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周江】鬼话 上

*卿本赶稿,奈何摸鱼?

*架空,私设,鬼话连篇有。


01.

 

江波涛拎着牛肉回来时,周泽楷正抱着枕头在沙发上睡得昏天黑地,一副雷打不动的模样。屋里暖气开得足,他脱了外套,顺手挂在椅背上。

他轻手轻脚打开微波炉,先把牛肉放进去解冻,再把土豆洗净切块,有条不紊。平底锅滋滋作响,出门前在紫砂锅里煲的排骨汤此刻也已接近尾声。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回头一看,周泽楷正拖着被子过来,脑袋搁在他肩膀上,一脸似睡非睡的萎靡不振。

 “应该是感冒了。”江波涛煞有介事的伸出手碰碰他额头,“睡了一整天呢。”顺便在心里吐槽一句这周地板可以不用打扫了,倒是要多洗一条被子。 

周泽楷说:“不可能。”

江波涛把他按到椅子上,转身把锅里的牛排翻个身:“刺激性的东西不能吃,不然晚上给你煮点别的?”

周泽楷皱起一张漂亮的脸,据理力争:“那么多年,都没有。”话音刚落就打了个喷嚏,拆台的恰到好处,让人想笑得不得了。

江波涛看他那张郁郁寡欢的脸,到底没忍住。只是还未过几秒就收来一束谴责性的目光。于是只好拍拍他的脸,哄孩子似的说:“也算人生的初体验,要学会珍惜。”屋子里像是七月盛夏,这人的体温却还是冰冰凉凉,根本没暖起来似的。

周泽楷一时半会儿看起来很难接受自己感冒的事实,一个人裹着被子纠结许久,最后不情不愿的冒出一句话:“不要番茄汁。”

江波涛正盯着锅里的牛肉好让它们不要被煎的太焦,胡乱点点头,估计也不知道应的是什么。周泽楷吸吸鼻子,继续带着被子走回客厅里,在沙发上胡乱一躺,眼一闭又睡过去。

 

 

这一睡就睡到晚上十点。醒来时发现壁灯已经关上,电视屏幕幽幽散发蓝光。江波涛坐在他身旁,一脸表情写着严肃两个字。周泽楷被这情绪所感染,也把视线转向电视——结果发现这厮看的居然是深夜剧场。声音被调了静音,里面人物嘴唇张合像演一出无声话剧。他没看几眼就忍不住笑出声来,也难得江波涛能端出一副看新闻联播的架势来。

他一笑,江波涛就知道他睡醒,回头把茶几上的杯子递给他,又替他把被子掖实了。倒也没再试温度看有没有发烧还是没烧,反正一个常年低温,试半天也试不出什么来,索性就省去这步骤。 

兴许还真是感冒了,杯子递到他手上时才闻出点番茄的味道。他刚想谴责江波涛怎么出尔反尔,结果回头一看,人也拿着杯番茄汁喝着,算得上是荣辱与共肝胆相照。再说头还痛着,实在没心情去抱怨,索性心一横,两三口灌了下去,一脸壮士断腕般的惨烈。江波涛被他表情逗着,一时忍不住又笑出来。

平心而论周泽楷并不是讨厌番茄——他还挺喜欢番茄炒鸡蛋的。只是他觉得番茄汁的味道太浓太稠,喝起来嗓子难受。奈何江波涛三令五申,打着“健康生活”的名号来强人所难。若长此以往,也不知还能不能好好做朋友。

“还饿不饿?”江波涛问他,“我买了粥,放微波炉里温着。”

周泽楷摇摇头,再怎么有食欲,一杯番茄汁下肚,就什么都不想吃了。

他靠在江波涛旁边陪着看了会儿电视,偶尔应和几句对方的评论。说是应和,也不过就是“嗯”“啊”“对”几个单字,场面更像是江波涛的自言自语。但后者早已习惯他的寡言少语,自己说也不觉得无趣,应答间好歹是撑到了广告时间。

