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叶橙】龙赞歌 Chapter A

 *一个童话故事。且让我慢慢捉虫!

龙赞歌

叶修x苏沐橙

00.

传说在西边最高的山上住着一只龙。

“所以说,这和我什么关系呢?毕竟只是一个传说。”叶修义正词严地说,“龙要住在那儿就住着呗,反正又不是住在我家。”

“传说里还说龙的洞穴里有很多宝贝,只要能拿到一点点就可以买下整个国家,心动吗?”

叶修打了个哈欠:“有点心动。可我买下一整个国家做什么?我又不想当国王。”他把自己的烟斗填满烟草,再慢悠悠吐出一个烟圈:“传说都是老奶奶的睡前童话,哄人用的。”

“那你为什么也跑到这里?”

叶修难得顿了一顿:“路过。”他从口袋里摸出三个铜板丢在柜台上,“茶钱。多了要还,少了不给。”他也不管对面那人还要说些什么,自顾自往门外走去。

魏琛对他的回答不算满意。酒店老板摇摇头,将铜板收好:“嘴上说着不想去,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

 

01.

叶修确实对龙的巢穴没有多大兴趣。

首先,他不是一个心怀大志的屠龙者;其次,他对于精力与好奇心都十分充足的冒险家这一职业也没有多大兴趣。只是身为一位赏金猎人,总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总得赚个烟草钱回来。”他嘟囔着,挥剑斩断横亘于前的树枝,在前头找了块看起来还算干净的石头坐下。龙先生挑选的住所对拜访者并不友善,在到达半山腰之前,他穿过了三片沼泽,被荆棘划伤四次,甚至还被一群看起来穷凶极恶的野狼群追着跑了一小段路。

“感觉已经透支完一整年的体力了。”叶修叹口气,自言自语说道。他误打误撞不知跑到何处,四周的树木似乎都是一个模样刻出来的,让人分不清东西南北。而他的状况也不容小觑,长靴上沾满一层厚厚的污泥,衣服也破掉好几个口子,更不用提凌乱的头发和狼狈的身形。剑鞘早在先前的奔逃中同水壶一起不知掉落何处,如今他只能撕下一片衣角草草包裹剑身。现在与其说他是大陆上声名显赫的赏金猎人,倒不如更像一位逃荒者。

天空渐渐被染成深色,雾气也越来越浓重。传说中龙为了不让人类或是其他生物窥探到自己的住所,总会用浓雾将山脉笼罩,如今看来,这个传闻也不是空穴来风。

叶修挠挠头,不情不愿地起身再度往前走。白天的森林同晚上的截然不同,谁知道为了保护秘宝,龙会不会邀请谁来替它看守家门呢?毕竟有钱能使鬼推磨,倘若吸血鬼也包含于其中,那可就更不妙啦。

年轻的赏金猎人抬头,借着昏暗的暮色打量着远处朦胧的山顶。还有很长的路程要走,而当务之急应该是先找到一个干燥的洞穴度过这一晚,再好好打算后头的事。叶修摸摸被紧紧扎在腰间的干粮袋,心想那个洞穴最好还要靠近小溪。

陷入思考中的叶修并未留意脚下,等他发现踩到一大块青苔时已经太迟了。森林的深处大概数百年中才迎来叶修这一位访问者,因此在此处沉寂了同样数百年的青苔卯足劲想要表现自己:叶修还没来得及抓住树干或是其他什么东西固定住自己,他的后背已经同大地做了亲密接触。等他骂骂咧咧想要爬起来时,那块青苔的爸爸妈妈或是其它什么亲戚也对他的来到表示了热切欢迎——他的右脚踩在另一大片青苔之上。

这次叶修可就再没能爬起来啦,他从善如流顺着青苔旁斜坡咕噜噜滚了下去。斜坡又陡又长,沿途的小石头咯的他浑身上下都疼,骨架像是要散了似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下意识用手抱住自己的头,尽管这样根本不会让自己舒服一丁点。

最后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呯咚”声,叶修好歹停止了滚动。他把自己摊平,大口大口喘着气,感觉身体的每一处都在火辣辣的痛,大概每一个部位都离开了原来的位置了吧,但值得庆幸的是这些离家出走的部位仍旧愿意听从大脑的指挥。又过了似乎一个世纪悠久,他才得以用右手撑着草地,慢腾腾的支起半边身子,龇牙咧嘴地去看自己究竟撞到了什么。

——那是一扇古旧的大门。金色的外漆已经剥落许多,露出古铜色的门面。门环上的雕刻因为时光的磨损已经模糊不清,却仍旧可以辨认出堪称精巧得无与伦比的做工,而叶修敢发誓大陆上最好的雕塑师也做不出它百分之一的华美。门上写着一行字,令人奇怪的是,它们丝毫没有因为岁月而消逝,反而清晰明亮一如刚刚写上。

叶修眯着眼睛盯着那行字,心中的猜测逐渐变得清晰。

“‘危险禁地,闲人勿进’。”他复述了一遍那行字,然后露出一个了然微笑,“这只龙的大陆通用语学得还算不错。”

 

02.

