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叶橙】天堂鸟

*娱乐圈背景,小片段,私设有。
*……别打脸。

天堂鸟

叶修x苏沐橙

叶修抱着一大束天堂鸟蹲在马路边抽烟,一边吐着烟圈一边要小心不让烟灰掉在花上,样子要多傻有多傻。之前三十分钟他试图和警卫表示自己确实是苏沐橙的熟人,身高体重血型甚至她喜欢的甜品都被一一道来,对方则是表示这样的脑残粉见多了我们不和你一般见识。他想了想说不然我告诉你们苏沐橙昨晚吃了什么?然后他收获了两个白眼。

他的确知道苏沐橙昨晚吃的什么,意大利面和玉米浓汤,他有了空后终于点了厨艺技能,因此苏沐橙隔三差五前来搭伙。那时姑娘穿着热裤叼着叉子,拿他的ipad刷剧看。叶修哗啦啦往他盘子里倒番茄酱,一边倒一边问你是不是明天有场通告?

苏沐橙一愣,撩了刘海抬起头,咬着叉子含含糊糊的问:“你说什么?”

叶修开始搅动那盘意大利面:“就是外面那海报。”

巨幅海报挂在广场上,上面苏沐橙一身红裙搭着黑西装的周泽楷,你搭我的肩我搂你的腰,俊男美女赏心悦目夺人眼球。叶修一日买烟要看三遍,想不记住都难。

苏沐橙人一仰又靠回椅子上,把叉子丢一旁,手指在进度条上一划拉直接跳到了下集预告:“你说那事啊,就是周泽楷开演唱会我去露个脸,烘托烘托气氛。”

叶修在脑海里使劲回忆了一下周泽楷那张漂亮的人神共愤的脸:“听说他歌唱的不错?”

苏沐橙说那等级比不错高多了。人家不仅有脸还有才,我就是一衬绿叶的鲜花。

只是语气也未见得有多愤慨,纯粹只是插科打诨。叶修左手抽过她手中的ipad右手卷了一叉子面塞她嘴里:“你就算是鲜花也是最漂亮的一朵花。现在先认真吃饭。”

苏沐橙拿了勺子舀了一大口汤:“明天你去看吗?”

叶修回答的倒快:“我去做什么?”

苏沐橙一副理所当然:“来看我呀。”她指了指自己,“难道我不好看?”

叶修只想在心里翻白眼。苏沐橙若不好看那也不知道如何才叫好看。她第一次拍MV,民国风,一头黑发如瀑及腰,搭着素色小旗袍,一回头眸子里一剪春水盈盈动人,看得一干人等目不转睛大呼绝色。诚然苏沐橙早先时候是被称作花瓶的——但花瓶也得有花瓶的资本不是么。

MV一出来轰动四方,舆论宣传搞一搞,再加上自身硬件条件好想不火也难。新闻娱乐版占了一大块,叶修——那时候他还被称为叶秋——懒懒散散浏览完全文,悠然自在吐了个烟圈:哥的姑娘,能差么。回头又指着上面的照片和苏沐橙说,这张挑不好,笑得太僵硬了。

苏沐橙没理他,抢了他烟盒丢进垃圾桶。叶修无奈笑,报复似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圈里谁都知道她是叶修带出来的,起点比那些新人高了不知多少去。喻文州作词作曲,MV男主角黄少天——哪个新手能有这么好的运气。叶修中间牵线搭桥没少费力,大有一冲最佳女歌手的劲头,最不济也要拿个新人奖。偏偏有人不领情,隔三差五控诉他的不良品行。

“你不关心我——”苏沐橙敲着盘子说,语气七分玩笑三分认真,听得他无可奈何。

“我哪里不关心你啦?苏大小姐要拍片我跟在后头拎包端水,要上节目我在后头安排行程整理讲稿,要吃饭我还亲自买菜下厨。好歹我身价比你只高不低,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你助理。”

这话说得没错。隐退前叶秋在圈里是深居简出,通告不上记者会不开,联系全凭公司前台采访全靠腾讯QQ,也就一干好友识得他庐山真面目。可谁都知道他有本事,能写词能作曲,能编剧能导演,后期剪辑编排也略通一二,最佳音乐人这个奖项连拿了三年,还得了个外号叫“叶神”,俗里俗气,可哪个人不想一亲芳泽得到大神提携一二?偏他跟在苏沐橙后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跟班,呼来喝去没大没小。谁有这待遇还不感恩戴德,也就苏沐橙恃宠而骄——不知这词用在这儿合适不合适——“可你没给我写过歌。”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不然晚上我洗碗,你给我写首歌?”

