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

【FGO/梅剑】戏剧性结尾

*架空!现paro!

聊天的时候 @南淮安 说:“体面的人总有体面的爱好,比如打个消消乐,再比如抽个满宝阿尔托莉雅。”这句话太好玩了!

 

 

戏剧性结尾

梅林x阿尔托利亚

 

梅林是个体面人。他住三十四层高的公寓,每天睡到十点半,起来先玩两盘消消乐。银行卡里的存款保持在六位数以上,足够应付日常开销,但在闲暇时他也会敲敲键盘写写剧本,给自己一个赚外快的机会。他剧本写得好,拍出来的电影屡拿桂冠,塑造的影帝影后一只手也数不完。梅芙发来消息时他正打上给剧本添上最后一个句号。“千字千元,”梅林慢吞吞地回复道,“一口价。”

这次的赞助商钱多得没地花,所以连带梅芙付钱也付得爽快。同时她礼貌性地问梅林有没有人选作为选角参考。梅林原本想说随便,但又觉得难得有机会滥用权力,于是他随手翻开手机通讯录,把第一位的联系方式推荐过去,至于是阿尔托莉雅还是阿格规文,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了。

选角定得很快。女一毫无悬念是阿尔托莉雅。她长得好看,演技又好,年初拿了奖,刚好作为电影的宣传噱头。梅林一目十行看完新闻,莫名涌上一股心满意足。他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只是他舒服日子刚过三天,第四天早上七点半,梅芙一个电话把他从睡梦中吵醒:“阿尔托莉雅不行!”她的语气听起来有几分焦躁,隔着电话梅林都能想到她此刻必定脸色不虞,“她演不好。”

“试镜的时候不是很好?”

“我们只试了第二幕的片段。”梅芙说,“但第七幕有一段爱情戏。她演不出你写的感觉。”

梅林觉得这不算个事:“那就把那段删了。”

“说得倒是简单,”梅芙冷笑一声,“你自己看看,能删吗?”

梅林仔细一想,删了这一段,那之后的剧本就要重写。在他看来重写剧本和重新选角一样麻烦。他思考一会儿,提出另一个建议:“那不如让她演男一,”他真诚说道,“她的第一部戏就是反串男角。”

“那女角谁来?”梅芙似笑非笑,“让小库来演?”

梅林诚挚地说道:“我觉得可以。”

梅芙“啪”一声挂断电话,最后一句话是让他自己想办法解决。我能有什么办法?梅林嘟哝道,倒不如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梅林很快就知道梅芙这句话的意思了。第二天早上,门铃声持之以恒,不把他闹醒誓不罢休。他一边揉着蓬乱的头发一边哈欠连天去开门,一打开就看到阿尔托莉雅站在门口,吓得他瞬间清醒。“你来这儿做什么?”他问道。

阿尔托莉雅诚实回答:“梅芙导演让我过来和你谈谈剧本。”她穿便装,把惯常盘起的金发放下,看上去同屏幕里不近人情的女星差别颇大,更像随处可见的女大学生。“我给你带了早饭。”梅林这才注意到她的手里还提着星巴克的咖啡和蛋糕。

梅林侧身,让她走进来。阿尔托莉雅轻车熟路地在堆满杂物的沙发上清出一块能入座的地方,把袋子放在茶几上。她拿出两杯咖啡,还有两小袋砂糖包。梅林很惊讶:“你现在喜欢吃甜的?”印象里她似乎从不加糖。

“是给你的。”阿尔托莉雅回答道。他这才后知后觉想起自己确实无甜不欢,难得阿尔托莉雅还能记得这件事。虽然阿尔托莉雅曾是他的学生,但毕竟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这似乎是在阿尔托莉雅参演电影后开始的。梅林在电影界算是小有名声,而他们都不愿给八卦小报一个脱销的机会。

