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葡萄梗 归档 RSS 搜索 - 导航 深海鲸

余花烂衣间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FGO/梅剑】梅林的裤子

*不是很明显的HP paro.

非常傻屌的一篇文…(。

 @南淮安 来吃梅剑吧(。

 

梅林的裤子

梅林x阿尔托莉雅

 

梅林在霍格沃茨担任魔法史课程的教授,与那些头发花白的老古董不同,他年轻英俊,优雅风趣,每回上课时必定西装革履,风度翩翩,迷倒一片男女。他蝉联十年来霍格沃茨“最受欢迎的教师”的头衔,并以此为豪。鲜少有人知道他的生活一片混乱——此处拒绝联想,只是字面意义上的混乱。

而阿尔托莉雅则有幸了解梅林挂光鲜生活背后的一切,因而她对梅林的尊敬微乎其微。此刻她站在梅林的办公室里,左手边是堆得比小山还高的羊皮纸与陈旧书籍,右手边是装着诡异液体的瓶瓶罐罐(她猜这是他从罗马尼亚搞来的违禁品)。好半天,中间才冒出个脑袋:“你好,阿尔托莉雅,”梅林说道,“有什么事吗?”

“你好,梅林。我来借一本书,”她报出了书名,“我在图书馆没有找到。”

梅林想起来了,她曾说过对保加利亚的魔法发展很感兴趣。“应该在那里。”他指了指左边的小山,“小心点,慢慢找,不要用魔法——”

忠告来得太迟了。厚重的书籍朝阿尔托莉雅横冲直撞飞来的时候,羊皮纸小山也应声而倒。等到梅林从桌脚摸到魔杖时,显然已经来不及拯救他的得意门生。“梅林的裤子啊!”阿尔托莉雅愤怒地把头上的羊皮纸丢到地上,“你就不能整理一下房间吗?”

梅林的重点完全不在此处:“你说什么?”

“你就不能整理一下房间吗?”

“不,不是这句。上一句。”

阿尔托莉雅想了半天,然后恍然大悟。“梅林的裤子。”她说,“这句话怎么了?”

 

梅林和阿尔托莉雅认识许多年——在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他们就认识。阿尔托莉雅是个好孩子,聪明又漂亮,懂得察言观色,成功治好了梅林的幼童恐惧症。他教会她第一个咒语,一起把柠檬变成绿色,把花园里的地精打扮得漂漂亮亮。等到她十一岁,梅林为她挑了第一根魔杖(杖芯是赤龙的鳞片)。而当她来到霍格沃茨时,他则向每一个人宣布阿尔托莉雅将会是他最得意的学生——事实的确如此,她每门功课都是O。

“但她是从哪里学到这句话的?”比起疑问,这句话更像是不满的宣泄,“‘梅林的裤子’?!难以置信,我会从她嘴里听到这些单词。”

“这不必大惊小怪——倒不如说,这句话就是用来表示惊讶的。”埃尔梅罗二世对他的反应不以为然,“只是学生们的口头禅而已。不然你要他们说什么?‘梅林的黑眼圈’?”

他们穿过走廊。这个拙劣的笑话并不好笑,但梅林还没来得及反驳什么,他就看到阿尔托莉雅迎面走来。她和贝狄威尔那群人在一起,边走边争论些什么。梅林猜或许是魔药课的作业。她抬头时恰好看到梅林:“你好,梅林——教授。”教授两个字是在看到埃尔梅罗时被生硬加上去的,“你好,埃尔梅罗教授。”

埃尔梅罗习惯性地皱了皱眉。他没有恶意,却依然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阿尔托莉雅或许没想到他们会走这条路,她瞧了梅林一眼,似乎嘟囔着说了什么。

“我猜她在说‘梅林的裤子’。”离开长廊后,梅林不无沮丧地说道,“这句话真的就这么有意思吗?”

“谁让你非要走那条路。”埃尔梅罗二世的安慰一点也不走心,“但裤子总比胡子好吧?”

梅林则抗议道:“我没有胡子。”

 

在那之后,梅林又听到五次关于自己裤子的消息。三次是在魔法史课后,一次是在晚餐时他路过格兰芬多的餐桌,最后一次是阿尔托莉雅到他的办公室去还书。他的办公室仍旧保持着那天的惨状,甚至更糟。这回阿尔托莉雅连个落脚的地点都没有。

“施一个整理咒就这么麻烦吗?”她质问道。

梅林耸了耸肩膀,“那些咒语又长又拗口,我不喜欢。”

“梅林的裤子啊,”阿尔托莉雅感叹道,“你真的是一位魔法师吗?”

她挥舞魔杖,让每件东西各归其位。而梅林则等她做完一切后,才开始自己的抱怨:“你为什么每次都要说‘梅林的裤子’?”

