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莲涉水兮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不要转载。
 

《【刀剑乱舞/三日鹤】从前我死去的家》

*不算有趣的小故事。


从前我死去的家

三日月宗近x鹤丸国永


鹤丸是三日月养的一只猫,七个月大,皮毛白得和雪似的,眸子是金色,十二分的漂亮。名字是三日月取的,他一点也不觉得给一只猫取名叫鹤丸有哪里不对。鹤丸看上去也很喜欢这个名字,只要三日月喊一声,它就会从各种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蹿出来,用毛绒绒的脑袋去蹭三日月的手心。

鹤丸原来是附近的流浪猫,热衷于在风和日丽的天气趴在三日月光线良好的书房的窗台上晒太阳。只要三日月忙中偷闲一抬头,就可以看到它正慵懒十足把自己拉成一个弓形,喵呜喵呜叫着,一副舒适模样。而此刻三日月已经在书桌前端坐一整周,浑身骨头僵硬的一动就能听到咔擦咔擦的声音,恨不得自己也变成一只猫,抛下一堆设计图稿去晒太阳。人过得还没有猫舒服。三日月偶尔会这么想,然后为自己孩子气的想法感到好笑。当然,对于这位不速之客三日月也会准备礼物,小鱼干和香肠,或者是超市里特价的小熊饼干。鹤丸不挑食,来者不拒,但三日月如果赶死线就会顾不上它,他沉浸在点线面的世界里完全是一种忘我的状态。鹤丸在外头等得不耐烦,索性从窗台跳到书桌上,趁三日月不注意在一叠白纸上留下一连串梅花印。等三日月发现时已经迟了,小家伙早已蜷缩在他的脚边,睡得正香。 

三日月在鹤丸的陪伴下挑灯夜战终于画完最后一条线,笔一丢趴在桌上睡得天昏地暗,一觉醒来已经将近中午。睁开眼第一秒钟他朝椅子下看去,没见着鹤丸。他一边遗憾想着它是不是跑走了一边往厨房走去,但令人惊讶的是他在流理台上看到了鹤丸的身影,以及一地的狼藉,损伤惨重。罪魁祸首鹤丸则睁着双漂亮的大眼睛,一脸无辜。三日月同它对视片刻,最后小心避开地上的瓷片,从冰箱里拿出牛奶。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鹤丸倒了一小碟,一人一猫就这样开始第一次的共同早餐。 

虽然不期而至的小客人把厨房弄得一团糟,但三日月把并没有客人赶出家门的坏习惯,所以鹤丸就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并理所当然占据书房的一角。三日月默许了它的行为,并为它在那儿铺了一张报纸。这看起来确实有些寒酸,但一周后三日月就大包小包拎回来一堆东西,猫窝猫砂猫盆猫粮,贴心一条龙服务。鹤丸则是理所当然的享受者,它只需要负责蹭蹭三日月的裤脚,表示自己十分满意。 

作为设计师的三日月独居时间长达六七年,家中最有生气的不过是书房桌上的一盆绿色植物,如今多了一只鹤丸,想要不热闹也难。鹤丸是闲不住的,安静不过三秒,在客厅跑了一会儿就来到书房跳上桌子咬着三日月的袖口,金色的大眼睛左边写着要抱抱右边写着要揉揉,看得三日月没法儿拒绝,只好伸出手揉一揉他的毛,一下两下,居然让人浑身舒畅,有种上瘾的感觉。三日月觉得特别不可思议,于是又多揉了好几下。

但鹤丸也只有在这时候显得乖巧,大多时候它乐于制造一点小惊吓,而这是三日月之前都未曾发现的。平时打碎花瓶碗碟都是小儿科,打开书房的门结果发现有一排死老鼠才算真正让人吓一跳。但最匪夷所思的是有一天傍晚鹤丸拖着一只野兔回来,三日月吓得都忘记表扬鹤丸,害它一晚上都没怎么理他——他反复确认自己养的确实是一只猫而不是老虎幼崽。 

由此也可以看出三日月对鹤丸完全是放养政策,窗户随时随地开着,一点也不担心它跑走就不会回来——也不知他是哪里来的莫名的自信。而这导致的后果是鹤丸“惊吓”行为的受害者不光是三日月,还波及到附近大大小小的住户。隔壁的烛台切光忠无数次上门抗议鹤丸总是欺负他家的大倶利伽罗。大倶利伽罗是一只大黑狗,眼神很拽,吓哭的小孩大概两只手也数不完。三日月想不明白鹤丸是怎样去欺负它的,想到脑袋痛也只能安慰自己大概鹤丸是一只与众不同的猫。反正最后他只能满怀歉意地同烛台切保证这种事以后再不会发生,然后再等待下一次门铃被按响。

你真是个捣蛋鬼呀。三日月半真半假抱怨着,但鹤丸只是舔干净碟子里的牛奶,然后再懒洋洋抬头喵一声。三日月被这声喵萌化了心,觉得自己再去计较鹤丸捣蛋的事就太不厚道。

不久后三日月送给鹤丸一个礼物。银色的项圈上面刻着素雅的花纹,项圈下面挂着个小铃铛,中间写着三日月,隔了一小段距离再是一个鹤字。三日月鹤,听起来就让人很舒服。这个项圈的内圈则是写着三日月家的住址,如果一不小心鹤丸走丢能有人送它回来。但用了一段之后三日月听人说铃铛项圈对猫不好,只能遗憾地取下,搁置在书架顶上。

鹤丸一共在三日月的宅子里呆了四年,它的消失和到来一样出人意料。有一天它和往常一样从窗子离开,临走时还和以往蹭了蹭三日月的手。而三日月一如既往打开窗子等它回来,并且准备好它最喜欢的牛奶。但是第一天它没有回来,第二天第三天也没有。三日月察觉到不对,他试着在附近呼唤鹤丸的名字,也翻遍附近的草丛。但哪里都没有,哪里都找不到。

猫临死时会离家出走。三日月无端想到这句话。他忘记自己是在哪里看到的,可他确实是记得的。鹤丸不会死的,他在心里对自己说,尽管他心知肚明鹤丸确实是在慢慢老去,早已失去往日的活力。它只是一时贪玩,总会回来的。

他坐在窗前,莫名开始怀念午后窗前和煦的阳光、白纸上的梅花印、那只死去的野兔以及其他一切和鹤丸有关的事物。他惊讶地发现鹤丸在这个家里留下的印记比他想象的还要多,以至于他一闭上眼还能感觉到鹤丸在他的身边。

再后来三日月想起那个项圈。然而在落满灰的书架顶上他什么都没有找到,但有几处的灰尘与其他地方相比特别薄,好像有谁经过似的。虽然没有证据,但三日月相信这一定是鹤丸带走的。这样不管它走多远都不怕,毕竟内圈里写着三日月的地址啊。

所以三日月现在仍旧保持不关窗的习惯。他想总有个小家伙要回来的,他得替它留着回家的路。

fin. 

评论(8)
热度(47)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