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周江周】桃花鬼

*之前答应给 @水墨意 作为谢礼的周江……帮忙了很多事情,大感谢。


桃花鬼

周江周无差


周泽楷在院子里转了两圈,最后决定把酒坛子埋在窗户底下。一是他觉得这地方正对青山白云,风水挺好;二是他睡觉的地方就在窗后,万一有哪家醉鬼过来偷酒,动静肯定能惊醒他。

他拎过铲子,开始干活。挖到第三铲土的时候,院子外探出个小脑袋,一双眼睛闪闪亮亮充满期待。他趴在外头看了一会儿,感觉周泽楷没有搭理他的意思,才慢腾腾翻过篱笆,跑到他面前。

“我要买酒。”他细声细气地说道,“他们说你是这个镇子上最好的酿酒师。”

周泽楷停下手中动作,有些好奇地打量面前的这位小小少年。他的脸颊很干净,不像镇上其他小孩子一样脏兮兮的,只是略显苍白。他还注意到他身上的浅绿色褂子不太合身,过长的袖子在胳膊上卷了三卷。察觉到他的视线,小孩偏偏脑袋,咧开嘴笑起来。他伸出手,摊开的手掌里躺着五六个铜板。“要一壶酒。”他又补充道。

周泽楷接过他递来的小酒壶。壶口细长,壶身是用上好的白瓷烧制而成,上面用碧色勾勒出几条树枝。不知是不是错觉,周泽楷觉得枝条在微风中轻轻颤动着。

“你买?”

“对。”小孩回答地很快,“是我买。你不肯卖吗?”

周泽楷摇摇头,这个孩子看起来不像开玩笑,但又让人很难拒绝。不知何处的淡淡花香传来,鬼使神差似地,他走回地窖,在一堆酒坛子里挑了去年的桂花酒出来——这种酒味道很淡,就连小孩也不容易喝醉——小心翼翼舀了一勺倒进酒壶里。其实那几个铜板根本买不了一壶酒,但他觉得让一个小孩失望更不好。

少年不声不响站在树下看着他的动作。院外树木的影子遮去他半边脸,他似乎是在微笑着。被一个小孩这样认真瞧着确实有些不自在,周泽楷下意识垂下眼,盯着自己的脚尖。

他走回原地,把小酒壶递回去。少年接过酒壶,像模像样地在耳边晃了两下,听里面的水晃动的声音:“量真够足的。”他故作老成地评价道。

周泽楷费了好大劲才没让自己笑出声来。他把他送到院外,毕竟让顾客再翻篱笆出去一点也不礼貌。对方理所当然地接受他的殷勤,甚至临走时,还装腔作势地朝他挥挥手。

“我还会来买酒的。”尽管他努力让自己显得成熟点,但语调还是挡不住少年人特有的柔软和稚嫩,“我的名字是江波涛。”


江波涛确实履行了他说的话,隔三差五就会跑过来买酒,比镇上的酒鬼们来得还要勤快。酒窖里的桂花酒只剩下小半坛,可离桂树开花的日子还有好久。或许值得安慰的是那些铜板已经塞满大半个瓷罐了。

小少年很乖,除了偶尔会趁周泽楷不注意的时候偷溜到酒窖里。倘若有客人上门买酒,他还会认认真真同人讨价还价。看不出他伶牙俐齿,舌灿莲花,但这确实帮了周泽楷很大的忙——毕竟他不善言辞,一句话总要想很久才会说出来,有时候给狡猾的客人占了便宜还没处说去。

如果没人来的话,江波涛就喜欢趴在篱笆上看周泽楷在院子里捣鼓那些奇奇怪怪的用具,偶尔还会指手画脚。比如现在他正用力吸着鼻子:“桃花的味道。”深绿色的长衫被挂在篱笆的尖刺上,他却还浑然不知。

周泽楷点点头,这确实是桃花酒。他放下手中的木勺,走过去把江波涛抱进院子里,替他拍去下摆上的尘土,又从口袋里掏出几块芝麻糖放在他面前。江波涛很给面子的拿了两块,一块自己吃了,另一块被眼疾手快地塞进周泽楷嘴里。

“太甜了。”他皱着眉头说。

周泽楷嚼了两下,对此表示赞同。下次大概得换一家店。

江波涛晃着双腿坐在石凳子上,饶有兴趣看着周泽楷继续忙忙碌碌折腾酒坛子。他从袖子里摸出个白瓷瓶子,大概是新的,因为上面的枝条铺满层层叠叠的绿叶:“拿一点给我尝尝好吗?”

