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比特人/密林父子】Amber Time

Amber Time

瑟兰迪尔/莱格拉斯亲情向

 

夏日的尾巴悄无声息地来到,树林在不经意之间被染上浅淡的金红色,而午后的灿烂阳光从树叶间的缝隙滑落,在长满青苔的小路上均匀洒下斑驳光影。远处溪流潺潺如歌,娇柔的花朵在微风的轻拂中摇曳身姿,竭尽全力在最后时光中肆意绽放。百年如一瞬的时光未曾带给这片森林更多变化,它依旧拥有着一如既往的平和与宁静。

再也没有比这更适合聚会的一天了。大自然给予了最佳的场所,而歌声与舞蹈会为它添上更多的光彩。没有人会对此提出异议,即使是傲慢而又不近人情的密林之王。瑟兰迪尔默许宫殿地窖里的葡萄酒一桶接着一桶被搬到空旷的林地中央,任凭欢声笑语打破林间的静谧。

傲慢、不近人情,或许还可以加上倨傲、淡漠和目无一切。诸如此类的形容词被加之于精灵国王身上。近侍队长曾抗议说这有失偏颇,但显然当事人并不在意。

“起码说对了一半,不是吗?”他甚至有些乐意于这样的评价,尽管大多数人都无法理解。数千年的时间洪流在他周围形成一个隐形且厚重的茧,能穿透它的人少之又少。毕竟横亘于中的除了时间,还有其它一些无人知晓的事物。

此刻瑟兰迪尔正漫步在林中,无人知晓他的来到——只要他愿意,总是能将自己的足迹与气息抹去得一干二净。更何况树木的枝叶未曾枯萎凋落,为他的行迹做了十足的掩护。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淡金色的头发,它太过于显眼了。平日里这是王者的象征,但此刻随时都会将他的行踪暴露。幸而瑟兰迪尔步履迅速而轻盈,又对森林了如指掌,所以金色光芒在精灵们的目光中稍纵即逝——他们只会认为那是阳光遗失的金色碎屑。

这样的行为只能蒙骗他的子民们,在同样淡金发色的精灵面前却失了效。瑟兰迪尔拨开荒废林径里丛生的枝条,越过略显疲态的灌木丛,在即将到达空旷处时停下脚步。他低着头像在思索,湛蓝如宝石的眼眸也铺上一层深邃。空气似被气氛感染,流动逐渐变得缓慢。不知过了多久,直到身后传来几声响动,精灵王才转过身去:“你应该有更多耐心的,莱格拉斯。”

先是树上的鸟儿扑扇着翅膀飞向空中,然后精灵王子才从藏身的柏树上跃下。他的语气里带着些埋怨,却止不住脸上的笑意:“可您早就发现我了,对吗?”

他一身褐色骑装打扮,穿着轻便的鹿皮小靴,身后背着白桦木做成的弓与箭筒。在林中长时间的潜伏与跟随让他的肩膀沾上不少的蜘蛛网,此刻莱格拉斯正在与它们做着艰难斗争:“是从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倘若你是从第三棵红松柏开始跟在我身后,那么我的答案就是一开始。”瑟兰迪尔假装没有看到莱格拉斯脸上的颓然与失败,“现在该轮到我提问了。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呢?”

他的语气轻柔而低缓,少去了在王宫大殿上的肃然与严厉。面对儿子时他愿意放下一些不必要的警惕,有时甚至会流露出几分可以称得上是温柔的神情。

“我只是想看看有什么值得让您走出宫殿的,”莱格拉斯坦承道,“但很遗憾,我的好奇心在开场时就失败了。”

“只是这样?”瑟兰迪尔轻笑一声,“为什么不是和你相同的理由吗?初秋明媚的午后,难道就不值得我享受片刻?”

莱格拉斯还未来得及掩饰自己,脸上便已显露出惊异神色,而这又在某种程度上极大地取悦了精灵王。毕竟在他的印象之中,早已习惯瑟兰迪尔将大把的时间挥霍在地下略显昏暗的宫殿之中。在无数次有预谋或是不经意的提议被拒绝之后,莱格拉斯已经惯于一个人享受四季森林的美妙,而精灵们也欢迎王子加入他们之中。

但莱格拉斯没有机会问出更多。在他思索时瑟兰迪尔已经转过身朝前方走去,回过神来的精灵王子不得不小跑着跟上去。这段林间小道算不上长,不一会儿就到达终点。日光下的河流波光粼粼,水色盈盈,不知名的野花占据岸边大块领地,在微风掠过之下层层叠叠有如艳丽的波浪。

“真美。”莱格拉斯情不自禁地感叹。而他的父亲则是站在一旁,以微笑表达自己的赞同。他们继续朝前走去,越过淙淙的河流。精灵们的聚会地点就在前方,而瑟兰迪尔在这时停下脚步。

“往右走。”他吩咐道,似乎是打算刻意避开忙碌准备的精灵们。莱格莱斯在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为什么不去看看呢?”他建议着,“我相信您会喜欢那里的橘子,它们刚刚采摘下来,比所有的一切都要新鲜。”

而瑟兰迪尔则是始终如一的拒绝:“我想我的出现会让他们更不自在。”这倒是句实话。尽管森林的子民们尊敬、爱戴着他们的国王,但这不意味着他们能习惯同瑟兰迪尔一起进行庆典的准备工作。瑟兰迪尔在王座上端坐的时间太长了,长到精灵们已经习惯他的冷淡。“不过如果你喜欢橘子,你可以过去尝一尝。但我不会等你。”他又补充道。

