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葡萄梗 归档 RSS 搜索 - 导航 深海鲸 UAPP

余花烂衣间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FGO/梅剑】自作多情

架空,现paro。

*和 @南淮安 聊天的时候冒出来的,假如阿尔托莉雅发现梅林是梅莉的梗。

结果写出来还是很傻屌的一篇文。

 

 

自作多情

梅林x阿尔托莉雅



下午四点四十五分,门铃响起。梅林正躺在沙发上睡觉,下意识翻了个身,一不小心滚到地板上。阿尔托莉雅拿着备用钥匙进来时,一眼看到他坐在地毯上揉着头:“你买了章鱼小丸子?闻起来真香。”

除去章鱼小丸子,阿尔托莉雅还买了两杯奶茶,三份鲷鱼烧和四个布丁——这些只能算是开胃点心,一会儿还要吃晚饭,九点可以再来一份夜宵。一般人吃不了这么多,但她是谁?她可是阿尔托莉雅!梅林无端有些自豪,又从冰箱里拿出一块布朗尼放在她面前。

阿尔托莉雅欣然接受,作为回报,她大发慈悲分了一杯奶茶给梅林。梅林正慢吞吞吸着珍珠,忽然听到阿尔托莉雅问:“你知道魔法梅莉吗?”

梅林一口奶茶直接喷到地毯上。阿尔托莉雅抽了一张纸巾递给他,表情嫌弃。“你问魔法梅莉做什么?”梅林问道。

“我听高文说的。”

她从高文口中知道魔法梅莉,而高文是在闲聊时听崔斯坦提起,崔斯坦则是在文学部聚会从社长莎士比亚口中得知。至于莎士比亚是从何听说,又是一个漫长故事。总而言之,在许多人口口相传之后,对魔法梅莉的描述已经变成了细腰巨乳的美貌大姐姐,如果午夜十二点在网站上得到她的回复,那么期末考就不会挂科。

“你相信吗?”

“我才不信。”阿尔托莉雅耸耸肩膀。她是唯物主义者,不相信一切虚无缥缈的事物,童话与都市怪谈都包括在其中。与其熬夜等一个回复,不如自己做一套练习题来得实在。梅林曾嘲笑她毫无浪漫细胞,而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丢脸。

阿尔托莉雅吃完最后一块鲷鱼烧,要去洗手回来写作业。梅林收拾好桌子,起身时看到阿尔托莉雅赤着脚踩着地板跑到洗手间去。梅林喊她:“记得穿鞋。”阿尔托莉雅随口应了一声,又噔噔噔跑回来,问他:“我可以借用一下你的电脑吗?”

梅林正蹲在垃圾桶旁边削苹果,闻言头也不抬地说:“可以。”

过了一分钟,等到他反应到自己说了什么时,已经太迟。他冲出厨房,左手拿着苹果,右手拿着削皮刀,和坐在茶几前的阿尔托莉雅大眼瞪小眼。电脑屏幕发出幽幽的光,上面赫然是魔法少女梅莉酱的主页——管理员编辑模式。

梅林说:“……我觉得我可以解释一下……”

阿尔托莉雅抬头看他一眼。不知是不是错觉,梅林总觉得她的表情里充满怜悯。他默默地闭上嘴,把苹果放到她面前。

 

阿尔托莉雅没吃晚饭就走了,至于她后来和梅林说了什么,梅林一点也没听进去。点的拉面外卖是两人份,梅林动了两筷子,觉得加的辣太多,吃不下。他走到阳台,习惯性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但是又想到阿尔托莉雅曾经严令禁止他抽烟,只好长吁短叹,又把烟放回兜里。

梅林是研究生在读,抽烟的习惯是月底赶报告时被某复姓同辈耳熏目染后养成的,一根提神,两根灵感,“三根上天堂。”阿尔托莉雅毫不留情地说道。她没收每一包香烟,勒令他用棒棒糖进行代替,时不时还从网络上找出漆黑肺部的照片,意图从精神上杜绝此类状况发生。兜里这根是漏网之鱼,梅林藏匿许久,最后拿出来时,却没了抽烟的兴致。

