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叶橙】春江花月

*找个空闲,谈个恋爱。回头捉个虫。

*@××维  朋友,我的腿肉分你一半……


春江花月

叶修x苏沐橙

 

 

 

世界联赛这种事在叶修看来原本同他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四个冠军戒指戴在手上,银行卡尾数的零够他好吃懒做半辈子,早就满打满算回老家提前过上退休生活。但谁知人算不如天算,联盟巴不得压榨每一位退役或未退役选手的光与热,更何况他是叶修。兴欣的叶修。一通电话打来他再度离家而去——这次是被迫的,连床铺还没躺热。叶秋在后头看得一脸幸灾乐祸,比着嘴型同他说了三个字:你活该。

国家队领队听起来酷炫狂霸,但在叶修心里算是有苦说不出的倒霉差事。八位队长谁都不是省油的灯,四大现役或退役的心脏们一个不落都能凑齐一桌笑里藏刀的麻将,全明星阵容也见不得能比这更好。他在飞机上时忍不住朝苏沐橙抱怨几句——也只能向苏沐橙抱怨。听在别人耳里,指不定落上一个消极怠工的罪名。

后者则把七分精力花在Ipad上的电视剧,剩下三分用于左耳进右耳出。她的位置原本是在楚云秀旁边,却不料刚从洗手间回来,就听到叶修在叫她。“沐橙啊,”他的语气十分诚恳,“过来一起聊聊天呗?”联盟财大气粗包了一个头等舱,叶修是领队,特权表现为能够在最前头占据一排双人位,只是和后头三五成群的比起来确实有些许孤寂。苏沐橙多看了几眼,心头莫名泛出几丝同情,未曾作多想便答应下来。

刚开始她还有几分耐心,后来发现一大半牢骚的根源来自不能抽烟引起的烦躁,便心不在焉起来——烟还是她在临登机前没收的,如今正安稳躺在她行李箱外层的隔袋里。她把落在额前的头发撩到耳后去,划开电视剧的下一集,打了个哈欠。叶修察觉到她的不耐烦,自觉停下话头,转而贴心问上一句:“你要咖啡还是汽水?”

苏沐橙想了想:“要咖啡。”待叶修起身时又忍不住补上一句,“你多拿点糖来。”她从小就喜甜不喜苦,一罐糖吃三周都不腻。

叶修应了声“好”,可拿回来时才发现对方已经头一歪,靠在飞机椅上睡着了。楚云秀眼尖,从后头探出个脑袋:“叶神,我要一罐咖啡。”她说得理所当然,“顺便你把阅读灯关了,记得给沐沐盖上毯子,别着凉了。”她的叮嘱煞有介事,硬是把苏沐橙认成需要照顾的小女孩,而叶修则是生活技艺为零的无能父亲。叶修自是无力反驳,由着楚云秀一脸心满意足转过身同李轩八卦去了。


飞机穿过云层,不知掠过哪条国境线,舷窗外萤光点点。舱里灯光暗了又暗,后头窸窣声也逐渐归于一片沉寂,偶尔传来几声梦呓。苏沐橙闭着眼睡得一派安稳,嘴唇微微抿成一条上扬的弧线,大抵是做了什么好梦。冷气开得有点低,她裹着毛毯无意识朝叶修这个身边人形热源靠去,头一偏,恰借用他半边肩膀。或许是因为叶修身上经年累月的烟味,她皱皱眉头,但下一秒就舒展开来,动作之快,差点让叶修以为自己看花眼。

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满打满算也有十个小时,直到飞机快落地苏沐橙才不情不愿睁开眼,眸子里还带着三分氤氲水汽。她还处在起床气的阶段,恍惚中以为这还是在上林苑,因此死皮赖脸蹭在叶修肩上不肯起来。叶修不敢同她动脾气,只好温声细语的哄着。幸而乘务通报拯救他于水火之中,苏沐橙得了十分清明,立马装作一副什么也没发生过模样,揉着脖子和他抱怨:“我这儿痛。”

