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葡萄梗 归档 RSS 搜索 - 导航 深海鲸

余花烂衣间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全职高手/叶橙】蓄谋已久

*摸鱼复健!

 

蓄谋已久

叶修x苏沐橙

 

苏沐橙买了一大袋苹果,二十几个,洗完后堆在茶几上,像座小山似的,颇为壮观。叶修过来蹭饭,一进门就看到这场面,目瞪口呆:“你是要改行去做苹果批发?”

“才不是。”苏沐橙一边翻冰箱找食材,一边应了句,“回来路上看到一个老婆婆在路边卖苹果,寒冬腊月的,太可怜了,就买了一点回来。”

叶修上下打量着苹果山:“你确定这只是一点?”他的表情有些无奈,“你买几个点意思意思就好了,这么多吃一个月都吃不完。”他叹一口气,“早就说让我去接你下班,买东西还能打个商量——”

苏沐橙飞过一个眼刀,叶修从善如流改了口:“买东西还能替你拎回家。袋子这么重,拎得累不累?手有没有勒疼?”

“没,我抱着袋子回来的。”苏沐橙对他的改口很满意,“晚上做拔丝苹果吃不吃?”

“吃吃吃,当然吃。”

 

退役后苏沐橙应某个平台邀约做解说,工作地点好巧不巧,就在B市。她坐凌晨一点的飞机,叶修打着哈欠,眯着眼睛去接机。荣耀火遍大江南北,两个人怕被狂热粉丝认出,硬是墨镜口罩全副武装,深更半夜,看着挺瘆人。幸好路人多是行色匆匆,没人在意。

叶修强行征用叶秋的车送苏沐橙到酒店。她的行李不多,就一个小箱子并一个背包,统统塞进后备箱里。叶修换挡倒车,随口问道:“准备在哪里落脚?”

“还不知道。”苏沐橙低头看着手机,叶修用眼角余光一瞥,瞧见是招租信息,“没找到合适的房子,打算先在酒店里凑合两天,回头再看看。”

叶修打着方向盘,拐了个弯。他忽而想到什么,开口说:“不如你住我这儿。”

“啊?!”苏沐橙吓一跳,如果不是系着安全带,这会儿她大概要从座椅上蹦起来了。

叶修也反应过来这句话听着有点歧义。“我的意思是,我家刚好有套房子空着,地段挺好,好像离你工作地点也挺近,回头我把钥匙拿给你。”

苏沐橙听着有些心动,但还是有一些犹疑:“……这不太好吧?”叶修临时起意,但她想得比叶修多一些,“你爸妈同意吗?叶秋会不会有什么意见?毕竟我一个外人……”后半句话她没说出口,但叶修就是能听出其中的小心翼翼。她就是这样一个人,生怕有哪里会麻烦到别人,体贴得让人心疼。

他动动嘴唇,想说些什么来安慰她,但最后只是在红灯前踩下刹车。“你放心住着,”叶修说,“反正空着也是空着,他们还巴不得有人住进来。你要是觉着别扭,回头我再陪你看房子。”

被他这么一说,苏沐橙倒不好意思拒绝。

于是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

 

叶修没驴她,这套房子确实好。三室一厅加个厨房,自带停车位,出门左拐公交站右拐地铁站,去哪儿都不成问题。叶修已经提前收拾好,该有的东西都添上,一切准备就绪,就等人来入住。

苏沐橙乍看到这架势,饶是做好心理准备,但还是震惊了:“这么大?!就我一个人住?!”

叶修替她把行李拎进房间:“就你一个人,”他眨眨眼,“还是你要我来陪你?”

苏沐橙作势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

叶修哈哈大笑,陪她在房子里转了一圈,熟悉新的居住环境。他正列举附近哪几家的外卖好吃,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回荡在房间之中。苏沐橙好奇心泛滥,忍不住猜道:“是不是叶秋呀?”

叶修瞄了一眼屏幕:“还真是。”他早上又偷偷把叶秋的车开过来,此刻想必受害者已然发现,正打电话过来兴师问罪。

他接听通话,胡乱应付几句。瞧见时间不早,差不多该朝九晚五去上班,便同苏沐橙说:“我先走了,有事你打电话给我。”他还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生怕苏沐橙不知道。

“晓得了。”苏沐橙应了句。她送叶修到电梯口,刚往回走,手机就响起铃声。

“我想起来了,”叶修的语气一本正经,“楼下那家早餐店,卖的花卷特别难吃,你千万不要去买。”

“就这事?”

“对啊。”叶修理直气壮地说道,“这事可重要了。”

苏沐橙:“……”

她慢慢走回去。房间很大,乍看之下空落落的。但她的心里一点也不空,反而像是住进了什么似的,有一股暖洋洋的感觉。

 

最开始,苏沐橙并没想要久住。

房子虽然好,并且叶修也表示不在意,但苏沐橙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这回叶修倒没再劝她,反而陪她去看房子。苏沐橙的要求也很简单,一个人凑合能住、交通方便就行,可偏偏看了那么多套,没一个满意的。

有的是环境不好。房间狭小,墙纸脱落,看起来像是一个破破烂烂的地下室,苏沐橙刚看一眼,就被叶修拉走了。有的是交通不方便,荒郊野岭,去哪都要两小时以上。苏沐橙想了想自己每天五点半起来的惨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直接在电话里拒绝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环境舒适且交通方便的,叶修又不肯。

“这儿我过来不方便。”他振振有词,“赶快换一家。”

苏沐橙有点疑惑:“和你有什么关系呀?”

“你一个人在B市,万一有个头疼脑热的,总要有人来照应一下。你住得这么远,我开个车就要一个多小时,到你那儿,你还不得烧傻了?”

