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叶橙】不觉晓

*一个温馨美好的故事。


叶秋站在铁质防盗门面前,彷徨踌躇,犹豫再三,片刻后眼一闭牙一咬,带着一脸革命烈士将要英勇献身的惨烈表情,使出吃奶的力气按下门铃。但接下来并没有他想象中或熟悉或陌生的招呼声,有的只是依旧冷冰冰的铁门。叶秋不死心地再试了几次,最后不得不接受没人在家的悲惨现实。

他百般无聊蹲在门口,左边一箱牛奶右边三袋水果,原本他还想带一盒软中华过来,但碍于一些不可抵抗因素只能选择放弃。鉴于是今年第一次见亲兄嫂,前一日他一晚没睡好,在心里打出七八份见面稿,怎料人算不如天算,令他觉得自己一腔热情都化作春水东流。

叶秋刚想到这儿,就听得电梯“叮”一声响,迎面走出的两人各提两三个购物袋,为首者的一张脸同他有七八分相似:“秋啊,”那语气似乎带了几分惊异,“你怎么在这?”

 

不觉晓

叶修x苏沐橙

 

叶秋先是喊了声哥,再脱下鞋进了房坐下。沙发上搁着碎花靠垫,茶几上一套青瓷茶具,他敢打十万个包票保证这不是叶修的手笔。他神情僵硬,手脚不知往哪儿放,仿佛回到小学第一节班会课。叶修从鞋柜里翻出双拖鞋丢给他后就没再动作,倒是苏沐橙倒了杯水给他,笑容和煦好似三月暖阳。

叶秋接过水,道了声谢:“谢谢沐橙姐——”话音未落就收得叶修一记眼刀,凌厉凶狠异常,逼得他舌尖上的话活生生绕了个圈:“谢谢嫂子。”

苏沐橙又朝他笑了一下,脸颊两边露出浅浅梨涡。叶秋没来由的觉得更不自在,如坐针毡,准备好的开场语全部胎死腹中,只剩下手捧茶杯的不知所措。叶修在购物袋中捡出两三根菜叶子,苏沐橙一旁问他:“晚上留下来吃饭?”

叶秋下意识点点头。

叶修和蔼地同他讲:“这么大个人了,在哥哥家蹭饭多不好意思啊,你说是吧?”

叶秋又点点头。

苏沐橙有点不开心:“我请你弟留下来吃饭,你掺和个什么劲。叶秋你别听他的,留下来就行了,知道不?”

叶秋再点点头。

叶修没敢和苏沐橙正面交锋,只转过头,表情诚恳:“秋啊,你晓得二人世界是什么吧?晓得打扰别人谈恋爱会被驴踢吧?”

叶秋毫不犹豫地点头。点头的次数一多,整个人就觉得有些晕,显卡性能严重受损,看什么都是重影儿,一瞬间觉得有四个叶修和四个苏沐橙在眼前晃,吵着要不要留他在家吃饭。我真是个罪人,叶秋不无沉痛地想道。

那两人倒是懒得管他罪人不罪人,吵着吵着就走进厨房。不多时传来流水声、油爆菜锅声、抽油烟机呼啦啦声以及“你切菜小心切到手指”、“别给哥添乱”、“出去看你电视剧”之类不耐烦的说话。不多时苏沐橙就娉娉婷婷走出厨房,从茶几下翻出个遥控器,轻车熟路找到连续剧播放剧场。

她大约是喷了香水,若有若无的兰花香从那方向传来。叶秋眼观鼻鼻观心,盯着屏幕,也不管里面演到谁爱上谁。苏沐橙余光瞄到水果袋子里有橘子——这是她爱吃的,也不管是叶修提点过还是巧合,心中好感度上升,率先打开新剧情:“叶秋,”她笑吟吟的,“不说点什么吗?”

叶秋瞧着她,心想不愧是荣耀第一女神,一颦一笑都美如画;再联想到自家虚胖脸黑眼圈的长兄,不禁涌出一股自家养的猪拱了他人白菜的歉意感,一时鬼迷心窍,忍不住问:“你怎么会看上我哥?他有哪点好?”语气有点咄咄逼人,先把他自己吓了一跳。

苏沐橙一愣,似是没想到上到国家大事下到家长里短千百个话题里他独独挑了这样一个来讲。这个问题说好答是好答,说难答也难答,正处于六十分及格容易满分优秀难的阶段。品学兼优如苏沐橙自然思考许久,久到叶秋看完第三个广告,她才施施然开始作答:“我和你哥认识也有十几年了,你哥除了玩荣耀还有什么好我倒真不知道,”她倒未注意到自己语调里带着七分柔情,“但我就是喜欢你哥呆一块,呆一辈子我也乐意。”

余下三分真情随她眼神流露到厨房。叶秋觉得牙有点酸——甜的。他想也幸好他哥挺爱吃甜,不会嫌腻得慌。

大概多年搭档经验让叶修也拥有心灵感应,苏沐橙话音刚落叶修就从厨房里走出来,左手一个锅铲右手一本菜谱,满身繁华尘世的烟火气息。“吃饭了。”他只对着苏沐橙说,留给叶秋的只有身前围裙正中一只粉色Hello Kitty。

一顿晚饭叶修压根没怎么理过他,只和苏沐橙说着话,不时飞过来的眼刀凌厉无比。叶秋老神在在一边当着电灯泡,一边心想叶修做菜怎么这么难吃——也亏得他会做菜,只能称之为爱情带来的奇迹。可奇迹并不影响他味同嚼蜡,总觉得青菜多放了盐清汤少加了葱,一旁的煎鱼大半个身子都是黑的。叶修顺着他的视线注意到那只死不瞑目的鱼,不动声色把它往叶秋的方向推了一推,离开苏沐橙的觅食范围之外。

叶秋放下筷子,在(并不存在的)酒饱饭足之后终于想起来意:“哥,你今年还回家不?”他考虑到现实状况,赶忙儿又补上一句,“带沐……带嫂子一起来。”

叶修同苏沐橙交换了一个眼神:“我得和你嫂子商量商量。”他难得没有一口气拒绝叶秋,这让后者感到一丝希望,连忙看向苏沐橙。

苏沐橙端坐着,脸上微笑和贴在商业广场正中的海报里的荣耀女神一样无懈可击:“这么严肃的事情,我听你哥的。”

一听就知道这两人的回答就是敷衍,先前明明你争我吵如今边认清形势迅速结成反对了反对同盟。偏偏叶秋还不能反驳。他开口想说几句话,就被叶修抢了先手:“你东西送了,饭也吃了,还要留下来洗碗吗?小孩子大晚上的早点回家。”他一边说一边半推半拉叶秋到门口,从鞋柜里找出他那双油光锃亮的皮鞋塞进他手里。

叶秋还想挣扎一下,他哥已经不耐烦要关门了:“我和沐沐还有要紧事要办,你自己回家去啊,乖。”

叶秋很想问问是什么要紧事,但铁门“呯”地一声在他鼻尖前关上,他手里拎着皮鞋站在楼道一脸茫然。春天夜风穿过走廊轻柔掠过他鬓边发丝,空气中传来淡淡花香味,野猫在楼下喵喵直叫。春天到了,让叶秋忍不住想起一句家喻户晓的开场白。

“春天到了,万物复苏了,这是个交配的季节……”

fin.

 @南有桑木 我要和良心界的战斗机告白!

顺便《龙赞歌》我去搞了个天窗,地址在这!虽然我不太明白搞天窗干啥用……

 

评论(20)
热度(149)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