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葡萄梗 归档 RSS 搜索 - 导航 深海鲸 UAPP

余花烂衣间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霹雳布袋戏/莫泷】春日景

*好像很早就写完了但是不知道为何一直没发总之现在赶个春天尾巴发一下!

关于某个春日的小故事。

 

春日景

花座召奴x良峰秀泷

 

 

春日的午后,一派悠闲,空气中弥漫着似有若无的花香味,偶有微风拂过,便随着风穿过庭院,来到庭院的另一端。

良峰秀泷正跪坐在廊前。

她闭着眼睛,呼吸声均匀,长长的睫毛微微扇动着,像是睡着了。但她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脊背像青竹一样挺直。当廊上传来轻而又轻的脚步声时,她猛地睁开眼睛,下意识握住腰间的长剑。可瞧见来人时,她微微挑起眉毛,把手从剑鞘上挪开,脸上露出一个放松又愉快的笑容来:“原来是你呀。”

她往旁边挪了挪,好让花座家的公子在她身边坐下。花座召奴收起手中折扇,从善如流入座:“兄长告诉我你在这里,”他眼角弯弯,“你在这里欣赏春色吗?”他玩笑似的说着。“

庭院里的春景我早已看惯啦。”良峰秀泷笑着应道。她并未注意到花座召奴的文字游戏——不是“良峰贞义”或“你的兄长”,而是“兄长”。他巧妙地把自己同她划在了同一阵营之中,带上几分亲昵的色彩。

但即使良峰秀泷注意到,她也不会在意,毕竟现在她有更值得在意的事情。

“师尊告诉我一句剑诀,让我自行参悟,可我想了很久也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她的语气里不自觉带出些埋怨,还掺着几分不服气,倒像个不服输的孩子。

良峰秀泷在剑道一门上天赋秉异,少有如此吃力的时候。她微微偏着头,轻轻叹了一口气:“……是不是我修行还不够努力?”

她迷茫的样子也很可爱。花座召奴则是笑着说道:“能让剑圣高徒感到困惑的问题,我倒想讨教一二了。”

良峰秀泷犹豫片刻,凑近他的方向,轻轻说出一句话。庭院里本就只有他们二人,不必如此,但良峰秀泷却像是分享一件宝物一样的郑重。她离得太近,近得花座召奴可以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味道。

不是胭脂水粉堆积出的甜腻的香味,而是更干净、清爽的味道,叫人觉得很舒服。

他清咳一声,让不合时宜的绮念从脑中消散。折扇在手心处轻敲几下,花座召奴略一思索,道:“这并不是剑诀。我曾在古籍中看过这句话——”

他一字一句讲解着,良峰秀泷听得十分认真。她的眼眸清澈透润,里面只映出他一人的身影来。

讲完最后一个字,良峰秀泷若有所思。“我大概明白其中玄妙了,”她说道,“只是若要放在剑道上,恐怕还需要一些变通——且让我再想想。”她抬起头,略带歉疚地看了花座召奴一眼,“春景甚好,我却如此无趣,真是不好意思。”

花座召奴摇摇头,道:“我本就不是来看春景的——”

良峰秀泷疑惑地眨眨眼睛,他却停于此处,不愿再说。少女心思豁达,见他不愿开口,便不再继续追问。她复又闭上眼,陷入沉思之境。

不知何时起了风。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浅白浅粉的花朵纷纷扬扬落下,美得不可胜收。

春景确实很美。但花座召奴只是看着她。剩下半句话在他的心中被反复咀嚼,直到散发出比花朵更馥郁的香气。

 

“我本就不是来看春景的——我是来看你。”


 

Fin.


 

评论(4)
热度(25)
©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