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周江】江雨

@柒柒好孩子 姑娘七月点的周江奇幻……不知还有印象吗QVQ

*笔力不济,请多多包涵TVT



江雨

 

周泽楷x江波涛

 

 

雨下三月,漫了一大片,隔着窗户不管看什么都是湿漉漉的。天空晦暗如夜,轻薄的雾气徘徊而迷蒙。偶尔有过的行人撑着伞,经过暗黄氤氲的路灯,昏暗的光慢悠悠落下,像是雨里开的花。而风从缝隙里掠进,张牙舞爪肆意妄为,桌上的书呼啦啦又翻过几页。周泽楷在窗前站得久了,莫名觉得手脚有些冰凉。

 

身后“咔哒”一声响,江波涛推门走进来,左手拎着伞右手提着两个饭盒,银色的钥匙圈挂在小拇指上,危险的晃悠。他的头发因为润湿而乖巧贴在前额,袖口和裤脚有一圈难以忽略的深色,整个人散发出一种难以描述的狼狈感。他把伞搁在鞋架旁,而饭盒放在桌上,牛肉混杂着米粒的香气在空气中扩散出来,勾起原始食欲。

 

“你吃香菜吗?”江波涛一边走去卧室换衣服一边问。

 

周泽楷思考了两秒钟:“不。”

 

江波涛又问:“那你晚上出不出门?”

 

周泽楷耐心拔出一次性筷子上的竹刺:“不。”

 

难得良辰美景不能浪费,于是吃完饭他们窝在沙发上一起看电影。没有开灯,房间里剩下一片蓝幽幽的光。屏幕里也下着雨,女主角打着一把深黑色的伞,走过青石板的小巷。江波涛说那应该是位丁香般的女子,而周泽楷抓住他的掌心亲吻,另一只手探进他的毛衣里,在瘦削的蝴蝶骨上停留片刻便再度向前攀沿。

 

很快没有人再注意电影里播的是什么。彼此拥抱是要揉入骨髓的疼痛,他们犹如临将濒死的鱼一样用力接吻,可转瞬又像是一片沉默的、无法呼吸的海。温度上升,再没人觉得冷。细微的喘气声在房间徘徊。萧萧暗雨打窗声,淅淅沥沥。江波涛用手遮着眼,忽然笑出声来。

 

他的思维总是跳跃,此刻又不知神游物外想到什么。周泽楷惩罚似的在他锁骨上咬了一口,接着听到江波涛怕疼似的“嘶”了一声,半天才问出风马牛不相及的一句:“你相信灵异鬼怪吗?”

 

周泽楷缓了动作,认真想一想回答说:“信。”

 

江波涛一脸好奇:“为什么?你不怕吗?”

 

周泽楷无意识揉起他的头发,像雏鸟羽毛一样的柔软:“我有一个堂弟,话很多。”他停了一下,“有一天他钓到一只鱼。然后在一起了。”

 

江波涛想他说的应该是黄少天,他总是一副精力旺盛的模样,一张嘴说十分钟也不会停。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站在他身边、名叫喻文州的男人。他总是在脸上挂着浅淡的微笑,耐心听完黄少天的每一句话。只是周泽楷说话一向意简言赅并且又是身体力行的行动派,还没等江波涛思考完喻文州和鱼有什么共同点,周泽楷已经单方面不耐烦的结束中途会谈。

 

他又吻了下去。这次降落点是嘴唇。

 

 

事毕后江波涛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他扯过被子翻过身,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周泽楷习惯性的拥着他。在迷迷糊糊入睡前,他莫名想起一件旧事。

 

十四岁那年夏天他回到老家,颠簸一路后迎接他的同样是铺天盖地的雨水。车到一半就抛锚,他撑着伞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回走。路过河边时河水张牙舞爪涌上堤岸,浩浩汤汤。一切都染上灰蒙的色调。而那个人就站在雨雾之中,不走不动,甚至有几分安逸。

 

周泽楷走近几步,看到一张与自己年龄相仿的面容。雨水从他的发梢滑落,一张脸笑得温润如三月春水。他们彼此相看,站了有好一会儿,然后周泽楷忽而将手中的雨伞递过去。

 

倾盆大雨一下将他淋个透心凉。少年一愣,伸手接过。他们指尖在一瞬相碰,对方的手指冰凉却又是出人意料的干燥。少年弯起唇角,又笑了一下:“……谢谢。”他握紧伞柄,“下次见到再还给你。”连他的话语中都带着濡湿的水意。

 

周泽楷点点头,看着他撑着伞慢慢朝着与自己相反的方向走去。雨势霎那间又变得大起来,滂沱而下,小小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雨帘之中。他用手遮在额头上,回身往家的方向跑去。越跑雨越小,等到达家门口,又是一个艳阳天。

 

他气喘吁吁站在家门口,浑身没有一处是干的。空气中弥漫着雨后的青草香,太阳明晃晃的在云朵后探出脑袋,之前发生的一切恍若是一场梦。

 

 

或许就该是一场梦。周泽楷想。倘若不是再也找不到把最喜欢的黑雨伞,倘若不是十年后他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再见到江波涛。遇见的那天没有下雨,这人却撑着一把伞,站在昏黄的路灯下,脸上依旧带着如玉般的润泽微笑。

 

“我来还伞了。”他没头没尾的开口,却只说了这一句,任凭余下的沉默编织成一首诗。

 

不知何时有雨点落下,一滴一滴,一丝一丝,最后是瓢泼似的一片。对面那人忍不住将伞往他的头上挪了一挪,却奈不住两个人的肩膀同时暗了一大块。

 

周泽楷终于开了口:“借太久,要利息。”他语气认真。

 

那人脸上的笑容似变得无奈,手中却又把伞靠近他一些:“我叫江波涛。”

 

周泽楷顺势接过伞。他们一同并肩往前走。

 

 

而这场雨至今仍未停息。


评论(5)
热度(38)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