周泽楷摇摇头:“不好喝。”他想了想,又补充道:“桃花不好。”

今年的春天一直落雨,桃花自然开得不好。酿出的酒总是带着涩意,喝了让人皱眉头。

江波涛撅起嘴:“那这次还是桂花酒吧。”他不满地从石凳子上跳下,绕着大大的酒坛转了两圈。清澈的酒汁映出他微微弯起的双眼,清澈的嗓音随着酒香落在空气里:“我知道哪里的桃花最好。”他神情骄傲,“作为报答,以后你酒钱要给我算少一点。”

他说这话的样子十分可爱。周泽楷猜江波涛一直都不知道那点铜板连一勺酒都买不够。但他没有说出来,他只是忍不住伸手揉揉他的头发,触感柔软的像是雏鸟的羽毛。


一大清早,周泽楷就被敲门声唤醒。

他揉着眼睛打开门,看到江波涛牵着长衫的两角围成一个兜的形状,里面满满都是桃花瓣,鲜艳欲滴,芳香四溢,的确和周泽楷先前摘的桃花不一样。看来这次能酿出很棒的酒了。

“我没骗你吧。”江波涛得意洋洋地说道,如果身后有条尾巴的话,他现在肯定早翘上天啦。“说好了哦,要少算酒钱,耍赖的是小狗。”

周泽楷捻朵桃花闻了闻:“这次请你喝,不收钱。”

江波涛笑起来,那样子真是十分可爱。他的头发还沾着露水,顺着发尖滑到他的后颈里去,留下一道浅浅的水痕。周泽楷觉得这真是自己见过最叫人喜欢的小孩了。江波涛绕过他跑进院子里,把一兜的桃花瓣全都倒进一个空酒坛子里。然后又变戏法似的拿出白瓷酒壶,这次上面缀满几朵桃花苞,含羞待放。江波涛看着他去装酒的背影,大声说:“我还想喝梅子酒。”

周泽楷点点头:“等梅子成熟。”

小孩又笑了。他接过装满酒的白瓷酒壶,道声谢后就往院子外头跑。他说他的家在山的另一头,今天要早点儿回去。不知是不是晨光的缘故,这次他觉得江波涛的长衫隐隐泛着点粉色。他揉揉自己的眼睛,觉得大概是早起的缘故,眼花得厉害。


新酿的桃花酒周泽楷很满意,他把酒坛子埋在上次埋酒的旁边,就等着明年春天到来。江波涛又来了两次,但明显没有之前的勤快。当周泽楷问起来时,他不过是说最近有点忙。小孩子能忙些什么呢?周泽楷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但他也没有时间多去想,夏天快将至,又到了梅子成熟的季节了。

酿酒的米曲快要用完了,周泽楷关上院门,久违地去镇上一趟。他喜欢一个人埋头在院子里酿酒,但不代表镇上的人不识得这位酿酒师。因为他不仅酒做得好,人也长得俊,除了不爱说话这一点,其他什么都好。男人们喜欢他的酒,女人们喜欢他的脸,也算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一致。

周泽楷抱着用罐子盛着的米曲,往回走时恰好看到卖糖糕的老大爷。他从袖子里摸出三个铜板,要买三大块糖糕。

“不要太甜的。”他想起小家伙似乎不喜欢太甜腻的东西,连忙这么补充道。

老大爷笑眯眯地给他多切了一大块:“最近怎么喜欢吃这些东西啊?”

周泽楷连连摆手:“不是我吃,给小孩的。”

“是哪家的小孩呀?”

周泽楷歪着脑袋想了想:“姓江,住在山另一头的村子里。”他比划了一下,“大概这么高,穿绿色长衫的。”

老人家吓了一跳,切歪了一大块糖糕:“山另一头就是山,可没有什么村子。”他叹口气,“这方圆百里,也没有姓江的人家。再说,长衫可是读书人穿的,哪家小孩会穿那个呀?”他略带担忧地看着周泽楷:“莫不会是撞见什么狐狸精了吧?”


院子外坐着个人,一身淡粉色的衫子十分惹眼。他背靠着门,小脑袋一垂一点,一副快要睡着的模样。

周泽楷刚上前两步,小家伙就惊醒过来,睁着一双惺忪的大眼睛抬头看向他:“你出门也不和我说一声,害我等你等了好久。”又看到他抱在手里的罐子,便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

周泽楷说:“是米曲。”

“做什么用的?”

“酿酒用的。”

“我能闻一下吗?”

