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

【长安幻夜/橘万】兼梦

*不仅冷!还没捉虫!

兼梦

橘x万安公主


01.

似有袅袅雾气弥漫而来,汉白玉堆砌而成的台阶在精致宫灯映照之下反射出温润的光芒。青玉色的弯月悬挂在不远处的角楼之上,鸦夜无风,只听得几声蝉鸣。

不知何时,清甜的香气飘散在空气之中。年轻的金吾卫拾级而上,檀香木镂空而成的窗子隐隐透出两三点烛火来,依稀可从侧脸猜想出女子姣好的面容。柔软而华贵的红色蜀锦包裹着玲珑身段,薄如蝉翼的裙裾如落花铺散在地上,一旁金玉镂空的香炉逸出几丝沉香的清寂感。朱唇皓齿里吐出的词句好似一声悠长叹息,她转过头,朝他伸出手,层叠的衣袖滑落,露出冬雪般素白的手腕。

“等你好久了……”

金吾卫下意识想开口回答,可发现喉咙像是被丝线绞紧一般的干涩。裙裾在地上滑动的窸窣声传来,她俯下身,黑发掩住她的面容,冰凉手指在他脸上勾勒出眉骨轮廓。

“请一定、一定不要离开妾身啊……”

 


02.

“大早上居然还在睡觉,小心我去举报你!”

轻佻活泼的声音传来,幽深的宫宇顷刻就在眼前消散。温暖的春日阳光柔和散落在他身上,橘睁开眼,映入眼前的是同袍笑嘻嘻的一张脸。那一头如火焰般的耀眼红发,倒是十分般配他精力十足的性子。端华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把腰扇,毫不优雅地扇起风来:“我辛辛苦苦巡视了大半天,结果一回来就看到你在偷懒,超伤心的——”

橘轻笑一声,伸手抢过他手中的扇子:“说是巡视,其实是溜空去找了今日进宫的九殿下吧?”

“胡说,我可是金吾卫里最兢兢业业的——”

“昧着良心说话前,先看看站在走廊拐角处的九殿下吧。”

被点名的俊朗身影先是一愣,而后不好意思地开口:“对、对不起,我打扰到你们了吗?”

“恰恰相反,九殿下来得真及时,刚好证明了某个家伙的偷懒耍滑。”橘站起身,无视某个快要炸毛的家伙,朝李琅琊行了个礼,“不知殿下大驾光临,倒是我的失敬了——还请多在上司面前替我美言几句啊,省得听信了某位奸佞小人的胡说八道。”最后一句明显话有所指,不出意外的让某人一拳砸在他的肩膀上。

薛王世子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他一向平易近人,又因着在金吾卫当值的幼年好友的缘故,与这一干人等也算是混得几分脸熟,因而自然也少去几分拘谨。他微微弯起细长的眼尾,笑容带着些许羞赧:“春困夏乏秋无力,这也是人之常事——”

话音还未落,就被人无情地打断:“殿下,你究竟是在帮谁啊?”话虽如此,但中郎将的脸上并无不悦之色,他嘻嘻哈哈勾住橘的脖子,脸上笑容不怀好意:“不如说说做了什么梦吧?不过这样的季节,也只能是——”话尾被他压低了声调,只勉强从唇形中辨认出“春梦”二字。

橘毫不犹疑地给他一个肘击,对方回赠一个未命中的勾拳,两人很快闹成一团,留下不知所措、不知该不该劝架的李琅琊。但这场闹剧并没有持续多久,如珠落玉盘般清脆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这是在做什么呢?”