门的另一边和叶修想象中的不一样。

并不是故事里阴暗的洞窟或填满淹没至人膝盖的财宝,这里反而更像是一个房间。光洁的石壁上接连摆放着火把,把这儿烘烤得暖洋洋的。地上铺着厚厚一层羊毛地毯,上面用金线编织出一只栩栩如生的龙。而香樟木桌上摆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茶。叶修一瘸一拐的走过去,在木椅上坐下来时终于得以喟叹出声。

空气中微微弥漫着香料的气息,一切都令人感到十二分的舒适。叶修一口气把茶喝完,感觉整个人像是死而复生的畅快。

“我再也、再也不要和龙扯上任何关系。”他盯着茶杯上的藤蔓花纹,下定决心似的对自己说道,“遇到的倒霉事太多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茶壶放在一旁,叶修又为自己倒了一杯茶。他打量着这个可称之为“房间”的洞穴,总想从里面找出一点不和谐的地方。在人们的印象里,龙总是凶恶、残暴以及视财如命,它们应该常年盘踞于堆满财宝的底下洞窟里,枕着金子睡觉。如果有人觊觎那些价值连城的宝贝,炙热的龙焰将是龙的回答。

而这里看上去太正常,根本就像是一位贵族精致的卧室。叶修毫不怀疑这儿会有几本书——确实他也找到了,但封面上蜿蜒盘旋的字母谁也看不懂。或许这是智者们所说的“龙文”,在这个大陆上消失数千年、唯有龙才能知晓的文字。

书被放在一个小篮子旁边。篮子是用绿翡翠同蓝宝石装饰而成,里面铺着如流水般的丝绸。丝绸上则是一块巨大的鹅卵石……对,一块圆圆的,白白的鹅卵石。

“……我从来不知道龙也有这么奇怪的收藏癖好。”叶修目瞪口呆。他尝试拿起那块鹅卵石,温热的触感在掌心徘徊不去。鹅卵石的中央似乎有什么在跳动,虽然微弱,但的确是真实存在的。

龙从来不收藏便宜货,能让它们看上眼的必定是无价之宝,就算是一块鹅卵石也该有它的过人之处。叶修一边想一边小心翼翼地把鹅卵石半裹半塞进自己的口袋,还不忘顺手从篮子上抠下几块翡翠。摆在桌上的茶已经凉了,主人却仍未归来。叶修可不想同龙狭路相逢大干一场,他十分明白见好就收这四个字该怎么写。

于是赏金猎人推开门四下环顾一番,在夜色的掩护下偷偷摸摸地溜走了。

 

03.

“我想,从没有人会把龙蛋认成鹅卵石,除非你觉得它们是胎生动物。”魏琛看着桌上圆滚滚的鹅卵石——哦不,现在应该称之为蛋的东西,一脸的绝望,“龙收集鹅卵石做什么?你以为它们是水獭吗?”

“水獭只收集它们感兴趣的石头。”叶修纠正他的错误,“再说,龙就不能用鹅卵石来装饰自己的住所吗?”

“那也应该是用黄金或者翡翠制作而成的鹅卵石。”

“……说不定鹅卵石会有奇怪的功效?比如包治百病点石成金之类的。”

“那叫魔法石。”魏琛已经懒得和他争辩,“总之现在,你要拿这个蛋怎么办?煮了吃?”

“煎蛋香。”

“炒蛋好。”

“蒸蛋不错。”

“蛋花汤好喝。”

“做成咸蛋味道大概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叶修单手撑着脸,戚戚然叹了口气,“但话说回来,龙蛋真的能吃吗?”

“不知道,因为从来没有人偷到过龙蛋。”魏琛耸耸肩膀,“但有人尝过龙的血液。我记得他是全身抽搐,皮肤变成紫色,最后掐着自己的喉咙死掉的。由此推断,我觉得龙蛋的效果也差不到哪里去。当然,如果你一定要尝尝这味道的话,我不会拦着你。”

叶修挠挠头,“我觉得我现在应该把龙蛋送回去。你说龙会为了报答我而把一半的财宝赠送给我吗?”

