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周江】甜腻腻

*在休假结束前一天的日常。
*按照标题与正文的关系,这篇文大概应该要叫傻腻腻或者白腻腻或者杜明的一天。


甜腻腻

周泽楷x江波涛


杜明现在有些惶恐不安。

他坐在周泽楷家的餐桌前,捧着江波涛倒给他的一杯水,看着厨房里两人忙碌的身影,然后诚惶诚恐的拿出手机,给方明华发了条微信问该怎么办。

方大奶妈回复迅速且意简言赅:顺其自然。

于是杜明顺其自然的拿起筷子,顺其自然的吃了口面,顺其自然的被辣出眼泪。

江波涛说:“哎呀,杜明你吃不了辣?”

周泽楷附和说:“……嗯?”

手机滴滴作响。从方明华处得知消息的吴启语重心长发来慰电:能让联盟第一帅以及联盟第一帅他媳妇给你下面,你是何其三生有幸。

三生有幸的杜明泪眼朦胧,江波涛这是当辣椒不要钱吧。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杜明带着他没电的手机记错集合的时间,但他又懒得再回一次家,幸好周泽楷家在附近,所以他决定去借个地打发时间。

然后他拎着一袋水果,站在周泽楷家门口按下门铃,不一会儿江波涛探出头:“是杜明呀?快进来快进来。”

杜明踏进一步又收回脚,抬头看看门牌确定自己确实没有走错地。

周泽楷家是典型公寓房,客卧卫厨一应齐全。江波涛接过他手里的水果,招呼他去客厅坐坐。沙发上还堆着抱枕薄毯和外套,电视里天气预报员絮絮叨叨。周泽楷刚洗完头发,正蹲在客厅的柜子前找电吹风。

江波涛说:“小周啊,先把头发擦干,水都滴到地上了。”

周泽楷回答说:“好。”

江波涛又说:“电吹风在右手第三个柜子里。”

周泽楷翻了翻:“找到了。”

杜明觉得有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来,在客厅站了会儿,小心翼翼问道:“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江波涛给他倒了杯水:“哪儿的话啊。杜明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碗面?”

杜明觉得自己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半天挤出一个字:“诶。”


于是现在杜明吃着面,看着江波涛手脚麻利的收拾屋子。周泽楷跟在他身后一副还想帮忙的样子,结果被塞了两苹果打发到一旁坐着了。

杜明想了想,又想了想,最后终于鼓足勇气小声问了句:“队长,怎么副队在你这儿啊?”

周泽楷说:“西甲联赛,电视大,舒服。”

杜明往客厅探头。五十五寸液晶电视,的确看得那叫一个爽快。

周泽楷百般无趣,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划拉几下解锁,杜明凑过去瞧了一眼,提示栏里蹦出条吴启的信息:副队,经理说提前半小时到,有事通知。

周泽楷一如既往的回了个“嗯”,接着轻车熟路的翻出个游戏自娱自乐,一时间游戏音效噼里啪啦不绝于耳。

江波涛走过来时也探头瞄了一眼,周泽楷把信息调出来给他看,然后就把手机塞回江波涛的口袋里。

江波涛看了看钟:“也差不多该走了。”

杜明连忙两三口把面扒完,又咕噜咕噜喝了一大杯水。那边江波涛已经从鞋柜里把自己和周泽楷的鞋子拿出来了:“碗放洗碗池那儿就行,我晚上回来再洗。”


三人站在小区门口,墨镜口罩鸭舌帽,和搞地下工作似的。周泽楷拿着袋垃圾去了处置点,回来时江波涛已经拦了辆出租车。

杜明坐在副驾驶座,江波涛和周泽楷坐在后座。司机年纪看起来挺大,没怎么关注荣耀,三人也就放心脱下装备,还在路上谈了会儿新赛季的状况,不过多半是江波涛和杜明在说。周泽楷依旧保持着惜字如金的风格,只是偶尔几个字表示赞同。

说着说着就没了声,杜明两三次试图挑起话题,却都是收获一片沉默。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江波涛已经靠在周泽楷的肩膀上,睡着了。

周泽楷说:“昨晚太迟,起得早,累。”

杜明有些讷讷的转过头去。恐怕自己一大早过去打扰的时候,江波涛才刚睡下吧。

后视镜里周泽楷轻轻动了动身子,把肩膀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杜明默默收回视线。


到俱乐部也才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只是江波涛下车时还晕晕乎乎的,杜明看着有些担心:“副队不然你去休息室再睡会儿?”

