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葡萄梗 归档 RSS 搜索 - 导航 深海鲸

余花烂衣间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FGO/梅剑】崔斯坦的悲伤

*还是架空,还是现Paro。

同样的感觉,同样的沙雕。

源于 @谢花酥梨 建议这个剧组搞搞崔卿,深以为然。

依然是在和 @南淮安 聊天中冒出来的梗,我们的聊天简直是创造傻梗的源泉…

 

 

崔斯坦的悲伤

梅林x阿尔托莉雅



崔斯坦说:“我很悲伤。”

距离被甩已过一周,他仍走不出失恋的阴霾。狐朋狗友之中,高文忙着毕业作品,早晨六点到山上看日出,试图从大自然中汲取艺术灵感;兰斯洛特和桂妮薇儿打得火热,无暇顾及他的心理状况。唯剩贝狄威尔还保有最后的良心,挑了个艳阳高照的日子带崔斯坦去图书馆,尝试用学习的热情来吹散他的悲伤。贝狄威尔的出发点是好的,但谁想到路上会与梅林不期而遇?于是崔斯坦的悲伤又更上一层。

梅林戴金丝边眼镜,穿一件白衬衫,一头长发银灿灿,自然卷,用一条玫色丝带束起来,为人师表,十分精神。梅林看到他们,用力挥手:“你好,贝狄威尔,”他语调欢快,“你好,崔斯坦。论文写了吗?”梅林是崔斯坦的毕业论文导师。

崔斯坦的论文一字未动,因而他的悲伤显得无比真实。贝狄威尔和梅林打招呼,礼貌性地问他去哪儿。“我从学生街回来,”梅林说,“刚买了泡芙,你们要尝一个吗?”

学生街的沙拉泡芙很好吃,甜而不腻,咬上一口满嘴都是奶油的味道,回味无穷,实在是存储脂肪的最佳武器。尽管如此,仍是有人愿意为它排长队。但梅林他这个人,能躺着就不坐着,能宅着就不出门,就算太阳从西边升起,他也绝不愿屈尊纡贵出门一步。所以在此刻见到他,无端令人好奇。

梅林倒不吝于解释。“我和阿尔托莉雅猜拳输了,出来替她买零食。”他转头看向崔斯坦,“听说你失恋了?推荐你看一本书,说不定可以缓解一下心情。”他眨眨眼睛,报出一串图书编号。

等到梅林走远,崔斯坦才咬着泡芙,问贝狄威尔:“他怎么知道我失恋了?”

“或许是阿尔托莉雅和他说的。”

“阿尔托莉雅为什么会和他说?”

“谁知道呢。或许是闲聊时说漏嘴了也说不定。”

 

阿尔托莉雅与他们同级,没有比她更好的朋友了。她是个漂亮的姑娘,面容秀丽,金发像阳光一样灿烂,眼眸则如湖水一样深邃。她正直又认真,还带着些许严肃,性格虽然有些古板,但绝不叫人厌烦,倒不如说,她在当代仍一丝不苟地恪守着中世纪的骑士准则。

唯一的美中不足,是她与梅林关系很好——或者说,梅林单方面宣称他们关系很好(我与阿尔托莉雅,是良师,更是益友——摘自梅林语录)。梅林的开场白永远千篇一律:我和潘德拉贡先生认识很久了,在阿尔托莉雅小时候就见过她。说这话的时候,他总会面露微笑看着阿尔托莉雅,似乎在寻求她的认同。但每回阿尔托莉雅总是挺直脊背,优雅地叉走餐盘里最后一个炸土豆,对梅林的话充耳不闻。只有在梅林兴致勃勃准备开讲她与狮子玩偶的二三事时,她才会抬起眼,快准狠地把叉子插在他盘中的柠檬上,用眼神示意他闭嘴——所以至今没人知道狮子玩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阿尔托莉雅没有承认,但她也没有进行否认。这大概就能解释为什么每次梅林都理所当然地来找她。阿尔托莉雅,请帮我把作业带到办公室去。阿尔托莉雅,要不要一起吃午饭?阿尔托莉雅,你知道我的课件放在那里吗?阿尔托莉雅……偶尔一本正经,但大多数时候更像是梅林的恶趣味发作。有许多次他们在走廊里遇到碧眼眸的少女。她跟在梅林身后,脸上写满无可奈何。

