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葡萄梗 归档 RSS 搜索 - 导航 深海鲸

余花烂衣间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FGO/梅剑】美梦成真

*白情快乐!寒假给 @南淮安 写的最后一个小故事,然后拖到今天才发了

二刷GOA的时候忽然冒出来的想法,以及梅林把梦变成气泡(……)的魔法是私设!

 

 

美梦成真

梅林x阿尔托莉雅

 

塔是单人间,标配。凯茜帕鲁格不属于灵长类的范畴,有幸同梅林同居数日,只可惜一人一兽相性堪忧,新鲜感一过,就有些相见两厌。待到它离开塔的那日,双方都情不自禁松上一口气。梅林顾念短暂的室友情谊,等消息到深夜三点,最后等到四个字:已到勿念。事已至此,他不得不感叹:真是个小没良心的。

日子又回到一个人的时候。幸好梅林早已习惯。毕竟半人类半梦魔的体质,往前往后各数五百年,有且仅有他一个,因而这份寂寞就显得有些珍贵。不过无人分享,珍珠宝石同砂砾没有区别。凯茜帕鲁格偶尔传来一两条简讯,多半是炫耀自己的幸福生活:我在迦勒底饱受宠爱,吃好喝好,有新名字,有新玩伴,还有新的铲屎官,而你呢?只能呆在塔里,嘻嘻。梅林一目十行扫过简讯看完,觉得迦勒底实在和谐友爱,连Beast都可以被感化,转身一变成为人畜无害的小猫咪。

唯一可以聊作慰藉的是,他能够借由魔术给自己放个风。不过碍于梦魔设定,因而范围只限于梦境里。梅林从不贪心,觉得能找到这个BUG已是万幸,不该得寸进尺。于是他每晚整装打扮,到迦勒底进行一夜游。 

他来到目的地,长驱直入无数个梦境。他严格遵守隐私保护条例,只在表层游荡,绝不深入窥探。藤丸的梦是金色,金苹果的金色,梦里仍在为材料努力,七进七出修炼场,就连人理守护的重任也要退居二线;玛修的梦是橘色,像是太阳一般暖洋洋,连带他的心情都变得明快。而凯茜帕鲁格的梦境居然是粉色!温柔的粉色,甜蜜的粉色,充满美好的粉色。梅林吓得后退两步,扪心自问: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他还没来得及再想更多,灾厄之兽已然发现他的踪迹。在反击到达之前,梅林眼疾手快,夺路而奔。不幸的是,他速度太快,准度有差,路线出错,一不小心走岔到不知何人的梦境之中。

——然后他看见天际。天和地拉开两块幕布,逐渐向天际逼近。喧闹声此起彼伏,预示着港口的船队将要启航。下意识的,他朝前走去。不合时宜的花朵在他的脚边钻出,像是魔术师的蹩脚出场。然后他看到了自己,白袍的魔术师站在王的面前。出船的钟声响起,少女仰起头,露出温暖的笑容。

在那句话将要脱口的瞬间,梅林猛然惊醒,落荒而逃。

 

自那日技术性失误后,梅林的迦勒底夜游计划暂且搁置。空闲下来的精力无处安放,某日突发奇想,索性把那些拜访过的梦境按照感情进行分类整理,方便自己闲时回顾一番。他闭上眼,手心里浮现出一个个气泡似的透明圆球,供他仔细分辨。藤丸的感情是甜的,玛修是甜的,就连凯茜帕鲁格也是甜的——迦勒底的风水真的这么好吗???

很快就到最后一个。他刚伸手想要触摸,一股熟悉的感觉迎面扑来。几乎不用思考,梅林就知道这是哪一个梦境。他犹豫几分钟,最后空口鉴梦:苦的。

 

当代社会,无论做什么都要讲理由,要有理论支撑,不能平白无故就下定论。梅林的理由倒很充分:就凭我是阿尔托莉雅的老师——时至今日,他终于能够承认这一点,也算是大有进益,由此可见,在塔里度过的这些日子没有白费。

亚瑟王的老师——这个名号说出去,绝对比千里眼还让他感到自豪——毕竟千里眼有三位,而不列颠的亚瑟王只有一位,独一无二。但如果说到梅林的工作经历,那就不能说是好回忆。毕竟初次任职,没有指导,也没有参考,一切只能自己摸索。梅林确实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不过很明显,结局算不上好。

千里眼赋予他超越时空的能力,于是他确实看到了命运——圆桌的命运,不列颠的命运。但他并未说出口,而是以一种怜悯的、残忍的心情,看着她步向悲剧的终幕。

倘若在当时他做出不一样的选择,是否就能得到另一个结局呢?梅林不知道答案,千里眼也不能告诉他答案。他唯一能确信的是,命运的轮盘不会因为某个人的不甘而改变方向,越是挣扎,越难逃离其中。既然结局注定是Bad Ending,那谁都无可奈何。

而作为始作俑者之一的梅林·安布罗修斯独自吞咽苦果,则是理所应当的。

 

梅林在塔里又呆了一段日子。闲时把玩收藏的梦境,也不算虚度光阴。等到他第十七次观赏帕茜帕鲁格的粉红甜蜜时,收到一条言简意赅的消息:速来。

时间是千年前的乌鲁克,发信人是吉尔伽美什,乌鲁克的王,三位千里眼之一,花之魔术师的冠位同事。梅林掐指一算,果然是世界线出了点问题,但尚在能修正的范围内。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帮忙。于是他打理一番,义不容辞踏上拯救世界的旅途。

即使二人私下联络达成共识,但是临时打工也要遵守劳动法,召唤阵要画,咒文要念,一个都不能少。吉尔伽美什的准备工作还未结束,梅林借此空闲,得以最后再检查一遍装备。

白袍干净,手杖光滑,当作剑来使用,还是一如既往的得心应手。梅林又想起过段时间迦勒底的御主应该也要来到,应当准备一些礼物。只是他翻箱倒柜半天,实在找不出亮晶晶的石头,只好从柜子里摸出几个金苹果,仅作一点微小的支持。

柜子底层有个圆圆的东西,梅林小心翼翼翻出来一看,居然是一个梦境。甜味的梦境已经在他的把玩下消散得差不多了,那么剩下一个是什么,答案呼之欲出。

梅林拿着这个梦境,有些不知所措。这些日子忙着伪装Caster的灵基,他都快忘记这回事了,现在忽然出现在面前,一时让他左右为难。

吉尔伽美什才不管他在为难什么,隔空一条信息冲入他的脑海:一切就绪,你可以来了。

饶是梅林,也被这直击脑海的讯息吓了一跳,手一抖,梦境气泡碎了一地。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香甜的气息。他感受到海风的吹拂,太阳的温暖,以及少女温和的话语,仿佛此刻真的在这狭小又空荡的石室中回响。

“……原来,她也是甜的啊。”

 

乌鲁克的危机迫在眉睫,但梅林的心情无由变得轻松起来。就算此刻世界即将毁灭,他也觉得能有足够快乐来应对。他整理好领口,心情愉快地踏上加班之旅。

 

FIN.

 

评论(15)
热度(185)
©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