尾音略略加重,显出说话人的不虞之色。身着华丽宫装的女子缓步而进,与李琅琊有三分相似的面容上,一双凤眼挑起,似笑非笑:“我还在想怎么都找不到小堂弟,原来是躲在这儿呢。”

今上最宠爱的女儿——万安公主,可不是所一般人都敢招惹的,即使身份高贵如李琅琊,也只能在心中暗暗苦笑,转而把求助的目光投向端华。红发青年目光闪烁片刻,最后还是鼓起勇气上前一步:“因为感觉实在太无趣了嘛——”

余下半句在凌厉目光中化作嗫嚅低语,端华跳到李琅琊的身边,忍不住低声抱怨道:“公主殿下她看起来有点生气……生气的女人一点也不可爱。”

这下不仅是李琅琊,就连万安公主也忍不住笑出声:“我好不容易得闲回宫里一趟,想看看我家小琅琊都不可以了?”她嗔怪似的看一眼端华,“我还没来责怪你,你倒先说上我了?还真是大胆。”

说到这儿,反是端华的不是了。一旁被忽略多时的九殿下镇定地清咳一声,老神在在:“听说后花园有花开了,不如一起去看看吧?”

万安公主斜睨一眼堂弟,也不去拆穿他顾左右而言他的转移话题,只轻笑一声,朝门外走去。途径至橘身边时,万安公主微微一颔首。

“宫里的防卫,辛苦橘将军了。”

不同于可以随意玩笑的九殿下,此刻的公主殿下自然流露有几分皇家威严气势。金吾卫将军未曾多言,只是深深低下头回礼。

衣摆簌簌掠过他的眼底,若有若无的沉香味道传来,竟似有几分梦中曾相识。


03.

大抵是因为白日里睡太多的缘故,脑袋昏昏沉沉,留下的几丝清明在同僚们的嬉闹声中也化为虚无。皇甫端华勾上他的肩膀,大大咧咧笑说道:“你知道西市新开的酒坊吗,里面的胡姬可是一等一的美貌呢!听我说,那双漂亮的绿眼睛和翡翠一样好看,左卫都有两个人差点为她打起来了……诶,诶你先别走,那里的酒也是极好的,我想想……对了,除了‘玉京春’,就再没地方可以比得上了!”

一连串的话语炸裂在空气之中,橘动作机械地揉揉太阳穴,努力想把这个聒噪的家伙抛之脑后。似乎是察觉到他眼神的失焦,青年有些不满皱起眉头,但语调里比起谴责更多的是担忧:“喂,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要不要找东巷口的老王头看看病啊?”他努力让自己的语调显得真诚,但眼里一抹狡黠早已出卖了他。

“嗯……呃……啊?”橘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只抓到话末的几个字,“我说老王头不是兽医吗?!你这家伙自顾自在说些什么啊!”

端华向后跳几步,轻巧避开他的攻击范围:“那就一起去喝酒吧!”

他不厌其烦又重复了一遍先前的论调,在那些喋喋不休的赞美词彻底塞满脑袋之前,橘终于无法忍耐地点了头:“我去就是了!”然后他似是想起什么的,开口询问道:“话说回来,九殿下呢?”

“恐怕还在陪着万安殿下呢。”尾音微微上扬,端华露出一贯的轻佻神情,“所以,今晚只好我们相依为命了——”

“你不要靠过来!!!快滚开!滚开啊!!”

年轻武官们的喧闹声在暮色中留下阵阵余音,身后庄严的宫阙渐渐隐入夜色之中。晚风拂过,天际偶有倦鸟归巢的身影。

刚踏入夜市,迎面而来便是一片热闹繁华。除却笑脸盈盈的店家,还这儿还有高鼻深目的蕃客胡商。谁都不知道他们的袋子里装着什么,或许是来自碧波南海的鲛人珍珠,抑或又是差点儿就泯没在沙海深处的珍宝……人们唯一知晓的便是他们来自于遥远的西方,具有一切优秀商人都拥有的精明、热情,甚至是一点点的狡诈。

皇甫端华拐过两三个弯,轻车熟路地让跟在身后的橘不禁低声感慨着“你这家伙到底来了多少次啊”。他在一座精巧的木楼门前停下,随手将马缰丢给出门迎接的店家,回过头来道了句“就是这儿”。话音刚落,就撩起门帘往店堂里大步走去。