叶修连忙把跃跃欲试的姑娘推回原位:“别别别,您上万身价来洗碗,给楚云秀知道还不拎刀上门砍死我。”

楚云秀是苏沐橙的经纪人,年初时配上的,踩着一双十厘米高跟鞋,看得他心惊胆寒。

这边苏沐橙还在抱怨:“可你还给别人写歌——”她拿出手机哒哒按了几下,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就传了出来:谁看到网握住流水/旧日尘埃如诗……

他被歌词酸的打了个寒颤,手一抖差点打碎盘子:“柴米油盐酱醋茶,过日子总要钱嘛……”

苏沐橙打了个哈欠:“多少钱?”

叶修伸出手比划了个数目,封笔作自然有个好价钱。瞧见她一脸郁郁寡欢,还是有点不忍心:“……现在给你写也不太适合。”

前头他和嘉世那点破事闹得满城风风雨雨,就差双方撕破脸皮大干一场,能开个记者会解约引退已经算是各让一步;结果后脚旗下第一女歌手就唱了他的词,这是打脸呢打脸呢,还是打脸呢?

苏沐橙也明白其中利害,脸色摆了半天最后还是缓和下来,叹口气:“……那算了。”

叶修心里刚想说句好姑娘,就听她再补充:“那你明天要来看我哦。”

……敢情前面一大串都是为这铺垫吧?偏偏他还欠着人情债,怎么好意思拒绝。

苏沐橙报了时间地点,又说了自己会在第三首歌上场。“你要给我送花啊。”

他把碟子擦干净摆好:“如果给人认出来怎么办?”

“哪会啊,你给我打杂了那么久都没人认出来。”苏沐橙笑嘻嘻说,回头又从沙发上翻出贝雷帽墨镜口罩和外套:“我先走咯。”

“要我送么?”

“我自己开车就行。你有这时间不如想想明天送什么花给我。”苏沐橙打开公寓大门,不放心似的回头又补了一句:“一定要记得啊,别迷路了。”

结果记住了路对了花买了,倒是把买票这种事给忘了。以前在嘉世他都是在后头,想去看就去看,哪像现在。

叶修抽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头丢地上碾碎。场馆内忽然响起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连在场外的他都能听到。叶修看了看手表,约摸苏沐橙该上场了。

他站起身,换了只手拿花,四处张望一番,不负众望终于找到个电话亭。

他翻了几个硬币出来,凭印象开始拨号。第四次道歉后终于听到一声熟悉的“喂——”

叶修笑笑,虽然对方看不到:“是云秀?”

对面沉默一瞬再开口:“叶神?”

叶修天南海北鬼扯几句,又关心了一下苏沐橙最近的时段安排。楚云秀说她今晚没通告,难得又是空闲。

那估计又会过来。他想。再谈了两三句叶修就借故挂断,他原来就没打算让楚云秀想办法把他弄进去,麻烦,况且他不喜欢,如今有机会逃之夭夭更合心意。想必过一会儿楚云秀就会和苏沐橙分享这个神经兮兮的电话,他的心意也算带到。

现在就剩这花——叶修盯着这一大束天堂鸟有些发咻,这直接在附近花店里买的,挑了最大的,还真没想过除了献给苏沐橙之外的出路。

他在马路边站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带回家,好歹也是一大笔钱,更何况今晚在苏沐橙过来蹭饭时再送也来得及。

顺便路过菜市场时买条排骨来炖汤,苏沐橙喜欢这道菜。叶修在心里又补上一个决定,满意的回家去了。

fin



评论(12)
热度(227)

“我开不出春天的花。”

不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