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葡萄梗 归档 RSS 搜索 - 导航 深海鲸 UAPP

余花烂衣间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全职高手/方王】情深

*短。有私货。


情深

方士谦x王杰希


起因是方士谦的心血来潮。

那时他已经收拾好一应行李物品,两个大行李箱塞得满满当当站在角落。机票订在次日七点,房间下了血本清扫一番,钥匙自觉主动上交经理处。也正因如此他才有理由堂而皇之霸占王杰希的房间王杰希的床以及王杰希的抱枕——“就最后一晚了,小队长你收留收留我呗?”

尾音微微上扬,三分轻佻七分调笑。王杰希一边毫不留情把他搭在自己腰间的手挪开,一边面无表情对着电脑研究复盘工作,假装不知道房间多了一个噪音污染源。挺直的脊背线条优美,固然他自身无知无觉,但耐不住方士谦心猿意马盯着看了五六秒,一瞬间让人后背发凉,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始作俑者浑然不觉,热心的嘘寒问暖:“呆下风口会不会太冷?空调调高点?要不要过来暖暖?”他早已用空调被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手握的杯子里还是王杰希刚泡的咖啡:“我觉得你糖放得有点多。”

王杰希没应他,认真的看着屏幕,似乎要把一个动作反复看上三四遍才满意。被放置PLAY的治疗之神寂寞难耐的抱着枕头在床上滚来滚去,眼看指针转向十二,才下定决心上前一扑,整个人连着被子挂在王杰希的身上,活像只异变的树袋熊:“不如出去吃个夜宵?”

耳机摇摇欲坠,王杰希小心暂停界面,头也不回应了句:“你还饿着?”

他指的是四个小时前方士谦的送别宴。难得可以正大光明公款吃喝,一干人等摩拳擦掌,点菜的唯一标准就是贵,一个个眼冒绿光好似饿了三天的狼。浪完饭店又去浪KTV,鬼哭狼嚎之声不绝于耳,一场送别宴活生生整出欢迎会的场面,大有来个不醉不归的架势。而身为主角的方士谦在此群魔乱舞之中笑的淡然自若,画风清奇诡异。

此画风自然延续到如今,方士谦趴在他耳边说话,声音好似情人间的喃喃絮语、又掺杂几分的理所当然:“可我想和你单独一起吃一顿呀。”

大概是空调温度真的太低,让人忍不住抖落一地鸡皮疙瘩。王杰希回头瞧一眼笑得开怀的方士谦,暗下结论。

又犯病了。


最后他还是坳不过方士谦的碎碎念。早过了门禁时间,两人摸着黑从宿舍走下去,橘黄色的路灯光悠悠,带出几分柔和味道。方士谦熟门熟路拐到后门,三两下把锁弄松:“你记得和后勤处讲讲,这锁要换了。”末了又指着一旁补充上两句:“靠边儿的墙有点矮,你周末在外头蹲点蹲点,说不定能抓到柏清小别那几个。”

王杰希任凭他领着自己穿过弯弯曲曲的小巷,不多时便来到夜摊上:“说不是你教他们的,我还不信。”

方士谦一本正经的看着他:“一想到以后我就吃不到这些东西……我感觉不太好。”他挑了家摊子,“不过柳非你就当没看到吧,女孩子毕竟脸皮薄些……吃烧烤不?”

方士谦点了一大盘子的牛肉羊肉五花肉,王杰希秉承着营养均衡的原则又要了韭菜花菜,夏天本就热,再加上烧烤架的热气腾腾云雾迷蒙,风扇基本就是摆设,他们都大汗淋漓的泪眼朦胧,隔着一张桌子对望着,傻里傻气。

可谁也没先开口。或许方士谦在等他先说些什么,可这与王杰希又有什么关系。他就是不愿遂了方士谦的愿,宁可在这片尴尬的沉默中与面前的牛肉串死磕,用力咬下一口好似咬的是方士谦的肉。

迟早有一日也该让你尝尝这滋味。


方士谦乐于对自己下狠手,以至于一切劝阻在他笑眯眯的脸面前都无功而返。固执是埋在骨子里的,说难听点就叫偏执。从头至尾王杰希对他的做法都不予置评,无关痛痒置身事外。送别会的最后由柳非开头,大大小小对着方士谦哭成一片——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英年早逝去了——唯有王杰希冷眼旁观,坐在一旁一连喝了三杯橙汁,顺便把刘小别最喜欢的薯片收入囊中。

而方士谦一边安抚着熊孩子们一边忙里偷闲丢了个眼色过来,大有“你怎么这么不合群赶快上来哭两声”的嗔怪意味。王杰希懒得理他,假装低下头玩手机,噼里啪啦用力按键。

他们可以是最亲密无间的搭档,共同分享一个杯子一件外套,甚至王杰希还知道他微博的账号密码,偶尔上去发几句无关痛痒的牢骚来完成本周俱乐部的公关任务。但他们中间总像是隔着点什么,铺了层纱或是多了条线,就差那么一小段的距离,可谁也不敢先往前,先走出第一步。

就像他们能够在镜头下坦然自若的相互拥抱,虚情假意的祝福对方有个更好的前途更好的未来,却惧于私下的一个挽留一个告别。

所以王杰希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想说。

他不是怕方士谦后悔。

他是怕方士谦不后悔。


一盘肉吃的快要见底,方士谦蠢蠢欲动妄图开展二轮战,好似要在远走他乡之前吃够本。王杰希不是铁打的胃,放下筷子温文尔雅看对方风卷残云一般扫尽残余。方士谦夹起最后一块肉,对他的无动于衷很是不满意:“你怎么就没点表示呢?”

他拐弯抹角旁敲侧击,自己倒不肯先扯个明白。王杰希心里冷笑一声,直接开口叫了两罐啤酒。

方士谦大惊失色:“你这是做啥啊?”

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外面覆着层薄薄的水汽,摸上去都感觉冰得慌。王杰希拉开拉环,随手把一罐推过去:“给你送行呗。”

他想前面就不应该加太多辣,不然怎么眼角红的难受,连带左心房都有些不舒服,一下接一下的疼着。

“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fin.

评论(5)
热度(110)
©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