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叶橙】台风眼

*科幻有,私设有,BUG或许有。

*……别揍人。 


台风眼

叶修x苏沐橙

  

*

火灾警报响起的时候,苏沐橙正在舰桥里抱着终端看电视剧。尖锐的电子音划破空气,刺得人耳膜难受。她强撑了两三秒,最后狠狠按下控制板上的一个红色按钮。噪音源戛然而止,房间里只剩下柔和的女低音在轻声哼唱。

叶修在后头靠着门,随着旋律哼了两句:“这首歌还不错。”只是脸上表情悠闲也挡不住一身的风尘仆仆。再帅气的人从风暴中走一遭回来,剩下的也只有狼狈。

苏沐橙皱起眉头:“把你的烟掐了。”

舰艇上禁止吸烟,但耐不住有人知法犯法。叶修老老实实把烟头掐灭,丢进一旁的垃圾桶里。他随手把外套搭在椅背上,回头看向苏沐橙:“一起吃个午饭?”

苏沐橙把落在额前的一缕头发撩到耳后:“那你得等我写完今天的报告。”

“舰长批准你不用写了。”叶修笑得一脸狡猾,“偶尔滥用职权的感觉也挺好。”

 

说是午饭,也不过是涂了两层黄油的面包。但如今物资匮乏,能有黄油就算是件奢侈事了。叶修又从储藏室里拨拉出一瓶不知何年何月的葡萄酒,权当助兴。

他们把椅子搬到舰艇的平台上。今天难得不是大风天,勉强能够从铁罐子里出来透透气。天空依旧是铁锈色,云朵一动不动的堆叠在天空一角,沉闷与死寂是最好的形容词。自从气候调配人员撤离之后,这样的情形已经持续整整三周。

“有时候还挺怀念蓝天白云的。”苏沐橙伸手拿过面包片,“现在整天都是灰蒙蒙的一片,烦。呆里面都快闷成沙丁鱼罐头了。”

她参观过一次气候调配中心,机器嗡嗡作响,1和0在黑色的屏幕上交织闪现,勾勒出湛蓝天空和明媚阳光。之后她抱怨说怪不得那些阳光照在身上总没有温暖感,可谁又能想到有一天这些虚幻的事物也值得去怀念——大抵是因为这里的生活枯燥乏味,容易把人的希望消磨殆尽。

“柔柔她们什么时候回来?”她问叶修。后者则是在狼吞虎咽中抽空从脑子里调出时刻表,不确定的答了一句:“明天?”回头又给她塞了个杯子,玫红色的酒液晃晃悠悠:“没多大事儿,反正不久就要换块地方了。”

气候异常,磁暴频繁,研究人员一批接着一批撤离,如今只剩下探测主力在这个星球上贡献最后一点光与热。种种迹象表明,大抵这个基地不久也要被废弃。对他们而言这已算常事,只是空间穿梭的压迫感不是什么好的体验,每一次她都要好久才能缓过劲来。

“希望下一个驻扎地点能像样点。”苏沐橙假模假样的哀戚戚叹口气,“上一个一年才两个季节,一天三十个小时,简直不能更惨。”

叶修咽下最后一口面包,:“往好处想,说不定这次可以回去地球。”他站起身,习惯性的从口袋里拿出烟,眯着眼看向远方:“飓风要来了。”

远处地平线上隐隐有一条黄色的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推进,摧枯拉朽般将一切毁灭——如果有东西能够被毁灭的话。苏沐橙站起身,慢吞吞的把椅子拖回舰艇里,动作里透露出一股难以言明的厌倦与疲惫。

“我去开启防护罩。你去洗个澡,”她说,“脏兮兮的……啧。”


防护罩把一切都隔离在外,唯有屏幕上跳跃的红绿条显示着风暴强度。二十五级,西北方向,无人员损伤。她百般无聊的在记录本上记下这些文字。除了风暴级别越来越高之外,剩下的同前些日子根本没有区别。

叶修已经把工作服换成便装,正坐在后头折腾她的终端,上面除了必要程序和电视剧外,好歹还有几个小游戏。他乐此不疲的刷新最高纪录,没有联网,唯一的对手就是自己,也亏得他能够自娱自乐玩好久。

两个人的舰桥里空荡荡的。苏沐橙写完最后一个字,从一旁的柜子里抽出条毛毯,懒洋洋的往叶修身旁一靠。后者从善如流的退出游戏,伸手划拉开一部电视剧:“二十三集?”

