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方王】不寿

*乱七八糟,带私设,有私货,殴打作者请别打脸。
*别名“一场火锅店的邂逅”。


不寿

方士谦x王杰希


一群人浩浩荡荡踏进自助火锅店时袁柏清戳了戳刘小别的胳膊,指着店里最角落的位置说你看那人像不像方神,刘小别盯着看了半晌回答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点像。两个人在后头偷偷摸摸压低声的讲,却一字不漏的入了王杰希的耳。他也下意识的朝那方向看过去,隔着火锅店人声鼎沸的一条过道以及白色雾气,任凭他把两只眼睛眯成一样大小,也瞧不清那人模样。

其实想想可能性也小,隔着时差满打满算美资产帝国此时应是上午八点。以他对方士谦的了解,此时那男人应该还在被窝里死乞白赖不肯起床,不然就是拿着手机躺床上发微博,总之他不会浪费一个完美的早晨,因此更不可能横跨太平洋跑来G市吃火锅。又不是闲得特别慌,钱没地儿使拿来给航空事业做贡献。

这么一想他心里就有些坦坦荡荡,回过头去对着袁柏清一行人说菜你们随便拿这顿夜宵我请了。小兔崽子们一面一个个脸上露出“怎么好意思麻烦王队”的表情,一面抢菜迅速下手快准狠。其中以刘小别为最,一圈扫荡下来两只手盘子里满满当当,看得王杰希都担心他今晚会不会消化不良。

订的包厢在二层,刘小别一路喊着“让一让让一让”龟速在人群中前进,期间还要小心盘子最顶端的土豆片不要掉下来,后面跟着一连串的人,和手机游戏里的贪吃蛇似的。一众人等防卫工作做得好,已然成功将自己融入到吃货角色之中,可到拐角处时却有人叫了声“小别”,再是一声“柏清”,最后才是带了惊讶、意外,和一点点被王杰希听出来的理所当然,“小队长,你也在啊。”

王杰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是果真人闲得慌钱多得慌,第二个念头是这群熊孩子都在这难道我能不在?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念头是我操这人还真是方士谦?

他一瞬间想了这么多倒忘了接话,两个人相顾无言许久最后还是方士谦再度开口:“你们还要开锅,不如先坐这吃吃?”代词说的是你们,可是人一眼就能看出他那是双人位。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袁柏清不愧是他手下呆最久的,脑筋转得快,喊了声“方神你好方神慢吃”就挤过刘小别先往楼上跑去。有人开个好头,接下来相同的话语被一迭声重复好几遍,约好似的把王杰希留下。高英杰经过时还回头看了王杰希一眼,动作慢一拍,盘子顶头的白菜就被方士谦夹了去。

王杰希目送一堆人干净利落的卖完队长,低头一看方士谦正一脸认真的烫土豆,还煞有介事的和他说:“这个你要早点放进去,不然烫不熟。”

王杰希懒得扭捏矫情,直接拉开椅子坐下,把外套搭在椅背上,伸手招呼服务员加套碗筷,又把方士谦左手旁杯子里的椰汁拿来喝了大半。一套动作下来,他才好整以暇的开口问:“你怎么回来了?”

方士谦捞着牛肉片秒答:“思念祖国,回来探亲。”

王杰希冷哼一声,心想这理由就算打死十个叶修他也不信。思念祖国你怎么不回祖国的心脏看一场早晨六点的升旗仪式感受红色的温暖,偏偏大晚上跑来G市街边一家火锅店烫土豆,又不是比赛打完顺路来吃个夜宵。只是内心吐槽波涛汹涌表面却还是滴水不漏的平静,“嗯”了一声就拿沸水烫碗筷。对面方士谦殷勤的给他碗里夹肉,还不忘叮嘱几句:“这酱有点辣,我等等叫他们给你拿点不辣的来。”

方士谦点的鸳鸯锅,给他捞的都是清汤锅底里的。这么多年过去他还记得自己不吃辣这个习惯,王杰希不是没有点小感动。但他也是被方士谦忽悠过来的,糖衣炮弹的道理还是懂得不少,索性定下心来,一边心安理得蘸着不辣的酱,一边气定神闲的再问:“那你怎么也来这家店?”他还特地在也字上加了重音,大有一副非得让方士谦把实话说出来不可的架势。