听见门廊上铃声清脆,站在店堂西侧、身材高挑的胡姬转过头来,一头金发被高高扎起,上面点缀着琳琅的珠串,一双绿眼睛恰如深玉般清澈。那确实是艳丽得让人钦羡的容貌。

胡姬袅袅婷婷走上前来,用还不熟练的中原话同他们问好,又指着墙根摆放整齐的酒坛子,比比划划着说些什么。端华一概应好,待胡姬离开后,半带得意半带炫耀地悄声对橘说道:“素素最喜欢我,她可是把店里最好的酒留给我们了。”

不是最好,而是最贵的酒吧。橘不禁想到,再说这哪里是喜欢了,分明是把这位中郎将当做一个冤大头嘛。但看对方似乎一副以此为荣的模样,他默默把涌上舌尖的话吞回肚子里。

白瓷酒杯里倒入醇馥幽郁的西域美酒,让人忍不住一杯接着一杯喝下。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丝竹之声,眼前则如走马灯似的闪过一幕幕景象:歌笑风流的长安坊,黄沙漫漫的大漠,波浪涌动的海洋,以及——

——静谧夜色之中的宫阙楼台。

丰盈云髻上簪着纤小珠翠发饰,裙摆曳出绛紫色的涟漪。女子背对而坐,声音因为太过于欣喜而几欲落泪。

“终于……妾身终于又见到你了……”

仿若触动了某个机关,朱红色的大门缓缓关闭。点点青幽萤火倏地在空中浮现,不知何时出现的丝线在地上蜿蜒爬过,不知不觉缠绕在他的四肢上。珍珠色的冰凉月光落进纱窗,映出女子苍白却不失华贵的容貌。


04.

橘从梦境中挣扎着醒来,甫一看到的是一双翠绿色的眼眸。“素素?”他呢喃着自言自语,可下一秒耳边就传来不加掩盖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他把你认成酒垆里的胡姬呢!”红发青年笑得肆无忌惮,“我一定要告诉琅琊这件事!”

橘用力摇摇头,努力让自己恢复几丝清明。他这才看清楚面前之人虽然也拥有一双绿眼睛,但漂亮的砂金色的头发与华美的白绢可不是舞姬该有的。更何况——他是个男人。再接着他看到自己躺在地板上,身上草草盖着一件毛毯。

“你最近酒量太小了才喝两杯就趴在桌上,吓得我差点没摔了杯子,”端华絮絮叨叨和他交代着前因后果,“刚好波斯小子的店就在附近,我就把你带过来了。”

橘撩开被子,心想今天的自己确实太奇怪了,平时千杯不醉的酒量,怎么会变成两杯倒,这恐怕会被端华嘲笑好几天吧。但那个奇怪的梦……橘皱了皱眉头,想到它就觉得怪不舒服的。

“橘将军想必最近经常做噩梦吧?”站在一旁的波斯人忽然开口问道,“本店有上好的熏香,不如试一试吧?”

橘几乎是马上就拒绝:“不必了!”他刚刚打量过这家店,且不说错落有致摆放的众多闪亮物件,单是主人那一脸亮闪闪的微笑,越看越像奸商。多年担任金吾卫的直觉在一瞬间向他发出警报,但却在对方的巧舌如簧中溃败千里。就连端华也上前凑热闹,几乎是半强迫性地把他按回毯子上。

“试试又不会少块肉。”他笑吟吟地说道。

与此同时波斯店主已经燃起据说有奇效的助眠熏香,八角香炉雾气袅袅。橘的眼前渐渐一片模糊,恍惚中见到七宝灯影影绰绰的柔和光芒。眼皮不受控制地合上,朦胧中有谁往他手里塞了一个小玩意。

“千万不能弄丢它。”波斯人柔和的语调里掺杂着几分严肃意味,“这可是保命符……”

那是橘在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再度来到熟悉的宫殿前,他已经失去了探究的好奇心,只是任凭身体下意识的行动。而红衣美人也是一如既往的站在宫殿之中,朱唇里依旧吐出切切思慕的话语。骨骼分明的双手抚摸着他的脸庞,冰凉吐息落在他的耳际,温柔的话语此刻却如毒蛇的信子嘶嘶作响。

“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开呢……”她低泣着,“留在这儿不好吗?”