叶修也用右手锤着自己麻了半边的肩膀,进行无声抗议。两人一时无话,手上动作不停,看上去好似一副滑稽的哑剧场面。方锐刚好叼着饼干路过,瞧见他们这模样,略带兴奋的吹个口哨——但很快就噤声回位置上了,毕竟一个现任领队一个现任队长,谁也惹不起。

前头喻文州在招呼各位一个个按顺序下机——到底是国际赛事,就算平日里再如何荤素不忌,此时还是要有几分正经。而他也知道领队平日就没个正经,靠不住,不得不勇挑重任。张新杰站在三步远的地方,腾个空让叶修过去。叶修走前把Ipad往苏沐橙手里一塞,她上机前刚下载的游戏里最高纪录已易主,甩了第二名有半条街。

苏沐橙先是一惊,再是一怒。奈何她现在不好兴师问罪,只能胡乱把Ipad往包里一塞,嗔怪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潜台词显而易见:你怎么趁我睡觉偷玩我游戏?而若要再深探究一层,便是你把分数刷的这么高,我还玩个什么?

她尾音上挑,气鼓鼓的。落在叶修耳里,化作他眼中三分笑意。

 

 


联盟钱多怕烫手的秉性一路保持到酒店。纵使英文字母还认不得全,可招牌上那五颗星也能看得懂。一行人吵吵嚷嚷走进酒店,喻文州带头(据说他英文是全队最好的),叶修拎着行李在后头垫底。方锐同身旁的张佳乐说别看老叶走最后,这叫压轴戏。声压得低,却叫前头苏沐橙听见,忍不住噗嚇一声笑出来。

 

她同楚云秀挽着手走在叶修前头,后者正问她笑什么,她便偏过头去重复一遍,两个人又乐起来了。联盟里女选手本来就少,更何况苏沐橙与楚云秀还是个中翘楚,因而提包拿箱一事自然有人代劳。她们也乐得受这殷勤,抿着嘴笑一笑,权当谢礼。

房间分配主要以自由组合为主,抽签为辅,意在维持队内和谐,塑造良好团队氛围。喻文州正刚拿了房卡,苏沐橙就从身后拍拍他肩膀:“我和秀秀先上去吧?”她刚从方锐手中拿过自己的行李箱,“我有点饿了——诶,我要那个尾数是7的房间。”

叶修瞧着两个姑娘进了电梯,恍惚间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好似丢了什么重要东西,可一时半会儿倒也说不清。直到王杰希把最后一张房卡递他手里时,他才猛然想起自己的烟还在苏沐橙那儿。

余下人已三三两两各奔房间。叶修想了想,唤住最末的方锐:“你那有烟吗?”

方锐看他一眼,脸上写满正直:“不抽,领队我们不抽。”


叶修是记得要去找苏沐橙拿烟,可一进房间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倒在床上,一分钟没过就闭上眼,大有要把飞机上欠的觉补回来,一副睡到天昏地暗的架势。但没过两小时就被吵醒,不得不窝着几分气去开门。

苏沐橙站在门口,换了套私服,一身光鲜亮丽同他的蓬头垢面形成鲜明对比。好在她多年下来已经习惯,倒也不当回事,只同他说:“我们出去逛一逛,文州说要同领队讲一声。”

叶修往外看一眼,楚云秀正靠在拐角处玩手机,身旁李轩同方锐大约是被拉来做苦力的。他看了眼苏沐橙新换的发卡,象牙白,之前从未见过:“那我也同你们去。”

苏沐橙一个“好”字在舌尖滚了半声,中途硬生生转个弯:“不行,文州说等等要开个会,他让我通知你一声。”

叶修心肝欲碎:“你倒是听文州的话。”

苏沐橙被他这么一呛,也捉摸出他几分心思来,缓了声道:“喻队比你靠谱多了。”她称谓转换的坦然自若,听在别人耳中是润物细无声的体贴,“你记得穿那套灰色的,看起来精神点。”末了又哄孩子一样补上一句:“好好开会,我回来给你带吃的。”