说来也奇怪,他同阿尔托莉雅相处时,反倒是对方管着他的时候更多一些,好像两个人的身份颠倒过来。阿尔托莉雅父母工作繁忙,早出晚归,家里留着阿尔托莉雅一个人,孤零零的。刚巧那时候梅林升上大学,闲得发慌,突发奇想要做家庭教师。近水楼台先得月,隔壁家的阿尔托莉雅就这样登堂入室,当了梅林有且仅有一个的学生。

阿尔托莉雅是个标准好学生,不用梅林操太多的心——虽然他为数不多的操心也仅限于指导少许的课后作业和叫外卖。她勤奋好学,成绩优异,遇到不懂的问题总是自己思考完再来请教梅林。梅林乐得清闲,拿着高额的补课费用,昏天黑地打游戏。偶尔良心发现,觉得要让阿尔托莉雅享受青春的快乐,于是就装作家长去学校请假,带她去游乐园玩上一整天,冰淇淋棉花糖吃到饱。等到晚上回来,两个人累得浑身散架,阿尔托莉雅还强撑着坐在书桌前。

梅林问她:“你要做什么?”

阿尔托莉雅从书包里翻出习题集:“写明天要交的数学作业。”

阿尔托莉雅就是这样,凡事都一本正经,认真得有些可爱,不管是对作业还是对地毯上的咖啡渍都一视同仁。梅林浪荡十几年,第一次享受到有人管束的感觉。未免产生了小指头那么多的斯德哥尔摩心态,觉得阿尔托莉雅如此实在是再好不过。

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来不及关上的魔法梅莉页面,成为横亘在两个人之间的一道鸿沟。尽管梅林平时没个正经,可阿尔托莉雅仍旧把他当做值得尊敬的邻家大哥哥——直到她看到了魔法梅莉。阿尔托莉雅她会怎么看我?一想到这个问题,梅林就痛不欲生,实在难以继续思考。

 

“我早就让你不要弄什么魔法梅莉。”埃尔梅罗二世说。三更半夜,他被梅林一个电话CALL到酒吧,充当不情不愿的心理导师,“你看,报应来了。”

梅林据理力争:“魔法梅莉是用来研究当代青少年对网络偶像的认同感!是社会学研究!属于学术范畴!”

埃尔梅罗二世表示赞同:“很有道理,你怎么不和你家那位阿尔托莉雅这样解释?”

梅林就不说话了,闷闷喝酒。

魔法梅莉最开始并不是魔法梅莉,只是学院前辈做的一个学术交流网站,管理员代代相传,最后传到梅林手上。梅林恶趣味发作,捣鼓出一个网络偶像作为代言人,美名其曰提高传播度。既然是网络偶像,就不能单纯平面化,要立体,要贴近生活。AI程序太过于冷冰冰,梅林思来想去,索性自己撩袖子上阵,充当魔法梅莉身后的男人。一不小心做得过火,学术交流网站有向烦恼咨询室发展的趋势,梅林倒不在意,每天装作网络美少女和宅男们打交道,乐在其中——直到被阿尔托莉雅发现。

如果是别人发现,那倒也无所谓,可偏偏是阿尔托莉雅。认真的阿尔托莉雅,可爱的阿尔托莉雅,绿眼眸的、仿佛能看透一切谎言的阿尔托莉雅。梅林的鬼话连篇可以用来自欺欺人,但绝不会用在阿尔托莉雅身上。他觉得自己树立的好形象被破坏殆尽,只感到天旋地转,好不悲伤。埃尔梅罗二世说他是自作自受,梅林难得深以为然。只不过前者指的是他创作魔法梅莉形象这件事,后者是自认为自己那天不应该一觉睡到下午四点四十五。不睡那么迟,脑袋就不会晕晕乎乎,脑袋不晕乎,就不会忘记电脑里还开着魔法梅莉的管理页。如果没忘记的话,阿尔托莉雅就不会打开屏幕看到主页——千错万错,都是梅林自己的错。