江波涛还记着经理的交代:“没事,先去找经理。晚上早点睡就好。”

周泽楷变魔术一样拿出一罐罐装咖啡,放江波涛手里,江波涛打开喝了一大半,又递给周泽楷。

周泽楷没接,就着江波涛的手把剩下的都喝完了。杜明这才发现周泽楷的眼眶下也有淡淡的阴影,大概也熬夜了。

没听说队长还对西甲感兴趣啊。杜明百思不得其解。


经理说有事,也不过是交代最近一些商业活动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末了又把江波涛留下,就战队最近训练状况再探讨几分。

余下众人纷纷推门而出,周泽楷最后一个,临走前还忍不往会议室里多看了几眼。

吴启感慨道:“幸好有江副队在,如果现在是队长在里面,恐怕经理之后会忍不住哭出来。”

吕泊远说:“如果队长能有黄少的十分之一,不,百分之一的说话技能就好了。”

吴启说:“这技能有,不过都点在副队身上了。”

两人相视一笑。

全程倾听这对话的杜明表示,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感觉挺厉害的样子。


江波涛走进训练室的时候,看到众人以周泽楷为圆心围成一圈,远远看过去,和朵花似的。再定睛一看,每人手里都拿着手机,这场面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他把外套搭在椅背上,顺口问了句:“你们做啥呢?”

吕泊远指了指周泽楷:“今天换网线,没得上网,在连wifi。”

江波涛看过去,正巧看到周泽楷头上那一撮迎风屹立坚强不倒的呆毛。他再问:“那连上了么?”

这次回话的是吴启:“还没呢。副队你快告诉大家wifi密码是多少啊?”

江波涛耸耸肩膀:“我家密码哪能这么容易就告诉你们啊。经理说今天网没那么快接好。每人先做完五组基础训练,剩下时间就自己安排吧。”

众人纷纷做鸟兽状散开。杜明想了想,把方明华拉到一边:“老方啊,我今天觉得这事有点奇怪……”

他竹筒倒豆子一样哗啦啦从今天早上在周泽楷家碰到江波涛一直说到吴启和吕泊远的对话,最后口干舌燥的做了个总结:“我觉得吧,队长和副队关系怎么特别好。”

杜明不明白为什么方明华用一种堪称怜悯的表情看着他。

“我知道正在暗恋的人会特别迟钝,但怎么也想不到你会这么迟钝,这已经上升到智商范畴了吧。”方明华语气慈悲,还顺手从训练室的冰箱里拿出罐六个核桃,“训练太辛苦了,多补补。”

杜明拿着那罐六个核桃,心想这平常不都是孙翔喝的么。


周泽楷没起身,依旧坐在原位,抬起头眨着眼睛朝江波涛看。江波涛蹲下身,让两人视线齐平:“小周,不去训练吗?”

周泽楷摇摇头:“密码。”

江波涛觉得有些好玩,伸出手刮刮他鼻子,小小声说:“一枪穿云?”

“不对。”

“枪王大大?”

“不对。”

“周泽楷?”

“嗯?”

“我爱你呀。”

周泽楷眉眼弯弯,笑得十分好看:“嗯,我也爱你。”


wifi密码在无人知晓的时候顺利开启。角落里的杜明拉开拉环,喝了一口六个核桃。

真甜呀。

fin

评论(14)
热度(191)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