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叶橙】寒雨连江 01-03

*三章放在一起,方便阅读一下。之前的为避免重复就先删了,不好意思。谢谢每位愿意阅读的小伙伴。


01.


“苏姐,有位叶先生在外头等你。”手捧纸杯的小姑娘经过她身边时唤了她一句,朝着窗外指了指。苏沐橙抬头揉揉眼睛,借着路灯昏黄的朦胧灯光,看见雨雾中叶修撑着一把伞,嘴里叼着烟朝她笑着。那笑容她有七分熟悉,但如今看来,多添了三分陌生。

毕竟她同叶修,已经挺久没见面了。

 

说来说去也就是那么一回事。退役后她去找过叶修,就一次。那时叶修已经在B市,他们约在一家咖啡厅见面,玻璃顶,绿盆栽,一只猫懒洋洋在沙发上伸懒腰。小资情调十足,只可惜无关风月,纯粹因为离机场比较近。苏沐橙记得那天应该算个轻度雾霾,整座城市阴沉沉的一片。叶修走进咖啡厅的时候脸被大半个口罩遮着,样子是说不出的滑稽,惹得她难以自禁笑出声来。

风铃“叮叮”响起,不知又是何处的客人光临。叶修给自己点了份冰水,又替她叫上一杯咖啡。苏沐橙只是拿勺子搅着咖啡,盯着对面杯子里晶莹剔透的冰块。

叶修刚要口袋里拿出烟,苏沐橙指尖便轻敲桌子两下,给他指了墙上的禁烟标志。两人一时无话。最后还是叶修先开口,语气听起来挺轻松的:“你真打算退役了?”

“不是‘打算’,是‘已经’。”她纠正叶修话里的语病,“记者会都开了,队里的事也都交代完了,我可没打算学习某人,死灰复燃卷土重来。”

叶修笑着看她:“你这姑娘。”话里却没有责怪的意味,但掺杂几分无奈。虽然苏沐橙虽然用词不好听,说得倒也是事实,“那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他话说得漫不经心,就好像以前在队里的日子,训练完后问她夜宵要吃什么。苏沐橙低头抿口咖啡:“还没打算好,不过先想去玩一玩。”

叶修没回话。过了几秒,他才回过神来似的:“那也挺不错。”他的视线在她身上只停留一瞬,就转移到后头那只懒洋洋的猫身上,“不过你最近也看看有没有适合的工作,女孩子家的,总要稳当些才好。”

苏沐橙觉得有些烦躁,说不清道不明的,像是疯长的藤蔓突如其来在心中蔓延。其实叶修说的都是为她好,她懂。但苏沐橙从来就是讨厌他这样说话,带着一种哥哥似的语调。她希望听到的从来都不是这些,可叶修从来不知道——或许他是装的,粉饰太平的功夫,他一向不太差。

她冷冷淡淡点个头权当回答,叶修似察觉她无由的不悦,也未再说什么。苏沐橙百无聊赖的把手机开开关关,和上面明明灭灭的时间干瞪眼。

叶修问她:“你还有事?”

苏沐橙“嗯”一声:“晚上的飞机。”

叶修愣了一愣:“这么快就走?我还想带你逛一逛。不然先去哪里吃个饭?”

苏沐橙摇摇头:“这里坐一会儿就好。”她朝窗外努努嘴:“这天气,还能去哪儿?”

“那你是回H市?”

“去旅游。”

叶修目光落到她身边那个大得惊人的行李箱:“我还在想你带这玩意来做什么。”她没说去哪儿,叶修也识趣的不问,“到了记得给我报个平安。”

苏沐橙最后一次确认时间:“知道的。”


接下来也就那样。打算去旅游时方锐怂恿她买了个单反,她心说钱不能白花,一路上对着景物拍来拍去,一来二去就把自己拍进一个杂志社,干的是旅游编辑的活,说到底还是拿着照相机大江南北到处晃。苏沐橙挺喜欢这工作,把自己当初打荣耀的十二分认真全投入到新事业上去,再因为不是在H市,自然与过去的联系都淡下来,叶修也不能例外,见面都不定有空,只剩下偶有空闲的时候拨个电话,不咸不淡的聊上几句。

也不是没有人发觉。联盟选手群她没有退,里头嘻嘻哈哈拿叶修开涮时总有一排人在@她。开始苏沐橙瞧着还有些心塞,后来也能坦坦荡荡回答上一句“不知道”,附赠一个酷酷的抽烟表情。

就该是不知道了。苏沐橙想,她从未告诉叶修如今自己在哪工作过得如何,自也不曾妄想从对方口中得到对等情报。有时候午夜梦回她迷迷糊糊想起叶修,不过是当年机场送别时的一个模糊身影。

 

她又朝外头看了一眼。秋夜雾气重,又恰是落了雨。那人在雨中站得久了,身上竟带出些久别经年的味道出来。


02.