“似乎生活没了阿尔托莉雅,他的日子就过不下去了。”崔斯坦点评道。

“不,不会过不下去的,梅林他是一种坚韧的生物。”贝狄威尔冷静地说道,完全忽略把老师单独列为一个物种的行为,“只不过会少去许多趣味。”

“令人悲伤。”崔斯坦总结道。

 

他们来到图书馆。崔斯坦按照梅林说的图书编号,在书架上找到一本推理小说。他翻开第一页,看到出场人物中,第三位被做了个着重记号,下面一行小字批注:这是凶手。落款是CathPalug。是梅林无误,因为只有他会用CathPalug做自己的签名。崔斯坦无语片刻,悲从中来。他早该猜到梅林不会无缘无故让他去借一本书,这其中必定蕴含某些着一些深意,譬如梅林的恶作剧。崔斯坦已经在脑海中描绘出这样一幅场景:早晨,梅林来到图书馆,笑眯眯地在这本书上写下标注。然后他去商业街替阿尔托莉雅买泡芙,同时决定回去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这场恶作剧的受害者。

屋顶漏洞偏逢连夜雨。图书管理员南丁格尔从他身后经过,看到被涂抹的痕迹,顿时横眉冷对崔斯坦:“同学,不能在书本上乱涂乱画。”

崔斯坦连忙解释:“我不是,我没有,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这是上一个借阅人写的。”

南丁格尔带着他去电脑上查借阅证明。电脑三秒钟找到答案:这本书的阅读记录只有一次,借阅人是阿尔托莉雅。

“阿尔托莉雅不会做这种事。”南丁格尔和阿尔托莉雅同班,对她的字迹和为人一样熟悉。

崔斯坦深表赞同:“是的,阿尔托莉雅绝不会损害公共财物。”

于是他得到了从即日起在图书馆义务劳动两周的惩罚。

 

崔斯坦搬书一整天,累得腰酸背痛,连脑子都停止转动。但回来时灵光一现,顿时抓住重点:梅林居然用阿尔托莉雅的图书证来恶作剧,意图嫁祸给阿尔托莉雅,用来败坏她在学院里的良好名声。其心可诛!思及此处,崔斯坦从床上一跃而起,打开通讯录,找到阿尔托莉雅。

崔斯坦:阿尔托莉雅,在吗?

阿尔托莉雅:在。什么事?

崔斯坦:有件事我要提醒你。

崔斯坦:梅林用你的图书证借书,还在上面恶作剧。这种行为很不好。

阿尔托莉雅:我觉得挺好。说明他对生活还抱着极大的乐观情绪,并且想把这一份情绪传达给你,你应该感谢他才是。为了鼓励他的作为,我主动把我的图书证借给他。

崔斯坦:……

崔斯坦:阿尔托莉雅,你是认真的吗?你不觉得梅林这样很过分吗?

阿尔托莉雅:一点也不过分。反倒是你,崔斯坦,你应该培养自身的幽默细胞,不要整天沉浸在悲伤里。适当的恶作剧有益你的身心健康。

崔斯坦:……

崔斯坦:你真的是阿尔托莉雅吗?

