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葡萄梗 归档 RSS 搜索 - 导航 深海鲸

余花烂衣间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全职高手/叶橙】糖炒栗子

* @南淮安  的生贺……之一,傻白故事,甜不甜不知道。

 @西本的浮游城 还是小学生的本本,今天的作业写完了吗?

糖炒栗子

叶修x苏沐橙

周五的最后一节课,下课铃总是和及时雨一样。班上吵吵嚷嚷如同菜市场,男生们三五成群的抱着球跑出教室,女生则叽叽喳喳讨论哪家甜品店最好吃。前桌的楚云秀把书包一背,转过头提高声音问:“一起回去?”

苏沐橙慢吞吞地把教科书一本一本塞到包里:“不了,我要等人。”她停了一停,想起什么似的补充道:“前面魏老师还叫我把班上作业拿到他办公室去,你先回去吧。”

楚云秀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哦~你要等叶修啊?”她语调轻快,“那我帮你拿作业吧。”

苏沐橙的“谢谢”刚出口,楚云秀已经风风火火跑到前头去。她微微笑了笑,把最后一本练习本丢进包里。

高三的教室在五楼,走过台阶后还要经过一条不算长的走廊。理科的重点班在走廊尽头,靠窗倒数第二个就是叶修的位置。整条走廊静悄悄的,苏沐橙踮着脚数地面上的瓷砖,到第三十六块的时候恰好走到窗前。

叶修左手撑着脸,右手转着一支笔,从拇指转到小指,再转回来,百无聊赖的模样。他微一偏头,正好瞧见苏沐橙背着书包站在窗外,就低头握笔在书上涂抹几下再举起来给她看,一堆不知所云的数字上是潦草的“马上就好”四个大字。

大抵是这样的小动作太明目张胆,讲台上的老师点了叶修的名让来回答问题。苏沐橙吐吐舌头,看叶修懒懒散散站起来回答问题。

她在外面又站了一会儿,看手表上离下课还有半小时,一点也不像马上就好的样子,干脆跑到隔壁的空教室里,把刚刚整理好的练习本一股脑摆在桌上,挑了本数学来做。第三道代数有点难,她咬着笔头想了好久,稿纸写满两张,最后实在没办法,索性丢了笔,整个人趴在桌子上。

傍晚夕阳的余晖落满半个桌面,还带着暖洋洋的感觉。苏沐橙把书盖在脸上,眯着眼睛想着些有的没的。她想到楚云秀说的那家奶茶店,里面的巧克力奶昔特别好喝,甜甜的,还可以加珍珠或者布丁……早知道就不等叶修,不然现在就可以和云秀在奶茶店里了。她迷迷糊糊的抱怨着。

恍惚中眼前还真出现一个叶修,捏着她的鼻子好像在说贪吃鬼。苏沐橙像只炸毛的猫似的跳起来,膝头的参考书噼里啪啦落了一地。

原本在现实中不见影的叶修正笑眯眯的站在她面前:“做了什么好梦呀?”

苏沐橙没理他,只是揉揉鼻子蹲下身捡习题集,以此来掩盖自己的窘迫。叶修替她捡起几本,放在桌上时恰好看到那道没写完的数学题,他略微思索一阵,顺口报出答案:“根号三。”

苏沐橙一愣,脸上表情像是要杀了他一样:“你为什么要告诉我答案啊?!!!”

叶修笑得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小孩:“我猜你做不出来。”他赶在苏沐橙要把书丢过来之前溜出门外,“我等等再来找你。”

苏沐橙气冲冲把本子收拾好:“你还没有下课啊?”