苏沐橙把手头工作交代完毕,拎伞提包就要走出门。下雨的路面湿漉漉的,她又踩着高跟鞋,走路不得不要带上几分小心翼翼,速度便慢下几分。叶修反而是无所谓,横竖他都等了挺久。雨被风吹得歪歪斜斜,苏沐橙注意到他左手提个不算大的运动包,半边肩膀都有点湿。

“你怎么知道我工作的地方?”她把伞换一只手拿,另一只手在包里翻找一阵,拿出一包面巾纸递给叶修。

叶修掐了烟才伸手去接:“我问了云秀。”他停了片刻,“挺早前问的。”

苏沐橙没再多问什么。这并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她也没说不让楚云秀不告诉其他人。大抵那时还掺杂点小私心,结果日子一长,没想到自己先忘记了。

叶修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看她一副素面朝天的模样,忍不住先笑出声来:“你就这样出来?不怕给人认出来啊?”

苏沐橙也笑了笑:“都退役这么久,谁还记得。”

叶修“唔”了一声:“说的也是。”

下雨的街头实在不适合叙旧。苏沐橙偏偏头:“先吃个饭?我知道这儿有家港式小吃店挺不错的。”

“好啊。”

 

不过叶修到底不知道那家港式小吃有多好吃。雨势忽然大起来,噼里啪啦落在伞上又溅在水坑里,气势汹汹。两个人站在路边半天都拦不到一辆出租车,最后只好踩着水在路边随便找了一家店。又是咖啡厅,苏沐橙看着招牌想。

她随便给自己点一杯咖啡,又挑了块慕斯蛋糕。回头看向叶修,对方只把菜单推开,“老样子吧。”

“老样子?”苏沐橙有些疑惑的重复一遍。

叶修表情似乎有一秒的尴尬:“冰水就好。”

苏沐橙这才想起来他是不爱喝咖啡的。以前就算熬夜也宁可用抽烟来提神。大概烟瘾就是在那时候养成的。

苏沐橙又问:“不点其他的?”

“不点了。”叶修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在飞机上已经吃过。”雨水一连串从屋檐上落下,映着万家灯火的华灯初上,带上几分旖旎色彩。

苏沐橙敏感的从他话里找出重点:“你刚从飞机上下来?”

“是啊。”叶修承认的坦荡荡,“我刚下机就过来找你。”

咖啡在这时被送上来,白气氤氲一片。她恍惚觉得此时叶修是同梦里那个朦胧身影重合在一起,不是变得清晰,而是更加模糊。


他们又聊了一会儿。大多时候是叶修在问,苏沐橙回答。间场的沉默偶会被勺子撞击咖啡杯的叮当声打破。雨还没有停的迹象,她慢吞吞的一勺勺挖着蛋糕。放在包里的手机忽然响起,铃声悠扬,是一首英文歌,当年苏沐橙喜欢的一部电视剧的插曲,高潮部分叶修还能跟唱两句。

苏沐橙没接,一脸淡定的继续吃着蛋糕。直到铃声停下来她才一脸无辜的摊手:“腾不出空来。”

叶修有些哭笑不得。

苏沐橙消灭最后一口蛋糕:“没啥大事,估计又是叫人一起去吃饭的。”

叶修有点好奇:“你为什么不去?”

“你不是来了,总不能丢下你一个人。”苏沐橙应道,好像她早猜到叶修今天回来似的,“你打算在这儿呆几天?”

“还没定,”叶修说,“先看着吧。这附近有好一点的旅馆吗?”

苏沐橙思考一阵:“有是有,不过最近算是旅游旺季,估计都被订满了。你没提前订房?”

“没有。”叶修慢慢地说,“我就是突然想来看看你。”

他语气平稳,苏沐橙手中的杯子却莫名一晃。可她再抬起头来时还是神色如常:“那不如你先住我那儿。出门右拐五十米就是地铁站,你要去玩也方便。”

叶修显然受到惊吓:“这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苏沐橙起身拿过账单去结账,“以前在嘉世在兴欣的时候,我不是也睡过你房间?”


她的尾音轻飘飘的,侧脸线条却不能再平静。

这是今晚她第一次主动谈起以前的事。


03.

 

他们站在咖啡馆门口等了一会儿,大概是下班的高峰期,车来车往,却没有一辆驻足。苏沐橙有些不耐,转过头去征求意见:“不如我们坐地铁回去?”

