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叶橙】龙赞歌 Chapter C

前篇 


08.

要说是跑,更像是连滚带走似的,毕竟最近伙食挺不错,叶修把幼龙养得胖乎乎的。只是还没过五六秒,小小的身影忽然在他眼前凭空消失。叶修眨眨眼,再揉一揉,一颗心忽然提到嗓子眼。他也顾不得什么,连忙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去。

不小心让幼龙走失这种事,听起来可不是开玩笑。

“龙——”叶修刚开口,又硬生生把剩下几个字塞回肚子里,他可不想被饶舌的渡鸦听到,不然全大陆的人都会知道这儿有一只幼龙。他挠挠头,最后略带别扭地开了口:“沐橙——苏沐橙——你快出来呀——”

叫了两三声,叶修觉得这名字还挺好听,心想苏沐秋还是只文化龙,好歹上千年没白过。他边想边喊,越喊越顺溜:“沐沐——”这两字从舌尖滑出,倒把他自己先下了一跳。

“唧唧。”过了好一会儿,叶修才听到一声小小的回应。他竖起耳朵,顺着声儿摸过去,拨开草丛一看,忍不住笑出声来:“我就想你怎么忽然消失,原来是掉兔子坑里了。”

幼龙用翅膀遮着头,半天不肯露面。叶修只能猜她是觉得太丢脸了。

他伸手小心翼翼把幼龙从兔子洞里捞起来,耐心替她扫去身上的草叶:“哎,刚刚是我说的过分了,我向你道歉,你也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幼龙还是不愿理他。

叶修此刻仿佛有十二万分的耐心,硬是挤出几分柔情出来:“沐沐,沐沐,我的好沐沐,别闹脾气啦,乖。”

幼龙老半天才磨磨蹭蹭探出头来,舔舔他的手心。叶修把她抱在怀里,又忍不住挠挠她肚皮:“马上就要到东方的森林了,希望这路上不要再有什么意外。”他半真半假地叹口气,“就是因为你,这个冬天我才没有金线毛毯和暖洋洋的壁炉。”

幼龙似乎有点不乐意这个说法,咬了咬他的指尖。叶修装作很疼似的“哎唷”叫了一声,还不忘用风衣把幼龙遮得更加严实一些:“冬天要来了。”

这话说得没错。冬之女神的步伐已经伴着北风来到,树梢上所剩无几的秋叶瑟瑟发抖。兔子与地鼠已经躲进地底的最深处,原野上弥漫着一股萧索的气息。露霜在草叶上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叶修几乎已经把所有的衣服都套在身上。“不知道要不要给你织件毛衣。”他嘟囔着对幼龙说道。

而更令人糟糕的消息则在后头。偶经此路的行路者告诉他若要拜访东方森林的守望者,恐怕要把这一整个冬天都耗费在上头。“老人家的脾气总有些糟糕。”苍白着一张脸的旅人微笑着说道,“但你能在他的书柜里找到任何东西——只要你有耐心的话。”叶修还想询问更多,但他聒噪的同行人不断催促他前行,于是对话匆匆而止,双方各自踏上旅程。

“守望者,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叶修像是在对她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如果非要耗上一整个冬天的话,我希望那儿的壁炉足够温暖。大不了我们可以把他的书柜烧了,对吧?”

这个笑话算不上有趣,叶修却笑出了声。面前的森林小径幽森僻静,不知上面落满几个世纪的落叶。他耸耸肩膀,往里走去。

 

09.

