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BG/唐藏】剑胆灰 05-06

前篇

07-08有时间写完一起放这。

……有生之年都写不完啊。


05.

我断断续续讲完这个故事,已是月上中天。唐重在一旁唏嘘两声:“自作多情是病,得治。”

我踹了他一脚。

他“哎哟哟”唤了几声,道:“小姑娘还是不哭的时候好看些。”

我揉揉眼睛:“我没哭。”

他道:“死鸭子嘴硬。”

我又想踹他了。

这时脸上传来冰凉的触感。我抬起头,看见唐重递来一张银色面具:“遮住脸可能就不那么丑了。”

我接过面具。唐重面具下的脸有些清秀,眉是眉,眼是眼,端的十分耐看。

我把脸埋在面具之中,倒有几分趣味。唐重在一旁看着我折腾,嘴里哼着不知名巴蜀小调一派自在悠闲。我把玩面具半晌,忽然想到一个严肃的问题:“我听说若谁看到唐门弟子的脸,那便是要娶了他?”

唐重的身形晃了一晃,随即镇定回答道:“无稽之谈。”

我放心的叹口气:“那就好。”虽说如此,但我也晓得这面具对于唐门弟子来说很重要,因而真心道谢:“唐重,你真好。”

唐重悠悠把目光投向远方:“姑娘们一般都不对我说你真好,她们都说你真坏。”顿了顿,又接了一句话,“其实看到唐门弟子的脸的人,是要和那弟子一起私奔的。”

这次我真把他踹下房顶:“你莫诳我见识少。”

唐重灵巧一跃,又借力登上屋顶,这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让我不禁谓叹道:“……你轻功这么好,当初怎么会摔断腿?”

他的脸色黑了一层:“我才没摔断腿。”

我拍拍他肩膀:“人生在世,难免有几次失手……啊不,失腿。年轻人要看开一些嘛。”

唐重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默默端起千机匣。

我自觉的噤声了。

又看了会儿月亮,我觉得夜深露重,实在无法再秉烛夜谈,便用手掩口打了个哈欠:“我去睡了,你也早点出庄,若被守夜的师兄逮住千万别说见过我。”

唐重说:“其实我已与你暗结珠胎。”

我说:“你讲话是明教弟子教的?”

唐重的目光又投向远方:“说起来,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

我毫无怜惜之情的打断他的话:“闭嘴。”

唐重默了一默,死性不改再度开口:“真不和我私奔?”

我冷笑一声:“有什么好处?”

“我知道你师父在哪里。”

“这种事算什么好处……不对等等你说什么你真知道我师父在哪里不骗人?!”一连串说下来之后我又发现了个疑惑点:“……话说,你若知道的话为什么不告诉唐门其它弟子。”

“麻烦。”唐重回答,“总之,信不信由你。”


最是江南好风景,烟花三月下扬州。

话本里都说在江南小镇遇见翩翩公子,我遇见的却是我风尘仆仆的师父。

赤脚唐大仙真是料事如神。唐门弟子在山庄围追堵截那么多日,却不知道罪魁祸首就躲在扬州的再来镇上。果不其然,最危险的地方果然是最安全的地方。

我叹口气,盯着面前白花花的豆腐花:“师父,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我师父,藏剑山庄叶五少,最近像只过街老鼠一样躲躲藏藏的叶凡叶公子,也捧着碗豆腐花在叹气:“……本来想回山庄避一避风头,不过听你那么一说,我觉得山庄也不太安全。”

唐重在一旁也叹了口气:“……你们能别端着碗豆腐花蹲在路旁吗?我看着都觉得丢脸。”

我说:“我同我师父在谈正事,你再打扰我们,小心我揍你。”不过显然单打独斗我是揍不过唐重的,于是我又扭头补了一句:“师父,我说的对么?”

叶五少舀了勺豆腐花道:“……你若要揍人,师父我自然是会帮你的。只是以后和唐门都是一家人了,动手动脚,不太好。”

……正在被唐门霸刀天涯海角上天入地追杀的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这种自信啊,师父。

唐重一副懒得搭话的模样,索性也拿了碗豆花,踢踢我的靴子:“给我个位。”

我含糊不清道:“你不是嫌丢脸么?”这么说着,却还是往师父那儿挪了个位置给他蹲着,还顺便瞄了眼他的豆花——师姐说我从小就这样,不管吃什么都要先看看别人的,生怕有人吃得比我好。

……不过我对于撒上两勺辣椒酱的豆花完全提不起兴趣。究竟是对这个江湖有怎样的深仇大恨,才会报复在豆腐花上啊……

师父也转过头来瞧了两眼:“这怎么能往豆腐花里加两勺辣椒酱呢?”

我忙点头赞同:”师父说的极是。”

“小婉都是加四勺。”

“……”

这日子没法过了。

师父还在一旁絮絮叨叨:“幸好我幼时在蜀地呆过一段时间,还能吃点辣,不然小婉说什么也不会和我回藏剑的……这不,我们都说好了,单日我们吃辣,双日我们吃甜……”

去你的尊师重教。

06.

师父决定观望几日后再做打算,而我既已知道他如今无事,便放下心来,飞鸽传书回山庄后便算计着趁此机会去哪里游荡玩耍一番。

师父对我的打算颇为赞同,用他的话说就是“年轻人,就要多出去走走”云云。我思颇良久,最后还是决定先去个万花谷找找阿彤。

唐重闻言,表示自己也要一同前往:“我还欠着些诊费未给呢。”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他的腿,被他瞪了回去。

师父倒是没有异议:“一路上有人照应着,也好。”想了想,他又从怀里拿出几张泛黄的纸:“既然你打算去万花谷,就顺便绕个路,把这交给我师父吧。”

我拿着那几张纸上上下下看了几遭,对着那鬼画符般的字样愣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是啥?”

师父清咳一声道:“路上偶然得了几张曲谱,我也不是什么好音律之人,便想着不如给我的师父。”

看来叶五少的师父是个高雅之人。

“你就去昆仑……”

果然是世外高人的隐逸之所,不过这已经不是“顺便绕个路”的问题了昆仑和万花隔的不是一般远啊。

“……上头的恶人谷一趟。”

我当机立断把那几张纸哪里来的放回哪里去:“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一日师徒百日恩,师父我们有缘再见。”

唐重在一旁“嗤”了一声:“不就是去个恶人谷,又不是拉你入伙,你激动什么。”

我道:“我可是守法爱庄的大唐好公民,你不介意那你去送啊?”

师父闻言,便把那曲谱塞唐重怀中:“如此,便劳烦唐少侠走一趟了。”

我幸灾乐祸:“让你乱说。”

唐重慢条斯理道:“我们可是一路的。”

我思忖良久,道:“信不信我在万花甩了你?”

唐重没回话,只是隔着师父无声对我说了三个字。我揣摩良久,觉得那应该是“走着瞧”。

……这唐门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评论
热度(22)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