叶修原本盯着对面的广告牌发呆,闻言回过神,看了她一眼:“啊?行,都听你的。”

两个人走得不算快,如果天气好一些,她和叶修或许看起来就像吃完饭出来散步的情侣。只是路边积水让人难受,虽说有路灯,但一不小心照样还是会溅到鞋面,凉意从脚尖蔓延到四肢百骸,令人讨厌的雨天。

幸好地铁站不远,就隔着一个街口。苏沐橙先到窗口替他办了一张地铁卡,随手塞进他口袋:“你别弄丢了。”

叶修觉得这没多大必要:“我也不知道去玩什么。再说,说不定我明天就走了。”话音刚落他就有些后悔,这句话实在不合适现在说。苏沐橙半天没有应答,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气氛又变得有些僵硬。

等到要上车时苏沐橙才出声:“有些事说不准的,你先用着呗。”她语气淡淡,听不出喜怒,“要走那天我去退卡就行,横竖亏不了多少钱。”

叶修一时不知怎么回话,只好假装认真看着窗外景象掩饰自己的发呆。人有点多,一同上车的苏沐橙被挤到了另一处。车窗的倒影里她先抬起头确认一下叶修的位置,而后低头摆弄手机。明明不过三步远的距离,叶修却觉得有一个世纪般遥远。

悠扬的提示音响起。苏沐橙唤他两声,朝他挥挥手,示意到站下车。


从地铁站出来,铺天盖地是冰凉水汽。苏沐橙确实没说错,她住的小区的确离地铁站很近。奈何大雨夹着风,身上终究还是带着湿意。苏沐橙连纸巾都懒得拿,直接用手背抹了把脸,脸上淡妆都有些花。她看起来不怎么在乎,跑进楼道里先按灯再按电梯,又在包里翻出钥匙来。

电梯里还算温暖,肩上的冷气渐渐缩回了头。苏沐橙靠在玻璃镜前玩手机,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抬起头来问他:“你现在还是不用手机啊?”

叶修回答得出乎意料:“有在用。”看到苏沐橙略带诧异的眼神,他有些不好意思,“来之前刚买的,叶秋怕我在外头联系不方便,硬让我买了一部。”他没说叶秋给他挑的是部不知啥牌的山寨机,简单粗暴。

苏沐橙则是表现出十足的好奇:“来来来,号码给我。”

她大大方方把手机递过去,小狐狸挂饰一荡一荡。叶修在拨号界面一个数字一个数字慢慢输入,苏沐橙无所事事,索性凑过头来指导他这个手机白痴如何保存联系人。成功的提示音响起时,电梯也“叮”的一声停下。自动门打开,叶修下意识看着指示灯,是在十二层。

她拿回手机:“到了。”


屋子看起来不大,是适合单身姑娘居住的户型。苏沐橙踢了高跟鞋赤脚踩在木地板上,叶修提着包跟在后头,难得有些拘谨神色。毕竟无论是在嘉世还是兴欣的时候,队员们的房间都是一式一样,说白了没有多大区别。而这里不一样,这是第一个完全属于苏沐橙的私密空间。

苏沐橙从房间里探出头,手臂上搭了条浴巾:“我先去洗个澡。你随便坐着,电视遥控器在沙发上。”她脸上一派平静,就如同是对待一个久别重逢的朋友一样。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她没等叶修回答就跑去浴室,不多时传来哗哗水声。叶修打开电视,换了几个台都没找到喜欢的节目,只好作罢,转而把注意力放到屋里。一厨一厅一卧,还有个简单的小阳台。客厅似乎还兼任书房的功能,茶几上摊着几本书,书旁边是台笔记本电脑。电脑大概是出门前忘记关了,屏幕上泛着幽光。叶修眼尖,瞧见一旁还有张荣耀账号卡,是第十区的。

他把账号卡夹在食指与中指间把玩,思绪又不知神游到何处。苏沐橙擦着头发走出来,一眼看到他这模样,便解释说:“也就有空的时候玩一玩。”

她登陆游戏插入账号卡,动作一气呵成。令人意外的是角色界面上居然是一个威风凛凛的女战斗法师。苏沐橙仿佛看出他心里的疑惑:“枪炮师玩得太久,想换个职业试试。”

苏沐橙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你要玩一会儿吗?反正是老本行了。”

叶修说:“让我先洗个澡吧。”

苏沐橙把浴室指给他看。账号卡被放回原处,不知为何,看上去有些孤零零的。

 


评论(8)
热度(86)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