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叶橙】山鬼

*中元节快乐。
*(看起来不是很明显的)山神叶修和山鬼沐沐。没头没尾,瞎七八扯。


山鬼

叶修x苏沐橙


铅灰色的云朵在层层叠叠铺散在天空上,这场小雨从半夜开始淅淅沥沥的下,到现在还没有停息的迹象。门铃在十二点准时响起,一声接着一声。过了几分钟才从房间里传来懒洋洋的声调:“……钥匙在花盆下面。”

苏沐橙打开门,先把长筒靴和湿淋淋的雨伞放在门后。窗帘被关的严严实实,灯也没开,整个房间笼罩在一股阴暗的色调之中,只能模模糊糊在床上分辨出个人形轮廓。她把自己往沙发上一扔,随便抓了个靠枕抱着:“前天那部连续剧帮我录了没?”

“录了录了。”声音回得有些漫不经心,“也不知道那些爱来爱去恨来恨去的三流狗血剧有什么意思……你怎么就那么喜欢看?”

“培养个兴趣爱好不行?你喜欢打游戏我还没说你呢。”苏沐橙从桌上抓了把瓜子,再开口时语气里带了点抱怨意味,“你开个灯啊。”

“节约用电,人人有责。”空气中传来一声响指,尔后一簇小火苗慢慢悠悠的升起,在电灯附近慢悠悠的回旋着,“我忘记交电费了,暂且将就一下。”

苏沐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懒死你。”

她起身去找垃圾桶,回来时顺手碰了一下放在电脑桌上的吊兰。原本还耷拉着脑袋的小东西一下子变得精力充沛,叶子和打了鸡血似的噌噌噌使劲往上长,不大一会儿就爬满整个电脑桌,并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这叫绿色生活。”苏沐橙说。


这场生态危机最终以叶修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而告终,而那时吊兰的叶子已经铺满大半个墙壁。苏沐橙拿着手机趴在沙发上刷微博,没有半分想要善后的意愿。叶修只能无奈的指挥小火苗,一点一点把那些巨大的叶片逼回花盆中。

就差最后一步时门铃再度响起,伴随着一声中气十足的“快递”。叶修把火苗在手心按灭,打了个哈欠走出去开门,然后站在门前挠着头到处找笔。这时一只黑色水笔骨碌碌从天而降,砸到他的脑袋后掉到快递单上。

“抱歉抱歉,我家的猫有些调皮。”叶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签完名,在快递员把目光转向天花板前连忙把箱子拖进来再“呯”的一声关上门。吊兰的叶片蜷曲着动了动就迅速收缩回去,看起来好像是在朝他挥手致意。

“……我觉得你用另一种方式把笔给我会更好。”他回头情真意切的对苏沐橙说。那盆吊兰已经恢复原状,安安静静在电脑桌上履行职责。

苏沐橙比了个鬼脸,把注意力放向刚被拖进屋子里的箱子上:“你又网购了什么?”

“方便面套装,五种口味任君挑选包君满意。”叶修手中慢腾腾的拆着箱子,厨房里乒乒乓乓一阵响,片刻后四五簇小火苗托着个热水壶飘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两个青花瓷样式的碗,“你要什么味?”

苏沐橙想了想,说:“香菇炖鸡面吧。”她低下头又折腾了一会儿手机,“吃完你去交电费啊,不然我没WIFI可连。”

叶修一边翻出调料包一边说:“以前没WIFI不是也过得好好的么。”

苏沐橙甩甩头发:“时代在进步。再说,我不信你晚上不打游戏会受得了。”

叶修表示,这句话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解决完温饱问题,苏沐橙拉开窗帘,雨水顺着房檐一连串滴滴答答落下,城市被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叶修站在门旁等她:“走了啊走了啊,出门交电费去。”

“我早上刚出过门呢。”她半真半假的抱怨一句,却还是走到门后拿出靴子。早晨还沾满泥的靴子已经焕然一新。叶修拿起一旁的伞,上下打量了一番:“还挺好看的。”

苏沐橙套上靴子,笑眯眯的走到他身旁:“那是。”

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交通灯红了又绿。叶修走在人行道靠外侧的一边,手中的伞微微朝她方向偏了偏。

“变化真大,”叶修忍不住感慨道,“以前这儿什么都没有,一年还见不到一个人影。”

苏沐橙点点头:“以前你还有座山神庙呢,现在都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叶修耸耸肩膀:“‘破除封建迷信,弘扬文明新风。’标语上都是这么写的。”他停下脚步,“不过也没什么人来,留不留着都无所谓。”

“我还挺喜欢你后面那大院子的。”苏沐橙伸出手比划了一下,“还能玩捉迷藏……不过现在也没多少人来玩了吧,大家都来山外了——诶,等等,是红灯。”

两个人在斑马线前站定。雨还在下,不过早失去几分先前的气势,渐渐变得有气无力。被水润泽过的空气散发出清新的味道,带着些许似有若无的花香,悄无声息的在这个城市中扩散开来。

叶修注意到苏沐橙的发尾上沾着几片草叶,他伸手摘下。太阳从天空中露出半个脑袋,远处被雾气遮掩的黛青色山脉逐渐显现出原本的模样。苏沐橙眯着眼看了一会儿,转头问他今年要不要回山里看看。

“也好久没回去了。”她说。

叶修从烟盒拿出一根烟叼在嘴上,趁街上人来人往没人注意,打了个响指点火。

“好啊。”


fin.

@阮阮阮软软 姑娘点的架空叶橙~希望阅读愉快哒!

评论(8)
热度(130)

“我开不出春天的花。”

不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