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三日鹤】展翼

展翼

三日月宗近x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收刀入鞘。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味,混杂着风声、树叶的沙沙声和草虫的喃喃声,汇成一副意象奇特的画。他皱起好看的眉,神色中透露出一股孩童般的天真出来。但这不过稍纵即逝,下一秒他又回复成一贯的表情,金色眼瞳沉默又平静。

 

三日月宗近就站在不远处,道路的尽头。鹤丸注意到他的冠甲上也沾染了点点血迹,但他似乎并不在意,站在那儿就似一幅绝艳的风月。三日月察觉到他的视线所向,抬起头对着他浅淡微笑,像是三月缀在枝头的樱花,或是其他什么柔和的事物。那双眼里像是含着月,美丽优雅仿佛不该存在于此间。

 

他站在原处等了一会儿,而后两个人一同并肩向前走去。他们间或有过短暂的交谈,但更多时候他们什么也不说。鹤丸并不讨厌这样的氛围,这让他想到在本丸的午后,两人一同坐在长廊之下的情景。那时没有刀光剑影纷飞战火,有的只是两杯清茶和懒散的时光。在这样的环境中鹤丸很容易犯困,把眼睛眯成猫似的倦怠,点着脑袋打出一个蓄谋已久的哈欠。他一向顺其自然,从不做刻意的反抗。再醒来时他发现自己靠在三日月的肩上,对方伸出一只手拢着他,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拨弄着他脸颊旁的散发。

 

鹤丸抬起眼看向三日月,后者依旧一脸淡然,完全没有做坏事当场被抓住的意识。他也偏过头来看着鹤丸,紫蓝对着金黄,脸上表情坦坦荡荡,反倒显出鹤丸的促狭。三日月说现在时候尚早,问他还要不要再睡一会儿。鹤丸鬼使神差地点点头。三日月微微侧过身来,纤长冰凉的手指覆在他的眼脸之上,他低声哼起一支和歌,轻缓温柔的语调落进鹤丸的耳里。鹤丸觉得这声音十分好听,于是他闭上眼,再度沉浸至梦乡中。

 

在三日月身边他难得会睡得安稳,而在这先前几乎是一件令人奢望的事。从一出生起他便沐浴着鲜血与战火,死亡的气息如影随形。偶尔会有短暂的安眠,但梦境中依旧有刀剑撞击时清脆的响声,血液溅在土壤上的猩红。鹤丸在其中既是亲历者又是旁观者,无趣地观看早已知晓结局的一切。不多的时候他会计算距离上一个持有者拿出自己的时间过去多少,但更多时候他还没算到一半就已厌倦。

 

后来他同三日月谈起这些,语气里带着三分鹤丸自己都未曾料到的戏谑。三日月却不以为然,依旧一副淡漠模样。刚开始鹤丸还有些迷惑不解,后来转念一想大约他早应该司空见惯。他们都活了很久,而三日月更久。那些最开始的一些事物,早已在时光中被磨平棱角,冲刷殆尽。

 

如今他们存在于现世,以另一个姿态继续着,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事实确实就是如此。鹤丸有时会想自己应该会满足于现在,但恰恰相反,他觉得还差点什么,还差那么一点点,是与战斗所不同的事物,连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他在想着这些的时候总带着一股不寻常的焦躁,而这时三日月则会握过他的手。

 

“我怕你会飞走。”三日月轻声笑着,说出幼稚的、和他不相符的话语。

 

就像现在这样。鹤丸停下脚步,有些不安地活动着手腕,却没有挣开的意思。而对方同样也没有放开,掌心传来的温度坚定又温柔。

 

三日月还是在微笑着的。“我在这儿。”他说。

 

语意不明,但鹤丸却听懂了:“我知道。”他笑着回答道,再度重复了一遍:“我知道的。”

 

他回握住三日月的手,他们走在风声里。血腥味仍未散透,但鹤丸却捕捉到了在那之下的一点淡淡茶香。

 

Fin.


评论
热度(41)
  1. 羽振其阳采莲涉水兮 转载了此文字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