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叶橙】龙赞歌 Chapter F

前篇


17.

大概是将要开港的缘故,港口附近人来人往,吵吵嚷嚷,各种各样的货物箱子堆叠在一起,没有谁会去注意阴影中的身影。就算有谁不经意经过他的身旁,也不过是投下好奇的匆匆一瞥罢了。

而叶修紧紧盯着不远处停泊的一艘货船。在港口的负责人处他得知那是将在今晚出港的一艘船。与陆路严格的检查相比,海运的监制相对松散,更何况做坏事总要在月黑风高的晚上。而最有力的证据则是货船所有者的证明上,就算经过一番乔装改扮,那双狐狸眼叶修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他耐心等待着机会,身上每一根神经传来的疼痛感是让他时刻保持神智清明的强力药剂。太阳渐渐往西偏移,波光粼粼的海面被染上橘红色。人群三三两两离开,附近的酒店渐渐传来喧闹声,没有比此刻更适合的时机了。

叶修绕过货物堆,悄无声息接近那艘货船。甲板上的看守者百无聊赖打着哈欠,下一秒就被一拳打昏。

“大概有点用力过度。”叶修自言自语着。他揉揉右手,感觉腹部的伤口有裂开的迹象。但他无暇顾及太多,一转身便来到船下的货舱之中。

货舱又大又黑,弥漫着一股刺鼻的鱼腥味。木质的舱壁上黏黏糊糊,叶修有些嫌恶地甩了甩手,皱着眉头摸索着往前走去。

“沐橙?沐橙?”他压低了声音唤道,“沐沐你在哪儿?”

四周一片寂静,只能听见哒哒的脚步声。叶修在一瞬间怀疑自己的判断失误,但下一秒,他听见角落里发出“呜呜”的响动声。声音是那样微弱,仿佛用尽全部力气,可在叶修听来,这声音比任何一首乐曲都要美妙。

“沐橙!”叶修跌跌撞撞往那方向走去,期间撞翻了两三条长凳也不知道。他眯着眼睛,在黑暗中努力辨别出轮廓。小姑娘被反绑双手,丢在角落里,嘴里还被塞了团破布,漂亮的裙子大概也被扯破好多处了。叶修连忙上前把破布丢到一旁,还没来得及解开绳子,苏沐橙已经一头往他怀里钻去。

“叶修,”她抽抽噎噎地说着,“叶修叶修叶修……”

叶修想替她抹去脸上的泪痕,可是他的手脏兮兮的,不太适合这项工作。所以他只能一边解开绳子,一边笨拙地道歉:“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苏沐橙吸吸鼻子,微微咬着嘴唇。叶修犹豫片刻,然后在衣服上擦了擦手,伸手揉揉她的脑袋:“不怕不怕,我在这儿。”

“啪啪啪”的掌声从舱口传来,油灯灯焰摇晃,映出狐狸眼诡异的笑容:“真是一副感人至深的场景……不过现在,也该到反派出场的时间了吧?”他走进货舱,身后是十几位凶神恶煞的打手:“你不会以为……在船上看守的只有一个人吧?”


18.

大概……这次真的要死了吧。倒下的时候,叶修不禁这么想到。伤口迸出的鲜血把眼前所见一切都染红,就算再怎样想要勉力支撑,但身体却不听使唤,一丝力气都使不上来,只能软绵绵的瘫倒在地。

苏沐橙半跪在他的身边,黑曜石一般的大眼睛里含着泪水,一滴一滴落在他的脸上。叶修想伸手拭去那些泪水,但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听到苏沐橙小声地一遍遍叫他的名字:“叶修叶修叶修——”

“小姑娘在哭呢。”狐狸眼哈哈大笑着,“怎么能让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哭呢?来,快到大哥哥这儿来,大哥哥给你糖吃。”

打手们也哄笑一堂。他们学着狐狸眼粗鄙的话语,但苏沐橙理都不理,眼底只映着叶修的身影。

狐狸眼有些不开心了,“你,”他对着身边的打手甲努努嘴,“去把她带过来。至于地上那个家伙嘛……现在随便扔的话,给护卫队发现就不妙啦,”他拍拍自己的脑袋,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不如等船开到一半,把他扔到海里去好了。”

“扔!”打手们欢呼着来表达自己的同意。打手甲邪笑着上前拎起苏沐橙,小女孩手脚并用拼命厮打着他,甚至动用牙齿,狠狠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印记。打手甲哎唷叫唤着,不小心松了手让她摔落在地。他身后的狐狸眼一皱眉头:“这可是重要的货物,千万别摔坏了。”

苏沐橙没有理他们,她往叶修的方向跑去,但没走两步又被抓回去。“放开我!”她挣扎着,“放开我!”她的声音因为大喊大叫而有些沙哑,“叶修!叶修!”

狐狸眼有些不耐烦,他从身旁喽啰的手里抽出一把长刀,冷笑着走向前:“小孩子啊,只要给一点好处就会不知天高地厚,吵得没完没了。这时候,就要好好教训教训她,你说对不对?”雪亮的刀刃慢慢逼近苏沐橙,“划在哪里比较看不出来呢?”

“手臂!”

“腿!”

“背后!”

