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叶+橙+楚】旖旎

*Just A 脑洞,认真你就输了。


旖旎

叶修+苏沐橙+楚云秀

 

 

屋内暖气开得足,楚云秀脱了大衣,露出里面黑色长裙。裙摆长到脚腕,用金线绣着花,一走动,就现出双三寸的黑高跟。领口不算高,质感分明的锁骨若隐若现,珍珠色的项链一戴,更衬得肤如凝脂。

叶修装模作样的遮住眼:“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她笑了声,随手在靠手处走下,拿过一旁的剧本敲了叶修脑袋:“你装。”翻几页又问:“给谁讲戏呢?”

叶修斜靠在沙发上,单手撑脸,指指旁边:“这位。”

苏沐橙正低头看剧本,闻言抬头笑了笑,嘴角弧度微微上扬,眼里也带着七分笑意。楚云秀眼尖,瞧见她身上的外套是叶修的——那种十多年前流行的款式,大抵除了他谁都不会再去穿罢。

她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递过去:“来一只?”

苏沐橙摇摇头,指了指自己的嘴唇:“刚上了妆,怕弄花。我也不会抽。”她伸的是左手。手指修长白皙,指甲圆润光滑。尾指上套个素银的环,上头嵌了朵纤细小巧的花。腕上同样是两个素银的镯,细细小小,手一抬,便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叮叮声。

楚云秀回头又看向叶修——出人意料的是,他竟也摆手拒绝。楚云秀瞧着半晌,算是猜到一二原因,便自顾自点了烟。烟雾缕缕上升,她忽而倾下身,替苏沐橙揩去唇角一丝红痕:“太艳了,你用素一点的好看。”

楚云秀自己用的是玫瑰红,十分的艳丽。放常人身上多半是俗气,偏生她压得住,往灯下一站,鲜艳欲滴,出来的是十二分的妩媚。有的人天生就配红色,艳而不俗。

叶修瞧了两眼,颇为赞同:“回头换蜜色看看。”

楚云秀弹弹烟灰:“别,试试粉桔色。”

叶修举双手做缴械投降状:“行行行,你说了算。”

姑娘刚柔柔和和应了声,后头就有人叫她去试镜。苏沐橙站起身,把外套丢回叶修怀中。她穿的是件黑色吊带,绸缎似的长发一泄而下,若有若无似的露出光滑莹润的肩头,弧度漂亮,叫人遐想连篇。

楚云秀低了头,同叶修咬耳朵:“你从哪里找来的姑娘?”

叶修也压低声笑,反诘了句:“你去年不是也见过?怎么那时候不问?”

他说的是去年的音乐典礼。一年一度,自要十分隆重。水钻灯一亮,满室的金碧辉煌晃得人眼睛难受。楚云秀音乐这路子走得少,不过是给场子再加几分脸面。她对走过场的事深恶痛绝,奈何推却不得,只得勉为其难端坐于此。满身低气压,自然不会再去注意谁。

只是叶修这么一提,她倒是想起来两三分。那姑娘走上台时微微转头一笑,露出半张精致侧脸,眸子里满是潋滟水光,摄得人三分色授魂与去。

转眄流精,光润玉颜。

到底在各大娱乐版面上占据多日,想要不记住也挺难。

楚云秀转念一想,又问了句:“你那天有来?”

她一向善于抓住重点,这次也不例外。她不信苏沐橙的回眸无缘无故——说到底,她甫一出道便是沾了叶修的光。娱乐版上的猜测铺天盖地,偏这两人就是缄口不言。

叶修抬眼看她:“你猜。”

楚云秀懒洋洋的耸耸肩膀:“懒得猜。”手里烟头燃至一半,她却毫不在意,“拿奖的那首歌是你写的吧?电影这事也是你的主意?你是不是太宠小姑娘了?”

叶修从容应答,不假思索:“我乐意。”被扔在茶几上的烟盒半开着,他上前抽了根出来,朝楚云秀的方向递过:“借个火?”

她四处翻捡了一番,“找不到打火机了。”而后她侧过身来,烟头对着烟头,一碰即离。火光闪烁,却很快归于沉寂。烟灰簌簌落在地上,像是朵半开的花。


fin.

评论(11)
热度(60)
  1. 久未遇¹采莲涉水兮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月迷津渡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