄你要什么底料?辣的还是不辣的?”

贺玄说:“都可以。”他看了一眼师青玄,提醒道,“安全带系上。”

师青玄还沉浸在火锅配料之中:“我觉得还能买点大白菜,肥牛羊肉也都要,还要加点——”贺玄见他完全没动手的意思,索性俯过身去,帮他系好安全带。师青玄没料到他动作,一时愣住,连后半句要说什么都忘了。

贺玄坐回位置,好整以暇:“还要加什么?”

好半天,师青玄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加点肉丸子。”

“哦。”贺玄系好自己的安全带,踩下油门,“挺好的。”

 

两个人到附近的大超市溜达一圈,大袋小袋买了一堆东西回来。等电梯的时候,贺玄说:“买这么多,吃不完。”

师青玄说:“那我叫谢怜他们过来一起吃火锅。”说着就拿出电话要拨号。

电梯门开了,贺玄用胳膊肘提醒他进去,说:“花城今晚约了谢怜出门。你现在叫谢怜过来,小心被马踢。”

师青玄悻悻收回手机,道:“那就算了。”

回到家里,贺玄对师青玄知根知底,知道他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呆厨房只会添乱,于是就打发他到客厅里看电视。师青玄却是个闲不住的,电视剧主题曲还没播完,又钻到厨房里,从袋子里翻个苹果在手里,蹲在垃圾桶旁边装模作样在削皮,一时间,果皮与果肉齐飞,看得贺玄胆战心惊。

师青玄倒没注意,他一边削苹果,一边还能和贺玄唠嗑:“贺兄啊,买了这么多菜吃不完啊。”

贺玄说:“刚刚是谁看到什么就往篮子里塞?”

师青玄说:“我控制不住我的双手。”他转念一想,又说,“丢了浪费,不如这样,明天我们再吃火锅吧。”

贺玄说:“‘我们’?”

师青玄诧异道:“这么多东西!贺兄你一个人未免太辛苦了点!”

贺玄正在洗萝卜准备切片,闻言,大抵觉得这不算什么大事,随口说道:“那你来吧。”

师青玄眼睛弯成一轮新月:“贺兄真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

这句话他对贺玄说过无数次,虽不到张口就来的程度,但也足够让贺玄听得耳朵生茧。有一段时间,贺玄听到“贺兄”“朋友”这几个词就会条件反射性地浑身一颤。但这一次,鬼使神差地,他问道:“真的?”

师青玄没想到他会这么一问,他愣在原地,手里还拿着个削得坑坑洼洼的苹果,模样好不滑稽。但下一秒,他就反应过来贺玄在问什么。

“真的,比真金还真。”他笑着说道,“贺兄确实是我最好的朋友——天上地下,独一无二,举世无双。”

 

Fin.

 

评论(7)
热度(168)
©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