找到守望者居住的地方并不难,只要抬头,一眼就能看到高高的塔尖。难的是如何到达那座塔——这里的道路与龙居住的地方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年轻的赏金猎人带着一身泥泞与疲惫到达终点时,忍不住抱怨一句:“这还不如叫我去再偷一只龙来。”

躲在口袋里的幼龙有气无力打了个哈欠。冬天伊始时她便开始昏昏欲睡,就算是先前从未见到的落雪也提不起她的兴趣,时常匆匆扫上几眼就缩回口袋里。叶修猜测她大概到了冬眠期。不过龙有没有冬眠期这个问题,还有待商榷。

似乎是过了一周,又像是一个月的漫长,当他把森林里所有的洞穴以及一切能够用来烤火的干燥树枝都用完时,叶修终于来到那座所谓的白塔面前——或许是经历过太多风霜的缘故,如今只能从斑驳的油漆中辨认出它原本的颜色了。破破烂烂的窗台上缠绕着枯败的藤蔓,风声从缝隙中争先恐后肆虐于房间之中。叶修踏进屋子的一瞬,他听到聚集于柜子底端的啮齿动物一哄而散的脚步声。

而头发花白的老者穿着破破烂烂的长袍,坐在腐朽柜台后的躺椅上一摇一晃。他脏兮兮的长胡子纠结成一团,看起来像是几百年没打理过似的。叶修走近他的身边,幼龙从口袋里吃力探出头,伸出爪子扯了扯那团胡子。

老家伙“哎哟”一声,慢悠悠睁开眼睛。叶修慌忙把幼龙塞回口袋里。那双灰白色的瞳孔盯得叶修不太舒服,让他想到苏沐秋的金色瞳孔,仿佛能看穿一切似的。他微微摇摇头,把这些胡思乱想抛出脑外:“请问是东边森林的守望者吗?”

一阵令人难堪的寂静,大概是守望者的家伙只是不停地打量着他。直到叶修实在掩饰不住自己眼里的不耐烦时,他才一拍大腿,哈哈一笑:“我昨天就知道你要来!”

“我是过来请教龙的问题的。”

“你要和我说说旅途的故事?那就让我们到隔壁房间去,这儿太冷了!”

“不,我想问的是——”

“哦!你说你旅途很有趣是吗?我也觉得年轻人就要多出去走走!”

“等等——”

“是呀,我最喜欢面包片了。”

“……”叶修忍不住捂脸,“好累,我感觉再也不想说话了。”


先前的行路者所说确实没错,他要在森林里呆满整整一个冬季。因为十二月的第一场大雪把唯一的出路封住,而据说不到春天就不会融化,因此他不得不和一个耳朵听不太清的老家伙共度三个月的美好时光。而这里的壁炉好像坏了有上百年的样子,叶修不得不拆了三个废弃书柜好让自己不被冷死。闲暇时他总想找机会去同那位所谓的守望者交谈几句,可下一秒他的手中就被塞进锤子与钉子。老家伙指指破旧已久的屋顶,而后自顾自在躺椅中睡起午觉。

叶修把锤子别在腰间,手脚并用朝屋顶爬去。幼龙难得睡饱了,正老样子趴在他的头顶,嘴里小心翼翼咬着装着钉子的小木盒。叶修微微往右挪了一点,好让阳光能刚好落在她的头顶上:“我觉得我的脾气从来都没有这么好过。”他半是抱怨着说道,“我差点以为我会把这整座塔拆掉——不准‘唧’,不然钉子盒会砸到我的鼻子。”

幼龙在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来表示对自己不被允许说话的不满。但她还是没有松开盒子,而是用翅膀拍拍叶修的脑袋,像是安抚一样。

叶修笑出声:“乖孩子。”他爬到屋顶,找了块还算平坦的地方坐着。他把幼龙抱下来,阳光下她的身体是漂亮的粉红色,是健康的光泽。在这个冬季她长大许多,口袋再也容纳不下她,叶修不得不用木板和碎布头在角落给她搭建一个小窝。守望者的眼神大概和听力一样糟糕,他从不过问这个小家伙,或许也是将它当成了蜥蜴。但森林外的人可不会这样认为。蜥蜴不会长到这么大,也不会有翅膀的。

“想想就觉得麻烦……”叶修叹口气,“现在倒觉得一直呆在这儿也不错……话说回来,如果和你哥哥一样是人的形态就好啦,说不定会方便点儿。”他摸摸自己的鼻头,“不过把契约解除之后,也要把你送回去了。没看到你人类样子,还是有点小遗憾……不过算了,就这样吧。”

幼龙似乎不明白他在烦恼什么,只是凑上前去,温柔舔舔他的脸颊。

 

10.

