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叶橙】最后的来访者


已经很少有人会来拜访这里。螺旋状的楼梯成为兔子们的窝穴,鸟儿们在烟囱顶筑巢。深夜里我被老鼠们啃食木头的声音吵醒,古旧的书籍化作火盆里最后一点温暖。信仰早已消失在青灰色的历史洪流中,没有人再会记起久远前西方巨大山脉的主人,就连地下洞窟里数之不尽的财宝也失去诱惑力。唯有我在这里等待,等待一切的终结。

后来他来了,或是在山坡落满白雪的清晨,或是在冬日风停的午后。时间把一切都变得模糊,我只记得那天日光正好。年轻的旅者抬手向我举帽示意,阳光为他的侧脸勾上金色线条,一瞬间俊美的像是广场的上纯金雕像。

他说他从遥远的荒原走来,经过富饶的城市和荒芜的村庄,而这座森林中的城堡在人们的口口相传中已经成为吸血鬼与野兽肆虐的家园,每个人都劝他不要再前行,到临近的酒馆享受一夜狂欢。

我们坐在唯一不漏风的房间里,共同分享他最后一片面包。他似乎养了一只宠物,巴掌大的小家伙从他口袋里探出头,轻轻咬着他的手指。他心不在焉地挠着它的脑袋。我想听他的旅途故事,可是他却忙着在四处收集残损的木板,好让火烧得更旺一些。夜晚他裹着从地下室找来的破旧被单,在风声的嘶鸣中陷入梦乡。

他在这里住了三个月,替我赶走野兔和老鼠。而我蹲在椅子里看书时他就修缮破旧的屋顶。他一边用锤子敲敲打打一边和我聊些无关紧要的事,语气懒散又倦怠。

作为报答我送给他一个破旧的勋章,据说这是很早以前某位骑士留下的荣誉纪念。他则回赠我一枚小小的戒指,银圈内侧镌刻着繁复的花纹,镶嵌的晶石洁净得没有一丝杂质。这不像是一个旅人能够拥有的东西,但他只愿意透露这是从西方山谷找到的,其余一概缄口不谈。

初春将至时他要离去,临走时向我请求从这里带走一本书。我毫不意外,只是问他想要《屠龙的一百零一种方法》还是《一夜暴富:如何夺走龙的财宝》,然后看他一贯平静的脸上露出诧异神色,忍不住开心笑了出来。

他的小家伙在这个冬天已经长大不少,口袋再也不能容纳它的身躯。此刻它正趴在他的头顶,身体泛出一种漂亮的粉红色,无精打采扑扇着瘦弱的翅膀,用幼小的爪子把他的头发弄得一团乱。

这是一只幼龙。虽然它还没有故事里的巨大身躯和遮蔽天空的羽翼,还未曾拥有巨大的山谷和充满财宝的洞窟,但这的确是只在古书与传说中出现的生物。人们追逐它在天空滑翔后的尾翼,渴求梦里的无上财富与光荣。

我把食指竖在唇边,让他欲言又止的神情得以变成一个有些尴尬的笑容。我对他从哪里得到一条龙毫无兴趣,毕竟这片大陆并不介意多一个传奇。

我在第二十七个书柜的最底层翻出一本大部头,抚去上面厚重的灰尘,露出奇异的银色字母——这并不是之前提到的那两本书,因为前者如今已充当老鼠们的磨牙板,后者是在不知多少年前的冬日里被我不小心丢进火盆。我所能教他的只能是如何将龙抚养长大。

他小心翼翼的接过书,对我道谢。他的眼眸在一瞬间掠过一抹金色,魔法印痕稍纵即逝。最后他向最古老的守护者寻求一个微小的祝福,我则告诉他小家伙长大后会是个漂亮姑娘。

然后他离开,踏过被树叶掩盖的林间小道。路旁开满不知名的野花,幽香阵阵。我朝他的背影挥手。我向这个大陆最后一位龙骑士告别。

fin.

*拼死摸了一只叶橙鱼……
这次是龙骑士和龙的小故事。

评论(11)
热度(106)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