坏人们肆无忌惮地大笑,没有人注意到苏沐橙的哭声。狐狸眼扬起手中的刀,刀尖弯起的弧度落在苏沐橙眼里像正在回放的慢动作。她愣在原地,半张着嘴巴,忘记了动作。

温热的血液溅落在苏沐橙的脸上,她微微偏了脑袋,有些疑惑叶修是在何时冲到自己面前的,他的背后被刀划了长长的一道,砍杀过去血肉模糊。狐狸眼也吓得后退了几步,他想不到叶修还留有余力。但这已经是强弩之末,下一秒他就跪倒在地,脸色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过于苍白。

“我可是龙骑士,对吧?”他的声音微弱得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得到,叶修努力想扯出一个笑容,但他觉得太累了,连弯起唇角的力气都没有。

苏沐橙有些疑惑,她试着揉揉叶修的头,又唤了他两声:“叶修?叶修?”在她的印象中,只要她说出这个名字,总是能得到回应。有时候是温暖的怀抱,有时候是略显粗糙的手掌,有时候还是几块色彩鲜艳的糖果。但没有一次像这样,任凭她用力喊了十几次,可那个人再也不会笑着朝她走来。

“死了吧。”狐狸眼放下心里,脸上的表情又恢复到一贯的玩世不恭,“啧,不过能撑到现在,也是挺厉害的。”

“死?”苏沐橙嗫嚅着嘴唇,重复了这个字。她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死是什么?”

“就是永远不会见到他的意思了。”狐狸眼大约心情不错,居然给她解释,“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这个人了。”他朝叶修投下轻蔑的一瞥,“他死啦。”


19.

四周一片安静,静得可以听到海浪晃动船的声音。幼龙睁着眼睛,一副天真懵懂的模样:“死?”她摇摇头,忽然提高了声调,像是哀鸣一般:“他没死!”

没有人知道变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她昂起头,脸上一点一点浮现出赤红色的鳞片,黑色的眸子变幻成深邃的暗金色,瞳孔细长,像是猫或者其它什么动物。她白皙粉嫩的手上长出锋利的指甲,背后有什么在扭动着,像是迫不及待要摆脱布料一般。

“轰”的一声,船忽然大弧度摇晃着。一向风平浪静的海面忽然掀起了巨大的波浪。木板在簌簌发抖,不断有木屑从舱顶上落下。还在哈哈大笑的坏人们也露出了惊慌失措的神色:“怎么了?”他们不断互相询问着,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说出答案。

苏沐橙就站在中间,她在此刻停止哀鸣,不言不语,神色中多了几分威严。没有人敢于靠近她,他们磕磕绊绊向后退去,争先恐后往舱门的方向逃离。狐狸眼跑得最快,可他刚碰触到门把就像触电似的缩了回来。“上面有火!”他惊惶失色地尖叫道:“好痛——烧到了我的手——我的手啊——”那只手在众人的注视下,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始腐烂,发黑,空气中弥漫着皮肉烧焦的味道,不过是片刻功夫,它已经焦黑得像是木炭一样。

打手们面面相觑,门把上面什么都没有。有人不信邪,试着上前握了一下把手。这次还没碰到他就缩回来,“好烫!”

在场的每个人额头上都冒出细密的汗珠,一半是因为惊惧,另一半是因为舱内逐渐上升的温度。他们发誓可以听到木板被烧裂的声音,闻到火焰灼烧发出的硫磺味道,可面前什么都没有,只能看见木板诡异地化成焦炭。所有人紧紧聚拢在一起,提心吊胆打量着环顾四周,好像这样可以让火焰自动显形一样。这一幕犹如一场无声的滑稽戏,但没人笑得出来。

打破沉寂的是一声哀嚎:“她不是人!”打手之一战战栗栗着开口,“是魔鬼啊!魔鬼!”他已然失去了理智,只是徒劳大声叫嚷着,“地狱,这里是地狱!”他扭过头,拼命朝门口跑去。而苏沐橙视若无睹,她只是抬起手,做了一个下压的姿势。

打手狼狈地摔倒在地,他想要爬起来,但有一种威压让他无法起身,甚至耗尽全身力气都无法抬头。他挣扎要朝同伴们求救,可他们都朝后退,离开他,好像躺在地上的是一个瘟疫感染源。

救救我,不管是谁都好,来救救我吧!他绝望地想着,就算是会吓哭小孩的护卫队长也好啊,我还、还不想死啊!

像是听到他的哀求一样,紧闭的舱门“吱吱呀呀”哀嚎着被打开。纤尘不染的长靴落在他面前,靴子主人叹了口气,声音低沉而动听:“把龙和魔鬼相提并论?真是不长眼的人类。”他无视面前人的嚎叫,从他的身上踩了过去,“所以我一点都不喜欢人类啊。”他的视线又落到浑身是血的叶修身上,“又愚蠢,又脆弱,到底有哪点好呢?”

他如若无人之境,大步走到苏沐橙面前。幼龙的愤怒还未曾停歇,她在喉咙里发出沙哑的低叫,裸露的每一寸皮肤都被散发金属光泽的鳞片所覆盖,完全找不到一点人类的样貌。她像一只不安的小兽,对男人露出警惕的神情。

男人叹口气,不顾她的威胁,伸出手摸摸她的脑袋:“他不会死的。”看到她未完全放心,他又补充了一句:“真的,我保证。”

金色眼睛注视着金色眼睛。不知过了多久,一个率先退了步,鳞片如潮水一样消散,女孩抬起头认真问道:“不说谎?”

男人点点头:“以哥哥的名义保证。”


TBC


拖拖拉拉的一个童话故事,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腻呢……

明天再来捉虫吧……【躺平

评论(37)
热度(132)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