楚云秀兴许等得有些急,前头催了一句:“你们说什么说那么久?”苏沐橙应一声,同叶修挥挥手就算告别。叶修瞧着她娉娉婷婷的身影在电梯里消失,只得叹口气,回头翻箱子找衣服去了。


一场会开起来漫长无止境,主题从回顾昨日辉煌一直到展望未来走向世界,条理清晰脉络分明。叶修前三十分钟犹能保持一本正经,后面忍不住开始各种划水,眯着眼睛神游物外,又戳了喻文州的胳膊小声说,你手机借我一下。

喻文州心善,瞧他一脸心烦意乱,桌下头递过去一架货真价实的苹果机。叶修拿了来,轻车熟路登进朋友圈,果然看到苏沐橙刚发的照片——约摸是楚云秀帮她拍的,姑娘走在不知何处的街道上,蓦然回首——最是那一瞬的温柔。

叶修上上下下看几遍,最后心满意足拿喻文州的手机点个赞。再一抬头就看到喻文州似笑非笑的神情,前头那些小动作全入了他的眼,“叶神啊,”他声音就两人听得到,“我觉得你还是去买个手机比较好,不过我不推荐苹果6,”他停顿一下,“容易弯,不适合你。”

叶修对电子产品关注甚少,如今正琢磨这话什么意思,喻文州恰好被点名,施施然起来发言,期间还不忘把手机捞回来,态度摆明是不再出借。


四个小时后他终于能够脱身,天已大黑,除了飞机上不算难吃的套餐以及开会中的半瓶水,他可谓是腹中空空,此时饿得前胸贴后背,肚子大可奏起一首交响曲。他拖着步子懒洋洋回房间,刚掏出房卡就听旁边门咔哒一声响,方锐冒出个脑袋,语气里多有忿忿不平之意:“老叶你终于舍得回来,苏妹子都过来找你三回了。”他递出个袋子外加一包烟:“苏妹子给你的。”

叶修饿的狠,便未计较“苏妹子”这一称呼,只在心里记上一笔,留待将来再算。他拿袋子回屋里,打开一看居然是小笼包。以前他们大晚上出去吃夜宵经常点这个,算得上是叶修除了方便面外为数不多的喜好之一。也不知道异国他乡,苏沐橙是在哪儿找到的。

他心满意足拈一个吃着,边吃边想或许真该买个手机了。不然大半夜月黑风高,总不好意思去借方锐的来发微博。

 

 


第二天一大早苏沐橙来叫他去吃早餐,敲门声三短一长,等了片刻后就咔一声被打开。彼时叶修正躺在床上,睡姿略有些奔放不羁,半迷糊中眼角瞥见苏沐橙裤脚一闪,顿时一桶凉水浇脑袋上的清醒,下意识抓了床单往身上一盖,只露出个脑袋进行控诉:“你怎么进的房间?”

“从前台拿的备用呗。”苏沐橙食指同中指间夹着张房卡,随手往桌上一丢,然后在叶修床尾坐下,动作自然随意。只是她挺直背,尾椎骨占据一小块地方,多半是对他凌乱床铺不露声色的嫌弃。叶修半靠在床上,嘟囔几句后伸手拿床头的裤子,拿到一半才觉得有些不对:“你怎么还在这儿?”

