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

【FGO/枪师徒】如何杀死一位魔女

*用了魔女集会的设定。

 

如何杀死一位魔女

库丘林x斯卡哈



斯卡哈极少出门,成天待在影之国里。影之国名字好听,其实就是一座废弃的城堡,被魔女施了魔法,成日笼罩在阴影下。库丘林不太喜欢这名字,但叫了这么多年,都成了习惯,也就作罢。

库丘林认识斯卡哈十多年,某日惊觉她的样貌从未变过,仍同第一次相遇时没什么两样。他好奇问过缘由,斯卡哈不答话,似笑非笑看他一眼,库丘林忍不住打个寒颤,从此明白这个问题是禁区。不过很快,他就为自己找到答案:既然是魔女,那有一两个秘密法术也是理所应当的。 

只是斯卡哈从来不教库丘林魔法。按理说,魔女收养一位孩子,如果不是当做储备粮,那么多半就是要找人来继承衣钵。但斯卡哈二者皆非,把库丘林接来后就实行放养政策。库丘林刚开始还有些害怕,每天战战兢兢,仿佛这就是生命的最后一天。过了一周,他逐渐放开胆子,踮起脚去拿书架上的书,无师自通学会第一个魔法:把金币变成苹果。对此斯卡哈不予评价,但那天他们的晚饭是苹果派。

闲暇的时候,库丘林会去附近的村子买点吃的。金币固然能变成苹果,但天天都是苹果派未免太过甜腻。有时候他听集市上人们谈论说在森林的最深处,被世间一切影子覆盖的、被称为影之国的地方,住着一位魔女,她窃取人的灵魂,连亡灵都能斩杀。无数勇者前往讨伐,然而没有一位能够活着回来。

库丘林津津有味听完传言,从口袋里摸出三个铜币,换了两个馅饼,往森林的方向走。半路碰到一位陌生人,穿着银铠甲,腰间别着镶着蓝宝石的长剑,威风凛凛地坐在高头骏马上,傲慢开口:“你知道影之国的魔女在哪里吗?”

库丘林点点头,给他指了方向。勇者一骑绝尘,走得很急,连道谢都来不及。库丘林耸耸肩,一口咬掉半个馅饼。这些年他见过许多勇者,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两只手都数不清。他们都是来狩猎魔女的,然而没人能回得去——其中库丘林有一半功劳。他为他们指的路,不是到毒蛇的巢穴,就是到达深不见底的沼泽。偶有几位运气好的,费劲千辛万苦来到影之国门前时,等待他们的则是好整以暇的库丘林。战斗过程算不上多麻烦,通常一枪就能捅得人透心凉,唯一麻烦的是处理尸体,毕竟这是体力活。因了这层缘故,库丘林希望少来几位勇者。

斯卡哈并没让他做这些事,全靠库丘林自觉。她大约知晓他做的这些事,但不曾提起。库丘林也从未邀功,权当无事发生。他杀了很多人,临死时他们无一例外都大声诅咒他,有的他听到了,有的没有。但库丘林从不害怕这些,因为他是魔女收养的孩子,诅咒对他没有效力。

日子仍在继续,他每日依旧在乌鸦发出第一声啼叫时醒来,把金币变成苹果,再把苹果变成金币,反复三次,权当魔法练习。墙角放着一把枪,库丘林凝视它许久,伸手握住。

这是斯卡哈送他的第一个礼物,也是唯一一个礼物。枪身是黯淡的红色,触感冰凉,无论握多久都不会暖起来。这是斯卡哈所使用过的爱枪,如今被交付与他。库丘林曾问过她为什么要把它送给自己。“因为它本来就是你的,”斯卡哈说道,“再说,同样的枪,我还有很多把。”

确实如此。斯卡哈似乎有收藏癖,但同那些热爱宝石、热爱金币,甚至是王子眼睛的魔女们不一样,她更喜欢收藏长枪。其中有比这支枪更为出名、更为强大的,但库丘林知道,只有它是属于他的。握住它的时候,他感到了一股久违的兴奋。他好像生来就知道如何使用这把枪,这就是为他准备的。他心脏在疯狂跳动着,好像迫不及待要完成一件事情。