阿尔托莉雅看起来很诧异:“你居然还在在意这个?”她把关于保加利亚的那本书放在梅林的桌上,“难道真的是你的裤子?”

“不,这和我的裤子无关……”

“那不就得了。”

 

梅林最近陷入烦恼之中。

阿尔托莉雅算是他看着长大的。小时候勉强算是家庭教师,等到了霍格沃茨之后,就是名正言顺的老师。他对阿尔托莉雅尽心尽力,虽然偶尔会有点恶作剧,但总体而言仍算良师,阿尔托莉雅长成如今这般模样,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谁知一不留神,在他没注意的时候,阿尔托莉雅居然学会说“梅林的裤子”。

虽说此梅林非彼梅林,并且埃尔梅罗解释过无数遍,这不过是表示惊讶的一种修辞手法,但梅林仍旧耿耿于怀。他自认为阿尔托莉雅应与这些词汇绝缘。(“低俗!无趣!”梅林语。)同时他不相信阿尔托莉雅是自学成才,因而把目光放在她身边的朋友之中,坚信必定有一个带坏她。贝狄威尔温文尔雅,崔斯坦气质忧郁,剩下一个高文一个兰斯洛特,他用抽签方法决定真凶。最后兰斯洛特不幸中奖,魔法史论文活生生被加长到十二英尺长。

阿尔托莉雅自然不知道他内心的百感交集,也不知道兰斯洛特的倒霉是缘她而起。她日子过得同以往没什么差别,心情好的时候,吃完晚饭还能一口气再吃下三个覆盆子巧克力蛋糕,让人叹为观止。

反观梅林,即使十二英尺长的论文也无法让他安心。某个深夜他从床上惊坐起,想起梦境里被裤子塞得满满当当,不禁抖落一身寒颤。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圣诞节。临近圣诞节,工作繁忙,好歹能让他忘记一二。只是每当看到阿尔托莉雅时,脑内又情不自禁回想起那几个单词。此种状态严重影响他的生活。有一次他正焦头烂额改论文,埃尔梅罗二世通知他今晚需要加班。这是这个月第三次加班通知。梅林愤怒摔笔:“梅林的——”幸好脑子反应够快,及时把剩下几个音节吞回肚子里。

埃尔梅罗二世疑惑地看他:“梅林什么?”

梅林咬牙切齿:“梅林说他马上就来。”

埃尔梅罗二世看他的眼神像看一个傻子,大概在怀疑他是不是加班加到脑子不清楚。

加班要加,圣诞节还是要过。百忙之中,梅林仍记得要给阿尔托莉雅送礼物。这也是从小留下的习惯之一。开始是送花,送糖果,女孩子都会喜欢的。后来是她想要的魔法百科全书,飞天扫帚。到了今年,梅林实在想不出能送些什么,恰好在早餐时瞥到预言家日报上的礼服广告,于是难题迎刃而解。

等他想起这件事时,距离圣诞舞会开始还有十分钟。梅林一边整理领口,一边匆匆下楼。在礼堂入口处他看到阿尔托莉雅。她很美丽,尤其是在今晚。她穿着那件纯白的礼服,金色的头发盘至脑后,露出白皙的脖颈,而碧绿的眼眸像是闪闪发光的宝石。

“你很好看。”梅林由衷地赞美道,“这件礼服很适合你,今晚你会是舞会上最耀眼的姑娘。”

“谢谢,梅林。”阿尔托莉雅说,“我一看到它就知道是你送的了,我很喜欢。”她眨了眨眼睛,“我一直在想要送你什么回礼。”

“是啊,我还没收到你的礼物。”梅林想起来在圣诞早晨床尾看到的一堆礼物里(其中埃尔梅罗二世的礼物是一条裤子,他当做没看到)并没有看到熟悉的字迹,那时候他稍微失落了三分钟,不过现在他已经把心态调整过来,“难道你现在——”

剩下的话被吞了回去。阿尔托莉雅踮起脚,在他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谢谢你,梅林。”她又说了一遍。灯光下她的脸微微泛红。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梅林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阿尔托莉雅也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她再度开口:“兰斯洛特和我约了第一支舞,但刚刚他告诉我,他得去陪桂妮薇儿。”她的语速很快,“梅林,如果你愿意的话——”

她对梅林笑了笑。不远处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她应了一声。“舞会上见。”她说道,然后匆匆离开。她的裙摆像花一样摇曳着。

 

梅林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然后他晃晃脑袋,终于让自己清醒一点。

他发现自己站在一簇槲寄生下,领口的扣子还没扣好。而五分钟前,阿尔托莉雅邀请他跳圣诞舞会的第一支舞曲。

惊讶的神情还没从脸上完全消退。然后他张张嘴,从喉咙里挤出脑袋里想到的第一句话。

“……梅林的裤子。”

 

Fin.

 

 

 

评论(37)
热度(338)
©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