“随便。”她打了个哈欠。驻守的日子太无聊,每一部早就被看烂。如今拿来不是重温感动,而是打发多得要命的时间。有人说时间就是金钱,奈何她家财万贯却无处挥霍,生生愁死个人。

八点档剧情矫情又烂俗,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叶修说风暴几乎扫荡了整个星球,谁也不能保证防护罩能不能坚持到调派令到达的那一天。

“附近的星球能暂时降落吗?”

“估计不行。上面的人都撤离了,没人接应。”

“那调派令应该快了。”

“说不准。”叶修扯过毯子一角,“可总会有办法的。”

总会有办法的。苏沐橙想,没有什么能够难倒叶修,从很早开始就是如此。有他在就好,不需要担心其他的事。

叶修不知从哪里摸出自己的终端,十指跳跃在上头描画些什么。苏沐橙对那些复杂的线路图深恶痛绝,能少看一眼就是一眼。她打了个哈欠,把头靠在叶修的肩膀上。屏幕里的画面像隔了层雾,声音好似从另一个世界传来。似乎叶修还说了些什么,但她早已闭上眼。


*

醒来时风暴依然没有停息的迹象,观测仪上的数据蠢蠢欲动,看起来想要突破最高纪录。手表上显示现在已经十二点,恰是正午。这块手表是叶修送给她的成年礼。那年他刚好驻扎在另一个行星,寄个东西都要花三个月。结果礼物到达时她也获得加入联盟的批准书,于是那块手表绕了半个星系又回到原处。

第一次空间跳跃,一下飞船她就吐了,脸色苍白好似死人。接应的人是吴雪峰,温温和和的,一边替她拍着背一边说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谁都不愿意来,你一小姑娘你图个什么劲呢。

苏沐橙连胆汁都吐出来,满嘴苦味,只好一面喝水一面含糊不清的说,为了联盟,为了地球,为了科学进步宇宙和平。

话是说的冠冕堂皇,可她心里知道不是这样。两年见一次太少,有时候碰上演习换防还得掐着指头再等上一年。大半夜盯着天空,明知道看不着却还是会猜那人如今在哪颗星星上。听起来是有点冷浪漫的味道,奈何只有当事人知道有多苦逼。

所以苏沐橙签下同意书的时候没有丝毫犹豫,骨子里是扎了根发了芽的固执,谁也劝不动。离开地球的那日也是个阴天,沉沉闷闷。她回头最后看一眼这个可以称之为故乡的地方,脑海中想起的却是当年叶修牵着她走过大街小巷,把身上最后一分钱拿来给她买糖。

她从数十个光年之外而来,可叶修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受到惊吓,嘴里叼着的烟差点没掉到地上。他早知道有新人来加入,却从未想过是苏沐橙的可能性。姑娘对着他笑,眉眼弯弯:“我以为舰艇里是禁烟区。”

“怎么第一句就这么没情调。”叶修上前两步,给她一个拥抱,“坦白说我不太愿意你来,不过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好吧,欢迎你。”

他没有苏沐橙料想中的生气或是其他什么情绪,反而很快就接受这个现实。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这话说的倒是没错,苏沐橙想。她把头埋在叶修的胸口,毛衣刺得她脸上有些发痒,但熟悉的温度让人舍不得离开。

小小的AI在一旁探头探脑,憋着一口机器音挤出一句“欢迎”。她好奇的伸手触摸对方冰凉外壳,笑着问叶修它叫什么名字。

“一叶之秋。”结果是小家伙老老实实的做了回答。

苏沐橙看向叶修。对方眼里含着笑,带着点小小狡诈。

“我还以为你忘记了。”她俯身捞起小AI,不顾后者的拼死挣扎。

“哪能忘记呢。”叶修用指关节轻轻敲了敲它的外壳,迫使小机器人不情不愿的安静下来,“你取的好名字,害我被人嘲笑了好久。”

