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方王】阳春

*题目是阳春,不是阳春面。方神生日快乐呀。

*带点小私货。

 

 

阳春

 

方士谦x王杰希

 

 

方士谦这次回来是选择在夏休期快结束的时候。他横跨大半个太平洋重回祖国心脏,约了王杰希出来,前两天按照旅游攻略疯玩一遍,第三天晚上则是在一个小资风味十足的咖啡馆共同回忆过往遥想未来顺便畅谈一下人生大事。按照原计划这本应发挥助攻作用从而促进彼此感情升温,却不知谁又提起方士谦退役旧事。王杰希平日里通达玲珑的一个人,偏偏在此处固执己见一意孤行,坚持认为他当年是吃了熊心豹胆,上对不起天下对不起地中间对不起一个微草外带一个王杰希。总之沉寂数年的一腔怒火全数发泄出来。方士谦自然不肯认账,据理力争几句之后发现自己伶牙俐齿不如当年,在此番争吵中不出意外的处于下风,最后只好倚仗前辈名头,语重心长(大概是装出来的)劝了一句:“杰希啊,人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像个三岁孩子一样。”

 

固然他自以为此句贴心又温柔,满以为能够平息战火使交谈重回正常轨道,但未曾想到王杰希这些年中外同四大心脏斗智斗勇,内对一干成长期少年谆谆教导,早已不是当年十七八岁任他调戏的小队长,自然容不得方士谦此刻将他当作无理取闹的儿童来看,当即不冷不淡“哼”了一声,拿了一旁的钥匙和账单起身就走。方士谦在后头端着咖啡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半天只得叹出一句“唉——”百转千回不知寄存多少万千思绪,只可惜无人能叙。

 

这件事的后续是当日晚上方士谦接到来自遥远国度的导师的邮件。一是提醒他申请的假期只剩两天,美好时光需得珍惜;二是表示他的论文过于天马行空从而离题万里,他看了感到十分惊奇然后没有通过,所以希望他近日能拨冗一叙免得影响毕业。方士谦不由得内心生出一股凄怆之感,顿觉此事恰应母国一句古话:屋顶漏洞偏逢连夜雨。

 

飞机票定在次日早晨六点,刚好是天安门广场上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时刻。他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发了条短信告诉王杰希离开的时间地点,颇有些“我将离去,而你却不在”的忧郁诗人情怀。奈何他盯着手机屏幕苦等到十二点,短信箱里还是一片空白。他只好打着哈欠自我安慰,把一切过错全推到中国移动身上,在心中强烈谴责它对归国人士的不友好。

 

妨碍人谈恋爱的都得被驴踢呀,晓得不。

 

 

只是方士谦这次真心错怪移动通讯。那条短信的确跨过五环四环三环等等环准点到达王杰希的手机中。提示音响起的时候王杰希正吃完夜宵洗完澡抱着家养的猫窝在电脑前优哉游哉撸猫毛,百忙中伸出手捞过来瞧了眼,冷笑一声丢回原处。怀里的猫大概是被这声疑似反派出场的笑声吓着,喵一声就挣扎跳出他的怀抱,从半掩着的门旁溜走了。

 

这只猫是苏格兰折耳猫,毛色灰白交杂,还是当年方士谦陪他在宠物市场里挑的。一同挑下的还有这公寓,视野良好交通方便设施齐全,关键是离俱乐部进,省却每日一个多小时的奔波。王杰希拿了银行卡付了首付,方士谦在后头一脸心满意足。王杰希对他莫名其妙的好心情有些奇怪,忍不住开口:“我买房子你高兴什么?”

 

方士谦对着他的脸嘿嘿直笑:“金屋藏娇,藏娇。”

 

王杰希琢磨两下,忽然就明白方士谦心中的小九九。可惜他对着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实在无法感受到“娇”这个词的含义,最后皮笑肉不笑的拿上钥匙就走。

 

只是方士谦进“金屋”的机会也是屈指可数,不久后他就选择奔赴大洋彼岸重新回味大学生涯。先前他们为这事吵了不知多少回,偏偏谁都无法说服谁。直到时间一日日逼近眼看一切尘埃落定事态不可逆转,两人才消停下来,虚情假意扮演一对恩爱情侣。临走前一晚他们还一同看了场电影,就在新屋子里。刚装修完没多久,还有淡淡的油漆味。他们开了窗通风,碟片在机子里咔嚓咔嚓转。屏幕里上演一出出悲欢离合,他抱着猫窝在方士谦怀里。后者把头搁在他肩窝上,两只手搂着他的腰,一脸若有所思。

 

“杰希啊。”

 

“嗯?”