方士谦顾左右而言他:“我看你们不是夏休期快到了——”

王杰希挑挑眉。

方士谦连忙夹了块鱿鱼放他碗里:“这家店是黄少天推荐的,据说很好吃。”

王杰希默默在心里给蓝雨记上一笔新债。


其实王杰希并不想整出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之前也不是没联系过,群里闲闲淡淡聊过几句,逢年过节还会发几条短信相互关怀慰问,如今好好吃顿饭又不是什么难事,板着脸不知是想膈应谁。但他又不得不摆出这张脸,说到底还是私人层面上的好久不见,心里没底气,非得撑个脸面出来。

简而言之就是一个字,怂。

也就是遇到方士谦他才怂。怂里还带着慌,掺着乱,七七八八搅和在一起,硬是弄出张不言苟笑的脸。王杰希对着钢化玻璃瞧了自己几眼,觉得已有两三分韩文清的气概。

王杰希私下也是想过再度和方士谦重逢的画面,但前提总是在微草拿了第三个冠军之后——第四个第五个也行。表面上是说你看如今的微草也是蒸蒸日上锐不可当,暗地里则要显露没有你我照样把微草带的很好的心态,再深挖掘一步就是叫你退役活该你没冠军戒指。类似场面数不胜数,而不是如今火锅店里的烟雾缭绕,让心虚更深一层。

他是怨方士谦,在他刚宣布退役的时候。那时微草刚拿第二个冠军,每个人心里都乐开花,也就是方士谦敢浇盆水上去,在记者会上慢悠悠的宣布退役。

王杰希一听这消息差点没炸毛,在记者会上又不好问个究竟,只好咬着牙,面上露出一派波澜不惊。回头去问方士谦,却只看到他云淡风轻的笑,三分理直气壮七分理应如此,看的王杰希恨不得上前一拳打烂他的脸。

没下手自然是因为舍不得,只是之后他再没好脸色,不管是对方士谦还是两张账号卡,甚至是方士谦在食堂外时常喂的那只猫。低气压一直持续到方士谦办好签证准备飞往国外的那天——这事不知为何他做的也挺隐秘,出发前几天他们才知道——全队到机场送行,他站在最前头说了句玩的开心。

没说出口的是你还真他妈走了。

治疗之神与魔术师并肩而立的场景看得太多太多,纵使后来王杰希再未以魔术师的身份出场,却从来没想过会有谁先下场。

也就方士谦狠的下这个心。

那时他还带着些孩子气性,到如今也不是不明白这样做的理由,年龄下降,手速变慢,新人层出不穷,这都是竞技选手迈不过的坎。与其黯然离场,倒不如功成身退。

可他怨的,不过是当初方士谦的一点说放下就放下的狠劲。敢对自己狠,敢对微草狠,也敢对他王杰希狠。


他这边小心思千回百转,方士谦难得没有看出来——又或者是看出来了,就是装作不知道。此人最擅长粉饰太平,情绪也是把捏的恰好,和赛场圣光里笼罩的治愈术一样,一个多余的治疗溢出都不肯给。绕一圈看下来,就像是王杰希的一头热。

思及如此,王杰希心中不免多了几分愤慨,拿了香菜就往锅里塞。

方士谦嚼着白菜帮子含糊不清的说:“杰希啊,我不吃香菜。”

王杰希语调温柔:“我一直记着呢。”

方士谦看着碗里的香菜,在“哇这是今晚小队长第一次给我夹菜”和“可我真的不吃香菜”的心情之间来回摆动,大抵一步天堂地狱抉择不过如此。最后他眼一闭心一横,壮士断腕般一口全吞进去。

王杰希贴心的把他杯子拿到自己桌上。

方士谦一时情难自禁,眼角有些泛红,不知是被香菜逼的还是被烟熏的。


三大碟子菜,吃吃喝喝没多久全盘清空。方士谦还不死心的捞锅底,不放过一点肉丝,誓要将本钱吃回来。

这场景看的王杰希有些心塞。好歹当初也是治疗封神的人物,一场比赛百万身价,如今锱铢必较,真不知资产阶级社会将他摧残成什么样。

方士谦倒不介意,认真和他说:“我瞧B市房价又涨了,你看那首付啧啧啧。如今自然要能省就省一分钱掰成两瓣花,充分发挥革命前辈的优良传统……”

王杰希从他天马行空的思维里捕捉到重点:“你要在B市买房?”