春天几乎是和冰雪融化同时到来的,河流潺潺歌唱,草地染上新绿。白塔也焕然一新,老家伙把躺椅拖到门口,嘴里还哼唱一首不知名的古旧歌谣。

幼龙已经可以张开翅膀,在空中飞上一小段距离,最近她已经把飞行当做一种乐趣。而叶修则是提心吊胆跟在她身后,生怕一不小心她就摔个狗啃泥,磕到下巴或是被锐利的石块划伤脸。幸而此刻幼龙飞累了,正磨磨唧唧赖在地上。叶修无奈地抱起她,感觉她又重了几分:“最近是不是吃多了?”

幼龙唧唧叫唤两声,把头埋在他颈间拱了几下。叶修抱着她往回走去。“龙爸爸。”老家伙瞧着他们,咯咯笑着说。

叶修一愣:“你知道她是龙?”

“我看不清,耳朵也不太好使。”老家伙笑得一脸贼兮兮,“但守望者什么都知道。”

“那关于龙骑士——”

“问书吧,书会给你答案。”老家伙无情打断叶修的话,“但只能带走一本……我想想,你是要《屠龙的一百零一种方法》还是《一夜暴富:如何夺走龙的财宝》?”

叶修目瞪口呆,然后老家伙开心笑出声来:“表情真棒,可不是吗?”他慢悠悠离开躺椅,在堆满废弃羊皮纸的书柜里翻找片刻,最后找出一本大部头:“这本就送给你,当做这个修缮白塔的报酬。”

“……真是廉价的报酬。”叶修接过书,黑色的封皮上赫然用烫金花体字写着书名:《抚养龙的正确姿势》。“虽然很谢谢你但我要的不是这个——”

老家伙对他轻轻“嘘”了一声:“并不是每个人都想知道你是怎么成为龙骑士的。”

“不——”

老家伙叹了一口气:“哦,我懂了,你还想要守望者的祝福吗?真是位贪心的龙骑士。”他装模作样清了清喉咙,“好吧,小家伙长大后会是个漂亮小姑娘的,你放心吧。”

“等等——”

“呯”的一声,白塔的大门被关上,这次无论叶修怎么大声呼喊都没有开启的迹象。过了好一会儿,叶修才不情不愿地放弃,他看着手中的大部头翻了个白眼:“就不能好好听人说话吗?”

他抱着龙在附近逛了一圈,最后坐在一棵看起来样貌端正的树下。幼龙绕着树干转着圈,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叶修也乐个自在,他翻开那本年代悠久的书,把目录上上下下扫视了一遍:“龙蛋保温事项……你要做的十七个准备……如何与幼龙搞好关系……龙的教育……”越看他越觉得自己几乎是崩溃的:“……谈谈龙骑士有这么难吗?!”

他随手翻开一页,黑色的标题被上两道横线,旁边还标注着大大的“注意!”二字。叶修眯着眼阅读那些蝇头小字:“幼龙十分喜欢红色菖蒲的叶子,但千万不要给它们吃。因为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红色菖蒲?谁会见到这玩意”叶修把书合上,转过头去把幼龙拎回来,“菖蒲都是绿色的,你说对吧——”

剩下半截话硬生生被截断。幼龙抓着一大把红色菖蒲,嘴角还残留着一两片残碎的叶片。她不明所以看着叶修僵硬的脸,心满意足地打了一个嗝。

 

TBC


*……居然没有坑,我也觉得很惊讶呢……

评论(17)
热度(125)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