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葡萄梗 归档 RSS 搜索 - 导航 深海鲸

余花烂衣间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FGO/梅剑】梅林今晚不加班

*福袋氪错号之后,我和  @南淮安 说一定要写个抽错卡池的梅林。

(梅林:?????)

 

昨天写得昏头昏脑,起来改了一下BUG!

 

 

梅林今晚不加班

梅林x阿尔托莉雅

 

晚上七点,梅林在屋里对镜整装。他穿西装,打领结,皮鞋油光锃亮,整个人神采奕奕,称得上是英俊潇洒。藤丸立香从门口路过,探进头看上一眼,啧啧称赞:“好看,好看。”又转头教育跟在身后的伊丽莎白:“看看梅老师,加班还打扮得这么精神,堪称从者届的楷模。”

伊丽莎白扭过头,“哼”了一声:“加班对皮肤不好。我是要当偶像的人,怎么能去加班呢?”说完,她就转身跑远,去找尼禄进行声乐练习。藤丸长叹一声,正要感慨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就见梅林走出房门,把写着“Support”的牌子放在她的手中。

藤丸讶异道:“你不是去加班吗?”

梅林回以同样的讶异:“我什么说过要去加班?”

藤丸立马切换好奇模式:“那你去干嘛?”

梅林回答得倒也坦白:“去找人。”

“找谁?”藤丸紧张,毕竟这句话带着点旖旎味道,而办公室恋情要不得。

“阿尔托莉雅。”梅林指了指长廊尽头,“我有话想要和她说。”

“哦,”藤丸放下心来,“这个迦勒底没有阿尔托莉雅。”

 

据说在亿万年前人类都拥有同一个祖先,都是从非洲某座森林里走出。然而时过境迁,再相似的血统也在进化过程中走向极端。有的人脸白,五星随手就来,注定是久居欧洲的命。有的人手黑,前生五百次的回眸也换不来一张前往欧洲的船票。很不幸,藤丸立香属于后者。她这辈子最好的运气大概就是捞到梅林,从此加班位和友情点都有了保障。

梅林却说:“不应该啊。”

他还记得自己来迦勒底的那一天。他修改了灵基,假装是Caster出来见见世面。世界线纷乱冗杂,他随便挑一道就往前走。走得累了,随便在地上一坐,忽然一股神秘力量平地而起,把他扯向一个未知方向。等到金光消散,他发现自己已经站在迦勒底,藤丸立香紧紧握着他的手,热泪盈眶:“梅老师!!可算把您盼来了!”

小姑娘运气不够练度来凑,每天掰着指头算材料和QP,年纪轻轻已有肝硬化和脱发征兆。此刻看见他像看见救命恩人,恨不得所有的溢美之词都往他身上丢。梅林轻车熟路安慰她,眼角的余光扫过角落,瞥见个蓝色身影。不列颠的王者站在不远处,眼角带笑,朝他微微颔首。

梅林的心念一动,忽然不知自己即将开始在迦勒底日夜不休加班的生活。

 

藤丸听完他的叙述,认真思索片刻,说道:“但我们迦勒底真的没有阿尔托莉雅。”她幸运E,无论是大的还是小的,黑的还是白的,用剑的还是使枪的,总而言之,一个阿尔托莉雅都没有。“你那天看到的,应该是过来加班的阿尔托莉雅。”

友谊地久天长。谁家都有一两位从者,每天任劳任怨奔赴不同世界线工作,写作助战,实际读作加班。梅林是加班主力,累计今日,已经去过三次罗马四次伦敦五次美洲大陆,卡美洛和乌鲁克更是常客。他本想趁情人节放松一发,没想到女主角从始至终都不在场。

梅林说:“我要投诉,我要罢工,你这是虚假宣传。”

藤丸哭笑不得:“我什么时候宣传这里有阿尔托莉雅了?”

梅林说:“我不管,没有阿尔托莉雅我就不加班。”他长叹一口气,“人活着,就是为了阿尔托莉雅——”

藤丸说:“瞧您这说得是什么话——平常少去网络冲浪,认真工作才是正经。”

梅林说:“劳动合约第三条,关爱英灵身心健康。”他笑眯眯地看藤丸一眼,“你懂我意思吧?”

 

梅林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从者。他不是英灵,能到迦勒底纯属靠作弊。他与御主的关系没有理论上的牢固,令咒对他的约束力也约等于零,因而他的罢工宣言就格外具有威慑力。藤丸不得不屈服,她拿出存钱罐,把压箱底的三十个圣晶石塞进口袋里,心疼地走进召唤室。

梅林乐呵呵地说:“今天是个好日子,有新年福袋,几率UP,只赚不亏。”

藤丸不想理他。她把圣晶石往召唤阵上一丢,嘴里念念有词。开头一贯是几张礼装,过了几秒,忽然金光一闪,彩圈环绕,藤丸大叫:“来了!”

