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安清】短歌

*夹带点私货。


短歌

大和守安定x加州清光

 

你听到有人在唱歌吗?加州清光抬起头问道。他的声音疑惑,还带着些许茫然与不知所措。大和守安定回以同样的眼神。他听到院子里有风掠过树叶的沙沙声,雨水落在小坑里的滴答声,檐底雀鸟吵嚷的叫唤声,还有其它描述不出的声响。但没有人在唱歌,一个人都没有。于是他摇了摇头。

加州还想说点什么,但大和守侧过身去,用手捂住他的耳朵。加州的体温低得不可思议,从指尖传来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禁令人想到像是钢铁这一类的东西。或许本来就是,大和守想,加州是这样,他也该是这样。他们本就身为刀剑,天生是冰冷的。

“没事了。”他低声安慰对方,但加州只是低垂着眼,面容中流露出难得一见的不安神色。“但有人确实在唱歌。”他又重复了一遍,“我听得到……安定,你听不到吗?”

大和守安定没有回话。他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都说不出来。

那之后加州清光再未提及他听到的那首歌。他还是先前的模样,偶尔还会与大和守安定开上几句玩笑,踏上战场时挥刀也是一贯的凌厉。但确实有什么在悄无声息地变化着。大和守安定注意到他有时会忽然停下手中的动作,望着远方,赤红色的瞳孔中透露出几分迷惘。可他的表情安稳平和,其中又带着一丝欢喜和雀跃。截然不同的情感在他脸上交织一起,并不显得突兀,却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这让大和守安定想到某种在阴暗处生长的植物,它们在腐烂与潮湿之中缓慢死去。

“清光。”他叫着加州的名字,一连唤出好几声,加州才慢慢朝他走过啦。他的步子放得很慢,似乎在留恋着什么一样。大和守无端的有种恐惧,这样的加州清光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一样。他上前略显粗暴地抓住加州的手,拉着他往回走。

喂,安定,你弄疼我啦。加州嘴里小小声抱怨着,手上却任凭他动作。他们踏过柔软的土地,行经至荒凉的平地。月亮从山的后头露出一半的面容,清冷的光辉从加州的脸上滑落,他忽然停下脚步,轻轻哼起一支短歌。

优美柔软,又夹杂带着些许靡靡,悠长缓慢飘荡着,尾音在空气里泛开圈圈涟漪。大和守未曾开口,只是安静听完全部。在最后他问,这是一首怎样的歌?

加州转过头看着他,蹙起好看的眉头。“安定不知道吗?”他的嘴唇颤动着,“这是冲田君唱过的歌啊。”

那是至再度相遇时起,他们都不曾提到过的一个名字。并不是什么不能说出口的禁忌。但想起时总伴随着连绵的阴雨与晦暗的色彩,摇曳的火光映照在纱窗上,这些全都沉甸甸的压在心里的某一处,这确实使人难受,但却又无可避免。然而大和守安定从未动过其他什么念头。他是遗憾过不甘过,却也更深的明白那只是于事无补。如今他只往前看,只朝前走。

但他忘记了加州清光是不同的。他的性格看起来是冷淡凉薄,但骨子里还是带着几分敏感。他诞生于河原者之中,又几经易手,直到在冲田身边才算安定下来,经历过的大抵比大和守要多得多。但大和守到冲田身边时他已敛去些戾气,棱角被磨得光滑了些。大和守也习惯了他这模样,早忘记加州先头的刀光剑影、血色纷飞——而这些也是从加州不经意说出的话里所猜测到的讯息。

而如今冲田已然去往另一个世界。加州也是明了不能与修正者做相同的事,他们无法改变历史,只能做一位沉默的观看者。但这不妨碍加州清光自身的渴求。他想要前往另一个世界,踏过层层的骸骨,到那儿停歇。

大和守安定看着他,看着他脸上忽而平静下来的表情。大和守想自己应该要做些什么。冲田已经不在了,而他则是这个世界上与加州清光仅剩的唯一联系。他想要加州清光留下。这是为了他自己,也仅有他能够做到。

动作比想的还要快。他扯过加州清光的领口,狠狠吻了上去。唇齿交互间是金戈铁马的碰撞,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他看着加州清光的眼睛,深红色的眸子闪过一瞬惊诧的光,然后慢慢闭上。他听到加州从喉咙里嘟囔着挤出一句无奈。安定,你呀——

剩下的半截话他没有听清,但那不重要了。现在他听得到加州的那支短歌,轻缓的,悲伤的,像是在哀叹着些什么,又像是一首挽歌,或是其他什么说不出名的东西。但这都无所谓了,它很快就消散,再也追寻不到。

fin.

评论(2)
热度(34)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