叶修回答得理所当然:“出来上厕所呗。”他双手插口袋里,踢踢踏踏又回到教室去。

苏沐橙瞧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外,这才又扒拉出一张草稿纸,在上面写写画画,可依旧什么都没算出来,只写满一整张的根号三。

铃声又响起来,这次是清校铃。隔壁渐渐传来喧闹声,有几个人从长廊旁边经过,好奇地看她几眼。

苏沐橙等了一会儿,叶修还没过来。她有些不耐烦,拎着书包噔噔噔跑去找他。

叶修正在和一个男生讲话,两个人站在讲台上,对黑板上一道题指指点点。苏沐橙认真听了一会儿,云里雾里,一个头有两个大。偏偏他们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一点也没注意到她。

她绕着教室走了一圈,看完班级的黑板报和值日表,然后乏味地坐在叶修的位置上。叶修的桌子一派凌乱,横七竖八摆着几本小说和漫画,唯一一本正儿八经的数学书摇摇欲坠躺在桌子边缘。

苏沐橙扯过书,轻车熟路从叶修的书包里摸出一支自动铅笔,歪着头在空白处画了个嘟着嘴的小女孩。想想又觉得不解气,又从他包里翻出袋话梅来。抽屉里还有半瓶橙汁,不过她没动。

大概是她在下头闹的动静有点大,叶修朝她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把粉笔往盒子里一丢,拍拍手上的粉笔灰说:“明天再和你讲,反正答案肯定是A。”

那个男生好脾气地笑了笑:“我还是觉得应该选C。”

“和你说也说不通。”叶修耸耸肩膀,“沐橙,”他忽然喊了她一声,“你说该选什么?”

苏沐橙清冽冽应上一句:“D。”

黑板前的两个人都笑起来。看起来挺温和的男生说:“那答案应该是B。”

叶修没再搭话,他从讲台走下,把桌子上抽屉里的东西一股脑扫进书包里,又提过苏沐橙的书包:“怎么这么重?你里面塞什么了?”

苏沐橙跟在他身后,嘴里塞满话梅,鼓鼓囊囊的:“不要你管。”她走了几步,又说:“明年分科的话我想去文科。”

文科班在另一栋楼,和理科实验班隔了十万八千里远。

叶修往门口走去,脚步没停:“挺好啊,女孩子,念文科比较轻松一点。”

苏沐橙莫名就觉得有些烦躁。

烦躁一直维持到他们一起下楼。叶修步子迈得大,走得有点快,可苏沐橙一点也没有加快脚步的意思,就保持着一小步一小步慢悠悠的调子。叶修拿她没办法,只好不时在前头停下来等她。

“你就不能快一点吗?”他站在前头说。

苏沐橙抬头瞪他一眼:“我是女孩子,”

“我不是这意思……哎呀!”经过操场时从天而降一个篮球,被叶修眼疾手快接下。远处传来男生笑嘻嘻的声音:“老叶你又和你的小女朋友一起回家啊?一个小姑娘你怎么就下得去手?这是犯罪你知不知道?诶诶诶放开她有什么让我来!”

叶修把球扔回去,笑骂道:“滚你的。”

球在地上滚了几圈,男生跑过来捡起,又打闹调笑了一会儿。叶修胡乱应上几句把他打发走,回过头来清咳几声说:“他们嘴上没拉链,你别生气。”

苏沐橙用脚尖踢着地上的石头:“我干嘛要生气?”她低着头,刘海遮住她的表情,“你开心就好。”

可她的样子看起来就和平常不一样。叶修挠挠头,他觉得猜透女孩子的心思比解一道数学压轴题还难。

走到车棚,叶修把车推出来,让苏沐橙坐到后座上。苏沐橙抓着他的衣角,安安静静一句话也不说。

出了校门就是一段缓坡。叶修捏着刹车滑下去,傍晚的风儿有些喧嚣,叶修在喧嚣的风中大声问:“你要吃糖炒栗子不?”

他连问了两遍,才听到苏沐橙同样大声的回答:“不吃!”

“煎饼果子?”

“不吃!”

“关东煮?”

“不吃!”

叶修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眨眨眼,“你为什么心情不好啊?”

“我才没有心情不好。”

叶修拖了一个长长的“哦——”字:“我回去给你讲题啦。”他蹬了两下踏板,“我那时候的意思是文科你念着喜欢会轻松点……我不是说你理科差啦……唉,反正你别生气了。”

他很少这样急匆匆的解释什么,都有些词不达意。苏沐橙低低笑了声。风又大了些,她把侧脸贴在叶修的后背上:“那回去讲十道题。”

“好。”

“讲到我会为止,不许嫌我烦。”

“好……那吃糖炒栗子吗?”

“吃!”

fin.

评论(23)
热度(164)
©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