“好。”

周泽楷小心翼翼把罐子上的木盖子往旁边挪了一挪,江波涛踮起脚凑过来,深深呼吸一口气:“好香。用这个酿出来的酒一定很好喝。”

周泽楷“嗯”了一声表示赞同。他把罐子放下,从怀里拿出两块糖糕,把大一点的递给江波涛。然后他咬咬下嘴唇,装作不经意地开口问道:“小江家在哪儿?”

江波涛在费力拆着糖糕外的油纸:“就住在山的另一边啊。”

“可是山的那边没有人住着。”

江波涛的动作愣住了。“你怎么忽然问这个?”他声音低低的,看起来一点也不喜欢这个话题。

“而且……”周泽楷有些费力地继续说道,“小孩子怎么会穿长衫呢……他们也不喝酒。”

江波涛不答话。现在他皱着眉头,一脸不虞地转身朝山的方向走去。

周泽楷连忙上前两步拉住他的衣角。因为身高的缘故,他不得不弓着腰,因此这幅画面看起来特别滑稽。但当事人一点也没有注意到。江波涛想要继续往前走去,却动弹不得。他瘪着嘴,终于忍不住大声叫起来。

“我又没骗你!我从来没说过我是人类啊!可我也没做过什么坏事,我就是过来向你买酒喝嘛!”他越说越大声,可不难听出语调里带着些抽泣,“你说要酿酒给我都是骗人的!骗人的!是不是糖糕里也掺了狗血,等我吃下去之后你就把我捉去给道士,对不对?” 

周泽楷被他发的这一通脾气吓了一跳,手一松,就被他找到个空当挣脱而去。小小少年拼尽全力奔跑起来,树叶和花朵夹杂形成的风旋转着阻挡了周泽楷想要追赶的脚步。过了许久,这阵奇怪的风才慢慢停息下来。破碎的树叶和零乱的花瓣落满周泽楷的头上、肩上和手上,模样是十二分的狼狈。

糖糕孤零零地落在不远处的地上,周泽楷走过去把它捡起,又忍不住想起江波涛委屈的神情。可他觉得自己更委屈,他什么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人噼里啪啦抢白一大通,最后还头也不回地跑了。

“哪有什么狗血……”他剥开油纸,用力咬了一大口糖糕。


酿酒师的院子清净了许久,再也没有穿着长衫的小少年会上门买酒。酒窖里的桂花酒还剩下最后一勺,但却没有人可卖了。周泽楷闲时坐在酒窖门口,莫名觉得有些寂寞。

江波涛忘记带走他的白瓷酒壶,它被孤零零地搁在院子大门旁,最后是周泽楷发现了它。绘着三两朵小小桃花的瓷壶被周泽楷放在了床头,他发现枝条确实会随着微风拂动,这不是错觉。如果再认真看上两三个时辰,还会发现桃花会慢悠悠地落下来,在壶底漾出一圈小小的波纹,而后渐渐隐去。就算是技艺最精湛的能工巧匠也做不出这样的工艺品——这不是属于人类的技艺。

不过除了白瓷酒壶,江波涛留下来的还有大半个罐的铜板。不过当周泽楷打开瓷罐时,发现里面是满满的都是花朵,不同季节的都有:菖蒲、牡丹、雏菊、梅花……馥郁的香味在空中飘散,惹得他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当周泽楷把罐子朝下,将花朵一股脑儿全倒出来后,居然有几个小蘑菇咕噜咕噜滚到他的脚边去了。

江波涛似乎真的很生气,就连小小的术法也不愿再维持下去。周泽楷对着一堆落花发呆,不知道自己被骗的酒钱该找谁去赔偿。而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面。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有人把他窗下的酒挖走一坛半了。

一坛是被人直接抱走,半坛是洒在地上的。整个院子都弥漫着酒香,周泽楷低头看着落在泥土上的酒渍,哭笑不得。偷酒人跑得太快,快到只有留下几瓣桃花落在窗台,还来不得分辨酒是去年的梅花酒,还是今年新酿的桃花酒。


周泽楷把狼藉的院子整理一番,又在酒窖的门上加了一把锁。他仔仔细细关好院门,不忘在门上贴了张“今日出门”的纸条。他向附近的猎户打听进山的路线,皮肤黝黑的汉子热情给他指了路,又问上一句:“周小郎去山里做什么?”