从以往经验来看,他应该晚上精神更好,岂料今日还没清醒三刻钟,倦意就又袭来。江波涛有些担忧的看他打了第三个哈欠,觉得是不是应该去医院看一看。

“不去。”周泽楷拒绝的掷地有声,一点让人劝说的余地都没有。江波涛知他脾性,真认准的事谁也劝不回来。喝番茄汁是一回事,去医院是另一回事。

不过想想也对,如果检查出来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麻烦的就是他们俩了。

江波涛在心中天人交战一番,最后也只能悻悻作罢,另想他法。恰好广告时间结束,他刚想叫人去卧室里休息一会儿,回头一看那人头一歪,又睡着了。

唉。江波涛无声叹一句,替人把散在额前的刘海撩到一边去。

 

 

结果谁也没回卧室,两个人在沙发上挤成一团睡了一晚上。大早上,周泽楷先睁眼,没做什么,就看江波涛看了一会儿,活生生把人看醒了。

江波涛爬起来把他赶下沙发,一边收拾一边调笑说:“我就觉得梦里瘆得慌,背后发凉,原来是你这小妖精在搞鬼。”最后尾音上挑,活生生带出三分轻佻。

周泽楷眨巴眼睛,满脸写着“怪我咯”这三个大字。

微波炉保温效果良好,昨晚的粥现在还热着。江波涛本意是全给周泽楷吃了,他自己随便找点东西打发过就好。谁料对方不领情,硬是塞了把勺子到他手里。两人分食同一碗粥,管不管饱暂且不提,能少洗一块碗倒是好事。

 解决完早饭,江波涛提着一袋垃圾下了楼。周泽楷走他身旁,裹得严严实实。只是一张脸长得好看,围巾围再多圈也挡不住。就连老太太也要回头多看几眼,周泽楷倒是礼貌,朝老人家笑了笑,还替人按了电梯层。

 

 

叶修听了这事后,叼着烟斗做点评:“我说这脸还真是招桃花,不同年龄段的都能来。”

江波涛配合着笑了几声:“叶神这是羡慕了?”

叶修吐了口烟,烟雾袅袅升起:“我都老人家了,还羡慕这些做什么。”他往一旁的花盆里敲了敲烟灰,周泽楷眼尖,瞅见上头是明清官窑的印子,“小周没多大事,回头随便吃点药就好。”

江波涛问:“板蓝根行不?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

叶修懒洋洋的应:“该吃什么药吃什么药。那体质再怎么病也不会死,你们别放弃治疗就行。”

江波涛转念一想,觉得这话说得对。感冒这东西放几天就会好,何必大惊小怪,反正又不是一般人。归根到底还是自己多虑,硬是要周泽楷来这儿来看看才安心。

叶修瞧着他,笑得高深莫测。

哎,说到底,在场三人没一个是正常的。

两个人又闲扯几句,讲了大概五六分钟,叶修摆摆手,表明是送客了。他的店面躲在个巷子里,不挂牌子。屋顶爬了不知名的绿色植物,店里就点一盏煤油灯,硬是折腾出一点鬼气森然的味道。该来的人知道来,不该来的人半天都走不进。偏生店主又神神叨叨,没点门路真抓不到人。

江波涛的门路就是周泽楷,只可惜后者常常一棍子敲不出几个字来,所以他只能勇挑重担,一来二去,也同叶修混了个三分熟识去。但三分熟识也只限于了解些灵异鬼怪,再深入点的,也就是片空白。

周泽楷似乎看起来懂,但那性子想从里面敲出东西实在太费劲。江波涛尝试了几回,最后觉得做人还是别和自己过不去。

江波涛拿了外套,礼节性道了句“回见”就招呼周泽楷离开。周泽楷从进店起就昏昏沉沉,这会儿才灵台清明了点,慢腾腾跟在后头。只是一只脚还没踏出门槛,就被人从身后唤住。

“小周啊,”叶修拿着烟斗朝他方向挥了挥,“手艺不错,这么多年还能用,你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说也奇怪,江波涛就候在门外,却什么都听不到。

语焉不详,可周泽楷也听了七分明白。他的回答秉承一贯风格,惜字如金。

“你猜。”

 

TBC

评论(1)
热度(30)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