梅林去洗漱,阿尔托莉雅则拿出剧本,翻开第七幕。里面有一段女主角的独白,抒发对男主角的爱意。梅林写这些的时候一气呵成,大概是联想到当年薇薇安的情书。可惜阿尔托莉雅没有任何参照物。她几乎不演爱情剧,也未同特定异性交往过密。在记者看来她的感情方面可谓毫无破绽,不过此刻这却成了她的劣势。

“其实你可以拒绝这个剧本,”梅林在她身边坐下,拿起咖啡抿了一口,让脑袋清醒几分,“梅芙也不是非你不可。”

阿尔托莉雅盯着剧本的第一行字:“这个剧本是你写的,”她直言道,“梅芙还说人选是你推荐的。”

梅林叹了一口气,这时候他倒无话可说了,只能指着那段台词,对阿尔托莉雅说:“你先念念。”

 

三分钟后,梅林就理解了梅芙的感受。阿尔托莉雅的声音很好听,很清冽,读句子的时候像是在课堂上朗读论文选段。可梅林写的是爱情,是动人的、无垢的爱情。绝不是毫无波澜、平静如三月湖面的长篇论文。“停下,”梅林做了个暂停的手势,“你应该更富有感情一些。”

阿尔托莉雅花了一段时间理解这句话,然后再次进行了尝试。梅林很难分辨阿尔托莉雅是在对一截木头告白还是她就是那一截木头。他耐着性子听完这一段,然后说道:“不是这样的。”

阿尔托莉雅顺着他的话问下去:“那是怎样的?”

是怎样的感情?梅林觉得这很难用语言描述清楚。他可以让阿尔托莉雅的声调更低沉一些,在某些字段时加重音节,赋予小拇指头大小的悲伤。或许她能做得很好,但这不过是在机械性地重复他的指令。阿尔托莉雅将永远无法理解其中的含义,赋予这些文字活的灵魂。

“你可以试一试别的方法……”梅林绞尽脑汁地想着,“你可以想象自己在谈恋爱。”

“我从没有谈过恋爱。”阿尔托莉雅指出这一点,“我和你不一样。”不知是不是错觉,梅林总觉得这句话针对意味明显,并且带着毫不掩饰的不满。梅林难得反思自己三秒钟,最后觉得大概和薇薇安有关。没有一条法律规定前女友不能说自己坏话,但如果考虑到带来的影响,当时他大概会选择更平和的方式。

“……那这个方案作废,”梅林说道,“不如你就当做是对着自己最喜欢的东西说这段台词?”

他了解阿尔托莉雅。他知道她喜欢什么:可爱的小动物,好吃的食物,以及一切简洁的事物。看上去这同恋爱有天差地别,不过对于阿尔托莉雅而言,对一块蛋糕抒发爱意,总比对一截木头来得自然。

阿尔托莉雅陷入沉思,大概她在揣摩梅林话里的含义。梅林起身,去厨房给自己烧水。咖啡加了太多糖,喝多就觉得有些腻得慌。热水壶咕噜咕噜冒着热气,梅林在橱柜里寻找自己最喜欢的马克杯。在这个当口,阿尔托莉雅开了口。

还是同样的台词。这次她念得很慢,但足够柔软了,可以让人去回味其中究竟蕴含着什么。这是她藏在灵魂深处的爱。梅林站在厨房里,透过玻璃看着阿尔托莉雅。她挺直脊背,睫毛轻轻扇动,额发轻柔得像是雏鸟的羽毛。

她念完了。如果梅芙在场,听到这一段话,恐怕会热烈欢呼一次过。梅林又站了一会儿,才拿着杯子走出去。

“就是这种感觉。”他说道,“你记住了吗?”

阿尔托莉雅点点头。

好奇心作祟,让梅林问出接下来的问题。“念这段的时候,你想的是什么?”他有点好奇,究竟是草莓蛋糕还是狮子玩偶,能让她如此富有深情。

阿尔托莉雅仰起头看他。“是你,”她直白地说道,毫无一丝一毫想要掩饰的意味,“我想的是你。”

 

收回前言。梅林想,我一点也不了解阿尔托莉雅。

 

Fin.

 

 

评论(18)
热度(276)

“我开不出春天的花。”

不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