如果有外人在场,恐怕这一幕看起来就像剧本里常演的,闺阁小姐费尽千辛万苦寻找到负心郎,哀求他留下来的场景。

橘没有躲避她的碰触。或者说,是无法逃离——银色丝线以极快的速度缠绕在他的四肢上,将他摆成一个类似拥抱奇异的姿势。红衣女子的哀哀哭泣还在继续,但上扬起诡异弧度的唇角泄露她的喜悦之情。此刻她就像捕食到猎物的蜘蛛一样洋洋得意,却因为无法言明的恶趣味,依旧沉浸在自编自演的剧本之中。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未看到橘右手的动作。金吾卫费劲全力地抬起手,不顾坚韧的丝线在他手上割裂出深深血痕,然后不假思索、用力将手中的东西向前投掷出去,与此同时响起的,还有他嘶哑的怒吼。

“你是什么妖魔鬼怪我都管不着!但是你啊,不要用万安殿下的脸做出那样的表情!”


05.

红衣美人的表情一瞬间凝固,但她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脸上细微的裂痕逐渐蔓延崩裂开来,最后化为灰烬簌簌而落。而幽深的宫殿也随着她的崩坏而慢慢倾坍。像是撕开了裱画的细纸一番,呈现在他面前的是另一幅景象:年轻的金吾卫士官站在宫门之前,而镶金戴玉的车驾停驻在不远处,身着锦绣罗裙的华美女子缓步而下,风姿高贵。

不过这一次橘并不是当事者,反而更像一位观看者——尽管那位金吾卫就是他。看着自己的行为总让人觉得不舒服,但这场景并没有持续多久。画面一转,这次是在深夏的避暑山庄之中。黛色山石同参天古木交映相配,公主殿下同女官们走在不远处的石径之上,似乎有谁说了什么有趣的话,她微微掩着嘴笑起来。当值的金吾卫忍不住看向她的背影,可不过片刻又垂下目光。

赏香会、秋日宴……他总是情难自禁追逐着那抹身影,却又小心翼翼掩饰着。这是皇家最娇嫩、最艳丽的一朵鲜花,可不是像他这样的人能够采撷的。

不知觉的,他哀哀叹出一口气,却听得耳边传来一声轻笑。不知何时而来的波斯人站在不远处,语调带着三分有趣:“原来橘将军钦慕着万安殿下啊。”

即使位于以脸皮厚度而闻名的金吾卫,但被当面揭穿心事,饶是橘也忍不住有些不好意思。他大声咳嗽几声,装作没看见前头正在晚宴上寻找公主、找到后又不敢直视的自己,问向波斯人:“这里是哪里?你是从哪儿进来的?”

“这自然是橘将军的梦境了。”波斯人丝毫不在意他语句的粗鲁,“至于我是怎么进来的……橘将军可曾听说过渡梦之术?即让人进入到他人梦境之中的术法。也算是巧,我店里有位打杂的恰好精通此道呢。”

“我的梦境……?”橘有些懵然。这听起来有点怪力乱神,而金吾卫一向是用拳头来说话,那些鬼鬼怪怪的事物,统统都该与皇宫里术士有关,怎么如今跑到他头上了?

波斯人掩住嘴,脸上表情神秘“不知橘将军可曾听说过貘豹?在东方的传说中,这可是一种以食人梦境为生的兽类呢。想必是橘将军的梦境太过于美妙,让它在贪食完后还不知足,甚至化作你恋慕的女子形象,想要连您的魂魄一并吞食。”他浅浅笑出来,“幸好让您带上金吾卫的官印了,上面雕刻的貔貅可是辟邪的好物,不然恐怕这一次可就没有先前两次好运了。”

橘这才想起投掷出事物之时,手中的触感确实像自己随身携带的官印……只是他还未开口,就听得波斯人又弯起眉眼:“不过刚刚,我还在想着究竟是怎样梦能让貘豹这样舍不得离开……现在看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春季里的美梦,真是美妙啊~”

“喂!你这家伙!”橘看着那张满脸写着“一场好戏”的脸,忍不住想要一拳打上去,可拳头还没落上去,那人就化作一团袅袅烟雾消散开来,橘疑惑的眨眨眼,再眨眨眼,这次出现在眼前的,可不就是那家店吗?