埃尔梅罗耐着性子听完他这一长串独白,冷静做出总结:“你开心就好。”

 

阿尔托莉雅已经一周没有来拜访了。没有章鱼小丸子,没有外卖的拉面,就连深夜里温暖人心的热可可也成为过往。梅林心碎难耐,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做一只悲伤的香菇。魔法梅莉的主页已经好久没更新了,留言板上的留言数量疯狂增加,但主人一点都不想去理睬,完全没有身为网络偶像的自觉。

一个人的时候,才觉得房子太大,太空旷。可四处张望时,又觉得到处都有阿尔托莉雅留下的印记。挂在墙上的装饰画是她挑的,放在书架上的书是她想看的,就连垃圾桶里留下了奶茶杯,也是她上周带来的(由此可见,梅林已经一周没有去倒垃圾了)。梅林的悲伤弥漫在每一个角落,肉眼可见。

门铃响了,梅林躺在沙发上,翻了个身。这次没掉到地板上。大约是外卖,他心想。这次应该是一人份,没有点错。他挣扎半天,懒洋洋从沙发上爬起来。这时候门锁咔哒响了一声,阿尔托莉雅背着书包,一手拿着备用钥匙,一手拎着拉面外卖走进来。两个人面面相觑。

阿尔托莉雅环顾四周,先开了口:“梅林,你是准备在垃圾堆里安家了吗?”

梅林则是说:“阿尔托莉雅,你怎么来了?”

阿尔托莉雅疑惑地皱了皱眉:“为什么我不能来?”

 

梅林收拾出一块干净的地方,和阿尔托莉雅面对面坐下。阿尔托莉雅把书包放下,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给你的伴手礼。”

“啊?”

阿尔托莉雅拆开一次性筷子,咬了一口面,含糊不清地说道:“修学旅行,送你的特产。”她露出一个略带抱歉的表情,“本来还有柿子饼,路上不小心吃光了。”

梅林才不管是谁吃光他的柿子饼(但凭经验来看,阿尔托莉雅的可能性最大)。他心想,原来这一周她是去修学旅行,不是不愿意来我这儿。这念头一出来,他心中美滋滋,又觉得不能把高兴表露得太过明显,故意板着一张脸,说道:“那你怎么不和我说一声?”

“我说了啊。”阿尔托莉雅表情无辜,“那天我就和你说了。晚上崔斯坦生日,我们去吃披萨。第二天要修学旅行,为期一周。后来也给你打了电话,但你老是关机。”

梅林从沙发底下摸出手机,和埃尔梅罗二世深夜相谈之后,它就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打开一看,十三个电话,来电人全是阿尔托莉雅。梅林心虚,不敢再说话,只听阿尔托莉雅在一旁抱怨,说他不接自己电话,进而要求补偿,要吃鲷鱼烧,要吃炸鸡。梅林一一应下,全然忘记自己的晚饭也落入她的胃里。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梅林深呼吸一口气,努力使自己的语调不要显得太紧张:“你觉得魔法梅莉怎么样?”

阿尔托莉雅头也不抬地说:“那是什么?”然后她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终于从记忆深处想起魔法梅莉四个字,“你弄的那个网站?挺厉害的。”梅林等了半天,才发现这居然没下文了。阿尔托莉雅误解他的表情,又补充上一句:“我有道题不会做,等等你教教我。”

 

梅林的心情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原来在阿尔托莉雅眼里,魔法梅莉什么都不是!他还是那位值得尊敬的邻家大哥哥。

他快乐地打电话,又叫了两份拉面外卖——阿尔托莉雅一份肯定吃不饱。这份好心情一直持续到阿尔托莉雅拿出一本笔记本让他签名。

“我想送给高文,”她说,“快期末考了,他总是在念叨着魔法梅莉。”

梅林握着签字笔,在上面潇洒签下“梅莉酱”,完全不在意自己是不是细腰巨乳大姐姐。阿尔托莉雅则坐在他的身边,怂恿他在签名的最后补上一朵小花。

 

Fin.

评论(27)
热度(333)
©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