魏琛残忍打碎他的幻想:“龙只会回报你一道热腾腾的龙焰,接着你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烧成一块人形黑炭。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会让每个经过这里的人都了解你曾经的丰功伟业。”

这次叶修懒得答话。他心里一团乱,完全不知道拿这个蛋该怎么办。或许现在物归原主还来得及?说不定龙先生还未发现它的蛋被人偷走了。但倘若它回到了自己房间,此刻应该正在勃然大怒。而叶修从不拿自己的生命做没把握的冒险。

他还在烦恼着,魏琛已经拿了个灯罩来罩着油灯,又把龙蛋小心翼翼放在灯罩上面。“你看,”他小声招呼着叶修,“幼龙的胚胎形态居然是这样。我发誓神学院里的那些人这辈子都想要看到。”在灯光的映照下,蛋壳显示出近乎透明的状态,在正中蜷缩着一只小小的龙。它几乎已经成型,甚至可以辨认出它折叠在身体两侧的翅膀上的一层薄膜。

叶修也为眼前的景象所着迷。有谁会想到能够在大陆成为传说的生物,最开始也是这样脆弱幼小的形态呢?他看着被蛋壳所包裹的小小身躯,它似乎轻轻动了一下。叶修一开始以为是错觉,但马上他发觉自己并没有看错。它确实在动,幅度越来越大,像是在挣扎着要突破什么障碍一样。

叶修的脸上有点难看。“不会吧……”他喃喃自语着,“我的直觉告诉我接下来会有更糟的事发生……”

仿佛是要让他的预言成真,下一秒蛋壳“噗”一声碎裂开来。小小的龙探出头来,抖了抖身体,然后尝试着展开翅膀。它想要飞起来,却在一半的时候落在了桌上。龙微微收起翅膀,跌跌撞撞朝前走了几步。

“唧唧。”幼龙站在叶修面前,温顺地舔了舔他的手背。它张大嘴巴,有一瞬叶修以为会有小火苗冒出。但什么都没有发生,它看起来只是打了个哈欠。 

 

04.

“我感觉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叶修双手抱头,双目放空地盯着木质桌面上古旧的划痕。炉子上的水壶呼噜噜作响,牛奶浓郁的香味在空气中扩散。从来没有人养过幼龙,自然也不知道刚出生的幼龙该吃些什么。最后他们选择来一杯热牛奶,据说小孩子都挺喜欢这个。

幼龙趴在桌子上,小口小口啜饮着盘子里的牛奶,不时用粉色的舌头舔舔自己的前爪。它小小的一只,就算努力展开翅膀也才及叶修的手掌大。有时候它发觉叶修的目光在落在自己的身上,便会抬起头,金色的瞳孔闪闪发光,像是宝石一般。

“这样看起来还是很可爱的。”魏琛把一杯白兰地放在桌上,安慰似地拍拍他的肩膀,“再说,你有可能是从古至今以来第一位养龙者,开心吗?”

“开心,我十分开心。”叶修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要太咬牙切齿,“我开心的都想一把火烧了那座山。”

幼龙喝完牛奶,朝他的方向蹭过来。它看起来似乎特别喜欢叶修,尽管后者不理解自己一身烟草味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幼龙抓住他的袖口,努力扑扇翅膀。叶修把它拎起来放在手心里,让一人一龙的视线平行:“小家伙,你要做什么?”

幼龙凑近,用鼻头拱了拱他的侧脸。“唧唧。”它叫了一声,这是它表达舒适的方式。虽然这么说很失礼,但有那么一瞬间,叶修想到了家里养的小奶狗。

可龙和小狗可不一样,起码小狗在未来不会长到一座房子那么大。而别看这只幼龙现在这么温顺,谁知道它以后会不会给自己一道爱的龙焰?听起来一点也不美好。

他用左手抚摸着幼龙的脑袋,任凭自己心不在焉的思绪不知神游何处。因此他没有注意到幼龙在他手心慢腾腾的翻了个身,让自己的肚皮享受足够的抚摸之后,伸手抓住他的手指。

——然后它咬了一口指尖,还用力吮了一吮。

叶修几乎是一瞬间从椅子上弹起。幼龙在半空中危险的摇晃着,尾巴一甩一甩。叶修感觉到牙齿陷入皮肉的疼痛,以及血液缓慢流出的粘稠感。该死哦,明明是刚刚出生的幼龙,为什么牙齿会这么锋利。叶修痛苦地想到,手指里流出来的不是牛奶,血液的铁铜味难道会比牛奶好吗?

“……不知道被龙咬了之后会怎么样。”他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让自己的手指得以解放。虽然上面两个深深的咬痕看上去有些狰狞。而始作俑者则一脸无辜的看着他,“说不定会死?”

回答他的是一个低沉的声音:“不会。”叶修转头看去,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的男子对他笑了一下,“你想多了。”

然后是一阵沉默。男子绕过吧台,从后侧拿出一个酒杯,替自己斟满一杯白兰地。

最后还是魏琛忍不住先开口:“就是这样?”

“对。”男子的回答依旧意简言赅。

又是沉默。

“……你就不能多说几句?”

“我一直认为反派死于话多。”男子脱下自己黑色的风衣外套,把它搭在椅背上,“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住在西方山上的那只龙,人类名字是苏沐秋。一点也不高兴认识你们。现在,你们可以告诉我是谁偷走了我妹妹吗?”

TBC

 


评论(34)
热度(190)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