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莲涉水兮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不要转载。
 

《【全职高手/叶橙】倾明》

*私设有。

*标题和内容半点关系都扯不上。


倾明

叶修x苏沐橙


大半夜被冷醒,喉咙干涸的厉害。在沙发上躺久了,感觉一动浑身骨头就咔嚓咔嚓作响。他起身想去厨房倒水,赤脚踩在地上被冷得打了个寒颤。电脑没关,屏幕散着幽蓝色的冷光,乍看之下有几分诡异感。苏沐橙睡得浅,摸索着打开床头灯,迷迷糊糊问怎么了。

他说没事,你继续睡。姑娘嗯了一声,翻个身又把自己裹空调被里,像虾一样弓着腰蜷成一个团。丝罩的灯发出柔和的光芒,不刺眼。这灯是苏沐橙送他的,更早就得追溯到联盟女选手群里某次团购活动——也就她们喜欢在淘宝上大爆手速,APM让他都自愧不如。

苏沐橙年初退役,不管外面媒体记者怎样吵吵闹闹,行李一卷就跑路到他公寓,堂而皇之霸占唯一一张单人床。叶修卷着毯子和沙发相亲相爱,也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苏沐橙没说什么时候走,他也就不问。反正以前苏沐橙就喜欢三天两头跑他房间,玩累倒头就睡,把他的地盘当作自己的窝,理所当然。在嘉世是这样,兴欣也如此。叶修十年如一日的惯着她,坏脾性就此养成。

叶修从柜子下勾出双拖鞋,慢吞吞朝厨房走去。玻璃杯里装着半杯水,一饮而尽后他下意识的从口袋里拿烟。卧室里苏沐橙咳嗽两声,他做贼心虚似的把烟又揣回兜里,半天听不见声音才又鬼鬼祟祟拿出点燃,深吸一口气吐出袅袅烟圈。

苏沐橙不太喜欢他抽烟,同队时因为他那“有助于提高注意力保持精神亢奋”的狗屁理由尚可忍耐一二,最多给他几句不痛不痒的劝告;退役后则原形毕露,咬牙切齿的希望把视线范围内所有烟草制品积毁销骨。叶修试图阻止过几次,但每次都以惨败告终。每个人都觉得苏沐橙这个妹子温温和和,偏就想不到她固执起来也很可怕。这种固执是扎埋在骨子里的根深蒂固,表现在她加入荣耀联盟一打就是好几个赛季,表现在他离开嘉世后她由头至尾对战队的不待见,也表现在她如今百般逼迫叶修戒烟,恨不得一日将罗马建成。

叶修有时候会觉得这是小女孩脾性,但转念一想如今恐怕也就自己把她当作小女孩,不管她在场上火力轰炸得多丧心病狂半分温婉柔和都沾不上边,自己还是同以前一样宠着哄着。就像苏沐橙十六岁的时候说喜欢水晶发卡,可惜价码牌丧心病狂让人望而却步。等到叶修拿到第一个荣耀冠军赢来第一笔奖金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买买。一买就是好多年,每年生日礼物无所新意,不知有没有忘记姑娘今年不是十六而是二十六。

想来想去一根烟也要燃尽,差点烫到手指尖,吓得他颤一颤,连忙掐灭烟头丢进纸篓里,又打开窗户通风,妄图毁尸灭迹。一套折腾下来人也清醒大半,仅存不多的一点睡意又被夜风扫去,来来回回走两趟,最后还是拉了椅子坐在电脑前。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有的东西再过无数个十年也玩不腻。上机刷卡登陆,动作流水行云一气呵成,他挂着耳机压低声音指挥一堆夜猫子抢BOSS,为网游事业奉献自己最后一份光与热。键盘有节奏的噼里啪啦作响,好像又回到当初祸害各大公会的时光。叶修玩的兴起,忽而肩膀一沉,鼠标一滑,技能放出十万八千里远。

苏沐橙不知何时醒来,裹着被子爬下床走到他身后,头搁在他肩窝上,温热气息在耳边徘徊不去:“……不去睡?”

他把耳机拿下,回答的牛头不对马嘴:“吵醒你了?”

苏沐橙点头又摇头,抽抽鼻子:“你怎么又抽烟了?”视线再落在屏幕里张牙舞爪的BOSS上,“抢BOSS?要不要我帮你?”

叶修顾左右而言他:“我就觉得你空调温度太低,迟早会感冒。”他十指轻轻巧巧在键盘上跃动,“快打完了,不用你过来,回去睡觉。”想想又补充一句,“我马上就睡。”

苏沐橙大约还在半梦半醒的迷糊状态,十分好打发,“嗯”了一声就拖着被子走回去。她穿着黑色的吊带睡裙,肩带歪歪斜斜,衬得肩上小小一圈象牙似的白。叶修又觉得有些渴,伸手抓过遥控器调高温度。

游戏自然不能再打,他鼠标一甩又跑上论坛,一目十行浏览下来权当打发时间。也不知怎的,他鬼使神差点开一个视频,是苏沐橙在记者会上的退役声明。耳机声音被调得近乎静音,他只看到屏幕上姑娘对着镜头笑靥如花,一绺发丝落在脸旁,被她撩去耳后,露出个精致的水晶发卡。

身后呼吸声绵长平稳,叶修看着屏幕上快走到尽头的进度条打个哈欠,倦意终于姗姗来迟。八月的天亮的早,隐隐有淡淡的光透过窗帘落在地上。他侧身把沙发上的毯子钩来,一边眯着眼关闭界面。屏幕亮光暗下的最后一刻他莫名想起钱包里好像还有九块钱,以及公寓里放张双人床也挺合适。


fin

评论(10)
热度(256)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