方士谦有点疑惑:“难道还在G市买?”他从兜里拿出手机,划拉几下解了锁,调出张图给他看:“我觉得这房子就行,离微草也不远,出门挺方便,还有地下停车场。你看这阳台大的,你想种多少飞刀剑独活冬虫夏草都没问题。”

王杰希面无表情的说:“是不是还要再养一只防风?”

方士谦从善如流的点头。

王杰希说:“我以为你跑去美利坚合众国之后我们关系就是江湖不见了。”

方士谦有点乐:“我以为那叫远距离恋爱。”

王杰希呛了他一句:“啥时候恋爱过?我怎么就不知道?”

方士谦的神情顿时就有点蔫:“……不带这样的啊,小队长。”

王杰希欣赏片刻方士谦吃瘪的模样,莫名觉得心中有点神清气爽,只是多年恶气积攒于心中,一时半会儿也不能全消完,他忖思片刻,最后看着表上的时间,觉得小兔崽子们差不多该回酒店明天还要赶飞机,决定不玩游击战直接单刀直入速战速决:“方士谦,我就问你一个问题,”

“爱过,不是,现在还爱着呢。”

“别贫。”王杰希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你当初退役的时候,就真没想过我?”

压心底最久的,问出来也是最重的。王杰希说出后感觉心里有人长舒一口气,轻松如同今年冠军直接内定微草。再看方士谦,此人如今正深情凝视锅上飘的辣椒,欲语还休。他幸灾乐祸心想如今我看你还能怎样逃,其中又夹杂百分之零点一的愧疚,反思自己是不是把人逼得太紧。但就是仅存不多的良心也在三秒钟后烟消云散:这也是方士谦应得的。

眼看就要演变成一场持久战,王杰希都拿出手机打算发个短信让熊孩子们先回去,自己打起十足精神同方士谦比耐心。只是当他苦恼于到底是发给高英杰还是许斌时,对面终于冒出点活气。

“小队长啊……”

他吓了一跳。

“往大里说,我自认对得起微草,对得起自己,也挺对得起你。”那人目光不动,好像辣椒长了双大小眼似的,“两冠一亚,我也挺知足。不过往小里说,我知道哪里对不住你。”他叹了口气,轻得王杰希都误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可你一个人做得很好。真的。”

“治疗之神老啦,只想把最光辉的时刻留在小魔术师身边。”

这可以算得上是句情话,时机把握精准,恰好此时方士谦终于抬头看向他,隔着一个鸳鸯锅,愣是给王杰希看出一双眼睛里的柔情似水,眼角眉梢里满载着白月光,越过长长的时光,依稀还是当年的风华绝代举世无双。

——只可惜风华终结于一个饱嗝,还带着点麻辣味。

王杰希原本紧绷的一张脸终于忍不住“扑赫”笑出来,纵如方士谦不断默念心如止水此时面上还是有些尴尬,只好不停咳嗽装作清嗓子,妄图以此来掩饰百年难得一见的失误。王杰希也懒得拆穿他,索性等笑过这阵子后再好整以暇的开口:“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方士谦这回回答的顺溜:“还有我不该没同你商量就跑去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不过你也知道我这人敢做不敢当,本想在外头想通了就回来谁料到一想就想到今日……”

后面的瞎七八扯王杰希懒得听,起身轻车熟路从方士谦外套口袋里拿出他信用卡,潇洒走到前台——信用卡密码居然没改,还是他生日——说楼上第三包厢的费用这儿结了。

方士谦拎着两件外套在后头看着买房资金又流出一笔,虽说不差钱,但还是碎碎念说借花献佛也不是这么玩。

王杰希对他的锱铢必较嗤之以鼻,他正发短信让熊孩子们吃饱喝足赶快下来,双眼盯着手机屏幕:“我就觉得你是欠微草的,给你机会偿还。”

方士谦嘟囔着说:“你还觉得我欠着你,怎么不说?”

前头的人发完短信,把手机往左边兜里一塞,从右边口袋变魔术似的把一盒健胃消食片丢给他,还不忘回头一笑:“那你慢慢还。”

fin.

评论(9)
热度(255)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