梅林也站起身,紧张中带着期待。等到光芒散去,中间现出黑发人影,一手插兜一手拿烟,皱着眉头神情不耐:“从者,诸葛孔明……”

话还没说完,藤丸已经一马当先冲了上去,紧紧握住他的手:“孔老师!!可算把您盼来了!!”

且不论藤丸对五星从者的欢迎词是否翻来覆去只有一句,梅林打断这令人感动的相会,提问道:“剑阶里怎么会有术阶?”

藤丸一拍脑袋:“哎呀妈呀,抽错福袋了。”

 

诸葛孔明——又名埃尔梅罗二世——来到迦勒底之后,对梅林的生活产生巨大影响,直观表现在他不用全周无休来加班。藤丸劳逸结合,一三五梅林,二四六埃尔梅罗二世,剩下一天单双周轮班,可谓科学合理。

但梅林对御主的好意难以领情。周日换班,他硬拉着埃尔梅罗二世道食堂喝酒,奈何他的酒量和Art获得量成反比,酒过三巡,他眼含热泪,仰天大喊:“阿尔托莉雅——”而后双眼一黑,倒在桌上。

埃尔梅罗二世手里握着酒杯,心里有苦说不出。梅林这模样怕是要宿醉一晚,明年肯定没法加班,十有八九要他顶上。他拖着同事往房间的方向走去,路上遇到刚从管制室回来的藤丸。御主远远闻到酒味,小跑着过来问:“谁喝醉了?”

走近了,才发现是梅林。藤丸说:“哎呀,醉得这么厉害?你们喝很多啊?”

埃尔梅罗二世答非所问:“他认识的那位阿尔托莉雅,是我知道的那位阿尔托莉雅?”

藤丸说:“原来是因为阿尔托莉雅。”她解释道,“就是亚瑟王那位。”

埃尔梅罗二世若有所思。

藤丸说:“不说了,我先回去休息一下,”

再深入就要涉及隐私范围。埃尔梅罗二世察言观色,不再追问,继续把同事搬到房间的大业。藤丸立香目送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耸耸肩膀。

 

忙了一天,她回到休息室,整个人倒在床上。床下垫着什么东西,硌得她腰痛。藤丸伸手一摸,嗬,一本书,封面是烫金的花体字,写的是《Garden of Avalon》。这是她不知从何处拿来的睡前读物。藤丸瞧着这行字半晌,忽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在这个故事里,结局早已被写好:王者的结局必然是死亡,而魔术师则自愿被囚禁在塔中,作为对自己的惩罚。但世界线纷乱冗杂,蝴蝶翅膀引起飓风,谁能想到圣杯会召唤英灵,而千年之后的迦勒底则折腾出从者系统?如同游戏开启二周目,一切皆有可能。梅林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过去不能重写,但未来还可以改变。

藤丸思来想去片刻,心中同情泛滥成灾。她从床上一跃而起,抓起外套,往外头冲去。路过工房,达芬奇问她:“这么晚了,还去干什么?”

藤丸走得飞快,一句话都来不及留。

 

梅林第二天睡到自然醒。宿醉的感觉不好受,脑袋昏沉像是里面塞了铅块。他晃晃脑袋,刚从床上爬起来,就听到有人奶声奶气地说道:“御主说,你醒了就到召唤室去。”

梅林抬头一看,童谣坐在他的床位,捧着一本故事书在看。

“她又要做什么?”梅林问道,“圣晶石都抽完了,她还要抽什么?”

童谣说:“昨晚她熬夜把前几章的Free关卡全打了,又凑了三十个石头。”

梅林肃然起敬:“她的肝是铁打的啊。”

童谣才不管藤丸的肝是什么材质,继续尽职尽责重复道:“御主说这次抽剧情池,让你醒来就到召唤室去。”

梅林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我头痛。你让她先抽,我一会儿就过去。”

童谣没有动。梅林从抽屉里抓出一把糖放在她的手上。小姑娘点点头,往外跑出去了。

梅林在床上又坐了一会儿。直到召唤室传来欢呼声,他才慢吞吞地下床,开始穿西装,打领结。正当他去找自己的手杖时,门被撞开,藤丸冲了进来:“阿尔托莉雅过来了,”她快乐地说道,“正装原版的那位!现在正在召唤室呢!”

“我知道。”梅林对着镜子整了整领结,“我正打算去见她。”

藤丸说:“你看起来一点也不惊讶。”她有些疑惑,“你就这么确定她会来?如果我召唤到的不是她呢?”

“当然会是她。”梅林最后一次检查自己的装束,“我在这儿,阿尔托莉雅肯定会来。”

 

藤丸吹了个口哨。

“自信真好。”她由衷说道。

 

 

Fin.

评论(17)
热度(254)
©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