他说的是很早之前的事。名叫“荣耀”的游戏风靡世界,叶修也凑热闹去注册了一个账号。取名的时候苏沐橙坚持要让自己为这个角色贡献一份光与热,却不料手一滑铸就一个美丽错误。

“我觉得都过这么久了,你应该会喜欢上这个名字。”苏沐橙说。

叶修抬眼望着她:“我一直都很喜欢。”

他说话时语气再自然不过,似乎这是一件从很早以前开始就理所当然的事。苏沐橙一愣,手不自觉松了力气,名唤一叶之秋的小AI钻个空子,喀嚓喀嚓的迅速溜走了。


她曾希望人生中不再有分离,奈何命运总喜欢开玩笑。幸而如今算是另一个层面上的得偿所愿。


*

叶修比她早起两个小时,站在舰艇外不知做什么。通讯器里风声比人声还大,电流断断续续。苏沐橙不想进行没风度的对吼,也不想玩你画我猜,站在窗旁看了几分钟就转身去觅食。结果刚翻出盒饼干就听到电子门“嘀”的一声响,一干人等争先恐后跑进来,一个个像是刚进行过一场生死搏斗,灰头土脸满脸沧桑模样。

苏沐橙贴心的依次递杯水过去:“探测还顺利吗?”

“呸呸呸。”方锐苦着一张脸,“哎我不是那意思就是风沙太大吃了我满嘴沙子……”他耸耸肩膀,“风暴强度越来越大,大概会突破临界值。”

苏沐橙心想这还用你说。

“调派令还没下来?”唐柔摘了护目镜,斗篷一甩,沙子纷纷扬扬落满一地。

叶修略带遗憾的摊手:“真下来我就先跑了。不过也是迟早的事,等着吧。”

叹气声算得上是整齐划一。风里来沙里去的日子不好过,谁都想安安稳稳攒个休假。奈何理想丰满,现实残酷。

“不然下次换人来留守?”苏沐橙提议道。

“暂时不用。”叶修趁没人注意偷吃了一块饼干,说话时正意犹未尽的舔着嘴唇,“现在也没什么好探测的了,这地方除了我们和沙子外就没其他玩意了。报告按上周的写,记得传到总部。”

乔一帆面带忧色:“这样可以吗?”

苏沐橙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劝慰:“没关系,这又不是第一次了。”

上梁不正下梁歪。在叶修的带领下,兴欣舰队一向以不靠谱而闻名。正事还没谈够十句话,一群人就开始吵吵闹闹没个正形,仿佛飓风来袭并不是多大事儿一样。叶修从来懒得约束,正靠在一旁叼着烟,满口袋翻找打火机。

苏沐橙丢了根棒棒糖给他:“那玩意我没收了。”

叶修苦着一张脸:“别这样呀……”

尾音晃悠悠落在空气里。舷窗外的天空是病态的铁青色,平地上的风暴像是漩涡,一步一步向此间逼近。她把手贴在窗户上,冰凉的触感一瞬间让人打了个寒颤。

“今天的风比以往都要强烈。”她说。

“会没事的。”叶修把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轻声回应。他的语气一如既往令人感到安心。但苏沐橙注意到在玻璃模糊的倒影中,男人微微皱起眉头。

 

*

老大发话不用干活,大家自然乐得清闲。难得全员到齐,免不了要群魔乱舞一番。一群人吵吵闹闹到后半夜,精力再充沛也捱不住,打了哈欠就要各自回房与周公相会。叶修发挥奉献精神,自告奋勇来担任守夜。

苏沐橙例行检查一遍舰艇各项机能,确认无误后才从舰桥抱着毯子回房间,困得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线。叶修跟在后头,指间夹着根没点燃的烟。走廊里橙黄色壁灯灯光温暖,照得人睡意更上一层楼。

迷迷糊糊中她还记得道一句“晚安”。叶修替她拉上门,不忘补上一句。

“好梦。”

 