“啊……波斯小子,这家伙终于醒了!”


06.

“皇甫端华!今天这事你必须给我说清楚!”

“我可以解释的……你听我解释!”端华被他扯着领子怒吼,一脸无奈之色,“送你来水精阁的时候波斯小子说你不是普通的昏睡是被一些奇怪的东西缠上身了,我就让他想个办法来帮帮你嘛……你看他不是做的挺好的……所以功过相抵你不要怪我了。再说,”他的语调忽然变得狡诈起来,“我都可以当作你在梦里没有喊过公主殿下的名字啊。”

“什……什么?!我居然喊了公主殿下的名讳?!”橘一瞬间颓然下来,“我……”

“不要担心,不过是件小事,大家都不说出去就没有人知道——”

“像我这样卑贱的人居然敢说出公主殿下的名字,我真是死一千万次都不够啊!”

“虽然对方是天之娇女,但也不用把自己看得这么低下吧……”端华似乎在努力憋着笑,“有暗恋对象总是好的。”

“暗、暗、暗、暗、暗恋????你、你、你、你、你、你们什么时候知道的???”

“因为橘将军你昏睡的时候,喊了好几次皇姐的名字。”坐在一旁的薛王世子忍不住插话,“而且在宫里橘将军只要一遇上皇姐相关的事情,总是做得特别完美,”他善意地笑了一笑,“就像是要在喜欢的人面前露出最好的一面一样。”

“薛、薛王世子?您怎么也来了?!”

“因为端华说有鬼怪谈,让我过来一看一看。结果来得太迟,安碧城已经先用渡梦之术进去了,”他在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真想知道貘豹长什么样子啊……”似乎察觉到话题的偏转,李琅琊连忙补上一句:“不过没关系,这件事我不会告诉皇姐的。”

“……”

“万安公主虽然有许多爱慕者,又受圣上的宠爱,不过你也不是没有机会嘛~”端华安慰性地拍拍他的肩膀,“不如先从大将军做起?”

“……大将军给你说的好就像街上随处可见的卖菜人。”

“……总之!你加油吧!”

“……真是毫无诚意的祝福……”

“咳,很抱歉打扰你们三个人其乐融融的谈话,但我这儿有更重要的事要说,”一直站在一旁的波斯人上挑的狐狸眼里,露出狡诈的光芒,“橘将军这里有一笔账要算呢。我想想……薰香是五十两,渡梦之术是二十两,借用水精阁休息是三十两,总计一百两,多谢惠顾~”

“一、一百两?!简直是奸商!这个熏香明显就是街上二十文一包的吧!”

“啊,对了!还有保密费用五十两!如果不想明天全京城都知道你爱慕万安殿下的话,就乖乖交钱吧~”

“呜哇——九殿下,皇甫端华,你们是怎么认识这个奸商的啊——”

 

fin.

 

*关于貘豹,其实就是貘啦,不过在《山海经》里并没有出现,记载的而是“猛豹”,清代有人认为这就是貘,我在此就沿用这个认为了。另外关于文中貘食梦的说法,也是为了剧情需要而臆造的,没有古籍确切记载过关于“貘”食梦的说法,所以玩笑就好,不必当真~

店里精通渡梦之术的打杂小厮,指的就是朱鱼小少爷啦,渡梦之术出自《傀儡鬼话》。

金吾卫上官印之上的貔貅可以辟邪,在原著中也有出现过,但具体是哪一章忘记了OTZ

橘这个人物在《长安幻夜》原著中并没有出现,而是作为漫画版人物登场。橘暗恋万安公主的设定,也是出自漫画版的。

评论(1)
热度(25)

“我开不出春天的花。”

不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