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周江】有狐自远方来

*没头没尾,没皮没脸
*小狐狸江波涛


有狐自远方来

周泽楷x江波涛




暮春三月,细雨如丝。周小公子撑着把油纸伞站在石桥上,鸦发素衣,远远看去,活脱脱就像刚从画里走出来似的。

桥下的道士收了摊,拿着长幡走过。没几步又绕回来,盯着周小公子上上下下看了好几回,直叫人瘆得慌。最后轻咳一声,才慢条斯理道了句:“这位公子,妖气缠身啊。”

周小公子一愣,回过神来时脸上倒没多少诧异,只是点点头:“嗯。”

话音刚落,怀里就钻出只狐狸,毛皮倒比冬雪还要白上几分,眼珠像是黑曜石,滴溜溜的转着。狐狸舔了舔小公子的脸,低低叫了几声,又钻了回去。

道士脸色一紧,眉间又多了几条浅纹。周小公子朝道士微微摆手,一人一狐便撑伞走远了。河边桨橹声悠悠,正是应了好一个江南时节。

雨不大,街边的糖糕刚出炉,还冒着腾腾白气。周小公子站了片刻,而后慢慢从袖里掏出几个铜板,又比划了个“三”。老板倒是不以为奇,谁都知道周家小公子长得俊,却是不爱说话。不过也好,这样貌若是配上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小姑娘们还不更欢喜。

周小公子小心把糖糕掰成块,狐狸又冒出来,就着他的指尖小口小口咬着。蓬松的大尾巴一摇一摆,扫在脖子上,惹的周小公子忍不住笑出声来。

“……别闹。”

狐狸咬完最后一口糖糕,倒是不再动作了,回身跳到他肩头,一双狭长的眼睛眯起,倒像一副笑模样。



周家小公子名唤周泽楷,住在镇上最大的宅子里。周老爷周夫人去了京城,周小公子不愿去,便留在此处。留下的还有位姓方的管家,前半辈子四处漂泊,后来就在周府安了家,成日眼间眉间都带着笑意,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打着什么算盘。

狐狸是冬末里跑来的。方管家一大清早起来,还没来得及安排一应事务,就听到阵阵敲门声。打开门一看,不见人,就见一只银白银白的狐狸盯着他看。

恰好周泽楷经过,瞧见它,短促的“啊”了一声。

方大总管问:“公子,你认识它?”

周泽楷想了想,说道:“……郊外。”

狐狸朝着郊外的方向做了个躺倒的姿势,左后腿不断抽搐着,还时不时抬起头来看看周泽楷。

周泽楷点点头。

方大总管是个聪明人,一看就明白:约摸前几日周小公子去郊外,救了只掉进陷阱里的狐狸,今日这是寻来报恩了。话本戏剧里都说狐狸薄情负心,这儿倒遇到一只知恩图报的。

方大总管又想了想,笑眯眯道:“既然要报恩啊,我家公子今年还缺件大氅……”正说着,目光就往狐狸身上扫了一圈。

狐狸打了个寒颤,周泽楷也打了个寒颤。狐狸瞧着周泽楷,周泽楷不知所措,四处看了一圈,目光又落到方大总管脸上。

方大总管“扑赫”一声笑出来:“逗你玩呢。”又拎起狐狸往周泽楷怀里一丢:“哪家的小妖怪,也不懂得化个人形再来敲门。幸好来的早,不然给人见着,还不被吓一跳。”

狐狸一愣,才道:“化的人形进了城门,谁知道到一半法力不够了……”他甩甩尾巴,又问:“你怎么看得出来?”

方大总管一脸高深莫测:“我为什么看不出来?”

周泽楷则是好奇的摸摸狐狸脑袋,半天蹦出一句话:“……名字?”

狐狸拿头蹭蹭他的手:“江波涛。”


江狐狸就此在周府住下,一顿三餐好吃好喝,说来报恩,闲时就帮方大总管清点清点账簿,一派悠游自得。方大总管账本哗啦啦翻一遍过去,眼角笑得开了朵花似的:“狐狸果然聪明得紧。”

江波涛道:“怎么感觉夸人和骂人似的。”

方大总管没应,话题一转:“今日倒有力气化人形了?”

江波涛若化作人形,便是个十六七岁少年公子的模样,端的十分周正,倒也能叫姑娘们生出几分旖旎心思。可惜第一次方大总管瞧了半晌,最后叹口气,问周泽楷:“怎么不救只母狐狸回来?”

周泽楷歪歪头:“也好看。”

江波涛就算是只公狐狸,也是只好看的狐狸。

江狐狸很满意这个回答,眉眼弯弯,晚饭连周泽楷偷偷夹进他碗里的芹菜也一并笑纳。方大总管眼观鼻口观心,权当没看到。

只可惜江波涛法力有限,时间一长不是冒出双耳朵,就是露出条毛绒绒的尾巴。周泽楷觉得好玩,时不时扯一扯;方大总管习以为常:谁让小妖怪道行不够。可这场景若是叫一般人看到了,恐怕第二天和尚道士就要踏破周府的门槛了。

所以周泽楷走进书房时,看到的只是趴在书桌上的江波涛。方大总管在一旁拿着本书,装模作样的叹气:“唉,一股狐骚味。”

江波涛不满的在账簿上印了个爪印。周泽楷上前替他把毛梳顺:“……香的。”

江波涛舒适的眯起眼睛。

周泽楷把他抱起:“……要吃糖糕?”

江波涛在他怀里舒服的打了个滚:“想吃。街那头新开的糖糕摊子,小周吃过吗?”

方大总管在一旁啧啧称奇:“只听说过狐妖魅人,没听说过还学过读心术的。”

他在周府呆了四五年,好不容易把寡言少语的小公子的脾性摸透六七分。江波涛可好,不过呆了两三月,便能猜透九分九。

不过少操一份心也好,方大总管自是乐得做个甩手掌柜,偷点空闲。大总管不发话,自然没人敢说些什么。

周泽楷乐颠颠的抱着狐狸出了门。天还有些冷,狐狸不肯露出头,趴在他胸口,热乎乎的一大团。周泽楷衣上熏了檀香,安心的叫人想睡。

江波涛喜欢这味道,不温不火,恰到好处。那时他就是寻着它,一路寻到了周泽楷。

说也奇怪,狐狸若成了精怪,天生就带几分魅人,寻常人见着,怕就要被迷个神魂颠倒。偏偏遇上周泽楷,先入套的倒成了江波涛。

江狐狸不肯抬头,声音闷闷:“小周。”

“嗯。”

“我喜欢你。”

脚步声一停,江波涛抬头,对上一双闪亮亮的眼。

“……我也喜欢你。”

今日最长句。幸好这句话没给方大总管听到,不然恐怕他要向周老爷周夫人负荆请罪,痛诉自己治家不严了。



糖糕一人一块,剩下一块留给大总管。周泽楷转了转伞,抖落雨水,偏过头看看江波涛:“……还想去哪?”

江狐狸蹭蹭他的脸:“回家。”


fin

评论(13)
热度(209)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