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葡萄梗 归档 RSS 搜索 - 导航 深海鲸 UAPP

余花烂衣间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天官赐福/双玄】徒梦

徒梦

贺玄x师青玄

 

贺玄还是明仪的时候,他不沾酒,也极少同人喝酒,但如果提出的人是师青玄,那么就很难拒绝。他们办完上头委下的差事,在附近的风师庙里落脚。师青玄在外头溜达两圈,回来时手里拎了两坛酒。“明兄,”他笑眯眯地说道,“来喝酒吧。”

酒是好酒。掀开封盖时,有一股清淡的香味溢出,像是梅花,或者其他什么花的味道。酒液是冰冷的,夹着几分寒意,但入喉时则忽而变得滚烫起来,一路烧到尽头,才慢慢琢磨出一点甘甜的回味。

师青玄紧紧瞧着他,见他并未皱起眉头,或露出不耐的神情,才放下心来,长舒一口气道:“我原本以为明兄不喜欢喝酒呢!”

明仪道:“我只是很少喝酒。”

师青玄笑了起来:“那论喝酒,我可算是明兄的前辈了!”他喝下一大口酒,露出惬意的神情来,一副快活的模样。

明仪寡言,即使喝酒的时候也是如此,因而大半时间都是师青玄在讲。他说起上天庭里的各色人等,又说曾在人间吃过的点心——他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话可说呢?烛火摇曳,他单手托腮,漫不经心地瞧着师青玄。青年的轮廓被笼罩在昏黄的光下,如玉一般温润。他伸出手,在贺玄面前晃了晃:“明兄?明兄?你在听吗?”

明仪恍然回过神来:“什么?”

师青玄便笑道:“我说上次在人间学了个新妆面的画法,下次明兄同我试试吧?”这次入凡来,明仪说什么也不肯同他化女相,师青玄一个人觉得无趣,便有些悻悻然,未想到他此时倒仍念念不忘。他仰起头看向明仪,眼里闪亮亮的,像是小兽似的。

明仪在心中天人交战一会儿,最终无可无不可地应了一声“嗯”。师青玄欢呼一声,情难自禁一把握住贺玄的手,好像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明兄果然最好了!”他的手很暖和。明仪动了动手指,始终没能挣脱开来。

同师青玄交好,是一件极容易的事。风师大人一向平易近人,同他见过几次面,说上几句话,就能够被他划分进朋友的范围之中。他也很容易高兴,神殿里的梅花开了,尝到一壶新茶,甚至只是明仪一个敷衍般的承诺,都能让他由衷地感到快乐。他松开贺玄的手,又倒满一碗酒,推到明仪的面前:“明兄!”

师青玄喝得很快,大半的酒都进了他肚里。明仪只是小口小口抿着酒,偶尔抬头看一眼师青玄——他的眼里已经酿出几分迷蒙的神色来了。这酒的后劲确实有些大。于是他拿过师青玄手中的酒碗:“你醉了?”

“我没有醉。”师青玄说道,“我可是少君倾酒里的少君……我不会醉。”说到“少君倾酒”时,明仪神色微动,脸上露出一片阴霾来,但很快就消散不见,几乎让人以为是一个错觉。师青玄摇摇头,认认真真打量着面前的人:“但是明兄,你怎么变成两个了呢?”

明仪说:“你别喝了。”

师青玄摇摇头:“我还要酒。”他起身,想要去够身旁的酒坛子,但一个趔趄,竟是要摔倒了。明仪下意识地伸出手,只觉面前的人一沉,整个人落在他的怀中。这倒叫明仪一时有些无措,整个人一下紧绷起来。犹疑许久,他才试探性地抱住对方。

师青玄很轻,靠在他的怀里,几乎没什么重量。他的身上有一股香甜的味道,像是春天青草清淡的味道,又像是混杂着酒的香气,一呼一吸间落入他的肺腑之中。他的呼吸也很轻,温热的吐息落在明仪的颈边。在这万籁俱寂的时候,反倒显得十分清晰。

“原来神官也会醉酒的吗?”他忍不住这么说道。但此时有谁会来回答呢?因而这个得不到答案的问题,未免显得有些可笑了。

师青玄忽然动了动。他嘴唇翕动,好半天,明仪才听清他在说什么。“明兄……”然后是一连串呢喃声,再接下来的话语,全数湮没在他的困意之中。明仪想,他是在做梦吗?梦里也有他最好的朋友吗?思及此处,明仪忍不住要笑出来。但这笑意刚露一瞬,又迅速地消失了。

他不是明仪,他是贺玄。贺玄的梦,是沉重又冰冷的,是由日日夜夜的恨意支撑而成的。他占据着另一个身份,享受着须臾的快乐。但一切都是虚幻的,他每获得一份欢愉,必会得到加倍的苦痛。那些快乐的日子,无不时时刻刻地提醒他,有人还欠着什么,他还要拿回着什么。

但梦又是好的。至少在师青玄的梦里,他仍是明仪,是风师大人最好的朋友。师青玄的梦,一定是安宁的,柔软的,温暖的,让人舍不得去打碎。可总有一天……

师青玄动了动。半梦半醒之间,他抬头看了一眼明仪:“明兄啊……”他又低低唤上一声。那声音小小的,叫人听着心中一动。明仪沉默片刻,说道:“我在这。”或许是明仪的气息太过熟悉也令人安心,师青玄含糊应上两声,复又睡去了。

 

他靠在明仪的肩头。而后者下意识地将他抱得更紧了些,就像是抱住一个徒然的梦境一般。

 

 

 

Fin.

 

评论(3)
热度(114)
©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