周泽楷晃了晃手中的白瓷酒壶:“去讨酒钱。”


进山算不得容易,刚开始还能辨出小路,到后来就什么也分不清了。有好几次周泽楷都怀疑自己走了大半天,是不是还在原地绕圈圈。毕竟一个人不想让人找到自己,多的是办法。更何况江波涛还是个……嗯,可能还是个小精怪呢。

第七次见到熟悉的木桩子时,周泽楷终于放弃在附近瞎转悠的打算了。他找了个还算干净的树桩坐下,从怀里拿出白瓷酒壶。不过是一会儿没见,上面的桃花开得更多了。周泽楷举起酒壶,借着从树叶缝隙透下的日光认真打量。确实开了许多桃花,一重接着一重,令人目不暇接。但这不是最奇怪的。周泽楷发现,把瓶子放在东边,比放在西边的时候,开得桃花要多上许多。

周泽楷犹豫片刻,最后决定往东碰碰运气。向东走了十步,再向南二十步。拐个弯,走过三个台阶,再越过一条不知名的小溪,最后一直往西走去。桃花越开越多越开越浓,最后把全部瓶子都染成粉色时,周泽楷在一片小小的镜湖面前站定。

此时已是月上中天,清冽的月光落在粼粼湖面上。湖旁有棵大桃树,粉白色的桃花纷纷扬扬落下,美得像是从画中出来似的。

周泽楷站在桃树前,想了想,把小酒壶放在树下。支支吾吾片刻,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你那天没听我把话说完……”他慢慢说着,好像每个字都要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才舍得吐出口来,“我真的只是问问……才没有觉得你是妖怪什么的啊。再说……如果你是妖怪的话也没关系。”一阵沉默,过了好久好久,周泽楷才下定决心似的继续说道:“你这么……这么可爱的妖怪,我喜欢还来不及。”

他等了好久,什么都没有发生,只能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这让周泽楷有些颓然地低下头:他觉得自己像个笨蛋。

但下一秒,草丛传来窸窣的动静。周泽楷眼疾手快,上前一扑,恰好扯住一只小白兔的后腿。

小眼瞪着大眼瞪了有好一会儿,周泽楷才不好意思松开手,转而抱起兔子站起身。他清咳一下,这次开口流利多了:“你那天没听我把话说完——”

话才说到一半,湖边的芦苇畔传来低低的笑声。忽而一阵大风吹来,湖面向两边泛起波纹,涟漪越扩越大,最后湖面被一分为二,少年踏波而来,额发沾水,衣裳却未湿。

“我不是桃树,也不是兔子。”他语调平平,少去平时几分亲热,却也不见得有多少怒气:“你过来干什么?”

兔子从周泽楷手中挣脱而出,临走时还不忘在他脸上踩上几脚。周泽楷揉揉脸,说道:“找你道歉。”

“还有呢?”

“嗯……还你的酒壶。”

“就这些?”

周泽楷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酒钱。”

江波涛终于笑出声来。他在湖边坐下,又招呼周泽楷过来:“我也要道歉。”

“嗯?”

“不该用法术让你卖酒给我。也不该把花变作铜钱去买酒。最近忙是因为到了换季的时候,山里的一应事物都要让山神过目。还有不应该把狐狸带来的话本当真,乱对你发脾气。最后不该一直念念不忘你的桃花酒,跑下山去偷挖出来。”

他一连串说下来,不带喘的。但周泽楷只抓到一个重点:“山神?”他神情有些不解,“你不是……嗯……桃花妖怪之类的?”

江波涛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你才是桃花妖怪!你全家都是桃花妖怪!我只是住在桃花树上。山神都是住在这儿的,给你的花瓣也是从上面摘下来的。”

周泽楷若有所思地点头。他发现自己轻易就接受了江波涛是个住在桃花树上的山神这样的说法,因为没有人的衣服会随着花期变换颜色,也没有人生气时还带着桃花香味。他们又沉默了很久,什么话都没有说。直到江波涛戳了他一下。

“你还有什么事吗?”

“嗯……你还会下山吗?”

“会。”

“那你还来买酒吗?”

“买……但你要少算点钱。”

“好。”其实不收钱也可以。周泽楷在心里补上一句。

有风自东而来,朵朵桃花散落在他们周围,不知名的夏虫在低声唱着歌儿。周泽楷把树下的白瓷酒壶拿过来,把它放在江波涛的手中。酒壶沉甸甸的,乍一听,还有水晃动的声音。江波涛疑惑地抬起头,恰对上周泽楷含笑的眼。

“你之前拿错了,这才是桃花酒。”他说,“刚挖出来的,尝一口?”


Fin.


*没写出来的一个梗:那只兔子名字是杜明,借给小江话本看的狐狸是方明华。

评论(13)
热度(163)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