莱格拉斯无精打采地垂下头。他明白倘若自己选择了橘子,瑟兰迪尔当真会把他丢下。而想再找到他的踪迹便不会像第一次这般容易。

于是他遵从父亲的希望,往右踏上另一条偏僻小径。瑟兰迪尔依旧轻车熟路走在前头。这条小径莱格拉斯从未踏足过,他的靴子踩踏在树枝上,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二人一时无话,只剩下林间偶尔传来鸟儿的鸣叫或是秋虫的絮语。莱格拉斯抬起头,借此机会看向他的背影。

瑟兰迪尔和平日里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他穿着惯常的暗红色长袍,这需要他不时注意不被地上的枯枝或是石头绊倒;他的脊背挺拔,步调沉稳而坚定。但还是有什么不一样。莱格拉斯想。他的目光更加专注,最后终于发现一丝端倪。

“王冠!”他被自己脱口而出的声调吓着,略带些尴尬地压低了声音,“我的意思是,您并未像往常一样戴着王冠。”

瑟兰迪尔转过头来。他确实并没有如同以往一样戴着他的冠冕。春天他的王冠上装点着林地的花朵,而秋天则由红叶和浆果编织而成。但此刻淡金的长发上什么也没有,只留有一条浅色的发带。出人意料的,这让瑟兰迪尔的线条柔和了些许。

他难得没有责怪莱格拉斯的大惊小怪,而是又开了一个小玩笑,差点让莱格拉斯以为他要把这年度的幽默透支完毕:“我以为长袍就够我同这些枝条斗争半天了。”瑟兰迪尔微微偏着头,“还是说,其实你喜欢那个王冠?”

“不,我并不是那个意思——”

他的辩解在一半就被打断,王者再度轻笑出声:“你有兴趣也无可厚非。但那对你而言太早了。”他略略停顿片刻,“你还是太年轻。”

莱格拉斯一下子提高了音调:“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他努力在脑中搜寻着什么,想要推翻父亲的定论,“我,我——”

“是的,你成长了许多。我知道你已经成年,并且连续四次摘得射箭比赛的魁首,年轻的姑娘们都愿意把目光放在你身上。”瑟兰迪尔轻巧地一挥手,把他接下来想说的话塞回原位,“但在我看来,你依旧是个孩子。一个稍微长大一点的孩子。”

他的语气表明他不愿再在这个问题上做过多的纠缠,而失去反驳机会的莱格拉斯也明白无论如何自己是无法说服父亲的。剩下的路程大多数时间被宁静所包围,但在偶尔的几句交谈中,莱格拉斯的不服气显而易见。

瑟兰迪尔并非没有察觉到莱格拉斯的情绪变化,但他认为这不过是孩子气的一种表现而已。或许确实如此。当他们再度返回起点时,庆典的准备已经就绪。天色渐渐暗沉下来,月亮在山的另一边探出头,云朵边缘红金的色泽也逐渐被银灰所替代。精灵们在空地上燃起了篝火,四处洋溢着欢笑。莱格拉斯被不远处的气氛所感染,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该到狂欢的时刻了。”他对自己的儿子说道,“不过在那之前,替我把塔瑞尔叫来。我想问问她有关于守卫工作的事。”

莱格拉斯第一次露出紧张的神色。“我想,她现在应该在庆典上。”他小声嘟囔着,“她为庆典的护卫忙了这么多天,我觉得她需要在最后一天好好放松一下。并且护卫队的巡视由我代替她进行,我想这没有什么不妥的吧?”

“确实没有什么不妥,但整个下午你都跟在我的身后,而不是进行护卫队的巡视。”瑟兰迪尔的语气忽然变得严厉起来,散发出一股肃然的冷厉感:“忘记自己的职责,这是只有小孩子才会做的事。”

莱格拉斯低下头,这次是因为羞愧。尽管不愿意承认,但他不得不认为瑟兰迪尔这句话是正确的。令人不安的沉默持续很久,直到瑟兰迪尔率先开口。

“这样美好的日子不适合处罚。”他注视着莱格拉斯的面容,“况且塔瑞尔之前的辛勤工作足以弥补你今日的失误。现在你可以去参加庆典了,坏心情应该留到明天。”

莱格拉斯抬头又看了他一眼,直到确认国王眼里的责备确实少于安抚,他才行了个礼,朝远处奔去,喧闹声又大了一层,王子的到来成为快乐的催化剂。而瑟兰迪尔站在原地,像是又陷入了沉思。月光为他披上一层轻柔的银纱,星光闪烁献上美好的祝愿。

似乎没有精灵注意到他们的国王就站在不远处,而瑟兰迪尔也不会前去打扰欢快的气氛。第一个发现他的是塔瑞尔。近卫队长没有惊动任何人,毫不引人注目的来到他的身边。瑟兰迪尔几乎是第一时间回过神来,他的谨慎无人能比。

“很抱歉打扰您,”塔瑞尔说道,“但我想为我下午的失职……”

瑟兰迪尔截断她的话:“你并不需要负起全部责任。莱格拉斯需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塔瑞尔脸上的表情舒缓了许多。她注意到瑟兰迪尔的目光所向,莱格拉斯正加入到舞蹈的人群之中,他的金色长发上缠绕着花冠,而他收到的花束想必也是最多最鲜艳的。

“莱格拉斯是位优秀的王子。”塔瑞尔肯定地说道。

瑟兰迪尔打量着远处的身影:“或许吧。他太活泼了些,又充满冒险欲。”

“恕我失礼,但这点和您不太相像。”

他收回目光。“确实如此,可这样不也很好吗?”

精灵国王露出微笑,如此回答道。

 

fin.

评论(8)
热度(54)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