但他并不知道这件事是什么。不过能确定的是,应该不是猎杀野猪、乌鸦或是勇者们,他做这些事时平静得像是在做家务。他也问过斯卡哈,不过她并未说出答案。“现在还不是时候。”她云淡风轻地说道。库丘林又追问过好几次,无果,最后一次斯卡哈烦不胜烦,把他变成一只青蛙。库丘林呱呱了一整夜,变回来时口干舌燥,喉咙发痛,从此把这个问题抛之脑后。

之后库丘林的生活还是一成不变,苹果和金币,集市和勇者,组成了他生活中最重要的几个部分。斯卡哈依旧是斯卡哈,不会老,不会死,拥有被时光打磨过的美感。只是再怎么美丽,看了这么多年也会感觉审美疲劳,远没有集市上遇到的小姑娘有吸引力。但每次库丘林和她们约会时,总会情不自禁想到斯卡哈,然后无由地在心里涌出小拇指大小的负罪感,好像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样。

斯卡哈自然不知道他的想法。就算知道了,她大概也不会有什么感想。如今库丘林的个头比她还高,约会过的姑娘和杀过的勇者一样多。但在斯卡哈的眼里,他仍是个孩子。

库丘林明白她对自己的看法,但他没法抗议,因为斯卡哈活了好几百年,看谁都像个孩子。但具体是几百年,斯卡哈没说。库丘林理解她,魔女也是女人,女人的年龄必须是秘密。不过从书架上摆放的初版魔法书书的日期来看,保守估计有三百岁。

 

库丘林在影之国又住了一段时间。这几年,勇者渐渐不来了,他忽然空闲下来,感觉有些不自在,觉得枪尖都要生锈。斯卡哈依旧不出门,日子好像没多大变化。直到有一天,斯卡哈突然问他:“你在这儿过了几年?”

库丘林掐指一算,不多不少,恰好十八年。十八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足够一个小婴儿成长为青年。

斯卡哈说:“这么多年,我似乎没教你什么。”

库丘林打心底赞同这句话。斯卡哈收养他,既不当储备粮,又不让他成为继承人,除了一把枪,什么都没有给予。这么多年下来,库丘林会的魔法依旧只有金币变苹果,除此之外,也就殴打勇者的手法熟练一点。如果让魔女们来个集会,让自己收养的孩子们展现技能,恐怕库丘林会是倒数第一。

斯卡哈并不知道此刻他的想法,她只是继续说道:“现在我可以教导你了。”很难得,她露出了一个极其淡的微笑,倘若库丘林没有紧紧盯着她,恐怕不会发现这一点。“拿出你的枪。”她吩咐道。

库丘林拿出枪。

斯卡哈说:“我要教你的,只有一个魔法。”她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道,“这个魔法,我只能教你一次。但它会为你带来荣耀、名声和数不尽的财富。人们会把你当成英雄的……就算不是英雄也无所谓,总之,它很好。但我不保证你会不会喜欢它。”她很少一口气说这么多话。

库丘林听得很认真,他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他紧紧地握着枪,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疯狂跳动着,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强烈。他感觉到自己等待的那个时刻就要来临。

斯卡哈看着他,神色难得温柔。“我收养过无数个孩子,但后来他们都死了,”她说,“我不想这样的……但我活得实在是太久了,久到我已经厌倦一切。我期待有人能够杀死我,但勇者不行,孩子们也不行。直到遇见你……当我看到你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十八年后到来的结局,一个我期盼已久的结局。”

“杀了我。”斯卡哈轻声说道,“这是我唯一能教你的。”

她说得没错,这是一个魔法。是施与库丘林的魔法。

 

血滴落在枪尖上。鲜红的,温暖的。原来魔女的鲜血同人类没有什么两样。库丘林握着枪,枪身的红色,变成鲜活的红色。他的心平静下来,在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他的诞生是为了她的死亡。而她日日夜夜都在期盼着这一刻。

 

再后来库丘林来到集市上。他把口袋里的金币全换了苹果。抱着它们回去的时候,他看到一位陌生人,穿着银铠甲,腰间别着镶着红宝石的长剑。他牵着马,彬彬有礼地问道:“你好,请问你知道影之国的魔女住在哪儿吗?”

库丘林思考了一会儿,才开口回答:“她不在了,”他慢吞吞地回答道,“这里再也没有魔女了。”

 

Fin.

 

热度: 170 评论: 8
评论(8)
热度(170)

“我开不出春天的花。”

不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