只是苏沐橙睡得并不安稳。

出人意料的,她梦见了很久之前的事,那些被尘封在角落的回忆浮现于眼前,走马灯似的,犹如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预兆。

那时星球探索还未到要以光年来记数,风暴更是百年难得一遇。她站在橱窗前艳羡看着漂亮裙子,而苏沐秋在后头为生活费绞尽脑汁。后来他们捡到一个翘家少年,再后来那两人一同加入刚成立的联盟,用第一笔补贴给她买了新裙子。

生活按部就班,直到某一日的到来。苏沐秋在镜前替她挽上头发,笑着说我明天有一个任务,要离开一段时间。苏沐橙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她想要挽留,甫一开口才发现喉咙干涩什么话也说不出,甚至还鬼使神差的点了头。十七八岁的少年身形修长,逆着光冲她挥手告别,脸上表情淹没在一片阴影中。一如之前离开的每一个早晨。

然后画面一转到了医院。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地板,刺鼻的消毒水味。有人在说话。抱歉我们找不到……找不到什么呢?苏沐橙没听清。两个人的葬礼,乌鸦从枯树上展翼,不远处的教堂里传来圣歌,墓碑上的文字冰凉而冷漠。叶修捂住她的耳朵让她闭上眼睛。不要听不要看,他说,还有我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可叶修说了谎。下一秒他就渐行渐远,背景是深黑色的、辽阔的星空。之后有段时间苏沐橙十分厌恶科学这两个字。因为它用冠冕堂皇的理由让一个人永远离开她,如今又要使另一个人离她远去。

她沉默的看着叶修背影,却不料他回过头来,张张嘴唇像是在说些什么。潜意识里她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事,努力集中注意力想要听清。然后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像是警报。所有一切瞬间扭曲,糅杂在一起幻化成奇怪的颜色。


——或许真的是警报。苏沐橙从梦境中挣扎醒来,头疼欲裂。唐柔正站在门口,面色肃然。

“坏消息,”她说,“飓风超越已知最高等级,防护罩可能撑不住了。”


*

应急训练演习过无数次,根本不需要思考身体就自动工作。苏沐橙不假思索的抓起外套,连跑步的动作都像是预设好的。壁灯闪烁,发出“滋滋”的声音,地板似乎在摇晃。不大的舰桥里挤满人,电子提示音和人声交杂在一起,嘈杂难耐。她的头又痛起来。

叶修站在喧闹中心,启动预备能源,加大防护罩力度,演算风暴速度,修复通讯设备,有条不紊处理一切。苏沐橙从他身边走过,抬头时四目相对。

“我可没偷懒。”他笑着说,“都是飓风的错。你可千万别在报告里说我玩忽职守。”

苏沐橙脑中绷紧的弦一下子就放松下来——毕竟叶修现在还有心情在开玩笑。他一向的懒散如今倒成了最好的镇静剂。

她深呼吸一口气,看着叶修继续未完成的演算工作。各式各样的字符如流水般映入她的眼底,下一秒又变化成其他东西。数据洪流汹涌而来,势不可挡想要摧毁一切。

“‘我要使洪水泛滥在地上,毁灭天下。凡地上有血肉,有气息的活物,无一不死。’”叶修忽然轻声说道,语气中带着点戏谑。只是话音甫一落地便在喧闹的洪流中消散,以至于苏沐橙怀疑是否是自己的错觉。

但下一秒风暴再度加强——这是警报响起后的第三次。已经没人去注意观测仪,它自顾自的吵闹着。苏沐橙感觉自己在发抖,莫名的不安感隐隐蔓延到四肢百骸。叶修注意到她的失态,安抚似的拍拍她的肩膀。

“没事,”他语气轻松而笃定,“纵使洪水滔天,上帝还会留下诺亚方舟。

 

上帝造人,却因地上满了强暴,要将他们和地一起毁灭。而如今时光变迁,神话故事里的一切以另一种方式重现。无休止的资源掠夺和无止境的界外扩张是人类自身埋下的苦果,科学无法成为最后的拯救者,反而加速灭亡脚步。