理由牵强,但耐不住叶修成天在耳边叨叨,一来二去的,苏沐橙只好作罢。适合的房子一直没找到,过一段时间,工作忙起来,这件事就渐渐被抛到脑后去了。

等到她后知后觉想起时,已经过了好久。最开始一个行李箱就能装下的东西,现在越添越多,有时候叶修看到堆在角落的快递盒,不得不惊叹女生的购买力。而苏沐橙也习惯了叶修隔三差五过来蹭饭——他公司离这儿比离家近,美名其曰是节省伙食费和车费,实际上有几分是叶修懒得回家听爸妈唠叨,只有他心里清楚。

苏沐橙不介意他来吃饭。两个人,总归是热闹点。吃完饭,叶修主动承担洗碗工作,苏沐橙则用刚学会的标准京瘫瘫在沙发上看电视。偶尔有空,也会一起打打游戏,有时候打得忘情,回过神来已经夜深,叶修索性就在这儿住下,反正有房间多,总有地方睡觉。

久而久之,房子里又多了些不同的东西。两台电脑,两支牙刷,两双拖鞋。周末苏沐洗衣服,总会顺手在沙发上捞起一件白衬衫。十来年,也亏得叶修还穿不腻这个牌子。日子这样过下去,这房子里像是有两个主人了。

 

拔丝苹果做好了。叶修夹了一块,金色的麦芽糖丝在空气中晃晃悠悠,散发出黏稠的香味。叶修等不及,咬了一口,结果被烫得龇牙咧嘴。

苏沐橙递给他一杯水,状似不经意地问道:“今天也不回家吃饭?”

“不回家。”叶修一口把水饮尽,“讲来讲去都是同一套话,没意思。”

“讲哪套啊?”苏沐橙托着脸,看起来是十二分的好奇。

“男大当婚那套呗。”想起这一茬,叶修就心有戚戚,明明叶秋和他同样年纪,偏偏火力全集中在他这儿,怎么看怎么不公平。偏偏叶秋有时候也在一旁添油加醋,生怕他被催得不够紧。

“说到叶秋,我今儿也碰到他了。”苏沐橙说。她住在这儿早就和叶家人报过备案。刚开始苏沐橙还觉得自己身为小辈,于情于理应该前去拜访,但叶家父母似乎工作挺忙,总是约不到合适的时间。叶秋也来过几次,多半是叶修又偷开他车,他过来追寻赃物。苏沐橙同他以前就见过,因而还能聊上几句,就也不觉得尴尬。但他一个人过来,还是第一次。

“哈?他过来做什么?”

“说是家里大扫除,找到这儿的备用钥匙,留着没用,就拿过来给我了。”苏沐橙说道,“不过呢,他还和我讲了一件很有趣的事。”

叶修又夹了一块拔丝苹果,没夹稳,咕噜咕噜滚到桌上。他心中一跳,直觉有点不对,但还是强作冷静说道:“什么事?”

“不是什么大事,”苏沐橙慢条斯理地说道,“就是这房子,不是‘刚好’空着的。叶秋说,这是你家里留着给你做婚房的。”她对叶修挑挑眉毛,“你这安得是什么心啊,叶大大?”

 

安什么心?反正不是司马昭之心。叶秋背后捅的一刀又狠又准,把他的小心思公之于众。叶修只能选择坦白从宽:“我最开始,是真觉得这房子空着,你住里面刚好。”

“后来呢?”

“后来就觉得,你一直住着也不错——不对,不是你,是我们俩住着不错。”

这话被他这样坦荡荡说出来,苏沐橙都觉得害羞,他倒好,一点害臊都没有。

“我看房子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做了手脚?”

“我哪敢啊!”叶修叫屈,“那些房子真的不怎么样,哪有这边好。”

这倒是实话。不过作为婚房的房子,自然是不会差到哪儿去。

苏沐橙半天没讲话。叶修偷偷瞄她一眼:“生气了?”

“……不算吧。”

“那就是害羞了?”

苏沐橙瞪他一眼,把他面前的拔丝苹果移到自己面前。

叶修心想:果然是害羞了。

他没想到苏沐橙会发现得这么快——也不算快,但对于他的计划而言,已经是飞一样的进展了。毕竟他最初可是打算徐徐图之。那么多年都过去了,也不急在这一时。

谁料横空飞出一个猪队友叶秋。

叶修看似平静,对自己说的话毫无波动,实际上却是在偷偷打量苏沐橙的脸色,她看起来并没有生气,甚至在嘴角勾起一个微不可察的笑容。这是一个好信号。

 

叶修轻咳一声:“我觉得吧,明天你来我家吃个饭?”

“啊?!”苏沐橙这次真的从椅子上跳起来了,“这、这是做什么啊?!”

“就是吃个饭,见个面,”叶修说,“你来了这么久,他们也挺想见你的。”

“不是工作繁忙吗?!”

“那是我编的。”叶修毫不留情地揭露了自己的谎言,“那时候我觉得时机不成熟,怕你过去不自在,就都推了。”

他说得自然,苏沐橙心中却是掀起万丈波澜,她的声音细如蚊呐:“……你让我想想。”

 

叶修耐心地等着。他把拔丝苹果端回自己面前,正用筷子夹着苹果片绕麦芽糖,裹上厚厚一层金色糖衣。

绕到第三片苹果时,苏沐橙才开了口:“……我没去过长辈家,”她听起来很紧张,“第一次去见你爸妈,要带什么比较合适?”

叶修笑了。他环顾四周,最后目光落在客厅的茶几上。

“苹果吧。我觉得苹果就挺好的。”

 

Fin.

 

 

评论(37)
热度(740)
©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