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方王】安常守故

*谈谈恋爱,过过日子。
*……打人莫打脸。


安常守故

方士谦x王杰希


接到方士谦电话时他正堵在三环,信号灯红了又绿,车流蜿蜒前行慢得叫人心焦。听筒里传来的声音慵懒又含糊,估计是刚刚起床没多久:“杰希啊,我找不到那件米色的外套了。”

王杰希先是下意识看看自己外套,确认无虞后才回话:“你去衣柜里翻翻,第二层上面一点。”

“找过了,没有。”

“那先穿黑色那件,回去帮你找。”

“也行。”

他先挂了电话。又等完三个红灯,才离目的地减少几十米距离。王杰希等得有些烦躁,索性开了车载收音机来打发时间。天气小姐嗓音甜美,温柔提醒广大人民群众午后将有暴雨,请做好预防措施。

王杰希往窗外瞧了瞧,的确是黑云压城,一副风雨欲来的模样。他想起来衣服好像还在阳台晒着,刚想打个电话提醒方士谦记得收下来,转念一想又觉对方应该不会生活不能自理到这种程度。固然方士谦从来记不清自己衣服该干洗还是水洗,进厨房就像拍摄生化危机现场版。治疗之神踏进生活副本,完美蜕变成为弃疗之神。

正因如此方士谦才乐得个清闲自在,把银行卡往他兜里一塞就提前进入退休老干部的角色中。家中养了两只猫,一大一小,鸳鸯眼儿十分招人疼,就是性子有些傲,总是一副爱理不理人的样。偏偏方士谦有那闲心拿了逗猫棒去联络感情,咪呜咪呜满屋子叫,一双眼笑得同猫似的。

也难怪王杰希有时会产生养了三只猫的错觉。

讲到猫,他忽然就想起家中的猫粮似乎所剩不多,回来时要去趟超市,顺便补充点生活存货。思维天马行空的转,从沐浴露要买两瓶一直转到青菜涨价。昨日在餐桌上他还同方士谦谈起如今物价上涨太快,却被对方笑说也沾染了些市侩气息。孰不知日常本就该如此平淡,柴米油盐酱醋茶,一个都不能少。

短信音响起,是方士谦问他中午有没有回来吃饭,又嘱咐说午后有雨,提醒他后座上有把伞。语气竟似多年老夫老妻。不过本应如此,二人相熟相知多年,早就把对方当成自己身体里的一部分,彼此都是知根究底的熟悉。纵然谈不上离了谁会生不如死,但左心口总有些隐隐痛意。

他有时候也会想自己是如何上了方士谦的当。当年方狐狸一举一动里心思昭然若揭,而他还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毛头,自然小心谨慎生怕一步踏错就万劫不复。两人你来我往互相试探的不亦乐乎,谁料就连此过程都在方士谦的算计之中,在这互斗中硬生生把自己塞进王杰希的心里,潜移默化,待到王杰希发现想要根除时,已经太迟。

于是只好顺其自然,得过且过。

偏偏事后还有人不知羞耻,得意洋洋总结说,这叫温水煮青蛙。王杰希则是看在房子首付与银行卡的面子上,懒得同他计较。反正在嘴皮子上占点便宜,谁不会呢。


他在回复栏里打完最后一个字,犹豫了几秒,还是把提醒收衣服这句话补在最后。说来也巧,刚按下发送键天空就一个闷雷响起,紧接着就是噼里啪啦一阵雨点,砸在车窗上听得人有些阴冷。他盯着手机看了两三秒,方士谦没回短信。

雨又大了些,好像要把前几日的闷热连本带利一同还回来。王杰希微微往后侧了身子,在后座摸索半天还是找不到那把伞。或许是放在后备箱里,他想。方士谦总是记错东西放在哪里。他也实在懒得再去找,可这么大的雨,弄湿衣服不是什么好想法。

其实不一定非得今天出门才行。王杰希忽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这种天气潮湿阴晦得让人心烦意乱,还不如呆在家里看几本闲书,打几盘荣耀来得舒心。纵然家中也是无趣,但好歹还有一个人。

说不定回去还能找到那件米色外套。

打定主意后他就付诸实施。已经浪费了半个早上,谁会愿意搭上一个下午,再等上一个红灯就果断掉头转弯。另一边车流少,一路上开得得心应手,连心情值也升高好几个百分点。


王杰希刚把车停在小区门口,一抬头就看到方士谦撑着一把嫩绿嫩绿的新伞站在前头,伞上还印着微草的LOGO,惹眼的紧。方士谦也看到他,三步并作两步小跑上来。他这才发现对方居然穿着他们都以为找不到的外套,手里抱着两袋猫粮和一瓶沐浴露。

方士谦拉开车门,把一干杂物往后座一扔,从善如流坐在副驾驶座上,问:“不是说没回来吃饭,怎么又回来了?”

王杰希也问他:“你从哪儿找到的?”指的自然是外套,他不信方士谦仅凭一己之力就能成功找到。

方士谦给自己扣上安全带:“在阳台晾着呢。”他看看腕表上的时间,“这附近有家店挺好吃的,不去试试?”

“好啊。”

王杰希打了个转向灯,向右拐去。雨还在下,沥青马路湿漉漉一片,他开得慢悠悠的。方士谦按开音响,音乐轻柔缓和充斥整个空间。

他忍不住跟着哼起调。



fin.

评论(13)
热度(138)
  1. 久未遇¹采莲涉水兮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月迷津渡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