风暴不过是先行者,再之前则是日渐低沉的云朵和日渐微弱的阳光。没人会知道下一次到来的是什么,一切唯有天知晓。

而所谓诺亚方舟也不过是一厢情愿。原定补给是在下一周,剩余能量完全不够支撑巨大舰艇前行至下一基地。突如其来的磁暴雪上加霜,将一切联络手段都摧毁,更糟的是他们还没有时间去整修。这里像是汪洋中的一叶孤舟,没有人知道他们遭遇了什么。万幸还剩下一艘巡查舰还能够起航,可美中不足这玩意限载,再怎么塞还是会有一个人落单。

叶修耸耸肩膀:“叫你们平时不讨好我。”

 所有人都笑出声来。话虽是这样说,但他根本没有离开的准备。

他们只带了必要的资料,其余一切全部被抛弃。叶修站在舷梯前,最后一遍交代必要事项。

“可用燃料都在这里,我想两天之内你们可以坚持到穿越出磁暴区。恢复通讯后立刻向最近的星球基地请求支援,”他又重复了一遍,“你们记住了吗?”

苏沐橙问:“那你怎么办?”

“我会呆在舰桥里,防护罩应该可以支撑到救援到来。”叶修说,“总要有一个人要留下,顺便为你们修正轨道。我可是舰长啊。”

苏沐橙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对方先一步拿到主动权。

“不要太担心。”他柔声地说,“今年你的生日我不在对吧?补偿的礼物我还没给你呢。”

他按下主面板上的按钮。

“一路顺风。”


*

苏沐橙同叶修相识的年数她已经记不清。苏沐秋去世后叶修自告奋勇来照顾她,她便理所当然同叶修住在一起,结果也不知道谁照顾谁更多一些。两个人朝夕相对,对彼此知根知底。每个月那几日叶修记得比苏沐橙还清楚,而苏沐橙也知道他会把一周没洗的袜子藏在何处。

这样的默契一直保持到如今,甚至一个眼神就可以代表一切,两个人之间大抵没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可言。也正因如此苏沐橙明白的比谁都早,但却什么都说不出口。没有人能够改变叶修的决定。她束手无策。

能源开始补充,巡查舰上升,舱门逐渐关闭。

然后苏沐橙在一秒钟里下定决心。

一个人被留下的滋味实在是太难受。或许叶修从未经历过,但她不想让他也有如此感受。

舱门关闭的最后一瞬苏沐橙一跃而下,风声呼啦啦的在耳边掠过。叶修下意识伸出双手,她落入熟悉怀抱,两人一同踉跄后退几步。远处隐隐传来方锐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口哨声,但很快就被厚重舱门隔绝。

巡查舰进入轨道,一切已成定局。苏沐橙没有抬头。她感觉到叶修无奈的拍了拍她的后背,脸上大约是一副想要生气却又生气不起来的模样。

“你……”

这次换苏沐橙先打断他的话。她的侧脸贴在叶修的左胸前,听到心脏在沉缓跳动,一下接着一下。

“你说谎的时候喜欢摸鼻子,”苏沐橙悄声开口,好似在叙说一个只有两个人知晓的小故事,偏生又带了点小委屈,叫人不好意思责骂,“这么多年,都没怎么变过。”


*

所有能源都被供应至防护罩,舰艇里一片黑暗,只有终端荧荧的光芒。叶修握住她的手,穿过长长过道。十指相扣,掌心温暖,虎口处一层厚厚的茧,却叫人莫名觉得安稳。

“你该说实话了,”苏沐橙捏捏他的手指尖,“我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叶修步子略微停顿一下,反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语焉不详,但苏沐橙知道他想问的是什么。幸好这个问题并不算难回答,她几乎很快就能找到答案:“你不应该让我看到那些数据的,”她说,“每天检查能量存储是留守人员的工作,剩余能量无法坚持两天。”

叶修表示赞同:“对,顶多一天半。救援根本来不及。”

苏沐橙点点头:“看起来你是想当个孤胆英雄。”

叶修叹口气:“可惜计划被你打乱——你这姑娘,唉。”

