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伞修】十年梦

*带私货,乱七八糟有。
*殴打作者请温柔,别打脸。



十年梦

苏沐秋x叶修


他有时想起十七八岁的苏沐秋,眉是眉眼是眼,端的是个风华正茂丰神俊朗。某日苏沐橙叫他一起整理旧物,翻出几张泛黄的老照片出来,上面少年虽是清秀,却同他回忆里差了十万八千里远。后来有类似帮忙的要求时他总是拒绝,苏沐橙不是不知道他内心深处那点朱砂痣与白月光,只当他怕睹物思人也就做罢。谁能想到他不过是怕心中形象坍塌,因而死活不肯去面对。

其实想想人的品性也就如此,若苏沐秋如今还在,恐怕只能成为他衣上的白米粒或者墙上的蚊子血。那时他们老是吵架——或者也算不上吵架——为了明天早饭是水煮蛋还是煎蛋、风扇摆头的频率、甚至是苏沐橙的家长会究竟谁去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最后两人总是在竞技场里解决一切,技能光效满屏飞舞。苏沐橙在门外探出一个头,嗓音甜甜糯糯:吃饭啦,再不过来我就拔电源了。

叶修知道苏沐橙有本小册子,上面记着两个人PK的次数和胜率。只是他从未要求去一窥究竟,因为“用膝盖想就知道哥获胜的次数比较多”。此话初给苏沐秋听到自然嗤之以鼻,两个人夹枪夹棒相互冷嘲热讽一阵又是熟悉的竞技场见。开机刷卡一系列动作娴熟之至,昏暗的灯光下他偏过头去看苏沐秋的脸,少年目光微微下沉,抿着下唇全神贯注盯着屏幕,纤长手指在键盘上跳跃,在寂静的深夜里发出轻微的敲击声。

可惜的是那本册子在多次的搬家过程中早已遗失,日后苏沐橙谈起来时不免有些遗憾,不过叶修并不在意,毕竟游戏里的技能点现实水平毫不相干。苏沐秋同唯一的妹妹相依为命,风里来雨里去这么多年,自觉生活技能高了叶修不知十几层,因此他常常无视结果翻盘重来,还认为理所当然。所以最后往往是以早上吃水煮蛋、风扇搬给沐橙、家长会两个人一起去作为结尾。

这些事他也只是偶尔才会想想。都是些陈年旧事,成天挂嘴边不免就有些矫情意味。叶修自认为自己心胸坦荡拿得起放得下,人生路长,他从不和自己过不去。只是有时不得不回想起来,譬如看到周泽楷出神入化的枪体术,譬如拿到联盟冠军世界冠军时,譬如昨夜幽梦忽还乡,故人站在小轩窗旁,眉眼弯弯,幸好没有在梳妆。

两人相顾无言,少了泪千行。叶修心知这该是个梦,并且为自己的认知默默点赞。他翻了口袋发现没烟,只好随手拖张椅子过来,挑了眉毛问:“有何贵干?”

苏沐秋就笑了,还是他记忆里的笑,熟悉的一刹那叫人恍了神迷了眼:“没啥事,就来看看你。”

叶修指了指门的方向:“出门右拐,往楼上走,沐橙房间在正数第二间。”

苏沐秋说:“前头去看过了,不过没敢叫她,怕她一醒来就哭。”

叶修说:“那你就不怕我哭?”

苏沐秋又笑:“你倒是哭一个给我看看。”

这次两个人都笑出声。只是叶修笑着笑着就觉得心口不太舒服,苏沐秋越盯着他看,就越疼得难受。他心知肚明是为什么,面上却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看够就走,别大半夜扰人清梦。沐橙跟我过得挺好,冠军也拿了俩,一个联盟一个世界,说出去多牛逼。就算下辈子只啃着瓜子看电视,钱也不怕不够用。”

苏沐秋看他一眼:“你这句算垃圾话?”

叶修答:“哪能呢,这不是跟你汇报近况么。”

他们又不咸不淡聊了几句,从旧街区拆迁到如今房价上涨,海阔天空什么都谈。荣耀这个坎自然绕不过,苏沐秋居然也知道他带中国队拿了个世界冠军,这愈发让叶修相信这是个梦。到最后天色渐明,叶修打了个哈欠:“你下头缺什么就说,明儿有空我同沐橙烧给你。”

苏沐秋说:“我差十个联盟冠军,你烧给我?”

叶修说:“我倒是想,但满打满算也就四个,你先等着,啥时候凑齐就烧给你。”

苏沐秋想了想,还是摆摆手:“算了,也没多稀罕。”他挥挥手,“那你好好过,一个人或者找个人都行。我知道我这人好得举世无双,但你不欠我什么。”

最后一句话说得自恋又莫名其妙,但叶修听懂了。只是他懒得再应些什么,靠椅子上闭了眼,挥挥手权当送别。苏沐秋来走无声无息,待他再睁开眼时,窗旁空荡荡的哪有什么人。但出人意料的是这个梦还在继续,而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只是耐心等待梦醒那刻。

他知道自己之后再也是见不到苏沐秋了,住在回忆里的少年不会老去,只会慢慢在时光之中消失。这本不过是他的一些偏执,今日一过也就更谈不上遗憾。而大约潜意识里他也在等这个梦,等苏沐秋过来和他说最后一句话,一等就等了十年。


十年一梦不复醒,不知是君寻我?我梦君?


fin.

@绝对领域统治世界 和@暮迟待君归 点的伞修,你们LFT名字的画风真是不一样。

评论(9)
热度(44)
  1. 丷凉肆采莲涉水兮 转载了此文字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