阿尔托莉雅:当然

阿尔托莉雅:不是

阿尔托莉雅:我是你的梅林教授。

阿尔托莉雅:崔斯坦同学,记得明天交论文,逾期不候。

崔斯坦沉默三分钟,冷静把手机关机了。

十分钟后,贝狄威尔递过电话:“崔斯坦,阿尔托莉雅找你。”

阿尔托莉雅语气抱歉:“对不起,崔斯坦,刚刚梅林在用我的手机。你有什么事吗。”

“没有。”崔斯坦说,“什么都没有——我只是有点悲伤。”

 

崔斯坦熬了一夜,靠咖啡续命,拼凑完八千字,邮箱点击发送。他神志不清,也没注意到发件人是谁。第二天傍晚睁眼一看,果不其然是阿尔托莉雅(大约因为A排在字母表第一位)。他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可以保持理智打电话给阿尔托莉雅:“我好像把论文发错给你了。”

阿尔托莉雅一点也不在意:“没关系,我和梅林说了。他现在就在看你的论文。”

崔斯坦说:“谢谢你。你和梅林在一起?”

电话里横插进梅林的声音:“叫教授。”

阿尔托莉雅没理他,继续和崔斯坦说道:“是的。梅林说他今晚请我吃饭。”

崔斯坦说:“辛苦你了。再见。”

他挂上电话,似乎觉得有哪里不对,又觉得没有什么不对。大脑缺氧,运转缓慢,崔斯坦索性不再想,给贝狄威尔发了一条信息,让他给自己带个晚饭后,倒头继续陷入梦乡。

 

崔斯坦的论文被打回三次之后终于得以通过。答辩结束那天,崔斯坦如释重负,心想终于能与梅林教授say goodbye。但是缘,妙不可言,他与贝狄威尔一行人去街边撸串,喝酒庆祝,谁料到隔壁桌就是梅林?

他的酒友是埃尔梅罗二世,崔斯坦选过他的公选课。或许是他身上的忧郁气质独具一格,埃尔梅罗二世对他留有印象。“你是梅林的学生?”他指了指醉意朦胧的梅林,报出一个地址,“麻烦你们把他送回家。我接下来还有个约会。”约会是真是假不得而知,但他看上去松了一口气。

崔斯坦没法拒绝,尽管他刚点的烧烤一口都没来得及吃。高文和兰斯洛特拒绝与他同行,只有贝狄威尔愿意搭一把手。他们把梅林塞进出租车,临走前,贝狄威尔敌不过好奇心,开口问道:“埃尔梅罗教授,你们怎么在一起喝酒了?”

埃尔梅罗二世说:“他说要庆祝终于不用批改学生的弱智论文了。”

崔斯坦一点也不悲伤。

他只是觉得膝盖有点痛。

 

梅林算是成功人士,住在市区,公寓好找。梅林身上找不到钥匙,两个人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按响门铃。门铃响到第三声,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开门的是阿尔托莉雅。她赤着脚,大概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地贴在背后,水滴从发梢落下,在地板上晕出深色。她最先看到梅林,匆匆从贝狄威尔手中扶过他,将他安置在沙发上。然后她回到玄关处,问道:“你们要进来喝杯茶吗?”

崔斯坦还没来得及回话,贝狄威尔就已经谢绝了:“高文和兰斯洛特还在等我们。阿尔托莉雅又向他们道了一次谢。离开的时候,他们似乎听到阿尔托莉雅嘟囔着要去查一查醒酒汤应该怎么做。

崔斯坦站在电梯口前:“梅林教授居然也会醉酒。”

贝狄威尔说:“是啊。”

崔斯坦说:“看样子阿尔托莉雅像是住在梅林教授家。”

贝狄威尔说:“是啊。”

崔斯坦说:“难道说……他们在交往?”

贝狄威尔说:“很久了。”

崔斯坦:“……”

崔斯坦难以置信:“什么?我猜的没错?”

贝狄威尔震惊地反问:“难道你不知道?”

 

崔斯坦沉默许久。

电梯“叮”的一声,打破沉寂。

崔斯坦开口:“我好悲伤——”

 

 

Fin.

 

老套的梗:全世界都知道他们交往了,只有崔斯坦不知道。

虽然老套,不过写得还是很开心!

评论(20)
热度(348)
©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