 

“你钥匙给我一把呗?”

 

“做啥?”

 

“省得我以后半夜翻窗进来。”

 

他说得一板一眼,好像真是件不得了的大事。奈何王杰希多年来早看透此种装腔作势的伎俩,不咸不淡的应了句:“还没去刻模子,回头给你。”

 

方士谦“哦”了一声,把视线转回屏幕上去。然后半晌又冒出句“杰希啊”。

 

王杰希已然习惯他这种神神叨叨的说话方式,把那“哦”字原封不动还了回去,唯一区别是在句尾加了个微微上扬的疑问语调。

 

方士谦伸手挠了挠折耳猫的下巴,换来小家伙满足的、懒洋洋的叫唤声:“你想啊,我一走,就没人给你早训带饼干晚上也没人带你翻墙吃烧烤更没人陪你周末出去到处玩啦,”他一脸认真的表情,“所以我走了,你千万别想我,知道不?”

 

王杰希第一反应是不是说好今晚不说这个话题吗?再是觉得听你这么一讲敢情你走之后微草的队风似乎变得更好了。最后心想对于离家万里这件事说不定方士谦还是有点怕的:“你要是怕我想你,你就别走啊。”

 

“哪能呢,”方士谦答得顺溜,“机票都定了,怎能白便宜了航空公司。”

 

猫在王杰希怀里打个哈欠,睡着了。王杰希盯着屏幕里忽远忽近的人影,也打了个哈欠。

 

 

现在想来,谁都有点小脾性。王杰希爬进被窝里的时候想,吾日三省吾身,他一直做得很到位。孩子脾性嘛,方士谦不例外,王杰希也不例外。只是前者已然把这点融入性格当中,嘻嘻哈哈过着日子;而后者则是只在特定的人面前展现,好巧不巧那人就是方士谦。

 

所以固然他在心里对方士谦有那么一丝的不满意(想来多半还是当年退役那事),但转念一想同小孩计较什么呢,就觉得心堵得也不是那么厉害。

 

最后他给手机设了个闹钟,然后将壁灯关上,安心睡去了。

 

 

快入秋,清晨还是有点凉意。方士谦一晚上没睡好,早上起得有点迟,顶着两黑眼圈哆哆嗦嗦在宾馆前台退了房,叫辆出租车往机场开去。昨日王杰希同他置气,他无处可归只好沦落街头宾馆,一大个行李箱还置在王杰希住处。对于这次归国之旅的惨淡收尾他不是没有沮丧,但好在曾经身为牧师恢复能力强,不多时便安慰自己说来日方长有得是机会,一时失误算不了什么,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同时希望王杰希气头过能记得把那行李箱托运给他,毕竟里面有件白衬衫他是极喜欢的云云。

 

一路上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就到了机场。方士谦付完钱,刚下车就瞧见有个熟悉人影站在机场门口低着头玩手机,身边一个大行李箱。

 

方士谦感动得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去就差没给你一个熊抱:“杰希杰希你这是要跟我私奔到月球吗?”

 

王杰希说你看清楚这是你的行李箱。

 

方士谦依旧保持着感动状态:“杰希杰希你还是舍不得我走对不对?”

 

王杰希说广播开始通知入场了你小心赶不上飞机。

 

方士谦拎着行李箱,三步一回头做依依不舍状:“杰希你真不生气了?唉你生气你要和我说别憋在心里我看了也觉得有气——”

 

“本来没什么了,不过给你这么一提还是觉得有点气。”王杰希毫不怜惜地打断他的话,自个儿说得一本正经。他伸手丢过一个小东西,方士谦下意识接过,一看,手掌心赫然是把小小的银色钥匙,被揣得久了,都有些热意在上头。

 

“但现在我懒得计较。我等你回来,”王杰希隔着他三步远说道,“到时候,咱们新仇旧账一块儿算。”

 

 

fin.


评论(12)
热度(87)

“我开不出春天的花。”

不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