苏沐橙忍不住笑出声,脸上漾开两个小小酒窝。她想叶修应该是要发火的,他有这个权利。但他一如既往对她偶尔的任性毫无招架之力。


舰桥是一片漆黑与寂静,不时有风声若有若无的传来,像是荒郊野外的坟场。苏沐橙在心里不合时宜的觉得其实也不算亏。地球上如今墓地价格节节攀升,好在此处地广人稀,舰艇残骸还能算个巨大型墓碑,以后不担心没人找不到他们。

叶修拿了杯热水给她,暖流由指间蔓延到大脑中枢,苏沐橙喟叹一声,把自己埋入座椅里。紧张感消散后,困意又死灰复燃。她明白这种时刻不适合睡觉,但奈何眼皮上下打架控制不住,生理机能不可违背。恍惚中她听见叶修问了她怕不怕。

怕不怕?当然怕。苏沐橙觉得这个问题简直是废话,都快死了有谁会不怕。就算是叶修又如何?面对星球末日一样无能为力。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谁都无法改变,再伟大也不过是慷慨赴一死。

只是想了这么多,她最后不过迷糊应了一个“嗯”字。


再度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中午。也是托了末日的福,好久没睡得如此神清气爽。美中不足的是因为睡太久肩膀有些僵硬,动一动就有点难受。

叶修坐在旁边对着终端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注意到她醒了,伸手替她揉揉肩膀。苏沐橙心安理得接受他的殷勤服侍,还不忘探过头去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终端屏幕上是一个橙色头发的小姑娘,正咧着嘴朝着屏幕外的她开心地笑。苏沐橙戳了戳她的脸蛋,换来的是一个嘟起嘴的表情。她觉得十分有趣,回过头来问叶修:“这是什么?新设计的AI?”

“不算。”叶修打个哈欠,“原本是想设计成AI的,不过时间不够,就是个桌面宠物吧。”

“这是你说过的生日礼物?”

“不喜欢?”

“怎么会不喜欢。”苏沐橙又用手指调戏了一会儿屏幕上的小姑娘,把人家逼得蹲到角落,露出一脸伐开心的表情才喜滋滋的罢手,“有名字吗?”

“当然。”叶修漫不经心的点头,“她叫沐雨橙风。”

他们彼此交换了一个狡黠的眼神。又是一个心照不宣的、关于游戏的秘密——尽管如今这些东西也没有多大意义,但苏沐橙还是享受这样的感觉。她又抱着终端玩了一会儿,直到天色越来越阴沉,云朵压垮大地,风声凛冽,划过防护罩发出吱呀的呻吟声,有什么在逐渐破裂。那声音像是不甘愿的挣扎,又像是通往最后时刻的倒计时。狰狞而又惨烈。

“飓风又提前了?”苏沐橙问。而她甚至不需要知道答案。仪器都已罢工,没人再会去费心研究那堆数据。一切不过是早来与迟来的区别。

叶修点头。已经有隐隐的气流从他们耳边越过,扬起几缕鬓发。光线降至最低,亮光稍纵即逝,天边传来轰轰雷声。经月未曾见过的雨点击打大地,沙沙作响,犹如一曲葬歌。晦暗色调相交织成形,末日也不过如此。

“其实我有件事想做很久了。”叶修忽然开口,脸上似带着隐隐笑意。

苏沐橙偏偏头:“想抽烟就抽呗。反正是最后一次了。”

“不是。诶,你过来,对,靠近一点。”

迎面而来的是淡淡烟草味。唇齿交互间他们用力相拥,肋骨隐隐作痛,但谁也管不了那么多。


*

飓风如约而至。他们就在此处的中心,不逃不离,一同迎接最终与最初。

They were born to die.


fin



*关于上帝的语段,引自《圣经》。

*They were born to die,改自Lana Del Re的歌曲《 Born to die》中“Cause you and I, we were born to die”。百科是翻译成“生来就是为了奔赴那宏大的死亡”,但我更喜欢简单粗暴的“向死而生”。

*向 @西本的浮游城 致谢,没有你可能就没有这篇文。

*或许这篇文会收录到个人叶橙本里。只是或许。


评论(21)
热度(197)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