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魔少年/神娜】君知

@南有桑木 说相声的。

君知

神田优x李娜丽


段一

 

咖啡在马克杯里蒸腾出白色雾气,苦涩的味道让他忍不住皱起眉头。旁边两个家伙聒噪好似三月的青蛙,吵吵嚷嚷闹个没停,而话题已经从“李娜丽为我做过什么”偏移到“我为李娜丽做过什么”,举出的例子能够绕满教会三圈。他用左手撑着额头,不怀好意地想是否要让人通知考姆伊·李过来实时围观。

当他还在思考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愚蠢的下午茶时间结束时,拉比终于停止玩闹,把矛头对准他:“呐,阿优没有什么可说的吗?”一旁亚连·沃克笑得不怀好意,就差没在脸上写出“肯定没有”这四个字。

他几乎就是在一瞬间决定给这两个得意忘形的家伙一个教训:“我给李娜丽梳过头发,”他甚至还不忘补上时间段:“在她小时候。”

话音刚落就响起的哀嚎声几乎可以掀翻图书馆的屋顶,惹得附近的人纷纷侧目。“神田简直是犯规!”“我也想看小小的李娜丽!”两个人伤心欲绝,露出一副“输在起跑线”上的悲痛模样。他在心里冷哼一声,无视对面掺杂着三分嫉妒、仿佛能在他身上射穿几个洞的目光,拎起一旁的六幻准备起身离开。

——然后在拐角的第三个书架旁遇到了话题的女主角。午后金色的阳光温柔掠过她的鬓角,穿着黑色制服的少女微微仰起头:“呐,那边是拉比和亚连吧?在吵什么呢?”

他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瓷白的面容上笑容如琉璃盏似的干净。他忍不住弯起唇角,如此回答道:

“大概是在后悔没有早十年来到教团吧。”

 

段二

再见面是在深夜的火车站上,他被派来接替李娜丽接下来的工作。姑娘站在站台不远处,一身黑色制服与极少见的东方面孔让人毫不吃力就能够辨认出来。她的脸上写满疲惫与无奈,就连笑容都带出几分苦涩。

他们简单地问过好,之后便是一片沉默。神田优注意到她的左手绑着厚重的绷带,问起来时却得到一个不以为然的“没事”。李娜丽的模样像是习惯了受伤这件事,不如说早就已经习惯了。他忽然这么想到。

仿佛是要打破尴尬的沉默,李娜丽问偏过头来问他教团的近况如何。她问一句,他答一句,从考姆伊最新的研究说到最新加入驱魔师行列的小家伙。她轻轻笑出声,脸上表情终于有所舒缓。

“真想早点回去见到大家呢,”她语调柔和,“毕竟这次出来的稍微有点久。”她抬头看向神田优,唇角上扬,“神田君也早点回家吧,不要让人等着急了。”

他想起李娜丽是把教团当做“家”的。

不知何时天空落下小雪,纷纷扬扬。离站的鸣笛声响起,他伸手替她掸去肩上的落雪,眼神终于柔软许多。

“那么,就准备好‘欢迎回来’这句话吧。”

李娜丽的眼里一瞬闪过惊异,但很快就化为点滴的笑意。她朝他挥手告别然后踏上火车。他看着她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人群之中。而后他转身离开,不曾回头。

 

段三

大抵因为他也是来自东方的缘故,幼时李娜丽十分愿意亲近他,也不管他愿意不愿意。很长一段时间里神田优的身后都跟着一个小尾巴,若他一回头,女孩便低下头去,不安踢着脚边的小石头。

他在庭院里修炼时李娜丽就坐在不远处的横木上,手里抱着六幻,小脑袋一晃一晃,眼神朦朦胧胧。但她总会在神田优走到她身旁时恢复清明,右手揉着眼睛看向他,可偏偏一句话都不说。

彼时他还不知道李娜丽同黑色教团的那些纠葛,只觉得她像只敏感的幼兽一样,小小软软,看上去十分可爱的,只是一副容易被弄哭的模样。他一向不擅长对付哭泣的女孩子,想到这儿就忍不住皱起眉头。李娜丽看到他这模样便有些紧张,小小声地问他:“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他没有回话。女孩的不安更多一层,咬着下嘴唇同他说:“那我……我稍微坐远一些?不会打扰到你的。”

她几乎是带着些央求和讨好的意味,神情小心翼翼,眼里噙着泪,但打着滚就是落不下来。她抽抽鼻子,努力不让声音里显露出哭腔。神田注意到她因为早起而显得乱蓬蓬的头发,忍不住想伸手上去揉一揉。

但最后他也只是说:“你转过去一点。”

李娜丽有些犹疑地转过身,神田伸手掬起一捧长发,乌黑如绸缎的发丝从他的指间滑下。他用手指慢慢理顺,然后仔仔细细扎成一束。他问对方有没有带发绳。小姑娘摇摇头。于是他伸手扯下自己的发带,认真替她绑上。

她摸摸发尾,有些羞赧地同他道谢,清晨的明亮阳光落为她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边。此刻或许神田未曾注意到自己也是微笑着的。

然后他坐在横木上,女孩慢慢挪过来,然后微微伸手碰碰他的袖口,瞧见他并没有生气,再握住他的小指。他们坐在那儿很久。她似乎又困了,不知不觉靠在他的肩上睡着。神田优没有叫醒她。他莫名觉得也有些倦,便反握住她的手,闭上了眼。

fin

评论(19)
热度(53)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