“怎么就不能在这儿?”苏沐橙拿着手机噼里啪啦在打字,头也不回的反问一句。

叶修觉得这问题有点不可理喻:“我要换衣服。”

苏沐橙振振有词:“我连你床都睡过。”

这话歧义有点大。幸好酒店安保工作做得好,一群狗仔全被拦在外头,不然给谁听到这句话,保不定得喜大普奔在电竞周刊头条多写上一笔——他们巴不得叶修与苏沐橙能有点事让人大书特书,奈何前几年男主角深居简出,近来好不容易露个脸,偏偏又带着兴欣异军突起拿个联盟冠军,风头一时无两,儿女情长之类的事,反倒不重要了。

两个人一时相顾无言。叶修是无言以对,苏沐橙是欣赏他难得的窘迫。最后姑娘嫣然一笑,施施然起身,脚步翩跹走出房门,临走时还不忘丢下一句:“那我在餐厅等你。”


叶修到二楼餐厅已是十分钟后。人影寥寥,足见他起得有多晚。苏沐橙坐在靠窗位置朝他招手,面前一杯牛奶并两个面包。叶修在对面坐下:“你不吃?”

苏沐橙笑一笑:“我早就吃过了。”她把牛奶往前推了一推,“这儿没中式早餐。”

她单手撑腮看着叶修,头发侧拢,用发圈松松散散扎起来,别有一番风情。叶修被她看得有莫名心慌,三下五除二囫囵吞完早餐,才想起这一早上的不自然之处:“其他人呢?”

“雇个导游,跑外头去了。”苏沐橙无意识拿着手指玩自己的头发,卷起来又松开:“接下来肯定没时间玩。”

叶修深以为然:“对,我打算下午就开个队内会议。”他又拿杯牛奶过来,“那你怎么没去?”

苏沐橙一脸诚挚:“我陪你啊。”然后又补上一句:“你看我真诚的双眼。”

叶修一口牛奶差点没喷出来:“你别和方锐学,学点好的知道不?比如我。”他抓准任何时机往自己脸上贴金,却不知他在某些方面的造诣早已高出方锐几重天,放眼将来也未有几人可超越。苏沐橙不答话,只是笑着递过张纸巾。叶修略带尴尬的擦净面前奶渍,转头一看窗外阳光明媚,风景正好,不由得脱口而出:“出去走走?”

苏沐橙先他一步站起。“好呀。”她说。


说是一同走走,也不过是沿着酒店门口一条不知名河边随便走走。太远怕回不来,只好勉强在附近将就。叶修觉得同旅游指南上的推荐地点相比少了几分情趣,但苏沐橙反倒一脸不介意的东瞧西看,偶尔问上几句,掩不住孩子似的好奇心。

叶修自觉活泼开朗画风不适合自己,在后头慢悠悠跟着她,瞧着她背影,觉得也有几分赏心悦目。苏沐橙停下来等他三回后终于愿意放慢步调,同他并肩聊天。

“分组出来了吗?”

“还没。”

“你觉得我们有多少把握拿冠军?”

“你叫王大眼给你算算。”叶修显然没个正经,“再说,冠军不是早拿了。”

苏沐橙睨他一眼:“这又不一样。而且我才一个。”弦外之音呼之欲出,叶修不认为她贪心,冠军嘛,谁都想要,更何况是世界冠军。可说出这话的是苏沐橙,他未免偏心觉得有几分可爱。

叶修停下步子看着她。电竞选手的手不方便戴戒指,于是苏沐橙便折中找了条链子穿上,如今前几月刚拿来的戒指正安稳贴在她胸口前,随着她走路一晃一荡的。

“沐橙啊,”他忽然没头没尾开了口,“你觉得我这人怎么样?”

这劈头盖脸的一问让苏沐橙有点愣,但也算反应迅速:“我觉得你很好啊。”她偏偏头,“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还是你要说点什么?”

她同叶修搭档多年,自然反应敏锐,察觉此刻叶修的奇异之处。叶修挠挠头,话卡在喉咙半晌,结果半天才挤出一句:“等联赛打完,我再同你讲。”

苏沐橙没多问,她总相信叶修做法自有他一番道理,因而无条件信任。如今也不过半开玩笑似的拍一下他的肩膀:“你现在还懂得卖关子了。”

叶修没回话。他目光正落在苏沐橙手上,她一双手纤长白皙,皓腕凝雪。


他想无名指上再多个戒指说不定会更好看。

 

fin.

评论(27)
热度(341)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